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篇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

精品全篇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现代言情《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迟域苏迦妮,是网络作者“刀上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主角:迟域苏迦妮   更新:2024-07-10 20: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篇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现代言情《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迟域苏迦妮,是网络作者“刀上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精品全篇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精彩片段


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个快递,苏迦妮想到某种可能,又觉离谱。

她守着手机忐忑不安地等了三天。

结果没收到类似“东西收到了吗”的信息,一条接近的都没有。

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果然是我想多了。”

苏迦妮费了点劲,找到了三天前给她送货的快递员,将包裹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快递员像是也料到了这茬,没抱怨什么,又用拖车拖那两大箱子。

“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给钱的嘛,钱很多,给你跑腿一百趟我都乐意。”

“........能告诉我寄件人是谁吗?”

“那不能够。我们快递员是有职业素养的嘛,小姑娘你自己想嘛,这小年轻八成是喜欢你,在追你嘛,是谁你自己不清楚嘛?还是追你的男孩子太多,筛不过来?”

苏迦妮:呀,是小年轻,男的,不差钱的男生。

快递员拖着车回过头来看苏迦妮,乐呵呵地笑,“小姑娘长得着实水灵,追的人多也正常。”

他见苏迦妮一副探究模样盯着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挠头懊悔。

“哎呀!我忘记了!京市的那位少爷交代过不能跟你说太多话,会露馅的嘛。”

哦,还挺懂她,预判了她的思路。

还是不差钱的京少。

透露的要素不要太多。

苏迦妮微眯起桃花眼,这是不想让她知道是谁,还是故意想让她知道呢?

“小姑娘,你是不是猜到了?”

苏迦妮笑着摇头,“没有。”

“要我说,你也别瞎猜嘛,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问不就行了?”

呵。

打电话?

苏迦妮才不会打。

她当没发生过这件事。

*

开学。

苏迦妮一个人到苏医大报到。

外公想陪她来,她没让。

苏母苏梨素没空,分财产节骨眼上,她生怕被坑,亲自在京市盯着。

苏父苏茂涧更没空,他现在正是春风得意时,跑工厂指点江山,携情人去应酬,忙得不可开交。

就算他有空,也不会来。

回京参加谢师宴那晚,苏茂涧喝了点酒大骂苏迦妮。

“你是什么榆木疙瘩脑袋?!这么多年,我花了这么多钱给你补习培养你,最后你就考了个苏医大?!你想气死我?!”

“我考了693。”

“你你你!!”

苏茂涧捂住心口,像是疼得要死,“考这么高分,谁让你填苏医大?你怎么敢填苏医大!!”

“我为什么不能填?”

“我说不能就不能!!”

苏茂涧劈头盖面骂一堆污言秽语,骂完他还气不过,抓起客厅里的水晶摆设,一把摔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横竖我和你妈就要离婚,没几个月你也成年了,你既然那么喜欢苏市,以后就别回京市!我没有义务再养你,让你苏市的外公养你!!”

“以后也别说我是你爸,我苏茂涧不是你爸!”

苏迦妮前世不懂,现在她看得很清楚。

念清大的女儿是父亲苏茂涧的谈资,恨不得逢人就说一嘴。

在国外哪哪哪野鸡大学读书也都好,他说出去好听,至少能显摆他有能耐供得了女儿出国。

但女儿就是不能读苏市的大学,苏市在他眼里是犄角旮旯,是他不堪的过去。尤其是当初她外公外婆看好的苏医大,更是苏茂涧的雷区。

再加上苏茂涧现在风头正盛,迫切地想跟她和苏梨素割离,以掩盖他靠妻子发家致富的事实。

苏迦妮当时笑着说,“行。那您给我手写个断绝关系协议书,现在就写。”

她知道这玩意儿没法律效应,但不妨碍她以后拿出来打他的脸。

苏茂涧正上头,还真的写。

没过两天,苏茂涧也当真注销了苏迦妮的银行卡。

苏迦妮也不慌。

她以优异的高考成绩填报苏医大,入学就是重点培养对象,八年学费全免,获一次性择校鼓励金、地方鼓励金和优秀新生奖学金等。

她都打进新办的卡里,林林总总,光到账的现金就有11万。

省着点,是够花几年的。

苏迦妮报到完,去宿舍。

她大学住校,四人间。

到宿舍时,三个室友都在,听到门响,同时看过来,三张脸长得都白净精致,看得出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

自我介绍。

苏迦妮干脆说自己是苏市本地人,中途去过京市,现在回来了,她京腔不重,声线娇糯软嗲,会苏语。

室友沈凝一也是苏市人,当即用苏语跟她聊两句。

很亲切。

其他两位,一个来自粤地,普通话说得抓人,叫陈玥桐,另一个来自川府,叫李幼琀,基本能用川语跟苏迦妮她们的苏语无障碍交流。

她们四个都长得168以上,来串门的同学们笑称她们328寝室住的都是“高人”。

细问家底。

好家伙,还真的都高人一等。

苏迦妮宿舍四个女生,不是三甲医院院长家的千金、科室主任的女儿,就是家里有私人医院有医馆,基本都是一家子的医生。

别的宿舍那个羡慕。

“公主们,以后就业就靠你们了,我从现在就开始巴结,来得及吧?”

“八年呢,你急什么,到时都不定怎么样。”

“出息!好好学,争取毕业就让她们出高薪来抢夺你!!”

“我的目标是毕业就开家医院,到时你们都跟我,咱们一起救死扶伤!”

“救死扶伤!”

“救死扶伤!!”

“哈哈哈………别太上头。”

整栋宿舍楼出奇的和谐,学习风气尤其浓厚,大家每天都抓紧时间学习,就连军训时候也是。

苏迦妮也不例外。

她一头扎进书本里,学学学,背背背,无暇顾及其他。

很快。

时间来到十月最后的一天。

10月31日。

苏迦妮看到这个熟悉的日期,愣了下。

这是迟域的生日。

前世,她挖空心思给他准备生日礼物,眼巴巴的就等着这一天。

同时,这也是他们领证的纪念日。

“咚咚唔………”

手机震了震。

苏迦妮滑开来看。

“尊敬的客户苏迦妮,您好,您在我司定制的礼物已经送达指定地址,欢迎下次再来定制。”

???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白色SUV开进苏家别墅大门。

苏父和苏母殷勤上前。

“迟......”

见到车里坐着的人是林暖,苏母堆满谄媚的脸瞬间僵住,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和蔼可亲、礼貌应对。

前脚送走林暖。

苏母后脚就问,“妮妮,怎么不是迟少送你回来?”

“妈,你也说了,他是迟家大少爷,又不是我的司机,为什么要送我回家?”

“傻丫头,看你说的什么话,我不是看前两次你都坐迟少的车回来,就随口问问嘛?心情这么不好,是不是在学校没吃好?妈妈烧了一桌子的好菜,就等着你回来。”

苏母笑眯眯的。

苏父脸色不佳,看表情像是把要迸发的恼怒生生给忍了回去。

餐桌。

苏迦妮看着盘子里的帝王蟹和波士顿龙虾,轻扯唇角,笑得很淡也很冷很讽刺。他们这么明显的讨好,前世她怎么没察觉到?

苏母注意到了她的表情。

“妮妮,别黑着个脸,不是妈妈忘记你海鲜过敏。听你说迟域喜欢海鲜,妈妈以为他今天又送你回来,万一他顺便吃个饭,咱们也得讲礼貌,给人准备准备,是吧?边上还有你喜欢的香椿炒鸡蛋,多吃点?”

话音刚落,也不管苏迦妮要不要,一大勺香椿鸡蛋就盖在她的米饭上。

旁边的苏父开了口,“苏迦妮,今天就算了,什么时候你约下迟少,请他到我们家来吃顿饭。”

苏迦妮放下筷子,软嗲的声线此时很冷很尖锐,“为什么要请他来家里吃饭?”

“你这孩子,炸什么炸?让你请同学吃饭都不行?”

“不行。”

“你!”

“你俩别吵,妮妮啊,今天在学校受委屈了?火气这么旺?你爸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下迟少,毕竟他两次送你回来。”

“我强求的,谢过了,他没空。”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你爸我实话告诉你,这迟域,他不是一般的富家少爷,来头大着呢!就因为那天他送你回来,你爸我申请了几个月都没动静的贷款直接就批下来。人家审批就差没明着讲看的是迟少的面子,有这样的同学,你还不抓紧时间跟他搞好关系??”

苏迦妮面无表情地看向苏父,原来他这么早就尝到了甜头,这份恨不得把女儿焊死在迟域身边的嘴脸,她前世怎么没注意到?

她语气戏谑,“爸,你怎么知道别人批了这笔贷款不是在害你?”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们苏家的生意稳得很,这笔钱是用来扩大生产的!正经用途,怎么是在害我?”

是啊,扩大生产,资金全投进去,最后行业变革,亏成大窟窿。

逮着迟域这个女婿,猛吸他的血。

苏迦妮站了起来,“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花无百日红,爸你好自为之。”

这一世,不会再有女婿给你吸血了。

“妮妮,这就吃饱了?”

“嗯,我上楼了。”

“苏迦妮,记得约迟少!!”

苏迦妮停下脚步,“不可能。我不会约他,以后都不会。”

“你!”

“老苏,别气,随她去吧。贷款你也拿到了,迟家高攀不起,我们就不去攀,好好做自己的小生意不也行嘛。”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苏迦妮关上房门,隔开了他们的声音。

她的房间,装修粉z嫩梦幻,尽显父母对她的宠溺。

前世,她天真地以为这个家温暖又温馨。

苏父和苏母原是苏市人,年轻时结伴来京市发展,从小作坊做到中型公司,家里资产过亿,勉强算是在这里安下了家。

一家三口人,住在二千多万的双拼别墅里,请了3个保姆,2个司机。

原先她读京市附中的国际班,周围的同学家境比她只好不差。

苏父苏母的计划是让她出国读大学,但她高二见到了迟域,死活要转尖子班,走国内高考。

她卯足劲,还真进了尖子班。

苏父苏母举双手赞同。

她天真地以为父母宠她,支持她所有的想法。

前世她婚后无意间才听到真相,苏父原先想打断她的腿,苏母却劝他说国际班最多是富二代富三代,尖子班妥妥的精英和权贵子弟,攀上哪个有点交情都给他们涨人脉,两人这才达成一致。

她考上清大,正儿八经地开始猛追迟域,他们从精神和物质上鼓励她,她感动地以为父母在支持她追求爱情。

其实他们只是看上迟域的背景,眼巴巴地流口水。

哈哈哈,多么可笑。

苏迦妮一双桃花眼,瞬间染起了雾。

“咚咚咚......”

“妮妮,妈妈能进来吗?”

苏迦妮张口想说不能,苏母已经开门走了进来,嘘寒问暖,叽里呱啦,拐弯抹角地夸迟域的颜值气质,企图洗脑她。

前世,她居然觉得妈妈好开明,好懂颜狗的她!!呵!

“男人啊,在18岁这个年纪,是最吸引人的,青春,干净。妈妈都羡慕你。”

苏迦妮突然蹦出一句,“妈,不是男高就干净的,你注意做好措施。”

“………傻丫头,我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

“..........”

苏母装了一天的和蔼可亲和善解人意突然崩裂,一张脸青一阵白一阵,笑意全都收了起来。

过了半晌,才开口,“妮妮,你......”

“嗯,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她们查到的。”

“她们?”

“喜欢迟域的人。”

“?”

“因为迟域两次送我回家,她们很妒忌,就去查你和我爸的黑料,你时常私会男高和男大学生的事,她们都查到了。拿来威胁我,远离迟域。”

“..............”

苏母沉默。

苏迦妮也不算说谎,只是那群名媛不是现在抖出来,是后来她和迟域领了证,张罗着要办盛大的婚宴,才有人把这些丑闻放了出来,那时,苏母已经染了病。

苏迦妮无地自容。

迟家也不愿认这样的亲家。

最后,她和迟域的婚宴就再也没人提过。

他们不是隐婚,也胜似隐婚。

苏母叹了一口气,“你爸那边.......”

“他玩得比你花。”

“......”

“你们如果过不下去,不如早点离,以后各玩各的,总比现在道德。”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饭店洗手间。

苏迦妮颤抖着洗手,温暖的热水滑过她的手背手心和手腕,她却还是感觉很冷很冷,彻骨的寒冷。

前世的画面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卑鄙无耻的她,卑微讨好的她,被嫌弃被唾弃的她,一事无成的她……

前段时间在苏市外公家好不容易养回来的那点底气和娇气,瞬间又被打散,散得干干净净。

她像是骤然失去了所有的防护罩。

随便什么都能伤她。

她怕。

她很怕她又会把前世的路走一遍。

透过洗手池前的镜子,她看到的不是青春洋溢的苏迦妮,而是前世那个百孔千疮郁郁寡欢却还要强装微笑的苏迦妮。

“姨,姨姨………”

“亮………”

“宝贝,你想说阿姨漂亮是不是呀?这可不是阿姨,是姐姐,来跟妈妈学,姐~姐~”

“介……介…”

苏迦妮从镜子里看到,一位年轻的妈妈抱着一岁多的孩子从第三洗手间走出来,此时正笑眯眯地看向她。

她长长的睫毛扇了又扇,心底的柔软突然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桃花眼里像是拧开了水龙头,豆大的泪珠汹涌而下。

思念来得如此汹涌。

儿子。

她也有儿子啊。

啊啊啊啊!!

她重生到现在。

才第一次想起她的儿子。

她那只有一岁半的儿子。

那么可爱软萌。

她居然丢下他。

她不配为人母。

她不配!!!

“介......哭......”

“诶?”

那位年轻的妈妈赶忙单手抽出一长条的纸巾,递给苏迦妮。

“小妞,别哭啊。遇上什么伤心事了?是不是高考没考好?没事儿,人生可以走很多条路,实在不行,咱再考一次?”

苏迦妮接过纸,鼻音很重,“不是,谢谢您。”

她捂着心口,离开饭店。

走得太急,气都喘不过来,坐在路边的石阶上缓缓。

眼泪止不住地流着。

她抱着双肩包,埋下头,脑海里全是她那小小只的儿子。

许久。

苏迦妮感觉到不对。

抬起头。

面前堵着个人,熟悉的黑色T恤。

再往上看。

“迟域........”

呜呜呜,她儿子还没长开,但眉眼跟他还是很像。

她的儿子啊。

苏迦妮呆呆地看着他,透过他,仿佛在看她前世的儿子。

迟域见她一双桃花眼水雾连连,抬起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他手指动了动,探上她乌黑柔软的发,见她没躲,他整个手掌摁住她的脑袋,往他怀里摁。

台阶的高度,刚好让她的额头抵着他的胸膛。

呜呜呜.....

苏迦妮眼泪流得更加汹涌。

迟域他知不知道,他们有过一个儿子呜呜呜......

她很想跟他说。

但她不能说。

她谁也不能说。

谁也不会知道。

呜呜呜......

“苏迦妮。”

他喊她。

清冷的嗓音拉回她的思绪。

“考不好没关系。”

“考不上清大也没关系。”

“等你18岁.......”

苏迦妮抬起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会遇到比你更好更优秀更适合我的人,是吗?”

他没少说这样的话,她背都能背出来了。

她自下而上看他,他黑色T恤被她的眼泪浸湿,他脸色很差,眸光冰冰冷冷的。

她泪珠还挂着,娇糯的声音却满是倔强。

“我知道了。”

“我会遇到的,借你吉言。”

“刚才是我失态了,谢谢你。很抱歉弄脏你的衣服,我就不帮你洗了,免得他们又说我找借口接近你。”

“..........”

迟域俊脸冷若冰霜。

苏迦妮吸了吸鼻子,背起包,跳下台阶,头也不回地走了。

*

填志愿。

苏迦妮填好,毫不犹豫地点提交。

接下来,大大小小的同学聚会聚餐,苏迦妮都没有参加,逢人邀约,她就说回苏市了,不在京市。

新建的年级群里盛传,苏迦妮没考好,躲起来哭。

她没进群不知道。

林暖气不过,经过她的同意,在群里甩出成绩单截图,“看清楚,我同桌考了693分!!!”

这分数,虽然没进全京市前20,但是上清大妥妥的。

没考好的同学酸了,各种阴阳怪气。

说苏迦妮薅迟域脑力才考出这样的分数,迟域给谁补习一年不能把成绩补成这样?

说苏迦妮填志愿铁定锁死清大,可怕的女生终于如愿以偿。

说迟域逃不出苏迦妮的魔掌,不知道被她这样追会不会夜夜做噩梦。

说苏迦妮躲着憋大招。

林暖一人舌战群儒。

班里人看不下去,纷纷下场,坚决拥护苏迦妮,顺带支持班对苏迦妮和迟域,若是成了,喜闻乐见。

“呵,苏迦妮和迟域天生一对,那我们白嫣落算什么?”

“就是,我们嫣落才是迟域的正缘。上赶着的苏迦妮,哪点配得上迟域?哪凉快哪呆去。”

“我们迦妮正儿八经的白富美,哪点配不上迟域?倒是白嫣落,怎么就迟域的正缘了?”

“迟域就是喜欢我们嫣落!!”

“你们说话要有证据,我们这有迟域和迦妮的双人照,你们看看这配一脸,你们有吗?”

好好的年级群,上演CP粉撕扯大战。

迟域在群里,但他从来不看消息。

谢骁舜看得上头,随口问道,“白嫣落和苏迦妮各有各味,不知道域哥喜欢哪一个?”

周洺玺不答。

一旁躺沙发上的迟域掀开盖在脸上的书,没睡醒的脸冰冰冷冷,语气烦躁不耐,“关白嫣落什么事?”

“不是,域哥你不知道?白嫣落跟你绯闻传得很凶啊,很久以前就在传了,传得比你跟苏迦妮还凶。”

谢骁舜凑过去,给迟域看群里的风言风语。

迟域俊脸冷得骇人。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下一大节没有课程安排,苏迦妮进了项目组,要去实验室。

她带着迟域跑的方向,正是项目实验楼。

两人来到楼前,苏迦妮跑得有点喘,双手撑着膝盖,头低着努力平复呼吸,迟域沉着眸听她喘。

这时,迟家黑衣保镖靠近,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礼袋,“少爷,您要的东西。”

“嗯。”

苏迦妮恢复得差不多,抬起头,迟域递给她一个玫瑰金手机,壳是雪白雪白的猫。

“这什么?”

“手机。”

“你的手机?给我做什么?”

“不是我的,你的。”

“??但我有自己的手机呀。”

说着,苏迦妮就把她那粉色手机壳裹着的手机从包里给拿了出来。

迟域顺手接过去,操作了几下,一分钟后把新手机递给苏迦妮,“好了。”

??

“什么意思?”

“旧手机信息已克隆到新手机上。”

“虽然但是,我为什么要用你给的手机?”

“方便。”

“方便什么?”

“低电量甚至无电关机状态也能给我发信息打电话。”

“………这功能很强大,但我可不可以拒绝?”

“不可。”

拒绝是拒绝不了的。

苏迦妮知道迟域就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要是她硬跟他刚到最后,他只会变本加厉地给更多。

她从小凉亭痛失初吻的事件中得到了血泪般的教训。

事到如今,顺其心意,巧妙地阳奉阴违,才是应对之策。

“手机我收下了,谢谢!”

苏迦妮把新手机装进包里,“那我的旧手机呢?”

“帮你处理。”

“那你先给我,我格式化下。”

“嗯。”

迟域将粉壳手机递给苏迦妮。

她低着头,白皙的脖颈就在迟域的眼前,他垂眸看她,眸光幽沉不明。

苏迦妮想着保险起见,恢复出厂设置前先手动删掉所有照片吧!

于是她点了图库,刚点开,她就极度后悔。

眼前的手机屏幕,大大小小的缩略图,全都是迟域……

重生前她偷偷拍的迟域打篮球视频。

前几天林暖给她分享的迟域校盟圈照片。

不小心按下的截屏图片是迟域。

相机里最后拍的一张照片,也是迟域。

苏迦妮表情顿僵,整个人也跟着僵硬起来。

“嗯?”

“没…没事。”

这遮掩的语气明显就是有事。

迟域这才把视线从苏迦妮的脖颈挪开,落到她手机屏幕上,刚巧看到界面很多图,都是他迟域。

“咳……”

迟域勾唇轻咳。

苏迦妮很是尴尬,被他这么一咳,她抖着的手指一滑,迟域坐草坪上拉着黑色头绳那张照片瞬间放大,铺满整个屏幕。

苏迦妮更加尴尬!!

“我……”

“嗯。”

“你听我解释。”

“嗯。”

“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

“…………”

这压根就,解释不通了。

口口声声说不想跟人家谈。

结果。

银行卡密码是人家的生日。

手机密码是人家的生日。

手机里存的全是人家的照片。

还珍藏人家写过的无数张草稿纸和试卷。

这,搁谁谁能解释得清楚啊啊啊。

迟域眸色幽深,心情看起来很好,清冷的声音语调微扬,“手机交给我处理?”

“好。”

苏迦妮鸵鸟式地把烫手的手机放到迟域的手掌心。

他握住,收起来。

“还有一样东西,是不是也该还我了?”

“什么?”

“皮筋。”

苏迦妮微愣,“现在?”

“嗯。”

“可是我今天没带别的皮半筋出来…”

迟域递过来一个黑色暗纹透明盒子。

从半透明的包装看进去,能看得出里面装的都是发绳。

简约纯黑色的。

碎钻的。

金镶玉的。

雪白珍珠的。

各式各样,成双成对,大概十八根。

整体风格跟苏迦妮之前买的18k金碎钻头绳相似,但明显用了更高级的材料,同时也加入了更精心的设计,名家之作。


年级学生群里还在撕扯,消息一下接一下地刷。

迟域拿起自己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划开对话框,往群里发了个微笑。

死亡微笑。

死亡凝视。

群里,顿时安静。

没人再敢发一条消息。

手机外同样鸦雀无声。

迟域脸色冰冷周身戾气,谢骁舜和周洺玺跟他是发小,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少爷脾气,见他如此都心底发怵,抿紧嘴,没敢往外蹦出一个字。

半晌。

迟域抬头,突然问,“这两天班里哪有聚会?”

“啊?”

谢骁舜一脸懵,没明白迟域要干什么,但他积极响应,连忙在班级群问。

周洺玺明显是懂的,见迟域脸色稍稍能看了,话里便带了笑意,“域哥,有聚会她也不会去,人现在不在京市呢。”

谢骁舜还是一脸懵。

迟域低头,点开某个对话框。

最后一次对话,还停留在五月。

她嗲嗲地说刷题好累好累,缠着让他给她加加油。

他发了个加油的表情。

她欢天喜地,连着回了好几条消息和语气坚定的语音。

“迟域,我一定能考上你保送的学校!一定!!”

再往上,都是她一连串地给他发消息,从不会做的题到天上的云朵好白,她叽里呱啦,总有说不尽的话要对他讲。

他偶然回个嗯。

这时。

迟域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给她发消息。

【苏迦妮,我和白嫣落没什么。】

发出去的消息前小圈转了转,而后变成一个红色的感叹号,一条系统消息出现在下面。

“……………”

迟域本就冰冷的俊脸顿时雪上又加层霜。

旁边的谢骁舜被冻得更懵了。

周洺玺冒死瞥了眼,看不到具体的内容,但那红色的小感叹号很醒目,苏迦妮这是,把迟域给删了啊啊啊,他死死憋住笑。

一本正经地说,“域哥,暑假见不到没事啊,到时都读一个大学,横竖她都得回京。”

迟域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凉飕飕的。

谢骁舜还在状态外。

“见不到谁?谁啊?跟你和域哥同一所大学?”

七月,苏迦妮在苏市。

八月,苏迦妮还是没回京市。

高等学府华丽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林暖被采访。

镜头里林暖意气风发,被问到她马上要到清大读书了,有什么想法,她说,“很期待,也很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同桌没跟我念一所大学。”

采访记者听到她说起另一个学霸,很感兴趣,“你同桌也是学霸?”

“对。我能上清大是自己努力,但是能以这样的高分考进清大,还能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多亏了我同桌。我原先数学和物理不算好,是我同桌带我一起刷题才刷上去的。”

“这么说,你同桌还是数理学霸?”

“嗯,她也是别人帮她补的。”

“你同桌考了多少分?”

“693。”

“很高的分数呀,没去清大,是被清大隔壁抢走了?”

“不是。她选了南方那边的大学,学医,本硕博连读。”

“啊啊啊??”

“她算是出身中医世家吧。我考最后一科地理前生了病,是我同桌的外公帮我治好的。”

京市考生考了693,没报清大,消息一下炸了。

附中年级学生群也炸了。

苏迦妮能上清大,却放弃了?!!

她不仅放弃当初死活要考的大学,她连这座城市都放弃了??要说学医,难道693不能填京市的顶级医学院吗??清大医学也很强啊!!本硕博连读啊,苏迦妮这得一去他市多少年!

这消息好炸裂。

“所以,苏迦妮她是放弃追迟域了吗?”

“我知道了,她肯定是跟迟域表白,然后被拒了。”

“不可能,迟域拒过她很多次好么?你见她退缩过?”

“那不一样吧?示好被拒,跟表白被拒,到底不同吧?”

“不知内情,只觉脸被打得好疼,感觉是我误会了苏迦妮。也许她本来就不喜欢迟域?”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弱弱问一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些女生专门找理科强的男生做男朋友,然后考试考研完,一脚踹开。”

“啊?找的免费家教??”

“你们说苏迦妮是不是这样?”

“啊这……………”

“不能吧,她也不算白、迟域,毕竟她给迟域送过那么多礼物,都不便宜...”

“啊!脑洞好大,所以苏迦妮说那些早餐零食和礼物是拿来答谢迟域的,还真的只是答谢么??是我们误会她在追迟域??”

“好抓马!”

京市某会所。

“域哥,林暖的同桌是苏迦妮没错吧?”

“嗯?”

“苏迦妮的志愿没填清大?!!!”

“?”

谢骁舜把采访视频拉到最前面,外放,林暖和记者的声音传了出来。

周洺玺顿时炸了。

苏迦妮这把玩的高端局啊!他都没敢去看迟域的脸色。

她没填他保送的大学。

迟域是真的没收住脸上的表情,阴阴沉沉的俊脸,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冰雪欲来。

谢骁舜再迟钝,也看出了不对劲,琢磨着琢磨着也懂了个大概,心里窝草窝草个不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