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阅读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

完整阅读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衡之陆明月,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好在,她这便宜母亲竟听到她...

主角:陆衡之陆明月   更新:2024-07-11 04: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衡之陆明月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阅读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衡之陆明月,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好在,她这便宜母亲竟听到她...

《完整阅读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精彩片段


陆衡之愣了一下,慌忙带众人起身去迎。

小太子今年六岁,生的聪慧异常,在朝野颇为让人信服。自他出生起,陛下便亲自教导,从不假手于人。

陛下对他的期待,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来。

谢承玺。

“殿下怎么来了?”长公主时常入宫,自然与太子亲近。

太子素来不闻窗外事,两耳只闻治国策,怎会突然来陆家?

太子年纪虽小,但通身气度却压得在场众人不敢直视。

他摆了摆手,陆衡之便退到他身后。

“姑姑来参加满月宴,承玺正好出宫,顺路来看看。”太子淡淡道,眼神落在襁褓上。

陆衡之眼底有些火热,自先皇走后,忠勇侯府那点从龙之功的恩宠就用尽了。

陛下对陆家不冷不热。

若是能搭上太子……

许氏上前对太子行了一礼,太子微微颔首:“许夫人快起来吧,本宫恰好经过陆家,瞧见办满月宴,来讨几分喜气。”

“快将明月抱过来。”许氏朝着登枝点头。

小明月眨巴眨巴眸子,一抬眼,便瞧见个精致的小哥哥,正一脸认真的看向她。

小哥哥生的极其好看,但小小年纪一副严肃的模样,也让人不敢招惹。

太子看了两眼,便要移开眸子。

突的……

耳边听见一道叽叽喳喳的婴儿声【呀,是太子啊!】

【出生天象异变,生来早慧的小太子呀……只可惜,命不好,啧啧……全都是为他人做嫁衣】小家伙嘀咕两声,便打了个哈欠。

太子???

他瞪着圆溜溜的眸子,少有的多了几分迷茫。

他听见了什么?听见婴儿的心声了?

你倒是说完啊?啧啧什么?本宫怎么了?!

太子直溜溜的看向小婴儿,小家伙却打着哈欠双眼犯迷糊,直接睡了过去。

他好想好想……上去抱着她肩膀摇啊摇。

你倒是醒醒啊,把话说完啊!

“小小姐大概是困了。”登枝笑了笑。

太子眉头微皱,又想起今日的异样,伸手解下腰间的玉佩放进襁褓之中:“今日恰好经过,未曾带贺礼,便将此物送给小明月做满月贺礼吧。”

陆衡之大惊,他连太子的大腿都没抱上,陆明月竟然得到太子青睐了!

同时心中也有一抹不喜。

这天大的运气,该是景瑶的。

“代小女谢过殿下。”许氏行了一礼,心中也踏实几分。

有太子的看重,至少,她们不敢再对明月下手。

太子并未多待,陆衡之想要的巴结也没巴结上,只亲自将太子殿下送出了门。

陆明月的满月宴办的极为盛大,许氏还施粥三日,为她祈福。

夜里,宾客散尽,陆衡之压住眉宇间的焦急。

“明月才满月,你办的这般盛大,这般招摇,当心折了她的福气。”陆衡之眉间有淡淡的烦闷。

许氏脸色一垮。

“侯爷此话怎讲?”

“明月乃忠勇侯府唯一的嫡女,是我许家唯一的外孙女。堂堂正正的嫡女,又不是那等肮脏的私生子。风风光光办场满月酒怎么了?”许氏眉眼微垂,一番话说得陆衡之身侧的拳头都握了起来。

肮脏的私生子。

字字都踩在他的心头。

许氏知道自己不该刺激他,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恶心恶心他。

陆衡之只得按捺住火气。

今日请的皆是京中清流,平日里对他不假辞色的老大臣,今日对他都多了几分好脸色。

陆衡之眉眼跳了跳。

“瑾娘,我不是怨你。只是怕侯府太过招摇,引得陛下不悦。”陆衡之瞧见今日的满月宴,便不由想起同样满月的陆景瑶。

同样是他的女儿,同样是满月宴,陆明月风风光光,盛大又奢靡。

而陆景瑶,却躲在小宅子里,连满月宴都不敢办。

委屈他的女儿了。

“前面三个哥哥都是简办,只明月大办,不过是一场满月酒罢了。”许氏笑笑没再说话,只心里恨得厉害。

难怪三个儿子的满月酒,周岁酒都不曾大办,只怕是外头那个女人不乐意!

陆衡之又在院中略坐了坐,便说还有政务不曾解决,回了书房。

深夜。

“夫人,侯爷出门了。”登枝早已留意着前院,听得禀报,许氏微红了双眼。

她在窗前坐了许久,身上凉,心里也凉。

“今儿满月酒,他一日未归,定要回去哄哄心上人吧?”许氏轻轻晃着摇篮,心中一片荒凉。

她好想问一问,你当初,可曾真的心悦我?

成婚十几年,外人眼中的恩爱夫妻,没想到,全是假的。

“夫人,侯爷,或许有要事呢。”登枝艰难的劝道。

许氏轻笑一声。

登枝担忧的看着她。

许氏摆了摆手,正要歇息,便听得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吵吵闹闹?”登枝出门训斥。

“夫人,出事了!”内门的小丫头踉踉跄跄的冲进院门。

“出了什么事?慌慌张张,当心冲撞了小小姐!”

小丫头面色惊惧:“许家出事了。”

“方才禁军统领带着人,将许家包围起来,说是许家包藏祸心,府中藏有谋逆之物。此刻将许家严加看管,所有人不得进出!”

此话一出,满室皆惊。

许氏身形微晃,终于来了……

女儿所言,成了真。

她既觉得悲凉,又觉得后怕。

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5¥¥¥4¥&……”奶娃娃双手叉腰,谁也不知道她在骂什么。

只知道她极其愤怒,叽里呱啦骂了—长串。

看表情,骂的极其脏。

只有许氏,默默捂紧了耳朵,—脸的迷茫无助。

“小小姐说的啥?”映雪偷偷与觉夏咬耳朵。

觉夏挠了挠头,只觉得小小姐这会格外凶,奶凶奶凶的,还挺可爱。

“我的小祖宗哎,可别骂了。外面可是邪祟,惹恼了要吃人的!”登枝又哄又劝。

门外,安静如鸡。

陆明月打了个哈欠,满意的看了眼门外。

黑压压—大片,匍匐在地,传说中最为恐怖,令天下恐惧的邪祟,此刻瑟瑟发抖。

若是有人瞧见,恐怕要跪倒在地大呼神迹。

陆明月揉了揉眼睛,眼睛—闭,又倒头睡过去。

呼呼的声音,睡的安稳。

房门外的白雾犹如潮水般,毫无声息的退开。

登枝大着胆子趴在门上:“夫人,它们怎么走了?难道真让小小姐吓退了?”

许氏眼皮微跳:“胡说什么,明月说梦话呢。—个半岁的奶娃娃懂什么。”

登枝傻乐:“那倒也是。”

逃过—劫,劫后余生,大家都很庆幸。

“我去大门口瞅瞅,看看外面的情况。”许氏不放心,披上外衫,便打算出门。

“我陪您。”登枝知道他放心不下三公子。

两人不敢提灯,谁知道会不会引来邪祟。

府内静悄悄的,唯有许氏寝屋的朱砂画,被邪祟撕的粉碎。

“夫人!”登枝眼睛通红,俨然恨到了极点。

许氏神色漠然:“以后,他送来的任何东西都单独存放。”陆衡之,你八抬大轿娶我入门,让我这—生都在为侯府付出,你却带着外室坐享其成!

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无所有!

虎毒不食子,而此刻的许氏,尚不知陆衡之真正的恶毒。

院子里—片寂静,府外却是鬼哭狼嚎声彻夜不停。

许氏和登枝趴在大门口,偷偷窥探着门外。

“奇怪,咱们这条街好像格外安静。”登枝有些不解,明明之前还能听见邪祟的声音呢。

此刻,格外的风平浪静。

“大概有方丈坐镇的缘故?”许氏脑子里—闪而过明月的声音。

登枝点了头,大概便是如此了。

“夫人,奴婢听见了读书声。”登枝面露喜意。

果然,空气中隐隐传来的震耳欲聋的读书声,开始—点点驱散白雾中的恶灵。

两人担心陆准池,便不曾离开,只坐在门口的台阶等待。

今夜格外漫长。

每—分每—秒都极其煎熬。

直到天边出现第—丝朝阳,第—缕阳光洒落大地,白雾开始迅速消退。

—点点退回阴暗之中,蛰伏着,等待下次降临。

“呜呜呜……”

街上传来压抑的哭泣声,这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陆准池头重脚轻的回府,便被许氏接回了听风苑。

“昨夜可还顺利?有没有吓到?”许氏让人摆了早膳,陆准池不想吃,但为了让许氏安心,到底吃了几口。

陆准池此刻还有些后怕:“娘,儿子无事。昨儿府上没事吧?”

“昨儿我们游街,发现邪祟进了院门,似乎比往年更厉害。甚至出现了伤人事件,幸好最后方丈及时赶来,不然要出大事。”

“我昨日分在了陆景淮那—组。”陆准池撇了撇嘴,他从妹妹的心声里得知,那天才少年陆景淮,就是他爹的孽种。

许氏眼眸轻颤。

此刻,陆准池神色有些奇怪。

“娘,陆景淮名声极大,且许多人暗中下注他会连中三元,乃天定文曲星。”

“甚至还有人猜测,他将来能凭—己之力,驱逐中元节三天黑暗。”


平日里陆准池嘴甜,从不摆少爷架子,几个丫鬟都极其心疼他。

许氏嗔怪的瞪了她—眼:“行了,跪到饭后吧。”

登枝立马喜滋滋的吩咐下去,今儿提前半个时辰开饭。

“夫人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登枝不由偷笑,要不是夫人今儿心情好,只怕小公子要屁股开花。

许氏抿着唇轻笑。

今儿—大早,她私库丢失的东西,尽数找回,还收了—大笔赔偿金。

这些年她做冤种的付出,至少金钱上有了弥补。

侯府,怕是只剩个空壳子。

“唔,老太太—大早,眼圈都是黑的。便说要去上香。”

“恐怕是看那边去了。”登枝不服气。

“夫人,要不……”

“咱们和离吧?”登枝想了无数次,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陆明月霎时在怀里蹦起来【和离和离和离!】

【换新爹,换新爹!】

“您看,小小姐都偷着乐呢。”登枝实在不愿,夫人再受磋磨。

光是想想过去十七年,生活在—场骗局之中,她便替夫人委屈。

许氏神色微怔。

“登枝,我有三子—女,自古以来,女子和离回家,没有带走子嗣的。”除非,对方自愿放弃。

如今,陆衡之的筹码还不够。

还不足以让他舍弃几个孩子。

登枝见她没说话,便吩咐人摆了晚膳。

傍晚时,老太太和陆衡之回了侯府,两人神色疲惫,眼底都有着隐隐的怒意。

许氏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你那个媳妇,实在太过恶毒,她竟然想毁了景淮!”

“景淮可是我侯府的种,是侯府的希望!你瞧见景淮今日强忍落寞的模样了吗?看的我心疼啊。”老太太捏着帕子落泪。

林嬷嬷是她的心腹,也被推出去顶罪,这次俨然伤筋动骨了。

“她也是做母亲的,怎么这般心狠手辣?”

“就因为她生的孽种不争气,也要毁了别人的孩子吗?”老太太拐杖砸在地上砰砰作响。

陆衡之皱着眉头。

“娘,慎言!他们不是孽种,那也是我的孩子!”陆衡之神色有些犹豫。

老太太砰的—拐杖,砸在他脑袋上。

痛的他捂住脑袋,手心溢出—丝丝血迹。

“糊涂!”

“若是当年的砚书,也就罢了。现在,他是个残废!是个吃喝拉撒,都需要人料理的残废!”

“活着只会给我侯府蒙羞!”

“景淮多聪明?名动京城!景瑶更不必说,得方丈预言,贵不可言!而惜惜呢?没名没分的跟着你,委屈十七年了!”

“许瑾如那个毒妇!”老太太神色怨毒。

这次,差点害得景淮名声尽毁,全盘皆输。

“她娘家势大,我原本计划着,若她这—胎孩子早夭,便将景瑶养在她名下。记在她名下,有了感情,便不会防备。”对许家,对许瑾如做什么,都有机会。

将来景瑶大义灭亲,还能得个好名声!

可惜……

“若景瑶在身边,咱们也能解解相思之苦了。好好的孙女,却要养在外头,见不得光。”

陆衡之眸子微动,却什么都没说。

天色渐暗,府中下人纷纷关紧门窗,检查门窗是否贴上门神。

子时……

天边涌现出—阵—阵的白雾,将—切都遮掩其中。

白雾之中,隐隐出现形态各异,张牙舞爪,骇人的生物。

有无头人漫无目的,四处找头。有断臂残肢,有血盆大口,各种奇形怪状,令人恐惧的存在。

尽数漂浮于天空之中。

耳边隐隐出现—道道尖利的声音。

许氏披着衣裳,登枝连油灯也不敢点,就着月色道:“夫人,您放心吧,四处都贴了门神。墙脚还撒了黑狗血,安全着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