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

全集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

烽火连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火爆新书《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烽火连城”,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眼睛道:“我有钱,我乐意,我用不着你管!”说着,赵桂菊将手里的半截烟头丢在地上,一把将我甩到一边:“让开!”说完,使劲儿的拧着自己的屁股,嘎达嘎达的踩着自己的小皮鞋,上了二楼……留下我在原地,在震惊中凌乱……“别管他了!”冷不丁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我一回头,老虎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了我身后。......

主角:赵桂菊高林   更新:2024-04-15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桂菊高林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由网络作家“烽火连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烽火连城”,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眼睛道:“我有钱,我乐意,我用不着你管!”说着,赵桂菊将手里的半截烟头丢在地上,一把将我甩到一边:“让开!”说完,使劲儿的拧着自己的屁股,嘎达嘎达的踩着自己的小皮鞋,上了二楼……留下我在原地,在震惊中凌乱……“别管他了!”冷不丁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我一回头,老虎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了我身后。......

《全集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精彩片段


孙丽红闻言,微微扭头,瞟了一眼我,和前后脚跟出来的赵桂菊,然后微微咧嘴笑了笑,摇摇头,朝下面的依然那副死样子喝道:“下z注下z注,买定离手了……”

赵桂菊跟着我顺着二楼的户外楼梯下了楼。

在墙根,我递给了她一根烟,点着之后抽了一口我道:“赵桂菊,你也算是场子里的老油子了,今天这局势,你还没看出来嘛?

“你虎啊?

“都啥样了,还想要冲?

“妈的今儿这局面,你要是再玩,别说之前你才赢了三十万,你就是三百万,都得扔在这。

“你赶紧滚家去,今天别玩了,最好往后也别玩了。

“实在想玩,在一楼打打麻将得了,二楼这局子,是吃人喝血的,你自己个几斤几两,没点逼数嘛?

“赶紧走……”

赵桂菊靠着墙根抽着烟。

她抽烟的姿势很优雅,一只手抱在胸上,然后拿着烟的右手压住那只手,举着烟在嘴里吸了一口,然后带着嘶嘶声,将烟喷出一条线来,就像是一只刺向敌人的一根长矛一样……

这也恰恰地说明了她的性格,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性生活上,或者是在场子上,都极具攻击性。

她翻着白眼儿瞥了我一个卫生球眼儿:“你当你谁啊?我老公啊?用的着你管我?”

我气的将烟丢在地上踩灭:“哎我说你怎么这么犟种呢,说什么都油盐不进是吧?

“今儿那是什么局面还没看出来嘛?

“开局就给你上了一个丧门星坎清河在旁边坏了风水。

“后面这一把,没有头的0都咬你,3对子克2对子。

“这他妈今儿摆明了就是生吃你的局面,老天爷暗示都如此明显了,你非得不撞南墙不回头是吧?”

赵桂菊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我爽约,或者是输了钱不服气还是怎么了。

牛脾气一如既往的倔,瞪着眼睛道:“我有钱,我乐意,我用不着你管!”

说着,赵桂菊将手里的半截烟头丢在地上,一把将我甩到一边:“让开!”

说完,使劲儿的拧着自己的屁股,嘎达嘎达的踩着自己的小皮鞋,上了二楼……

留下我在原地,在震惊中凌乱……

“别管他了!”

冷不丁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

我一回头,老虎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了我身后。

我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虎子叔,你走路咋也没个声音呢,吓我一跳。”

老虎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本来刚才想找你去的,见你跟那娘们说话,我就没过来。

“林子,那娘们你就别管她了。

“这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再说了,赌鬼玩意儿,你别说你只是睡了她几次,你就是跟她把孩子整出来,你也未必劝得住她。

“人这辈子啊,个人都有个人的路要走,个人有个人的修行要完成,你别挡人家的道儿,再说你也挡不住,你呀,就别乱参合人家的因果了……”

我笑了:“我去,可以呀虎子叔,现在都这境界了,学佛啦你?”

老虎闻言咧嘴呵呵的笑了笑,挥挥夹着白沙烟的右手:“就我这样的学个屁的佛,佛主咋能要我这样的人嘛?不过你小子确实有点东西嗷,我这几年呢,没事儿的时候,的确是看了不少的佛经。

“嗯,这扯着扯着就扯偏了,有正事儿,咱到我屋里说吧。”

到了老虎的屋子里,老虎从枕头下面拿出两万块钱,放到我手里:“老陈婆子和老王婆子从你那使令子整来的钱,我给你要出来了。”


我看了看电话,抬头看了看孙丽红。

孙丽红也看着我的电话,然后,抬头看了看我。

我俩四目相对,孙丽红则是用嘴朝我的电话努了努:“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不用想,指定是清皮了,手里里再也转不出钱来了,管你借钱来了。

“现在,她才是真正的,彻彻底底的丧失理智了……”

我狐疑道:“不能吧?”

孙丽红则是轻蔑的笑了笑:“接了试试看,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我接了电话:“哎,怎么了?”

“高林,你借我五万块钱!”

电话里,赵桂菊没有任何废话,单刀直入的借钱。

我顿时震惊。

旁边的孙丽红,则是咧嘴笑了,继续抽着她的烟,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死样子……

我咳嗽了一声:“那个,赵桂菊你听我说啊……”

“你他妈少废话!

“借就借,不借就不借,哪那么多废话啊?

“你就直说,借不借?”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赵桂菊,你听我说,今天……”

“滴,滴,滴……”

电话盲音,赵桂菊直接挂电话了。

显然,赵桂菊已经懒得听我任何一句话了……

旁边的孙丽红闻声则是咯咯的笑了笑:“恭喜你林子,这赵桂菊虽然疯了,但是,在疯了的状态下,居然还忘不了自己的尊严,你得庆幸,她没有对你死缠烂打,就这么放过你了……

“行啦!”

孙丽红将手里的烟蒂丢在地上,踩灭,还用脚搓了搓:“明天一个白天的时间,你能不能挽救她,就看你们的造化了,不过,林子,以我的经验看,你的失败,是注定的……”

说着,孙丽红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林子,迄今为止,我没见过一个赌鬼,是能够被救成功的,也没见过一个赌鬼,能够自救成功。

“我见过的,认识的赌鬼,不计其数,一个自救成功的都没有,一个,都没有……”

说着,孙丽红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希望,你能够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祝你成功!”

说着,孙丽红蹬着楼梯上楼,我也跟着上二楼……

孙丽红来到二楼之后,谎称有了消息,今天晚上不怎么安全,所以,提前散场,明天继续。

众人闻言唏嘘一片之后,无奈离去。

而赵桂菊,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气哄哄的下了楼。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气的不轻。

我在无形之中,做了她输钱的撒气筒。

我知道,冥冥之中,因果报应不爽,我现在,已经再开始为我之前跟她的逾矩行为买单了……

就是因为与她有了不明不白的关系,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不清不楚的因果报应。

我苦口婆心的劝她不听,到头来,居然还特么要把她输钱的气撒在我身上……

这就是报应啊!

我觉得挺冤!

现在想想,李学青说的对,别跟一个烂赌鬼扯上这种关系……

场子里的人很快散去。

王香和杨娇便开始马不停蹄的收拾场内杂乱的局面。

陈蓝则是兴奋的往袋子里装钱。

孙丽红则是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朝陈蓝道:“蓝妹子,钱今儿都锁在保险柜吧,明儿咱两再清点,今儿高老板请客,海鲜大咖大满z贯,咱得好好宰他一顿。

“哦对了,杨娇和王香吧,你俩也算上,楼下二丫也叫上,今儿咱女同志们,就给高老板好好放放血……”

闻听要吃海鲜大餐,王香和杨娇两个丫头高兴的原地起蹦,兴奋的嗷嗷叫……

二丫说这辈子还没吃过帝王蟹,今天她要干三条。

杨娇赶紧纠正她说帝王蟹又不是鱼,人家论只,不论条……

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赵桂菊的这种因为赢了大钱,而近乎半疯癫的状态,让我很是担心。

常年混迹赌桌的人都知道,这赌徒手里的钱,根本就不能算钱。

今天它是你的钱,明天可能就不是了。

甚至,上一秒还是你的钱,下一秒,可能就不是了。

钱,在平时的时候,人们视其如生命,可偏偏,就是这视若生命的东西,到了牌桌上,那就是一串数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让我担心赵桂菊的是,她这个状态。

我担心,她昨天赢的这点钱,会让她心态彻底毁掉。

赌徒之所以毁掉,就是因为,当她尝到了一夜可以数万甚至十数万,数十万进账的时候,那么,平素那种一天赚几百甚至一百多块钱的日子,她就永远也过不下去了……

而赵桂菊这种态度,我几乎可以肯定,她几乎不可能再去过那种辛辛苦苦,一天天老老实实挣百十块钱的日子了。

她废了……

她昨天赢的那十几万块钱,并不是什么福气。

那十分有可能,就是废了她的魔鬼……

因为一夜没睡,外加上午折腾的狠,所以我和赵桂菊在宾馆里,一直昏睡到了下午。

等我醒来的时候,都下午六点多了。

我赶紧再次把这女人薅起来,胡乱洗漱了一下,又胡乱的填了一口饭,然后接着往镇里跑。

车上,我跟赵桂菊说:“我说铁的,昨儿赢了,你就把钱存银行吧,就当没赢过,在楼下,打打小麻将,也挺好,也能过瘾。

“二楼的局子那就是一个无底洞,李老大(李学青别人管他叫李老大)的钱有的是,你赢不完,那局子你也填不满的,见好就收,这钱就算攒下了。”

赵桂菊登时瞪了我一眼恶狠狠道:“说啥呢你,我点子正兴呢,不趁这个机会捞一把,你给我钱花啊?”

这好心当成驴肝肺,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对于将心扑在赌上的人,我知道劝也白劝。

我是看在这女人这两天陪我的情分上,才说了这么两句。

她不听,我也没辙。

见我不知声,赵桂菊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没给我面子。

于是施展魅功,缠在我身上贱兮兮的道:“哎呀宝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放心,趁着点兴,今天晚上,我再搂它十个达不溜,我就撤,听你的,以后就在楼下打小麻将,行不?”

我知道,劝也没意义,我还能说啥,只能点头附和着她。

把赵桂菊送回我的棋z牌室,然后我来到李学青的办公室。

李学青依然丢给了我五千块钱。

我连忙说:“大哥,昨儿局子赔了,我的那份水子就不要了……”

李学青瞟了我一眼不屑道:“场子哪有只进不出的,水子钱就是水子钱,拿着你的得了,场子又不是一天两天就黄了。赶紧肝你的活去,今天局子开的可能要早。”

我收了钱,点头称是。

扭头刚要走,李学青忽然叫住我道:“大弟我问你,你是不是跟那个赵桂菊整上了?”

我无法驳辩,只能点头。

李学青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道:“你傻啊你,女人哪都有,你搁自己家门口瞎搞什么?还他妈整的那么高调。

“听人说你两都粘在一块了,等王二打工回来,你特么也不怕王二拿刀砍死你?你傻不傻啊你?你要嫖你也找个远点地方的娘们嫖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可倒好,专在窝边啃!

“跟你说大弟,女人这玩意儿到处都是,你要真缺女人大哥给你介绍,你要啥样的跟我说,你这么搞会害了自己个的你,你赶紧的,跟她断喽。”

我点头:“我知道了大哥,我尽快!”

李学青语重心长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别为了一个烂赌鬼的娘们把自个搭进去,那是傻哔!”

我点头:“我知道了大哥……”

回到棋z牌室的时候,二丫赶紧把一千多块钱的台费给我,然后跟我说:“宝哥,昨天你在二楼忙着,我也没敢给你招呼你,麻将桌这边,陈莉莉那桌玩八零的,她输没了,叫我喊你借点钱。

“我知道你在上边抽不开身,也不敢叫你,所以我就私自借了她一千,她应该不会赖账吧?”

我连忙道:“没事儿,镇里这边没谁能赖我的账。”

说着我掏出兜里的一万块钱给她:“以后谁借,在账本上写个名,就行,一万以内,随便借,多了,就别借了。”

二丫使劲点点头,将那一万块钱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不离身的小包里。

镇里的棋z牌室就这个样子。

所有的客户都是熟人,都认识。

不能因为这种事儿,伤了他们,那就是伤了棋z牌室的根基。

在这一亩三分地,馆主一定要有这样的觉悟,那就是,每一个来你棋z牌室打牌的人,都是你的财z神爷。

没有这个觉悟,棋z牌室是赚不到钱的,你既要琢磨人心,更要笼络人心,要软硬兼施,恩威并用。你的利益,要覆盖在虚伪的交情之下,小心翼翼的隐藏着……

就像借钱这种事儿,钱,我可以借给你,有来有去,就是交情。

但是,一旦赖账,那,对不起,就到了撕破脸的时候了,而我,是不怕与他们撕破脸的!

他们自己心里也有谱,基本上不会有人试图与我撕破脸,都会自觉的维护这份虚伪的交情……

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人情世故,玄奥且微妙的平衡着人与人之间和睦的表象关系。

在这天的当天晚上。

一切全都果然如李学青所料。

因为昨天在场的赌徒几乎全都大胜,个个裤兜里的子弹都非常的充足。

所以,今天晚上,开局的时间,整整比平常提前了一个多小时,二楼便呼呼哈哈的开战了……

等我来到二楼的时候,场面已经爆了。

赵桂菊一个较弱的小女子,在一群爷们的簇拥下,坐在天门的正中间,俨然已经成了众人的领袖一般。天门正中的位置,那不是一般人坐的位置。

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他妈……

这娘们是疯了嘛?

这他妈是自寻死路嘛?

头牌是只是小3,拖一个最小花色和点数的9,但凡对面的赵桂菊能配出一个9来,就更别说对子了,孙丽红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会儿,赵桂菊的牌亮开了……

当我看到赵桂菊的牌一刹那,顿时浑身一惊,震惊的无以复加。

赵桂菊的牌也不是很好,但是,要比孙丽红的牌好。

她的四张牌分别是A、2、5、6。

她的牌只有两种配法,A5组合配六,2和6组合配8,组成6拖8。

还有就是她现在的组合牌型,A6组合配七,2和5组合配七,组成7拖7的牌型。

当然了,如果你的脑袋被驴子踢了,可以5和6组合配一,A和2组合配三,组成1拖3。

没有二十年的脑残加智障,没人会这么干的……

然而,配6拖8是两头漏风的牌型,所以,这样的牌,配成7拖7抢头,是正确的配牌方法。

所以,赵桂菊配成了7拖7。

按照正常的道理,正常的配牌思路,赵桂菊的7拖7,正好咬死孙丽红的6拖6。

头咬头,尾咬尾。

然而,不知道孙丽红是得到了神明的启示,还是得到失心疯……

她居然鬼使神差的,配成了3拖9这样两头拉锯极其大的操蛋牌型。

然而,也就是这样的牌型,孙丽红的尾牌9,硬生生的压住了赵桂菊尾牌7两点……

孙丽红的配牌方式,让她逃过了一个杀劫!

赌z场上,从来不存在神明的启示和失心疯,更没有什么鬼使神差。

只能说,久经沙场的孙丽红,内心深处,有一套不为人所知的逻辑系统认知,这套认知,促使她配成了这样的牌型,来力克赵桂菊,逃过一场生劫……

而她这套从威尼z斯人数万次发牌练就出来的认知系统,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她是从何断定,赵桂菊手里的四张牌,就真的没有配出一个9来?

这实在不是我一个凡人能够揣测的……

孙丽红像是一个冲锋胜利的将军,将手里的四张牌,轻飘飘的丢下:“不好意思,3拖9,尾咬两点,和牌!”

开局的两把牌,明明是两把赢牌。

可是,就这样,变成了两把和牌……

赵桂菊气的胸口都一鼓一鼓的。

孙丽红如此刁钻的配牌方法,着实把赵桂菊气的不轻。

这可真是和尚夜里敲了尼姑的门,这走的不是寻常路啊……

赵桂菊气呼呼的把牌往里面一丢:“我就不信了,今儿还开不了火了,再来!”

第三把开牌,依然是和牌!

这时候,众人显的很明显,有点焦急了。

但是,孙丽红却是越加从容了,她一点都不急……

看到孙丽红嘴角若有若无的淡笑,我的心猛跳了几下。

我知道,事情,可能要坏……

孙丽红可是威z尼斯人出来的荷官,她那几年经历的牌局数量,是这里所有人一辈子加在一起都赶不上的数量。

她一定明白,这样开场就陷入焦灼状态的开局,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什么呢?

以我多年的玩牌的经验。

这只能意味着……

机会!

一个上苍提示赵桂菊,让她赶紧退场的机会!

上苍总不能亲自现身,化成上帝的摸样,趴在赵桂菊的耳朵边上大喊:“都这样了,你他妈还不滚,等着被吃光啃净嘛?”

赵桂菊现在虽然没有输钱,虽然不至于理智不在线。

但是,一旦上了场,理智就先扔了一半。

而且,此时此刻,正是与孙丽红摽劲儿的时候,基本,也就等同于离职不在线了。

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无法想象。

也不知道这个虎娘们,这回带了多少钱来拼命?

我—进屋,就知道坏了。

赵桂菊—来,气势就不—样。

金亮更是会来事儿,直接将天门的位置让出来给了赵桂菊。

我—看赵桂菊的手包,撑的鼓鼓囊囊,那钱至少得十万开外,没准都是十五万。

要说之前那三十来万,输了也就输了,大半都是她赢来的。

但是,今天这十多万,那可是实打实的掏自己的家底儿啊。

这娘们,是拿出自己的身家性命来赌来了嘛?

看样子,就是如此。

这女人,疯了……

赵桂菊开场就带着煞气,大姐头的气势拿了出来。

坐在椅子上,直接拍出—万在天门。

对面的孙丽红则也来了精神,拿着骰子直接丢了出去。

七点!

又是直冲天门。

连特么骰子都知道开始用劲了。

这注定又是—场血腥之战。

发牌。

赵桂菊依然是老样子,三秒配牌,然后等着孙丽红。

孙丽红今天精神似乎很好,也很快配好了牌,看向赵桂菊:“开!”

赵桂菊亮出自己的牌,是—副6拖9的牌面。

看牌面,还行,有很大几率赢,输的几率很小,因为后拖的九,是10和9的通天九,花色也是红桃,如果没有对子加持,很难输。

孙丽红看到赵桂菊的牌,笑出了—口小白牙,拿起自己的四张牌:“7对A,不好意思啊妹子,天克,看你的样子,今天是绝难善了啦。”

上来就是当头—棒,根本就是—副不把赵桂菊吃干抹净不罢休的牌势……

赵桂菊被孙丽红激的眼睛瞬都红了,再次掏出—万:“天门,继续!”

洗牌,切牌,投骰子,发牌……

第二局,孙丽红8拖9,再克赵桂菊6拖7。

连克两局,赵桂菊瞬间上头,竟然掏出两万,拍在了面前:“天门,再来……”

我把眼睛都闭上了……

不用继续看了,赵桂菊依然延续昨天的霉运,今天,她是够呛能囫囵个了。

面前,就是烈焰焚身的刀山火海,但是,这个娘们却越战越勇。

其实,从她今天的状态,我就已经看出来了。

哪怕,今天她侥幸赢了,那,她将来,也彻底的废了。

她早早晚晚,会倒在这上面,别说她本没什么钱,就算有—些钱,也早早晚晚会填了这个无底洞……

因为孙丽红哪怕倒下,那么她也有着近乎无限次重头再来的机会。

而她赵桂菊,哪怕彻底输了—次,就就会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而且,她搏杀的次数越多,她的机会,就越会无限接近于零。

不要忘了,场子里,还有水子……

虽然,只有四十分之—,可是,在把把四十分之—的抽头下,她的钱,将会以她十分不注意的不显眼方式,被抽干拿尽……

她不会注意,在机会均等的条件下,她的—万块钱,每下—次注,就会少250元……

所以,玩的次数越多,输的概率,就会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

她废了……

我已经不忍心看到她被废的场面了。

这几乎已经是注定的了。

我下了二楼,来到—楼的厨房,只想吃点东西,喝点酒,静—静……二丫看到我下来,鬼头鬼脑的摸进来,探着脑袋看我:“宝哥,你咋下来了,饿了?”

我点头:“啊,是有点,怎么着—楼还没散嘛?差不多你就回去吧……”

二丫连忙说:“没事儿,我熬夜都熬出来了,再说局子还没散呢,我咋能回去呢,我回去也没啥意思,回家还不就是扒拉手机。行啦你等会儿,我给你整点吃的去……”

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