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完整作品阅读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完整作品阅读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迟域苏迦妮,《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主角:迟域苏迦妮   更新:2024-07-13 19: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完整作品阅读》,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迟域苏迦妮,《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完整作品阅读》精彩片段


只能跟在他们身后、完全插不上话的苏迦妮:???!

*

外公家的独栋小洋楼。

苏迦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

迟域和她外公在客厅下棋。

迟域还是那个清清冷冷的迟域,她外公却不是那个冷冷傲傲的外公。

战况挺激烈。

“蹩你脚!”

“拱个卒。”

“将军!”

“飞象。”

“再将!!”

“隔山。”

“…………哎哎哎,大意了,小迟域再来再来。”

“嗯。”

自觉碍眼的苏迦妮,没事找事,拎着水果去厨房,洗好,切出花样,摆盘,端着盘子走出来。

抬眼,刚好跟迟域墨色的眸对上。

他扫了眼她身上可可爱爱的防水围裙,眸色暗下去眸里有什么动了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迦妮瞬间梦回前世给迟域当家庭煮妇的日子,手脚稍凉,把水果盘放在茶几上,脱去围裙。

“外公,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学校了。”

“现在就走吗?不等吃完晚饭再走?”

“不了,我有作业,明天就要交。”

“去吧去吧。”

苏老敷衍地朝苏迦妮挥了挥手,正准备摆下一盘,突然手又顿住了,一脸遗憾地看向迟域,“小迟也要跟过去是吧?”

“嗯。”

“可惜,不能再来一局,山水有相逢,下次再战?”

“嗯,下次再战。”

“小迟啊以后要多来。”

“会的,外公。”

“…………”

是可忍,苏迦妮不能忍。

“外公,迟域他是京市人,在京市读大学,没空来苏市玩。”

“你外公我知道啊,竞赛保送生,念的清大嘛,但这有空没空也分人的,对吧小迟?”

“对,有空。我每周都能腾出时间过来。”

“嗯嗯嗯好孩子,也不要太累了。身体底子好,也不能造。”

“嗯,知道了外公。”

苏迦妮简直了。

她脚往地上跺了又跺,“迟域你走不走?”

迟域眸色幽幽,暗了两分。

苏迦妮不会知道她这样恼怒跺脚,有多娇气有多招人。

她就连生气,扬起来的尾音都是绵软的,像是在撒娇。

特挠人。

迟域起身,跟苏迦妮站到了一起。

“外公,那我们先走了。”

“去吧,下次来提前说声,外公磨好墨等你。”

苏迦妮:?

“磨墨做什么?”

“给小迟写字,今天时间不够,下次再见识小迟的书法功底,小迟写字是真的好看。”

外公怎么知道迟域写字好看?

迟域来这里没写过字啊!!

苏迦妮顿生不祥的预感。

她的视线瞟向客厅那一堆错落摆放的箱子打包盒,刚才进门时就觉得它们太乱,有点不对劲。

现在望过去,其中一个高大的透明箱子,里面装的东西,一叠叠密密麻麻的,居然有点眼熟?!

苏迦妮脊背微僵,娇糯的声音有点急切,“迟域,我们走吧。”

“嗯。”

两人正要走。

苏老顺着苏迦妮刚才的视线看过去,也见到了那堆东西,笑着喊住他们,“等等。”

“看外公这记性,差点给忘了,这些是苏梨素让人送过来的,说是你在京市的宝贝疙瘩,小迦妮,你来清点清点,看少没少东西。”

“…………”

苏迦妮想说,这些都是她不要的啊!!她现在不想清点,只想赶紧拖走迟域啊啊啊!

苏老率先走过去,拍了拍那个高大透明的亚克力箱,“苏梨素找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搬东西马马虎虎,送来时这里面的试卷都掉出来了,外公重新帮你捡好装进去。”

“要是没捡这一下,外公还不知道小迟写了一手好字。”

突然被点到的迟域:?

他也走了过去。

苏迦妮:毁灭吧!!

赶紧的!!

这地球是一秒都不想呆了!!

满满一大箱的习题集、试卷和草稿纸摆在眼前。

苏老看到的是少年劲挺的笔力,笔走如游龙,行云流水,彰显少年胸有山河沟壑的霸道,同时笔锋清冽字迹沉敛,满纸的锐气可收又可放,见其修养内涵。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明天的飞机回家,好舍不得你们!”

“桐桐,我也好舍不得你呀,你明天几点的飞机?我开车送你去机场?”

“别,放过我吧!我没忘记你科目三考了三遍才过。”

“呜呜…你嫌弃我!好歹我也是我们四人中唯一有证的给点面子嘛。琀琀你什么时候走?”

“我也是明天的飞机,下午三点。”

“迦妮,那我们一起送她们去机场吧?你觉得怎么样?”

苏迦妮点头,“好呀,刚好我没什么事。”

三个女生同时看向她,眼睛黑亮黑亮的,“寒假一个多月,迦妮,你去京市,还是迟校草来找你?”

啊这……

苏迦妮笑着回答,“我和他估计不会见面,他挺忙的,我寒假也忙,要去实验室,还要跟我外公学中医。”

“哦~不信。”

“我也不信,迦妮呀你忍得住,但我不认为迟域也能忍住。”

“我也这么想。他这几天没见你,肯定早就忍无可忍了啦。”

苏迦妮笑得很无奈,“你们别乱讲,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和他也不是必须要见面的关系。”

“天真!迦妮你呀太不懂男生liao,他看你那眼神恨不得立刻吃了你,怎么可能一个寒假都不找你hiahiahia!!”

苏迦妮微眯起桃花眼,“说话归说话,不要笑得这么猥琐好不好呀!”

“嘿嘿……”

“嘿嘿嘿……”

“嘿嘿嘿……”

三个女生同时猥琐地笑起来,脸上的笑容却明媚又阳光。

苏迦妮没忍住,也跟着笑,她佯怒伸手去打她们,她们打回来,四个女生很快就笑着扭打成团。

中午聚个餐,回到宿舍楼已经下午三点半。

此时楼前停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车旁的许特助见到苏迦妮,立刻就举着手机走了过来。

“苏小姐,我们少爷找您。”

苏迦妮原本还在跟室友们嬉笑,听到他的话,表情立刻就僵住。

三个室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声地发出猥琐的hiahiahia。

苏迦妮脸上当即泛起可疑的粉色,分不清是羞的,还是气的。

许特助把手机递到苏迦妮的伞下,“苏小姐,我们少爷没来,视频找您。这部新手机您拿好?”

“嗯。”

苏迦妮接过手机,屏幕亮着,迟域棱角鲜明的俊脸凌厉地分割着手机,他抿着唇,黑眸视线清清冷冷的。

苏迦妮撑着伞,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才开口,“迟域,你找我?”

迟域语气冰冷,“转摄像头。”

苏迦妮这时才发现她这边的摄像头对着地面,那刚才许特助拿手机过来,一直都在拍着她?

摄像头转过来。

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的脸。

迟域先说话。

“伞怎么回事?”

“你看出来了?这伞质量不是很好,风大,吹多了就有点歪。”

迟域沉默。

苏市小雨,哪来的大风。

又不对他说实话。

苏迦妮转移话题,“你找我有什么事呀?”

“你没带手机?”

“带了呀。”

“打电话不接?”

“你给我打电话了?中午考完试我们宿舍四个人就出去吃饭了,小餐馆环境嘈杂,我手机放包里没注意到振动,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

“嗯。”

迟域冰冷的语气稍稍缓和,“考完放寒假了?”

“嗯啊。”

“苏迦妮,回京好吗?”

“啊?”

“现在就回,我的司机送你。”

苏迦妮惊了。

她心脏突然跳得很快,脑袋里一片空白。

迟域的视线仿佛从手机屏幕透过来,牢牢锁住她的小脸,他缓缓吐出两个字,“好吗?”

苏迦妮不答。

迟域沉着声,“我腾不出时间去苏市,但我…”

想见你。

他没说出这三个字。


饭店洗手间。

苏迦妮颤抖着洗手,温暖的热水滑过她的手背手心和手腕,她却还是感觉很冷很冷,彻骨的寒冷。

前世的画面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卑鄙无耻的她,卑微讨好的她,被嫌弃被唾弃的她,一事无成的她……

前段时间在苏市外公家好不容易养回来的那点底气和娇气,瞬间又被打散,散得干干净净。

她像是骤然失去了所有的防护罩。

随便什么都能伤她。

她怕。

她很怕她又会把前世的路走一遍。

透过洗手池前的镜子,她看到的不是青春洋溢的苏迦妮,而是前世那个百孔千疮郁郁寡欢却还要强装微笑的苏迦妮。

“姨,姨姨………”

“亮………”

“宝贝,你想说阿姨漂亮是不是呀?这可不是阿姨,是姐姐,来跟妈妈学,姐~姐~”

“介……介…”

苏迦妮从镜子里看到,一位年轻的妈妈抱着一岁多的孩子从第三洗手间走出来,此时正笑眯眯地看向她。

她长长的睫毛扇了又扇,心底的柔软突然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桃花眼里像是拧开了水龙头,豆大的泪珠汹涌而下。

思念来得如此汹涌。

儿子。

她也有儿子啊。

啊啊啊啊!!

她重生到现在。

才第一次想起她的儿子。

她那只有一岁半的儿子。

那么可爱软萌。

她居然丢下他。

她不配为人母。

她不配!!!

“介......哭......”

“诶?”

那位年轻的妈妈赶忙单手抽出一长条的纸巾,递给苏迦妮。

“小妞,别哭啊。遇上什么伤心事了?是不是高考没考好?没事儿,人生可以走很多条路,实在不行,咱再考一次?”

苏迦妮接过纸,鼻音很重,“不是,谢谢您。”

她捂着心口,离开饭店。

走得太急,气都喘不过来,坐在路边的石阶上缓缓。

眼泪止不住地流着。

她抱着双肩包,埋下头,脑海里全是她那小小只的儿子。

许久。

苏迦妮感觉到不对。

抬起头。

面前堵着个人,熟悉的黑色T恤。

再往上看。

“迟域........”

呜呜呜,她儿子还没长开,但眉眼跟他还是很像。

她的儿子啊。

苏迦妮呆呆地看着他,透过他,仿佛在看她前世的儿子。

迟域见她一双桃花眼水雾连连,抬起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他手指动了动,探上她乌黑柔软的发,见她没躲,他整个手掌摁住她的脑袋,往他怀里摁。

台阶的高度,刚好让她的额头抵着他的胸膛。

呜呜呜.....

苏迦妮眼泪流得更加汹涌。

迟域他知不知道,他们有过一个儿子呜呜呜......

她很想跟他说。

但她不能说。

她谁也不能说。

谁也不会知道。

呜呜呜......

“苏迦妮。”

他喊她。

清冷的嗓音拉回她的思绪。

“考不好没关系。”

“考不上清大也没关系。”

“等你18岁.......”

苏迦妮抬起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会遇到比你更好更优秀更适合我的人,是吗?”

他没少说这样的话,她背都能背出来了。

她自下而上看他,他黑色T恤被她的眼泪浸湿,他脸色很差,眸光冰冰冷冷的。

她泪珠还挂着,娇糯的声音却满是倔强。

“我知道了。”

“我会遇到的,借你吉言。”

“刚才是我失态了,谢谢你。很抱歉弄脏你的衣服,我就不帮你洗了,免得他们又说我找借口接近你。”

“..........”

迟域俊脸冷若冰霜。

苏迦妮吸了吸鼻子,背起包,跳下台阶,头也不回地走了。

*

填志愿。

苏迦妮填好,毫不犹豫地点提交。

接下来,大大小小的同学聚会聚餐,苏迦妮都没有参加,逢人邀约,她就说回苏市了,不在京市。

新建的年级群里盛传,苏迦妮没考好,躲起来哭。

她没进群不知道。

林暖气不过,经过她的同意,在群里甩出成绩单截图,“看清楚,我同桌考了693分!!!”

这分数,虽然没进全京市前20,但是上清大妥妥的。

没考好的同学酸了,各种阴阳怪气。

说苏迦妮薅迟域脑力才考出这样的分数,迟域给谁补习一年不能把成绩补成这样?

说苏迦妮填志愿铁定锁死清大,可怕的女生终于如愿以偿。

说迟域逃不出苏迦妮的魔掌,不知道被她这样追会不会夜夜做噩梦。

说苏迦妮躲着憋大招。

林暖一人舌战群儒。

班里人看不下去,纷纷下场,坚决拥护苏迦妮,顺带支持班对苏迦妮和迟域,若是成了,喜闻乐见。

“呵,苏迦妮和迟域天生一对,那我们白嫣落算什么?”

“就是,我们嫣落才是迟域的正缘。上赶着的苏迦妮,哪点配得上迟域?哪凉快哪呆去。”

“我们迦妮正儿八经的白富美,哪点配不上迟域?倒是白嫣落,怎么就迟域的正缘了?”

“迟域就是喜欢我们嫣落!!”

“你们说话要有证据,我们这有迟域和迦妮的双人照,你们看看这配一脸,你们有吗?”

好好的年级群,上演CP粉撕扯大战。

迟域在群里,但他从来不看消息。

谢骁舜看得上头,随口问道,“白嫣落和苏迦妮各有各味,不知道域哥喜欢哪一个?”

周洺玺不答。

一旁躺沙发上的迟域掀开盖在脸上的书,没睡醒的脸冰冰冷冷,语气烦躁不耐,“关白嫣落什么事?”

“不是,域哥你不知道?白嫣落跟你绯闻传得很凶啊,很久以前就在传了,传得比你跟苏迦妮还凶。”

谢骁舜凑过去,给迟域看群里的风言风语。

迟域俊脸冷得骇人。


谁都懂。

男生短发,戴女生扎头发用的小皮筋,代表这株草已经有主了呀。

这是一种无声又宠溺的宣告。

迟域戴了小皮筋,就是说他这次真的有女朋友,不是别人乱传的!

苏迦妮看向手腕上的彩钻手链,果然是她想多了,跟他无关啊!

她僵硬的表情彻底松开,眉眼立刻染上笑意。

国民校草TOP1。

戴皮筋官宣女友。

好甜好狗血!

沈凝一被吸引,撕掉脸上敷好的面膜拍着脸凑过来,“暖暖,你说的那校草,他女朋友也是你们清大的?”

“不知道。”

“?”

“可能比较注重隐z私?没说他女朋友是谁。唯一可能知情的周洺玺也不肯透露给大家。我们都在猜呢,校盟圈里惊现各种分析预测帖,火得不要不要的。”

“………你们非医大学生真闲。”

“是吧?其实我们清大也挺忙,但八卦的时间总能挤出来,没办法,我们脑子好使。”

“………”

“同桌”,林暖的语气突然有点失落和幽怨,“我还以为你知道迟域的女朋友是谁呢!”

“啊?”

“自从你离京去了苏市,我磕的CP就BE了,我还以为现在突然有转机哎哎哎……”

苏迦妮明白过来,原来林暖至今还觉得她喜欢迟域而迟域也喜欢她,她轻笑,“你磕新CP去。”

“磕伤了磕不动了。”

挂了语音。

屏幕停留在苏迦妮和林暖的对话框。

沈凝一看到缩小图,眼冒星星,“迦妮殿下,请点开这图,让我看看国民校草长什么样!”

“我也要看!”

“我也要!!”

陈玥桐和李幼琀都凑了过来。

苏迦妮笑着拿指尖点开,“公主殿下们,请看。”

迟域的照片被放大,他不经意瞥向镜头的冰冷眼神和那张完美的侧脸,瞬间占满苏迦妮整个手机屏幕。

他的脸,鬼斧天工,冷白质感,一直就帅得很有侵略感,给人的视觉冲击极其强烈。

三个凑过来的女生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卧!”

“好牛、的颜!”

“不愧是国、民、校、草!草!!”

“还有他的照片吗?还想看!!”

苏迦妮无奈,只得把林暖发过来的截图挨个点开给她们看。

最后一张。

迟域穿着运动衣坐在绿草茵上,右手轻扯着左手手腕的那圈头绳,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修长的手指,青筋微露的手。

暧昧的碎钻头绳。

画面定格。

却诱惑着人去想,下一秒,他放开头绳,皮筋弹到他冷白的皮肤上,那碎钻会被撞出什么样的光彩。

苏迦妮微眯起眼,总觉得这黑色的碎钻头绳好像在哪里见过??

“苏迦妮……”

“?”

沈凝一居然突然喊她的全名?

苏迦妮疑惑地抬起头。

沈凝一盯着她的脸,“你有没有觉得这圈头绳很眼熟?”

“有…点?”

沈凝一视线移到苏迦妮头上。

陈玥桐也看过去。

李幼琀也是。

三个女生盯着苏迦妮的头发,不吱声了。

苏迦妮毛骨悚然。

她颤抖着手扯下绑头上的发绳,撑开,跟手机照片对比。

不能说像。

只能说一模一样。

“………我说是巧合,你们信吗?”

“呵!”

三个女生回以雷同的假笑。

明显是不信的。

苏迦妮哭笑不得。

“我不知道迟域的女朋友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跟我一样的头绳,但我很清楚自己没有男朋友啊!”

“我们四个人吃在一个食堂,睡在一个宿舍,我有没有男朋友,你们应该很清楚呀!”

“也对。你几乎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从没见他找过你,也没见你找过他。如果是异地恋的男女朋友,总不能这么久了,电话视频都不打一个的吧?”

“冷战期?”

苏迦妮摇头。

“那你这圈头绳?”

“18k金碎钻头绳,1200一对,我在京市商场一家店里买来的,不是定制,谁看中都能当场买走,可能我跟他女朋友恰巧用了同款?”

沈凝一抓住了关键词,“一对?你买了一对?现在一根绑你头上,另外一根在哪里?”

“..........”

苏迦妮骨寒毛竖。

坦白讲。

她也不记得另一根头绳在哪里。

这玩意儿,她前段时间才翻出来用。

盒子里有发票和只剩一根的头绳,她当时还以为另一根用坏或者弄丢了,没有想是不是以前拿到迟域面前献了宝。

她送给迟域的东西太多太多,红螺寺开过光的串儿,喜马拉雅的瓶装雪,南极信天翁的羽毛等等等,主打一个狂轰滥炸,送礼走量。偶尔她也精准打击,比如迟域竞赛集训没赶上郊游,她就从香山捡红叶回来给他。

总之,礼物千奇百怪,有的他收了丢了,有的他拒收。

送他的礼物,像皮筋这样正常点的、价位低的,苏迦妮印象不深,六年后重生回来的她更加记不清。

陈玥桐见苏迦妮哑口无言表情很呆,笑着说,“散了散了,我们已经为这位国民校草浪费了十几分钟。”

“是哦!得睡了,不然面膜白敷了。”

“睡了睡了,迦妮晚安。”

“晚安......”

苏迦妮夜晚安不了一点。

她背了大段大段的系统解剖学内容,还是睡不着觉。

辗转反侧。

最后苏迦妮咬着唇拿出手机,下了林暖说的校盟圈。

点进去。

正准备填手机号注册,就看到热点弹窗,“附中校花白嫣落戴黑色碎钻头绳”,苏迦妮点开来看。

有人在十分钟前发了白嫣落的照片,说是海外偶遇拍戏的前附中校花,发现校花头上正戴着迟域同款头绳。

有图有真相。

大半夜的,爆了。

苏迦妮看完帖子里的照片,面无表情地删了应用。

果然,又是她多想了。

迟域的女朋友,原来是白嫣落。

校草配校花。

这不挺完美的嘛?

他们早就该在一起,高调地在一起,省得别的人痴心妄想,插足进去,最后还落得一身伤。

苏迦妮微笑着把手机放一边,一身的惊悚尽去,终于香香甜甜地沉入梦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