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全集小说推荐

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全集小说推荐

烽火连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是作者“烽火连城”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赵桂菊高林,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脑勺,这乱事儿一个接着一个,哪个少了我都转不动,说实话真是把这事儿忘的死死的了,那什么你别急眼,回头我补偿你啊,你说吃啥吧,我都请!”“我赵桂菊差你那口吃的嘛?我差的是你他妈根本就没把我放心上,我算是看好了,你们男的,就没一个好玩意儿,真拿我这不要钱白送的不当回事儿啊,行啦,你也不用来了,我回去了……”赵桂菊说话,跟吃了枪药一样,连关电话的按键,我都听出了生气的声音......

主角:赵桂菊高林   更新:2024-04-03 2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桂菊高林的现代都市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全集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烽火连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是作者“烽火连城”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赵桂菊高林,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脑勺,这乱事儿一个接着一个,哪个少了我都转不动,说实话真是把这事儿忘的死死的了,那什么你别急眼,回头我补偿你啊,你说吃啥吧,我都请!”“我赵桂菊差你那口吃的嘛?我差的是你他妈根本就没把我放心上,我算是看好了,你们男的,就没一个好玩意儿,真拿我这不要钱白送的不当回事儿啊,行啦,你也不用来了,我回去了……”赵桂菊说话,跟吃了枪药一样,连关电话的按键,我都听出了生气的声音......

《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全集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看着陈莉莉气哄哄的样,脸蛋子都气红了。

我不禁笑着挥挥手:“行啦行啦,这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这事儿你也管不了,也不该你管。这是我该管的事儿。

“在我的麻将馆出现这种事儿,自然是我的失误,跟你没关系,你的损失呢,多多少少,就这么多,我就都给你赔偿了,你呢,安心玩,这个事儿,你可千万别插手,知道不我的老同学。”

说着,我把那五千块钱,硬塞到她的小挎包里。

陈莉莉显的有点不好意思:“这多不好,这多不好,要不我就不要了,玩嘛,总得有输有赢的。”

我把她还要推搡的手按住,别说,还挺滑的……

我说老同学,你就别推辞了,玩归玩,事儿归事儿,这本来就是你的钱,你安心拿着便是,至于老陈婆子和老王婆子那块,我来处理,你安心下去玩,以后能继续捧老同学我的场,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陈莉莉连连点头:“高林你放心吧,别人家我谁家也不去,你这人办事儿公道,那,谢谢你噢……”

要么说呢,只要钱的事儿不差,人和人的关系,就差不了,这绝对是真理。

我点点头:“去吧去吧……”

陈莉莉站起来冲我笑了笑,笑的格外好看……

然后下了楼。

陈莉莉刚下楼,我的手机就吱吱哇哇的叫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顿时一惊……

艾玛!

坏了……

咋把她给忘了呢?

我这一上午忙的脚打后脑勺,简直把她忘的死死的了。

我赶紧接了电话:“哎,铁子……”

“你滚!”

电话里,赵桂菊的声音如同暴雷一般在我耳边炸响:“高林,你他妈哪去啦?这都下午了,大半天了,你来不来倒是吱个声啊,他妈的连个扁屁也不放,我寻思你死了呢,我还在傻老婆等孽汉子呢,你特么当我是孟姜女呢,是不是还得在宾馆里头给你哭倒半面墙你才来啊……”

我自知理亏,连连道歉:“哎呀铁子,真是对不住啊,我这一上午,真是的,忙的脚打后脑勺,这乱事儿一个接着一个,哪个少了我都转不动,说实话真是把这事儿忘的死死的了,那什么你别急眼,回头我补偿你啊,你说吃啥吧,我都请!”

“我赵桂菊差你那口吃的嘛?我差的是你他妈根本就没把我放心上,我算是看好了,你们男的,就没一个好玩意儿,真拿我这不要钱白送的不当回事儿啊,行啦,你也不用来了,我回去了……”

赵桂菊说话,跟吃了枪药一样,连关电话的按键,我都听出了生气的声音……

可事实就是如此。

我的确是忙的脚打后脑勺,实在是没顾得上她的事儿。

这女人要是生气,你是一时半会儿哄不好的,要哄好,那也得废洪荒之力才行。

我哪有那样的洪荒之力去哄她?

说白了,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露水情缘,缘聚缘散缘如水,且随她去吧……

我这几天也没怎么正经睡觉。

这会儿,是难得有空闲的时间,所以干脆钻到二楼的卧室里,门一关,睡了个天昏地暗……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还做了很多很多的哪哪不沾边的怪梦,甚至还梦到无数的苍蝇在脸上爬,痒的我就挥手在脸上抓狂胡乱的乱抓……

猛然间醒来,一睁眼,一双卡兰姿大眼睛正对着我笑……

吓的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根鸡毛的王香顿时笑的前仰后合:“艾玛我说高老板,你的觉可是真大啊,这呼噜打的,房顶都快掀开了,弄了你这么半天,你总算是醒了。

“咋的老板,生意不做了,你瞅瞅这都几点了?”

“死丫头,有你这么吓唬人的嘛?瞪那么大一双眼睛盯着,差点吓死我……”

我拿起手机一看,都晚上七点半了,现在天短,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赶紧起来胡乱冲了一把脸,出了门。

孙丽红和陈蓝已经到了,杨娇也到了,正在跟着她俩摆桌子,夜场战斗正式准备开始。

已经有几个局混子先来了,坐在旁边的桌子前边喝茶抽烟聊天,眼珠子却是时不时的在杨娇和王香的身上瞄过……

令我惊异的是,坎清河居然也来了。

这老鬼昨儿不是输清皮了嘛?

不是他妈货款都输没了嘛,还要管我借五万块钱,这怎么又来了?

又整到钱了?

王香叫醒我之后,就跟着杨娇麻利的收拾着二楼的桌椅。

同时,把几个大纸壳箱子里的沙琪玛,方便面,苹果,桔子,白梨,烟,等等一众小吃开始装盘摆放,同时还摆放好了一流的茶杯,另外还有将烟盒里的烟散开,装到盘子里。

墙根的暖瓶也准备十几个,随时可以冲泡方便面和泡茶。

凡是可以来到二楼的人,可以随便吃,随便喝,随便造。

东西看着挺多,其实也用不了几百块钱,况且这些赌棍们上来劲儿的时候,根本也不屑吃喝这些东西……

当然,他们吃不吃咱不管,东西必须要有。

看着杨娇和王香两个美女忙前忙后,精神饱满,我十分满意……

事实证明二丫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光是挑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来伺候局子的。

因为时间到了,人开始陆陆续续的上来。

孙丽红那边于是放开了盘子,不限注,所以,钱也不必摆在台面上。

而坎清河今天带了一个黄夹克年轻人来。

这年轻人我看着眼熟,但是人不是很熟……

这略微有点面生的人,我自然是要注意的。

于是来到坎清河身边坐下:“坎哥来了,来抽烟,哎这位兄弟是?”

坎清河和那个黄夹克年轻人接过我的烟雾,坎清河点着之后抽了一口:“林子,他你还不认识嘛?河西邻村白虎店的金亮嘛,你这么多年混啥了你?”

我闻言顿时恍然大悟:“噢噢噢,想起来了,白虎店第一种粮大户金亮嘛,头几年咱俩还坐在一桌一块喝过酒呢,哎,这岁数一大,忘性就大,来来来,握握手……”

金亮显然是不太擅社交那种性格,腼腆着站起来跟我点头:“行啦高哥,你就别捧我了,啥种粮大户啊,就鸡霸一个老农,这几年粮食也不值钱,没赔上就算烧高香了,跟你比不了……”


这他妈……

这娘们是疯了嘛?

这他妈是自寻死路嘛?

头牌是只是小3,拖一个最小花色和点数的9,但凡对面的赵桂菊能配出一个9来,就更别说对子了,孙丽红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会儿,赵桂菊的牌亮开了……

当我看到赵桂菊的牌一刹那,顿时浑身一惊,震惊的无以复加。

赵桂菊的牌也不是很好,但是,要比孙丽红的牌好。

她的四张牌分别是A、2、5、6。

她的牌只有两种配法,A5组合配六,2和6组合配8,组成6拖8。

还有就是她现在的组合牌型,A6组合配七,2和5组合配七,组成7拖7的牌型。

当然了,如果你的脑袋被驴子踢了,可以5和6组合配一,A和2组合配三,组成1拖3。

没有二十年的脑残加智障,没人会这么干的……

然而,配6拖8是两头漏风的牌型,所以,这样的牌,配成7拖7抢头,是正确的配牌方法。

所以,赵桂菊配成了7拖7。

按照正常的道理,正常的配牌思路,赵桂菊的7拖7,正好咬死孙丽红的6拖6。

头咬头,尾咬尾。

然而,不知道孙丽红是得到了神明的启示,还是得到失心疯……

她居然鬼使神差的,配成了3拖9这样两头拉锯极其大的操蛋牌型。

然而,也就是这样的牌型,孙丽红的尾牌9,硬生生的压住了赵桂菊尾牌7两点……

孙丽红的配牌方式,让她逃过了一个杀劫!

赌z场上,从来不存在神明的启示和失心疯,更没有什么鬼使神差。

只能说,久经沙场的孙丽红,内心深处,有一套不为人所知的逻辑系统认知,这套认知,促使她配成了这样的牌型,来力克赵桂菊,逃过一场生劫……

而她这套从威尼z斯人数万次发牌练就出来的认知系统,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她是从何断定,赵桂菊手里的四张牌,就真的没有配出一个9来?

这实在不是我一个凡人能够揣测的……

孙丽红像是一个冲锋胜利的将军,将手里的四张牌,轻飘飘的丢下:“不好意思,3拖9,尾咬两点,和牌!”

开局的两把牌,明明是两把赢牌。

可是,就这样,变成了两把和牌……

赵桂菊气的胸口都一鼓一鼓的。

孙丽红如此刁钻的配牌方法,着实把赵桂菊气的不轻。

这可真是和尚夜里敲了尼姑的门,这走的不是寻常路啊……

赵桂菊气呼呼的把牌往里面一丢:“我就不信了,今儿还开不了火了,再来!”

第三把开牌,依然是和牌!

这时候,众人显的很明显,有点焦急了。

但是,孙丽红却是越加从容了,她一点都不急……

看到孙丽红嘴角若有若无的淡笑,我的心猛跳了几下。

我知道,事情,可能要坏……

孙丽红可是威z尼斯人出来的荷官,她那几年经历的牌局数量,是这里所有人一辈子加在一起都赶不上的数量。

她一定明白,这样开场就陷入焦灼状态的开局,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什么呢?

以我多年的玩牌的经验。

这只能意味着……

机会!

一个上苍提示赵桂菊,让她赶紧退场的机会!

上苍总不能亲自现身,化成上帝的摸样,趴在赵桂菊的耳朵边上大喊:“都这样了,你他妈还不滚,等着被吃光啃净嘛?”

赵桂菊现在虽然没有输钱,虽然不至于理智不在线。

但是,一旦上了场,理智就先扔了一半。

而且,此时此刻,正是与孙丽红摽劲儿的时候,基本,也就等同于离职不在线了。


因为天门是与庄主正面对决的中心位置,所以庄圈都流行一句话,干倒天门吃饱饭。

同理,天门若是干倒老庄,那么众人就吃饱饭。

庄主是一个人的核心,而天门正中,则是所有对庄赌徒们的核心。

刚开局不到半个钟头,屋子里却是已经浓烟滚滚,呛的人肺管子疼。

我赶紧将三个换气扇全部打开,屋子里的烟这才被冲淡一些,烟气不至于那么辣眼睛。

做完这些,我来到赵桂菊的后面。

此时此刻,桌面上,放着大约十几注,大约有三四万块钱的样子。

属赵桂菊的最多,直接打到顶,一万。

赵桂菊坐在天门正中,身边站着四五个汉子,捏着拳头瞪着眼在给赵桂菊鼓劲儿。

赵桂菊捏着四张牌,一张一张的碾……

先是碾出两条9,众赌徒顿时喜形于色,兴奋的直搓手……

紧接着,赵桂菊一点一点的往出碾点数,先是一个3,众人顿时激动起来。

因为是接点数最好的数字,随便配上一个数字,最小也是4点,只要不是配上7点归零,那就是大拖对子牌。

感觉到赵桂菊的手都有点哆嗦了,慢慢的碾呀,碾呀……

碾出半圆头,感觉到旁边的赌徒们已经不行了,连呼吸都静了……

赵桂菊慢慢的蹭,慢慢的碾,终于,最后一颗牌露出全貌,一张最好的配牌——6.

连花色都是最大的黑桃花色……

赵桂菊兴奋的直接将四张牌直接啪的一声拍在桌面,直接不装了,亮牌。

9拖9对子!

庄主除非发了四条或者9拖10对子。

可是,这种几率,几乎无限接近零……

事实也的确如此。

庄主那边的孙丽红,看了一眼赵桂菊的牌面,顿时脸色略显难看,直接将手里的四张牌丢进牌堆,示意旁边的陈蓝,给众赌徒发钱……

众人顿时一阵高呼……

随着孙丽红将钱依次发给众人,同时,一千一百块钱的水子钱,也到了我的手里。

赵桂菊一边将孙丽红发来的一整叠钱在手里拍着,一边笑着拍了拍我:“小林子,在姐旁边好好站着,姐今儿赏你一夜水子钱,嘻嘻……”

旁边一边收钱一边嘻嘻笑着的老坎顺着赵桂菊的话道:“哈哈,赵桂菊,你不怕是要给小林子喷一夜的水吧,哈哈哈……”

周围的人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这帮赌棍们基本上都认识,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经常在场子里见面,所以,闹起来荤素不忌,格外放的开。

赵桂菊闻言使劲儿瞪了他一眼:“坎清河,闭上你的臭嘴,没事儿别瞎他妈喷粪,再瞎哔哔,老娘今儿就不带你玩,妈的带你赢钱,你还他妈编排我,没有我的点子带你玩,就你那衰样,你连根毛你都赢不着,输死你个老光棍的……”

说归说,闹归闹,别拿金钱开玩笑!

这两天赵桂菊可是火热的很,她的点子冲,带着大伙冲锋陷阵,已经从李学青那里弄出七八十万。

加上现在的,基本一百个出头了。

若是没有赵桂菊的点子带路,带着大伙冲庄,他们还真赢不到这么多钱。

赵桂菊如此一说,众人顿时马上万众一心,也开始七嘴八舌荤素不忌的说骂坎清河。

坎清河也知道自己的玩笑有点小过分,于是赶紧抽出五百块钱丢到赵桂菊的钱堆里:“行啦行啦妹子,不就开个玩笑嘛,你看看你至于急眼嘛?哥嘴快,没别的心思,五百块钱给你买条烟抽,算当哥的错了行不?对不起对不起,行了吧?”

赵桂菊瞥了他一眼,一把将那五百块钱扯过来:“以后对不起我的事儿少干,老色鬼,你那脑瓜壳子里不知道装的啥,一天到晚竟寻思那点逼事儿……”

大任在前,赵桂菊也不会为了此事得理不饶人。

赶紧聚拢精神,再次将精力放在牌桌前。

她将一万块钱拍在天门上,看着对面的庄主孙丽红道:“姐妹儿,这场子哪有你这样的?还限注一万?你们这样整可就没啥意思了,谁不想趁着点兴多押点啊?

你这一限注,这不等于限制我们发挥嘛?

合着你们竟寻思抽水子,不给我们活路啊。

姐妹儿我跟你说,你得跟李老大说说,这一万限注的事儿有点操蛋,你们这么搞,我们可就上洮东威哥那边玩去啦,人家那疙瘩啥注不限,随便押!”

孙丽红闻言,踌躇了一下,看了我一眼……

我点头示意了解!

孙丽红一边发牌一边道:“其实老板限注是为了大家好,防止大家下z注太猛,伤了大伙。既然大伙有要求,那就稍等五分钟,我让人问一下老板……”

屋外,我给李学青打了电话,阐述了赌棍们的限注要求。

李学青沉吟了一下道:“这帮孙子赢了点逼钱,这是不想活了嘛?”

我说道:“赌徒不就这样嘛,别跟他们讲什么道理,他们也不听道理,所以大哥你看……”

李学青恶狠狠道:“既然他们不想好好活着,那就整死他们,告诉孙丽红,不限注,随便押,多少都接着,我这就叫老虎再拎两百个过去,你看好喽,别有人整活儿……”

我说道:“大哥你放心,这几个人,一个个都在我心里搁着呢,他们要是整活,谁也跑不了。”

李学青道:“有你盯着,我放心,去吧,继续盯着,一刻也不能放松!”

我放下电话的功夫,老虎的皮卡就已经开到了门口。

老虎从皮卡里拎出两个箱子,我给他开了门。

老虎冲我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跟着我上了二楼……

进了门,老虎将两个皮箱放到了孙丽红和陈蓝的中间。

我冲孙丽红点了点头。

孙丽红立刻对众人道:“行了,老板说了,现在开始,不限注,庄台有多少,就可以押多少……”

说着,孙丽红直接将二十万的现金做成了码子,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堆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一刻,我从所有赌徒的眼中,看到了光……

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