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畅销巨著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畅销巨著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主角:迟域苏迦妮   更新:2024-07-10 20: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畅销巨著》,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畅销巨著》精彩片段


苏迦妮稳住脚跟,转过身来,看到男人穿着居家服,戴着办公用的平光金丝边眼镜。

斯文,禁欲。

“迟域……”

“嗯。怎么不多睡会儿?”

“该起了。”

男人见她眼底微青,眸光稍冷,“不用这么早起来给我做早餐。”

“可是,我想亲手为你做饭。”

“没区别。阿姨做的早餐更……”

男人似是意识到不对,沉声改口,“跟你做的一样。”

苏迦妮听出来了。

她快速低头,眸里满是刺痛。

这些年,她忍着迟家老厨娘的刁难,热脸贴过去请教,何等殷勤地按迟域的口味给他做饭,旁人挖苦奚落嘲笑,她当听犬吠。

但他亲自说出口,总归是不同的。

杀伤力拉满的那种不同。

他当真是不稀罕。

一点都不。

她当真,就是小丑。

苏迦妮难堪到鼻子酸痛,再抬头,却又隐去了痕迹,她刻意嗲着声,拿指尖推开他的胸膛。

“我知道了啦,起都起了,就做这最后一次。”

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歪歪扭扭地走去洗漱间。

*

吃过早饭。

迟域要去公司。

苏迦妮像往常一样帮他系领带,她的手圈在他的脖颈上,领带系得比平时慢了半拍。

男人沉声问,“在想什么?”

“啊?”

“有心事?”

“没有呀。”

领带系好。

她刚想退开。

男人轻搂住她的腰,拉近,亲了下她的额头,而后松开。

绅士,礼貌。

她要求他每天都这样做的。

以前他这样亲她,她眼睛立刻就会亮起来,这时她却没反应。

看她眼眸依然死寂,男人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昨晚累坏了?”

“啊?没...没有呀。”

苏迦妮听他说起昨晚,有颜有色的画面瞬间涌入脑海,白皙的脸颊顿时更加苍白。

昨晚有多火热,醒来的冷清就有多伤她。

她低下头,手指不自觉地弯曲着,紧紧揪住衣角。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下午的校庆座谈,我回来接你?”

“不用啦,你这么忙,我让司机送我过去就可以。”

*

京市附中。

苏迦妮坐在台下礼貌微笑。

直到。

座谈会主持人依次请出杰出校友代表,迟域迈着长腿无比绅士地走上台,身后跟着几个人,其中一道身姿尤其婀娜。

苏迦妮的笑容僵在脸上。

澎湃的掌声中,旁边的尖叫声和窃窃私语声都钻进了她的耳膜。

“啊啊啊!迟学长好帅,我一秒就爱上他了!学长旁边坐的那位是白影后?!啊啊啊!!”

“嗬!影后也能算杰出校友?”

“怎么不算,人家现在享誉全球,影界骄傲,更何况人家临时捐了一个亿,冲着迟域来的。”

“啊?他们有情况?”

“同一届的,上学时绯闻传得凶。”

“啊啊啊,那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他们好般配好好磕。”

“那倒没有,听说迟域在等白影后时被坏女人算计,两年前就奉子成婚了。”

“啊啊??不能吧?他刚到年龄就领证了?被谁拐的?谁这么卑鄙无耻不要脸,居然还得逞了?!那离了么现在?”

“不清楚,现在白影后回来,应该快了吧。”

更难听的话苏迦妮不是没听过,此时学妹们的闲言闲语却尤其锋利,如刀子割着苏迦妮的心脏。

她僵硬地坐在座椅上,看着台上的迟域和影后。

她能阻止他们昨天见面,却阻止不了今天、明天。

他们功成名就,终会顶峰相见。

而她苏迦妮,曾经也算附中学霸,现在却是无为庸妇一枚,眼里只有迟域和儿子的三餐四季,迟域来见影后穿的这一身衣服还是她精心帮他挑选的。

她甚至不敢告诉迟域,不敢让迟家人知道她在看心理医生,她害怕他们更嫌弃她,害怕他们连儿子都不让她带了。

她产后抑郁越来越严重,医生强烈建议她吃药,她不肯,她还幻想着再生个孩子来绑住迟域。

这样的她。

早就输惨了。

苏迦妮视线渐渐模糊,狼狈地提前离场。

*

京市,某赛车场。

苏迦妮戴上头盔,骑上她寄存在这里两年半的爱车,风呼啸着从她耳边飞过。

曾经她苦追迟域,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都是靠这样的飞速来给她积攒勇气。

而如今,她终于想放过他。

她困在这场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单恋里,清醒地看着自己越坠越深,完完全全丧失自我。

她终于,也想放过她自己。

她青春的爱慕本应该以无疾而终的暗恋收场,才不会将她磋磨成如今的面目可憎。

蜿蜒的山道,苏迦妮骑了一圈又一圈。

筋疲力竭。

终于停下。

她走向闹哄哄的人群,其中一个女人挑染了绿发,她开口问她,“有药吗?”

“什么药?”

“那种药。”

女人秒懂,翻了包,找到后递给她。

“我说苏迦妮,堂堂迟家少夫人,连事后药都买不起?还是你终于受z不了迟域那座冰山,背地里绿了他,怕被查到?”

苏迦妮吞了药,喝了水,“谢谢。”

“口头谢?有点诚意行不行?不怕我把事情捅到你家亲亲迟域面前?”

“随便。”

“你没事吧?怎么怪怪的?”

“走了。”

苏迦妮骑着车,出了赛区,迎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刀上邪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这本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现代言情、重生、1v1、佚名现代言情、重生、1v1、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重生、1v1、并且是现代言情、重生、1v1、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25章 对不起,写了255436字!

书友评价

好吧,我就不该帮女主说话,特喵的这女的小时候缺钙长大缺爱,男主嘴角上扬了两个像素点就高兴的像个傻狍子,又是心尖颤颤又是脸红心跳,这不妥妥的花痴女恋爱脑吗?合着上一世白死了一点记性也没长吧[尬笑]我视力正常,但就是看不到简介里的一丁丁,大过年的别逼我******

不是那些夸这本书好的是人机吗?文笔确实不错,但这剧情。。。。。。。。你们要是喜欢恋爱脑女主,你们就去看吧,你们就看吧,你们就看吧,你们就看吧。

有些想法都发在评论里了,借鉴书友宝贝的话,感觉非常有道理,而且这真的很难评!!!!!!!!!!!!!!!![尬笑][尬笑][尬笑][尬笑][尬笑][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笑哭][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

热门章节

第1章 迟域,我想再要个女儿

第2章 做这最后一次

第3章 不会再缠他

作品试读


迟家的答谢礼送来的速度比苏迦妮想象的还要快。

她上午刚给了地址,下午从解剖楼回宿舍,礼盒袋就送到她眼前。

不是三无快递。

不是来路不明。

她没理由再拒收。

宿舍楼前。

苏迦妮接过暗红色的袋子,手指勾着鎏金色的绳,刚说完谢谢,配送员就跑得只剩个仓皇的背影,像是生怕她给退回去。

回到宿舍。

室友们围上来。

“买的什么呀?看袋子就好奢侈的样子。”

“是啊,快打开给我们看看。”

“快快快!”

苏迦妮打开礼盒,桃花眼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盒子里是一条彩钻手链。

白金链条托着各种颜色的钻,粉,绿,黄,紫,白。

奢丽极了。

从钻石的色泽到小巧链条的设计,都极度贴合她的审美,她好喜欢。

室友们眼冒爱心。

“啊啊啊好漂亮!”

“好闪呀。”

“看着就贵!”

苏迦妮看着,也觉得贵得离谱。

迟家回礼,都是翻了几番来回的吗?

这样谁不想往迟家送礼啊啊啊!!

苏迦妮注意到白金手链的链扣上刻着什么。

撩在手指上仔细看。

SJN。

是她的名字。

这………

苏迦妮心头微颤。

有一瞬的大脑空白,目光呆滞。

但她转念又想,这手链应该是迟家助理选的,迟家人包括迟域在内肯定都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存在,那这刻字肯定就是大家都有,不单是她苏迦妮一个人才有。

嗯。

不慌不慌。

“好动心,迦妮,你这哪买的呀?我也想买一条。”

“凝一,你没看到SJN?苏迦妮缩写啊。这种没有logo的定制款奢侈品哦,好贵好贵的,是吧迦妮?”

“哦哦,那在哪定制呀?”

苏迦妮摇头,“我也不知道,别人送的。”

照这么看,迟家助理怕不是逮着手工大师住庄园里,连夜给宾客的回礼刻字吧?

嗯嗯,迟家确实能做得出这样的事。

毕竟是京市顶级世家。

有这样的排面。

“迦妮,谁送的呀?苏伯父?这个价位,要不是老父亲给女儿送生日礼物,那就是男朋友啊啊,苏迦妮,你有男朋友了??”

苏迦妮摇头。

“管谁送的,迦妮不想说你们就别问了,快戴上给我们康康!!”

苏迦妮取出手链,戴到白皙的手腕,扣好链扣,不松不紧,正好合适。

衬肤色,显白。

不懂的人看它只觉闪耀,比100来块的人工塑料钻合金链亮那么些。

懂的人能看得出它的奢华。

这条手链同时满z足了日常戴宴会戴,以及将来走投无路时卖了换钱的需求。

很好。

也不枉费她掏空家底穷了几个月,送白金镶钻袖扣到迟家。

不得不说这礼物送得,就,很有性价比呀!

不像去年,她花3.3W定制了限量版球鞋送给迟域本人,祝他17岁生日快乐,结果只收获他冰冷的眼神和阴沉到黑的脸色,也不知道那双鞋最后被丢进哪个垃圾桶,她从来没见他穿过。

“好好看好动心,迦妮公主殿下,冒昧提个请求,能让我也戴戴嘛?”

沈凝一夸张地咽了咽口水。

苏迦妮笑弯眉,“这有什么冒昧的,喏。”

说着就把手链解下来,递给沈凝一。

“我也要!我也要试试!!”

“咦?怎么扣不上??”

“你手腕太粗了,我来试试!!诶诶??我也戴不上,幼幼,你也试试。”

“我也扣不上........”

三个女生三双眼,齐刷刷地盯住苏迦妮的手腕,顿时发现苏迦妮虽然是全寝室最高的,但手腕却又最细。

“迦妮,这是量着你手腕定制出来的手链呀?”

“................”

苏迦妮汗流浃背。

晚上她平躺着,睁眼,睡不着,闭眼很久很久,还是睡不着。

反反复复对比前世今生,她发现一个盲点。

前世,她也送了白金镶钻袖扣去迟家,但迟家没人联系她也没给她回礼??

这本身就不合理。

苏迦妮只能想到一个解释,送礼的客人太多,助理遗漏了她?

那这一世,迟家这么迅速地送来这条珍贵的手链,会不会是迟域........

不不不!

苏迦妮打了寒颤,在黑夜里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绝对是巧合!

迟域本人不会收到她送的生日礼物,收到了也不可能送她手链这样暧昧的回礼!太惊悚了啊啊啊!

苏迦妮反复洗脑自己,千万不要臆断,千万不要恋爱脑!

早上起来,苏迦妮顶着黑眼圈,没精打采地去解剖楼。

因为宿舍里没有保险柜,她只能将那条惊悚的彩钻手链戴手上,拿袖子遮住。

过了几天。

苏迦妮没收到任何异常的消息,紧绷的神经又松了许多。

又一天晚上。

苏迦妮在宿舍看书,林暖给她弹语音。

“同桌同桌!迟域有女朋友这事,你知道了吗?”

苏迦妮手指微僵,“哦,刚刚听你说。”

“高校盟友圈都炸了,热评已经刷了一茬又一茬,你之前真的不知道?”

“真不知道。”

“哦哦,我忘了,你没下那个应用。”

“哪个?”

“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周洺玺他们斥巨资捯饬出来的那个高校盟友圈,又称校盟圈APP,现在日活用户超千万,几乎渗透了所有的高校,居然没渗透到你们苏医大??”

苏迦妮表情僵硬。

“渗透了,我们学校也有人用,只是我们同学几乎没时间用。我已经进组跟着做课题,我们同学最晚大一下学期也会进组。”

“读临床医学八年制本博,你懂的,很卷,每个同学都在努力,谁也不想被末尾淘汰掉,也不甘心八年出来只做个混口饭吃的水博。”

“我们真没时间刷手机看八卦。”

“好吧,那我发精彩截图给你,省流省时间。”

林暖将话题转回来。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周洺玺不知道是为了博流量还是博流量,发了张迟域的照片。迟域已经被选为国民校草TOP1,这我跟你说过了吧?他在校盟圈流量很高。然后关键是周洺玺发的那张照片啊,迟域手上明晃晃地戴了根黑色发绳。”

“大学男生手戴女生发绳,谁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啊啊!”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迦妮带外公来找林暖。

距离不远。

林家为了规避堵车可能带来的迟到,也住在考场附近的酒店。

林暖已经从医院回来。

“同桌,呜呜呜........”

见到苏迦妮,林暖就扑过来抱她,一双眼睛已经哭肿。

苏迦妮拍她的后背。

“林暖,你信我吗?”

“呜呜?”

“我外公是老中医,也许能帮你。”

林暖立即就收了眼泪。

“咱外公还是老中医??外公,快帮我看看!!我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您身上了!!”

“……………”

苏老给林暖把脉,“不难治,要扎针。”

“多久能好?”

“不出一个小时。”

林暖喜出望外,两只胳膊都伸了出来,“扎!使劲扎!!”

林家人纷纷打量苏迦妮的外公,这位老人白发苍苍,衣着朴素,气质温文儒雅,身上有股极淡的药草味,一时也看不出个高低。

林母面露难色,“这,扎针会不会有副作用?”

林婶含蓄问道,“您老先前治过这样的病症吗?”

林父欲言又止,终究没问出口。

苏迦妮看出他们担心林暖也担心外公无证行医,于是她委婉地说出外公的名字。

响当当的名字。

落地如有声。

林家人脸色骤变。

“苏老!竟是苏老!”

“是我们眼拙了,您老能出手医治我家林暖,我林家何其幸运!”

“请您下针,有什么需要协助的,请您告诉我。”

“呜呜呜,苏迦妮,太感谢你了!!!”

“不用谢我,我只是搬救兵的猴子。”

一群人都笑了。

先前哭坟般的气氛一扫而空。

医治很顺利。

林暖健健康康地跑去考场,林家人千恩万谢,要设宴答谢苏老。

苏迦妮替外公拒绝。

她外公生性淡薄,最不喜掺和人情世故。

酒店门口。

苏母苏梨素等着,见苏迦妮和苏老出来立刻上前。

“爸......”

“哼!”

苏老从鼻子嗤出冷哼,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苏母赶忙跟在后面,给女儿苏迦妮使眼色。

苏迦妮当没看见,挽住苏老的手臂,“外公晚上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不去。回酒店,吃外卖。”

“外公不是说外卖不健康,让我别吃?”

“偶尔一餐,吃不死。”

“好吧,那我陪外公一起吃外卖。”

“这怎么行?!外公的迦妮小宝贝怎么能吃外卖?!!你赶紧选个地方,外公请客!!”

苏迦妮鼻子酸,忍着泪没说话。

她都不敢想,前世外公知道她抑郁到坠崖身亡,会怎样痛心。

苏梨素见缝插针,“你抠抠搜搜的,妮妮怎么舍得花你的钱,还是我来请。吃饭的地儿我都提前约好了。”

“我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生活简朴能叫抠搜?给你,我确实一分钱也不想花。我这全副家当都是留给小迦妮的。跟你吃饭?哼,气都气饱了。”

得,饭还没吃,苏梨素也饱了。

餐厅。

包厢。

苏迦妮、苏梨素和苏老都在。

苏梨素说要庆祝苏迦妮结束高考,苏老二话不多说就跟着来了。

三个人口味相近,没怎么说话,吃得还算和谐。

差不多吃饱。

苏梨素才开口,“爸,我要离婚了,现在已经在走离婚程序。”

苏老顿住。

苏迦妮感到意外,她记得前世她爸妈都在玩,但谁也没提过离婚,到后来,她爸扩大公司规模失败,欠了巨债,一蹶不振还染上了豪赌,不光吸迟域的血,连她外公在苏市的医馆也不放过。

现在扩建资金刚到位,她妈苏梨素就离婚,破局了啊!

“哼!终于看清那混蛋的德性了?当初不知道是谁,死活要嫁给他!!”

“是我。”

“那又是谁拿着你妈化疗的钱去给他当那做生意的本钱?!”

“是我。但钱是我妈给我的,她不想化疗,她说那样活着太痛苦。”

“苏梨素!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妈为什么要那样说!!”

“爸......说到我妈,我难道不比你心疼?你明明知道,我爱她不比你少。”

“哼!!”

父女二人陷入沉默。

悲痛,矛盾。

苏迦妮问,“什么时候正式离?”

“清算好财产,走完程序,应该在你生日以后了。”

“正好,到时我满18岁,我谁也不跟。”

“妮妮......”

苏老打断她,“我们小迦妮选得好,以后不跟他们这两个讨嫌鬼,有事就找外公。外公虽然没有他们资本家亿万的资产,但也有个医馆,能养活小迦妮。”

“嗯,我赖着外公了。”

“外公巴不得!外公还怕你嫌苏市老旧,不如这京市繁华。”

“怎么会,小时候跟外公外婆住苏市,我不知道多开心。”

“好好好,我们小迦妮不像那两个爱慕虚荣的讨厌鬼。”

苏梨素插话,“爸,离婚后,我会回苏市。”

苏老出口满是嫌弃,“你爱回哪回哪,别来找我!你妈当初给你买的那套婚房,你不是卖了又买回来了?一直空着,你住那去!别烦我!!”

苏梨素:“............”

到底谁是他亲生女儿?!


餐厅。

包间里。

服务员端进来一个又一个菜,摆满桌。

都是苏迦妮喜欢吃的。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在迟域的眼神鼓励下,她实在没忍住,拿筷子扒拉几下,开始吃,结果越吃越上头,满嘴都吃得鼓鼓的,根本停不下来。

其实她下课就回宿舍,还没吃过中饭,昨晚睡得太晚,早上起得晚,早餐也没吃,实打实地饿了一上午。

苏迦妮埋头苦吃,两个人都没说话。

吃得差不多,迟域买单,苏迦妮上洗手间。

洗手间出来是一条长廊。

“苏迦妮?”

一道勉强还算熟悉的声音响起。

苏迦妮回头看,一个清隽高大的男生站在她的身后,看到她很意外又很惊喜的样子,她礼貌微笑,“学长?”

“是我。没想到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是啊。”

“我这边吃得差不多了,你跟你们室友来的?等我一下,一会儿我送你们一起回学校?我开车过来的。”

苏迦妮摇头,还没开口拒绝,熟悉的气息罩过来,她右手被人从身侧牵住,结结实实地扣在大掌里。

迟域声音冰冷疏离,“她跟我来的。”

苏迦妮笑得尴尬,“还是多谢学长,学长的好意我心领了。”

那位学长笑得意味深长,看向迟域的眼神带着点审视,夹裹着敌意的审视,“哦?那真是不巧。”

回程。

苏迦妮还是坚持隔一条街停车,迟域由着她。

她还是要从侧门进学校,他就陪她走在上次那条相对偏僻安静的侧门小路。

跟上次黏糊的暧昧气氛不同,苏迦妮这次能感觉到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偏偏迟域什么都不说。

苏迦妮就干脆当个鸵鸟。

侧门都到了。

苏迦妮停下脚步,想跟迟域道个别。

但迟域却没有停下脚步,他走在她前面,一只黑色的限量版球鞋已经踩进了苏医大侧门口,宽大的手掌还扣着她的手。

??

苏迦妮慌了。

这是要送她进去?

虽然中午大家都看到她坐迟域的车走了,但是手牵手走在大学校园里终归是不同的啊啊啊!

“迟域...”

“嗯?”

“距离我们下午的课还有点时间,我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

“嗯。”

迟域眼神凉凉地看着苏迦妮,任由她带着他去校门外的一个小山丘。

山丘上有个小凉亭。

凉亭里没有人。

但旁边有一米高的草丛,此时还绿油油的长得很是茂盛,时不时会传来小情侣的调笑声。

就,挺失策的。

苏迦妮笑得略显尴尬,软声细语,“我也不知道这里是这样的。”

“嗯。”

迟域的眼神看起来没那么凉了,他坐在凉亭的长木椅上,大长腿伸出很远,球鞋踩着石地板,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捏着掌心里的小手。

苏迦妮坐在他旁边,被他捏得手痒心毛,她试图抽回手,未果。当即决定,先解决他随意动她的手这件事情。

“迟域...我想跟你好好谈一谈。”

“恋爱?好。”

“……不是。我认为牵手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你觉得呢?”

“嗯。”

“在我看来,我和你至少要到情侣的关系才能牵手,所以,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随便就牵我的手?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们毕竟不是情侣。”

“以后会是。”

“那等以后是了,我们再牵好不好?”

“不好。”

苏迦妮早就料到迟域会一口回绝。

她再接再厉,“可是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如果在人前牵手,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人后就可以?”

“这不是重点呀。”


苏迦妮几乎跟京市附中的同学断了联系。

她在苏市,白天跟在外公身边学习,晚上勤奋看医书。

今天学着辨认人参、丹参和党参各种药材,明天学着搓药丸,偶尔还跟外公带队去空气清新的药圃园区采摘药草。

过得充实又快乐。

前世今生的痛苦与阴郁似乎都远离了她。

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候,也记起了小小的她曾在山野间跑着跳着嚷嚷着长大要当像外公一样的大夫。

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外公家来。

外公很开心,“当年我和你外婆想让你妈妈读这个中医院,她不肯,非要去京市。没想到我们小迦妮反而从京市考回苏市来啰。”

苏迦妮也很开心。

前世她考的分数没这么高,只勉强能上清大,读的外语系英语。

这一世,她考得更好,接了苏市中医药大学的邀约,填报了这所学校的临床医学专业,本硕博连读。

她理想的目标是把中医和西医都学透学精,钻研出更多医治的可能,将来攻克疑难杂症,救治更多的病患。

临近开学。

林暖打来电话,邀苏迦妮回京参加谢师宴。

“放心吧同桌,迟域不在,听说他有事出国了,绝对回不来。”

那行。

苏迦妮去了。

谢师宴上。

真的没有迟域。

苏迦妮紧绷的神经放松了很多。

轮到她以茶代酒,感谢老师们的教育,各科老师感慨很多。

“苏迦妮啊,要老师怎么说你,填个清大医学部它不香吗?”

听得出痛心疾首。

“是啊,你明明那么努力,哎……”

听得出无比惋惜。

“老师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你的决心,苏迦妮,你是勇敢的。”

听得出真心欣赏。

苏迦妮笑得诚心诚意。

“谢谢各位老师,学医时间长,我年迈的外公和他的医馆都在苏市,我选苏市的大学也是为了孝敬老人和为将来继承家业做准备。”

“哦哦,好好好。”

“好孩子。”

“祝你如愿。”

老师们吃好喝好离场,一群学生继续找地儿玩。

包厢里。

苏迦妮听到同学讲笑话,跟着大家一起哈哈大笑,笑容明媚又阳光,极富感染力,软嗲的声线,又挠人心肝。

绝了。

这一幕被周洺玺拍了下来,发给远在异国他乡的某人。

那某人秒回一连串句号。

周洺玺笑得眉飞色舞,贱贱地发去消息,“域哥,实在不行,让你家的飞机送你回来?”

消息刚发出去,一个视频打了进来。

周洺玺立刻收了脸上的笑,把表情变得很是严肃,才敢接。

“域哥?”

“转摄像头。”

“诶?要不我拿手机去给苏迦妮?”

“不用。”

??

行吧。

不远处,苏迦妮正在跟同学们玩游戏。

瓶子转到她回答问题。

有人问,“说实话,你的理想型男朋友是什么样的?”

苏迦妮也不扭捏,笑着回答,“男的就行,唯一要求是不能太高,我现在穿鞋173,最多高我15厘米吧,超过188不考虑。”

众人:“哦~”

全班同学都知道,迟域现在净身高就189了,苏迦妮这是完完全全把迟域排除在外了啊。

就差没明着讲她不会再追迟域。

刚好也回答了大家极度想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的问题。

女生们看苏迦妮,莫名地就觉得她顺眼了很多!

苏迦妮在心里暗道,后来迟域又长了4厘米,比她高接近20厘米。

现场气氛很是融洽。

直到。

“yo~域哥!”

谢骁舜突然吼了这么一大嗓子。

众人看过来。

见周洺玺举着手机。

苏迦妮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桃花眼里的光也瞬间黯淡下去。

前后对比明显又强烈。

手机那头的迟域看到了,原本阴沉的脸色又暗下去几分。

周洺玺反应极快,“yo~域哥,你终于肯接我视频了,找你有事呢!!”

演得像是视频刚接通。

谢骁舜想说什么,被他瞪得咽了下去。

众人信以为真,移开视线。

周洺玺拿着手机推着谢骁舜一起往门口走去。

苏迦妮也没多想,继续笑着跟大家玩游戏。

第二天。

苏迦妮早早醒来,没和苏父苏母碰面,立刻就买最早的高铁票回苏市。

回到外公家老旧的独栋小洋楼。

院子里种满花花草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草清香。

苏迦妮回到这里,仿佛出去一趟惹的一身浊气都很快被洗涤掉。

她刚放下背包。

水还没来得及喝一口。

大中午的。

快递员拉着拖车拖两个大大的箱子走到院门口,隔着铁栏,大声喊,“有人在嘛?”

“有?”

苏迦妮走到铁栏前,也不忙开门,问他,“有事?”

“有快递。”



苏迦妮狐疑地看向那两个比快递员还高的箱子,她没网购东西啊,她想到什么,回头朝小洋楼里喊。

“外公,你买东西了?”

“没有买。”

苏迦妮微眯起桃花眼,“我们家没买东西。”

“东西就是要送到你这里的嘛,你看地址,对吧?”

苏迦妮一看他递进来的快递单,地址是对的,但没有收件人姓名和电话。

寄件人也是空白的。

“谁寄来的?”

“这你就别问了嘛,你只管签收下就好了嘛。”

这三无快递,苏迦妮肯定不能收。

更不能随便签字。

快递员像是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收下嘛,不用签自己的名字,随便写个字在上面就行,比如写个京字?”

??

苏迦妮更觉奇怪。

“麻烦你快签收嘛,我还有下一单要送的啦。喏喏,这是送货单,你对照着点货嘛,都是密封包裹,我们正规快递公司的机器查验过的,绝对没有问题嘛。”

苏迦妮还是不肯签。

快递员像是也料到了,“不签就不签吧,货我送到了,下次见。”

“不是,这么大的包裹你不能放我家门口诶,拦路啊!”

快递员跑得很快。

苏迦妮忙喊,“拖车你不拿走??”

“送你了!”

苏迦妮:???

快递员跑没影了。

苏迦妮低头看送货单,进口牛奶,葡萄糖酸钙口服液,钙片,液钙,摸高神器和一大堆运动健身器材......

像极了给小孩子买的增高全套餐???

确定没送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