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下山杨斐

神医下山杨斐

好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五年前,杨斐八岁,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将整个村庄淹没。那时他与七个小女孩在高处玩耍,因此躲过了一劫,可是他们八人却也成为了孤儿。被收养之前,他们曾经约定,长大之后一定会找到对方。后来杨斐跟着师父上山学习本领,如今他已经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小神医。阔别了师父后,杨斐来到了繁华都市,这次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找到当年的七个女孩……

主角:杨斐,陈美竹   更新:2022-07-16 0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斐,陈美竹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下山杨斐》,由网络作家“好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五年前,杨斐八岁,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将整个村庄淹没。那时他与七个小女孩在高处玩耍,因此躲过了一劫,可是他们八人却也成为了孤儿。被收养之前,他们曾经约定,长大之后一定会找到对方。后来杨斐跟着师父上山学习本领,如今他已经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小神医。阔别了师父后,杨斐来到了繁华都市,这次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找到当年的七个女孩……

《神医下山杨斐》精彩片段

无名山头。

深林之中。

一简陋的小竹屋里。

“龙叔,这个方子拿回去,每周一服。”

“孙爷爷,你痊愈了就别整天来让我给你诊脉了,不嫌麻烦吗?”

“陈姐,说了你不能喝酒,怎么就是不听?”

“今天是最后一次诊病,以后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大夏三军统帅龙威!

金融巨亨孙义!

娱乐天后陈美竹!

除此之外。

竹屋外还排着长队。

尽是大夏军政户部的顶尖大佬和权贵。

这些人跺一跺脚也能让大夏局势动荡三分。

“小杨弟弟,你真的打算下山了吗?”

“那以后姐姐想来山上找你,岂不是...”

国民女神陈美竹,让无数宅男痴迷的绝世美女,一双美目里却流露出了失落与不舍。

“没事,说不定咱们可以在山下相遇呢!”

杨斐淡然一笑,抓起手边的破旧书包,眼神已是格外坚定。

十五年了。

该回去看看了。

“那你记得下山一定要来京都找姐姐!”

“下山后如果有任何麻烦,尽管报龙叔的名字,大夏三军给你撑腰。”

“临走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张卡在大夏境内无额度限制,只要你花得起,孙爷爷就给你付得起!”

“来了东三省一定要找你乔哥!”

“去南部九州别忘了你还有个向伯伯呢!”

目光注视中。

白色背心,深蓝色九分裤,军绿色的破旧鞋子。

就这样一身上个世纪的装扮。

杨斐下山去了。

“龙大哥,这小子上山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十多年没离开过竹屋,如今去到那繁华都市,不会被人给欺负吧?”

陈美竹目光中满是疼惜,一想到杨斐被人欺负的场景,心中便揪痛万分。

被人欺负?

龙威不禁哑然失笑,跟着目光顿然冷冽:“你以为我们这些叔叔伯伯,都是吃干饭的吗?”

在其身后。

金融大亨孙义,东三省乔三爷,南九州向家掌舵人,等等...

这些曾受恩与杨斐的大哥、叔叔和伯伯们,齐齐嘴角上扬。

......

湘江市。

度假胜地袁家村。

村内热闹非凡。

杨斐站在游客的洪.流中,格格不入。

凡路过者皆是嫌弃的目光,绕着杨斐而行。

“十五年了!”

一声叹息从杨斐口中传来。

他攥着书包肩带,眼眶渐渐湿.润。

那时的袁家村还是一个半山腰里的穷山村。

一场泥石流湮灭了这里的一切。

村里八个同龄的孩子上山玩耍,侥幸逃过一劫,却也成了孤儿。

新闻报道后。

八个家庭分别领养了这八个孩子。

临别前。

孩子们稚嫩的小手紧紧攥在一起。

“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这是杨斐留给她们最后的声音。

脑海里。

那时的山村还在。

他们八个人从小玩到大。

七岁的杨斐如同山大王一样,手持树枝,将七个可爱懵懂的小女孩,逼迫到山顶上,签下了歪七扭八的婚约。

并立誓长大一起嫁给他,做他一个人的老婆。

小孩子过家家的可笑誓言,本不该作数。

杨斐却在心中记了十五年,拿出口袋里七张折叠起来的硬纸卡,笑容中眼泛泪光。

这是他唯一关于过去的回忆了。

十五年前杨斐被师傅收养上山,读书识字,学习武艺,研习医术,精通奇门遁甲,了解玄门道术。

只是不知她们这十五年过的如何。

“浇汤面嘞~”

一声吆喝从临近的面馆里响起。

杨斐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去。

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做浇汤面给他吃,这也算是袁家村一个特色美食了。

突然被勾起回忆。

杨斐下意识走进面馆。

“小哥,来一碗啊?”老板一手捞着面,嬉笑的看着杨斐,格外热情。

“行,来...”杨斐正要点头,可看到牌子上一碗面二十五块钱,声音戛然而止,摸了摸口袋里,现金仅剩十五块钱了。

孙爷爷给的银行卡在这小馆子里,怕是用不了。

“那个,能不能给我来一份十五块钱的面,量少一点也无所谓,我就尝尝味!”

“这!”老板有些诧异,开店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奇怪的要求。

打量了一眼杨斐。

这小子恐怕是吃不起啊!

正在老板犹豫着要不要赶走杨斐的时候。

“不必了,给他盛满一碗,我来付账!”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餐厅角落里坐着一个年轻女子,身着白衣,肌肤如雪,神色冷傲无比,五官精雕玉琢。

其身旁还坐着个肤如凝脂的小女孩,约莫十岁左右的样子,滴溜溜的双眸带着股机灵的稚气。

“白总真是大善人,这些年没有您的帮助,我们这些小商贩怎么能扎根袁家村,既然您开口了,这碗面自然不能收钱!”老板眼神之中的感激由心而发。

“还不谢谢我妈妈!”小莺儿冲着杨斐挥舞着粉.嫩的拳头。

“谢谢!”杨斐只是看了冷傲美女一眼,便接过老板递来的浇汤面端到了门外的角落里蹲着吃了起来。

“诶,有你这么说谢谢的吗?”小莺儿皱起了眉头,对杨斐的冷漠有些不满。

“别惹事!”

“吃了饭咱们就回湘江,你马上也该开学了!”

玉冰儿清冷的眼眸毫无波动,似乎并不在意杨斐的态度。

小莺儿狠狠的瞪了杨斐一眼,埋头吸溜吸溜两口就吃完了面。

付了账后。

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停在了面馆门口。

母女俩一前一后上了车。

四周满是羡慕的目光。

湘江市玉氏集团的大小姐和其养女玉莺儿。

绝对的白富美。

听说玉冰儿也是收养来的女儿。

可玉震华一直将其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更是任命玉冰儿为玉氏集团执行总裁。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玉震华这是打算将玉氏集团传给玉冰儿。

“人美心善还是女强人,要是谁能娶到玉冰儿,那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啊!”

面馆老板长叹了一口气。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男人共同的心声。

谁不想娶玉冰儿呢。

可是他们连上前搭茬的胆量都没有,只能看着宾利轿车打火启动,缓缓驶离村口。

就在这时。

“不好!”

蹲在地上吃饭的杨斐,眼中突然划过一道寒芒。

刺啦~

一道急刹响起。

宾利车的司机吓得浑身冷汗,揉了揉眼睛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这小子像是一阵风一样闪烁到了车前。

若是刚刚他一脚刹车没踩住,这小子可能已经被撞飞了。

“你小子疯了,不要命了?快让开!”

司机探出头去呵斥了杨斐一句。

可杨斐就是站在路中央一动不动。

玉冰儿和小莺儿下车查看。

“你什么意思?”

“我妈妈请你吃了一碗面,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赖上我们不成!”

小莺儿看着杨斐的眼神极为愤怒。

这奇怪叔叔的着装,看着像是个乞丐。

肯定是拦着车想碰瓷,讨要点钱财。

这种有手有脚,却不知自食其力的人了,最是可恶!

“我告诉你,要钱没有,你要是再不让开,我就让陈叔直接开车撞你!”

小莺儿冲着杨斐皱了皱鼻头威胁道。

“别闹!”玉冰儿连忙责备的瞪了小莺儿一眼,主动来到了杨斐面前。

“你是不是生活遇到什么困难了,若是如此,大可以说出来,我能帮便帮你,以后别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求财了,命远比财重要。”

杨斐深邃的看了一眼车上的司机陈叔,而后重新将目光落在玉冰儿的脸上,声音颇为冷淡。

“载我一程,我也要去湘江!”

“你请我吃面,我保你平安。”


“这!”玉冰儿愣了一下。

保她平安?

从何说起!

她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啊!

“搞了半天是想搭顺风车!”

“做你美梦去吧,你知道湘江有多少追求者想坐我妈妈的车吗,你还排不上号呢!”

机灵鬼小莺儿不屑的挥了挥手。

“别瞎说。”玉冰儿俏脸一红,责备的瞪了小莺儿一眼,看了下手表,距离接风宴的时间也不早了,她必须得尽快赶回去,耽误不得。

“行,你上车吧,别挡在路中间了!”

“妈妈!你怎么能让他...”小莺儿甚是不解,却见妈妈神色匆匆,心意已决,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恶狠狠的瞪了杨斐一眼:“算你小子走运!”

就这样。

杨斐坐在车后排,随玉冰儿母女一同赶赴湘江。

司机陈叔没有听见杨斐与玉冰儿的对话,只当杨斐是搭顺风车的。

开车后,陈叔透过后视镜看了杨斐一眼,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怪只怪这小子运气不好了。

搭了个死亡顺风车!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

车急速行驶在山涧小道上。

车里的气氛却有些尴尬。

这辆车是订制的商务车型,后排四个座位是面对面的。

杨斐与玉冰儿一直对视而坐。

关键是杨斐的目光一直盯着玉冰儿,如同一个坐定的老僧一样,一动不动。

“你去湘江是投奔亲人吗?”玉冰儿开口问了杨斐一句,也是想缓解一番尴尬。

“不是!”

“我是去找我媳妇的!”

杨斐依旧目光直视,声音冷漠。

“媳妇?你还有媳妇?你媳妇叫什么?”小莺儿冷笑了声,压根不相信,只当是杨斐在吹牛。

谁能看上这穷小子。

除非是眼瞎了。

“蓝冰儿,乔雅!”

杨斐轻轻撬动唇齿,这两个名字如同刻在他心中一般。

也是师傅告诉他。

当初收养他们这些孩子的人里,有两个是湘江本地人,收养的正是蓝冰儿和乔雅。

所以杨斐推测蓝冰儿和乔雅还住在湘江。

谁!!!

玉冰儿和小莺儿异口同声的惊呼,脸色皆是大变。

不过两人吃惊的原因却不相同。

小莺儿吃惊乃是因为乔雅是湘江首富乔东赫之女,那是跟她妈妈玉冰儿齐名的湘江两大美女之一。

玉冰儿吃惊则是因为。

蓝冰儿正是她曾经的名字。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就连小莺儿都不知道!

“小雅阿姨才不是你的媳妇呢,你吹牛!”

小莺儿冲着杨斐皱了皱鼻子以示威胁。

“怎么,你们认识乔雅?”

“可否带我去找她?”

杨斐有些诧异,没想到竟能遇到乔雅的朋友。

那再好不过,省的他在偌大的湘江城找人了。

“做梦,湘江多少人想见我乔雅阿姨,凭什么带你去...”小莺儿正要反驳,可话没说完。

哐当~

一声巨响。

车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惯性让玉冰儿母女失去了平衡,扑进杨斐怀中。

杨斐一手抓着椅子,强行保持着平衡,另一只手则是接住了玉冰儿母女。

软香入怀,扑面而来的清香气息。

玉冰儿就这样埋进了杨斐怀中。

片刻的沉寂。

玉冰儿匆忙起身,俏脸微红,查看着女儿身体。

幸亏有杨斐,她们二人都没有受伤。

“老陈,什么情况啊!”

玉冰儿连忙看向主驾驶,眼神之中满是责备。

事关女儿的安全,马虎不得。

这个老陈到底是怎么开车的!

这么宽的路竟然能撞到树上?

往日里可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玉总,刚刚一时眼花,实在是抱歉,您没受伤吧?”

司机老陈眼神之中带着歉意,连忙打开车门,扶着小莺儿和玉冰儿下了车。

杨斐也跟着下了车,目光紧紧盯着司机老陈,嘴角挂着一丝冰冷的笑容。

“别演了,出手吧,我没功夫陪你浪费时间。”

杨斐突兀的言语在静谧的山谷里显得格外诡异。

“演什么?”司机老陈的目光顿时紧张和警惕了起来。

难道这小子知道了什么?

呵~

杨斐笑着环视了一眼四周山谷的风景,语气颇为轻松:“这地方确实是个杀人的好地方,你还等什么,快动手吧!”

气氛骤然沉了下去。

“你说什么呢?”玉冰儿满带疑惑的看向杨斐。

却没察觉到她身后司机老陈谦卑的面容上已经划过一抹狠辣。

别人听不懂杨斐的话,可他听得明白。

只是让他想不通。

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不过如此,那也没必要演下去了。

一把散发着幽暗金属光芒的手枪从老陈的怀里掏了出来,抵在了玉冰儿的后脑勺上。

玉冰儿身子一僵,神色骤然惊恐万分,缓缓回头瞪大了双目,满是不可置信的眼神。

“老陈,你做什么?”

司机老陈的笑容颇为疯狂。

“玉总,他们开的价格太高了,是我给你当司机一辈子也赚不回来的钱。”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希望你能理解我。”

声落。

司机老陈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奋力扣动扳机。

看得出来,在山谷杀人之事对老陈来说也是有很大的心理压力。

他扣动扳机的手都在颤抖。

砰~

一声枪响回荡在山谷之中,悠然远去。

火药的气味映入鼻息。

老陈长出了一口气,睁开双眼,自以为玉冰儿应该倒在血泊之中了,却不料眼前的场景,让他为之一震。

“这...这怎么可能?”

枪口依旧抵在玉冰儿的脑门上。

一缕青烟顺着枪头缓缓飘入上空。

很显然,刚刚他成功开枪了。

可玉冰儿却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

子弹去什么地方了?

老陈被吓傻了,睁着眼睛,奋然发力又是一枪。

砰~

就在枪响的一瞬间,杨斐抬手,一根手指轻轻的敲在了枪头。

枪口一个细微的抖动,准心偏差,子弹与玉冰儿擦面而过,

顺势打在了山崖上。

老陈终于知道第一枪玉冰儿是怎么躲过的。

可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竟能在他开枪的瞬间打偏弹道。

“你是...”

老陈双目浑.圆,惊恐之中正要开口。

一只巴掌迎面甩来,将老陈抽的身形翻滚砸在了车头上,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

“一碗面换你妈妈一条命,不亏了吧!”杨斐淡然一笑,捏了捏小莺儿的脸蛋,拎起破包,踏着军布鞋大步离去!

玉冰儿母女被吓的呆愣在原地。

太阳缓缓落下。

山谷中一阵渗人的寒风划过。

母女二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等等!”

“别丢下我们!”

玉冰儿拉着小莺儿,一路小跑,裙摆浮动,滑嫩白.皙的双腿.交织更迭,迅速跟上了杨斐的步伐。


天色渐晚。

三人一路步行下山。

玉冰儿打了电话,接她们的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叔叔,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速度可以比枪还快!”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坏蛋要杀我妈妈的?”

小莺儿一路上问个不停,叽叽喳喳的跟在杨斐身后。

玉冰儿同样打量着杨斐的背影,心中怀着与小莺儿一样的疑惑。

“我自幼习武,所以身手比常人快捷一些。”杨斐目视前方,平淡的回应。

“叔叔,那你是武林高手吗?”

小莺儿立刻来了兴趣,一路小跑,吃力的跟上了杨斐的步伐。

“算是吧。”杨斐见此情形,立刻降低了步速迎合,宠溺的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

“那叔叔你一定会降龙十八掌吧。”小莺儿挥舞着一双稚嫩的小拳头在空中比划着降龙十八掌的招式。

杨斐哑然失笑,没有再回应。

很快。

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疾驰而来,停在了几人身旁。

正是上来接玉冰儿的车。

上车之后。

两个小时的功夫,到了湘江城。

15年前。

杨斐随着父母赶集,进过一次湘江城。

那时的城里还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

在玉冰儿的吩咐下,车停在一家装潢颇为奢华的酒店门口。

“今天的事,请容我一定设宴款待。”玉冰儿下车邀请杨斐一同进餐,态度与之前大不相同。

不论是因为救命之恩,还是因为这个年轻人超乎常人的身手,都让玉冰儿大为震撼。

杨斐摸了摸肚子,笑容颇为憨厚:“抱歉,那碗面吃的够撑了,你不必谢我,救你是我支付的面钱,有缘再相见。”

说罢,杨斐竟真的甩手离去。

玉冰儿愣在了原地。

她可是湘江城无数豪门子弟魂牵梦绕的女神。

她的魅力从未在任何男人面前失效过。

然而在这个衣着如此朴素甚至堪称简陋的年轻男人眼里,她的美貌如若无物。

连她的主动邀请都能拒绝。

这是玉冰儿始料未及的。

要知道湘江城想跟她吃饭的人能从城南排到城北。

玉冰儿对这个年轻人越发好奇了。

同时好奇的还有杨斐为何会知道蓝冰儿这个名字。

眼看着杨斐的背影即将消失在道路尽头。

“难道你不想见到乔雅吗?”玉冰儿鼓足勇气喊了声。

这样主动的挽留一个男人,对她来说,还是人生的第一次。

果然。

乔雅二字让杨斐的步伐猛然一顿。

片刻后。

他又转身原路返回,站在了玉冰儿面前。

“你当真愿意带我去见乔雅?”

玉冰儿柳眉微蹙。

她与乔雅并称湘江双美,可眼前这小子却只对乔雅二字感兴趣。

这让玉冰儿的心头难免萌生些许醋意。

进到酒店之中。

一楼大厅站了不少工作人员,在忙碌地布置着一个会场,正是今天的湘江宴请大会。

玉冰儿看了一眼,而后带着杨斐走到了三楼餐厅,选了一个包间后坐下。

很快饭菜上齐。

小莺儿捧着一碗甜品吃了起来。

看着满桌美味的菜肴。

杨斐似乎也有了食欲,时不时的动筷子,填上几口。

几人埋头品味美食,却无一人主动开口,时间在这沉默之中分秒而过。

就在这时。

“你是从山里来的吧。”

玉冰儿低头咀嚼着一块鱼肉,默默开口。

杨斐一怔,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己的着装:“很明显吗?”

噗~

小莺儿忍不住笑出了声,滴溜溜的大眼睛在杨斐身上打转:“叔叔,你这一身衣服土里土气,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从山里来的。”

“是吗?”杨斐嘴角一咧,知道孩子的话并无恶意,跟着便点了点头:“不错,叔叔确实从山里来的。”

听到这话。

玉冰儿眼中划过一抹思量:“那你来了这湘江城可有住的地方?工作找到了吗?”

“没有。”杨斐摇了摇头。

下山之前,他从未思考过这两个问题,来到湘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到乔雅和蓝冰儿。

“不如我给你安排个住的地方,再给你安排个工作。”玉冰儿放下手中的筷子,静静的看着杨斐。

“什么工作?”杨斐下意识反问了一句,心中倒也好奇。

钱他自然是不缺。

孙爷爷给他留下的那张银行卡是不限额度的,花一辈子也花不完。

可工作是要找的。

不然整日闲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如果这女人能帮他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倒也省了他不少麻烦。

“给我当保镖。”玉冰儿的目光骤然深邃。

不错!

玉冰儿看中了杨斐的身手。

她甚至认为杨斐是那种不出世的天才武术家。

今天司机老陈的事让玉冰儿感受到了危机四伏。

若是身边能有杨斐这种高手保护,也能安全不少。

可让玉冰儿怎么也没想到。

杨斐几乎连考虑都没考虑就拒绝了。

“算了吧,保镖这种事我可干不好。”

“你...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给我当保镖,贴身保镖啊!”玉冰儿再次开口。

贴身!

这两个字足矣让整个湘江城的男人为之疯狂。

谁不想跟玉冰儿朝夕相处?

若非看杨斐性情憨厚,玉冰儿断然不会在初次相识的情况下,就向杨斐发出这样的工作邀请。

本以为这次应该是稳妥了。

这小子再怎么也是男人,不可能拒绝得了这份工作的。

“我来湘江城的目的是为了找我媳妇,工作自然需要自由一点,保镖这种活干不了。”杨斐淡然一笑,没有丝毫犹豫,又一次拒绝了。

玉冰儿不甘心,见美人计无效,立刻展开了金钱攻势:“我可以给你每个月两万块的工资,你当真不考虑?”

衣着如此破烂不堪的一个年轻人,应该会很缺钱。

玉冰儿心中暗自计量着,觉得杨斐在两万块钱面前应该会屈服。

可她不知道杨斐的兜里揣着一张大夏金融巨哼孙义的超级副卡。

在玉冰儿的注视之下,杨斐再次摇了摇头,这次连开口都懒得开口。

见此情形。

玉冰儿目光之中,有一抹失落的神情。

确实没想到这个看似如此普通的年轻小子,竟是油盐不进。

不贪财,不好.色。

他的弱点到底是什么?

玉冰儿第一次为一个男人而感觉到棘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