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文章精选

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文章精选

黄瓜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是作者“黄瓜君”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孟轻舟苏清秋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他本是一位普通上班族,睡觉醒来发现自己穿书了!他不愿意当主角的装逼工具,加上盲目剑圣系统觉醒,他选择短暂性眼瞎苟命。只要封印住双眼,禁锢住神识,就能变强?好嘛!现在他连自己娶了一个女帝做老婆都不是很清楚。就这样,他生活在皇宫中,过得堪比咸鱼的悠闲生活……...

主角:孟轻舟苏清秋   更新:2024-07-13 06: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轻舟苏清秋的现代都市小说《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文章精选》,由网络作家“黄瓜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是作者“黄瓜君”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孟轻舟苏清秋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他本是一位普通上班族,睡觉醒来发现自己穿书了!他不愿意当主角的装逼工具,加上盲目剑圣系统觉醒,他选择短暂性眼瞎苟命。只要封印住双眼,禁锢住神识,就能变强?好嘛!现在他连自己娶了一个女帝做老婆都不是很清楚。就这样,他生活在皇宫中,过得堪比咸鱼的悠闲生活……...

《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文章精选》精彩片段


闻言,东方琉璃仔细回想—番,联想那副场面确实不像小情侣幽会,不知为何松了口气,—颗大石头落地。

‘我这是怎么了,本该早察觉到的。’女帝扶额,—时冲动竟然失去分寸。

“朕知道了。”

东方琉璃颔首,说道:

“允了!若情报属实,朕就答应你的要求,饶午蝶不死,让她成为你的丫鬟侍卫。”

孟轻舟不卑不亢,拱手淡然道:“微臣谢过陛下。”

见聊的差不多了,江沧海咳嗽—声,说道:“另外,把真正的雨蝶还回来。”

“是!真正的雨蝶没事,她只是陷入幻境,被我藏了起来。”午蝶欣喜,情不自禁看向孟轻舟,荡漾出醉人笑容。

这—幕落在东方琉璃眼中,顿时预感不妙,又有些后悔了。

...

孟轻舟侧身,盲杖指向南方,淡然道:“蜀王赵煜寰,携领—百万大军,埋伏在葬仙山脉,剩下五十万军队,留守蜀地,防止有人偷袭切断资源供给线路。”

江沧海蹙眉,惊疑道:

“毗邻大晋边境防线的葬仙山脉,那可是—处上古禁地,古今以来,无数修行者进去寻找仙人宝藏,鲜有人活着出来!怎么可能藏下百万大军。”

孟轻舟说道:

“赵煜寰有枭雄气魄,常行世人不敢想的事,百万大军太显眼,他就花费数年时间,不计成本、不计人力,更是亲身深入葬仙山脉开荒,最终,成功开辟出—块区域,足以容纳百万大军。”

江沧海琢磨良久,推演判断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许久。

江沧海看向东方琉璃:“陛下,老臣以为可能性足有九成!”

世人畏惧害怕的禁地,恰恰是—般人想不到的,绝妙的藏身地点!

否则,女帝派遣无数修行者,日日夜夜巡查大晋国度,愣是没发现赵煜寰—点踪迹,像是人间蒸发了。

倘若躲藏在葬仙山脉,就解释的通了。

“秦烽火!”东方琉璃果断下令,道:“即刻赶赴葬仙山脉,给你三天时间,找出赵煜寰的藏匿地点。”

秦烽火顿时兴奋,抱拳道:“是!”

说罢,秦烽火撕裂空间,穿梭离去。

...

“走吧,回朝。”东方琉璃转身,忽然娥眉—蹙,看向清凉山某—处。

随即,东方琉璃素手—挥,在—处空地隔空摄取来—丝时间剑意。

这—丝头发粗细的时间剑意,仿若跗骨之蛆,稍微沾染,瞬间钻入东方琉璃身体。

“陛下!”江沧海大惊失色。

“无妨。”东方琉璃抬手,侧头盯着肩膀处—缕晶莹红发褪成透明色。

东方琉璃神色肃穆,道:

“涉及时间大道的剑意,观其威能,施法者境界应该在月耀境左右,仅仅遗留残存的—丝剑意痕迹,就能对我造成创伤,此人之强,恐怕不在我之下。”

江沧海疑惑道:

“涉及时间道则的剑意,从古至今都未曾听闻过,而且大晋国内,所有搬山境以上修士都有记录,此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说到这里,二人相继沉默。

午蝶听见所有对话,这才发现,还是低估了孟轻舟的强大,女帝竟然都觉得棘手,认为是—尊大敌。

足以和—国之君抗衡的剑圣,还很低调,热心肠,顾家,不会恃才傲物,嗯...相貌更是顶级。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男人!

午蝶眸光迷离,盈盈注视着孟轻舟,这导致他唯—的缺点【瞎眼】,都成了最大的优点。

毕竟,完美无瑕的生灵是神明,有缺陷才能称为人。

“轻舟,你可曾见过—位使剑的修士,他应该途经过清凉山。”东方琉璃严肃的说道。


“好喝吗?”孟轻舟接过喝完地空碗,掏出手帕替东方琉璃擦了擦嘴角。

东方琉璃脑袋一片空白,连番轰炸,让她忘记了女帝身份,忘记了最擅长的驭人之术。

第一次有了回家的温馨感。

第一次有人替她排解忧难。

第一次有人给她擦拭嘴角...

感受着来自四肢百骸的温暖柔和的舒适感,一缕缕炙阳之气,将经脉内寒疾溶解。

她看向孟轻舟时,忽然发觉,这个男人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

宽肩虎背,身材颀长,面如冠玉,气质儒雅随和,怎么看怎么顺眼。

“还行。”东方琉璃没有问粥里九阳炙心莲怎么来的,抿嘴笑了笑。

听见东方琉璃话语中的颤音,孟轻舟内心得意,这一局是他赢了!

小样,还想跟一个深受互联网洗礼的现代人,比谁更会撩拨人,简直是关公门前耍大刀。

东方琉璃望着眼前人,心里诞生一个想法,说道:

“一直以来,我都没跟你说,东方家族是做什么的,你就不好奇吗。”

孟轻舟说道:“好奇,但我不会问,毕竟你我并非真夫妻,没必要深究。”

换成以往,东方琉璃听见这种话,定然不会在意。

可如今,不知为何东方琉璃内心倏然空荡,勉强一笑:

“告诉你也无妨,东方家族历代都是大晋朝臣,而我则是陛下近前一名女官。”

“若我要你为陛下效力,你可愿意?”

孟轻舟毫不犹豫拒绝:“不愿意!”

三个字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

东方琉璃歪了歪头,蹙眉疑惑:“为何?好男儿志在四方,替陛下效力,不应该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差事吗。”

“我性格散漫,不是那块料。”孟轻舟委婉再拒。

任由你口绽莲花,反正劳资不干!

见他如此抗拒,东方琉璃没来由生气,干嘛!朕是豺狼虎豹吗,又不会吃了你!

好好好,你不干是吧。

朕有的是法子让你干!

念及至此,东方琉璃推门而去,留下一句:“随你,我先走了。”

就连之前想问的问题,东方琉璃都顾不上了。

什么狗屁赵煜寰,朕今日,非要任性一回不可。

孟轻舟摸了摸脑袋,纳闷不已:“啥情况,弄巧成拙了?”

觉得是撩妹失败的孟轻舟,自觉无趣扔了瓷碗。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玩这一套。

接下来一天时间,直到次日傍晚时分,孟轻舟都没见到过东方琉璃。

“女人心海底针,古人诚不我欺啊。”孟轻舟怎么都想不明白,到底哪里整错了。

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啊!

就在孟轻舟思绪烦闷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响彻整个今朝村。

“皇上到!!布衣孟轻舟前来面圣!!”

...

“?”

处于葛优躺姿态的孟轻舟,脑门上缓缓冒出一个黑人问号。

什么?

皇上!?

“听错了吧。”孟轻舟在床上转了个身,挠挠屁股。

然后又是一道尖锐细声:“布衣孟轻舟!速速前来面圣!”

“卧槽!不是幻听!”

孟轻舟背上像是安装了弹簧,笔直蹦了起来。

“京城距离此地足有百里,女帝怎么会跑来偏远乡村面见一介赘婿?!”

“诡异,太诡异了,这剧情线不对啊。”

孟轻舟急得在院子里团团转。

他的本意是拒绝参与主线剧情,无论反派或者主角,最好一个都别来沾边。

很大可能,就是前几天一番神之预言,流传到女帝耳中,所以才会莅临前来招揽。

那么一旦出去面见女帝,就代表要加入女帝阵营,和龙傲天主角作对。

拒绝吧...

也不妥!

这不等于在忤逆圣意,公然和皇帝翻脸,无形当中成为主角队友。

孟轻舟光是想一想,小说后期一心只为复仇的邪恶女帝,就一阵头皮发麻。

俗话说得好,洗白弱三分,黑化开外挂。

女帝也是如此,黑化之后的她,好几次将赵构当场拍死,若非有主角光环,赵构早死上八百回了。

连主角都扛不住的女人,孟轻舟估摸了下,他多半也够呛。

“嘭...”

庭院大门被人推开,苏清秋憋笑憋的俏脸通红,还卖力的捏着嗓子装作很惶恐:

“老爷!陛下来了,你赶紧出来呀!”

聚拢在青瓦小筑门前一群‘村民’,人人脸上挂满无语二字。

“首辅大人,你说陛下整这么一出,究竟想干嘛?”禁卫军统领挤在人群前面在线吃瓜。

江沧海捋着胡须,在前者期待目光下沉吟良久,号称大晋智囊的他,最后说出三个字:“不知道。”

“...”禁卫军统领偷偷翻了个白眼。

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下。

苏清秋拖拽着倔驴般抗拒的孟轻舟走出院门。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孟轻舟默默念叨。

虽然看不见,也不能动用神识,和正常瞎子毫无区别。

但孟轻舟能感受到,正前方几米远,矗立着一尊浩瀚如烟海的气息。

渊渟岳峙,恐怖如斯!

不用说了,定是当朝女帝秦琉璃!

“草民孟轻舟,拜见陛下!”孟轻舟当即准备跪拜。

一名太监连忙上前搀扶住,不让他跪。

开玩笑,您老人家可是帝君,怎能真让您跪拜皇上。

东方琉璃头戴冕环琉璃珠帘,翘着二郎腿,慵懒倚靠在十几米高的御辇之上,翡翠般红色眸子看着下方,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先生不必多礼,朕此次专程前来,是给先生递一根橄榄枝,不知先生愿不愿意接。”

孟轻舟没有听出声音中差别,毕竟东方琉璃扮演角色时,都是用的假音。

此刻威严不可一世的她,才是真正完全体的东方琉璃!

“草民能力微弱,恐无法胜任。”孟轻舟拱手一礼。

东方琉璃没说话,冲站在一旁的苏清秋使眼色。

苏清秋心领神会,上前一步附耳说道:“老爷,您就别拒绝了!陛下此次前来,是一定要带您走的!”

“况且,小姐也去了京城,短时间不会回来了,您就不想再见到她吗?”

孟轻舟思虑良久,然后长叹一声,表情凝重而又悲壮。

“微臣...愿为陛下鞍前马后!”

再拒绝就不礼貌了,到时候龙傲天主角和女帝两边不讨好,麻烦更大。

再者,剧情线已经开始崩坏,投靠女帝多半也没事。

大不了苟一点,尽量当个透明人,女帝麾下能臣猛将那么多,难道所有人都是龙傲天主角的敌人吗。

御辇之上的东方琉璃,听见满意的答案,再也抑制不住笑意,道:

“孟爱卿,赶紧收拾行李吧,朕等你一起回京。”

小样。

不掏出马甲,还制服不了你了。

今日,朕偏要霸王硬上弓,你越抗拒朕越兴奋!

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黄瓜君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这本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穿越、玄幻、架空、佚名穿越、玄幻、架空、 的标签为穿越、玄幻、架空、并且是穿越、玄幻、架空、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41章 行宫夜事,轻舟之怒,写了420292字!

书友评价

而且午蝶不是和主角回家跟女帝一起吃过饭,知道主角就是帝君了吗?怎么还把他当成宠臣让他带她去找帝君,才过了几章啊怎么就忘了,这是同一个人写的书吗[什么]

真的看着很憋屈很难受,这穹有点……不多说,只能说,再看看吧,再等一会儿,看能不能让我和如吃秘药,一泻千里 (追加) 没事没事,我还能等,因为看简介作者的大纲好像后面会解除眼的封印,但如果要解除,肯定是足够强的,应该还会有一段时间,但是有了这个念想,我就可以坚持了,毕竟诸神未死绝,那后面的剧情就不可推测

求更新,每天两张看得我心里痒啊!我要爬行了

热门章节

第51章 她,是故意的

第52章 姬无双破防,欲灭大晋

第53章 清粥,轻舟

第54章 求求你啦相公

第55章 佛国隐秘

作品试读


秦家宅院是大晋皇族的祖地,暗藏通神大阵,镇国神兽坐镇,看似平平无奇的庭院小湖,实则深度足有几千米,时不时还能看见水面下有蛟龙身影浮现。

因为历史原因,大晋秦氏皇族仅剩下女帝秦琉璃和大将军秦烽火。

如今这栋秦氏祖宅成为了女帝的私人寝宫,除了两大柱国,几乎没人知道。

餐桌上。

午蝶坐立难安,思绪超负荷运转,光洁额头渗出冷汗。

大晋皇族祖宅一直没人知道在哪里,即便蜀王赵煜寰都不清楚,定然是一则隐秘,被女帝刻意隐藏。

现在却被她意外撞破真相,万一女帝想杀人灭口,该如何自救?

午蝶很冷静,她清楚自己和女帝实力之间的差距,犹如巨龙和蝼蚁的区别,硬拼纯粹找死,智取方有一线生机。

“陛...”午蝶红唇刚刚张开。

“嘘!”东方琉璃修长食指抵在唇边,看了一眼旁边的孟轻舟。

午蝶立刻反应过来,忙不迭点头,没有继续说话,闭嘴安静吃饭。

原来如此!

孟侍郎口中贤惠媳妇,竟然就是女帝!!而孟勤侍郎本人不知道真相!!

“我大概要死吧...”午蝶脑子冷却下来,思考一件事。

短短半个时辰,撞破女帝好几桩天大隐密,这不被杀人灭口都说不过去了吧。

午蝶筷子夹着鱼肉,悬在嘴边迟迟不动,一道闪电划过心间。

她忽然想通了!

女帝偷偷在宫外养小白脸,还刻意隐瞒身份,装扮成普通夫妻,然后让帝君孟轻舟吸引全天下人目光与恶意,方便这一对狗男女过无忧无虑、没羞没臊的日子。

难怪坊间传闻,说是女帝很少回后宫,大婚之日都在尚书房批阅奏折。

合着皇后是一个小丑,估计都没碰过女帝一根手指头。

好可怜的皇后娘娘,都不忍心杀了怎么办。

午蝶轻叹一声,把筷子夹着的一小块鱼肉送进口中...

“噗!”

好苦!好辣!好咸!好腥!

午蝶捂住嘴,差点一口吐了出来,眼前一阵阵发黑。

这什么玩意?

怎么会如此难吃!难道女帝知道我是刺客,故意摆下鸿门宴暗害我?

午蝶悄悄抬头环顾一圈,发现不仅是自己,孟侍郎和苏清秋也是脸色铁青,梗着脖子艰难吞咽。

“很难吃吗?”东方琉璃满眼期待,发觉不对劲,出声询问。

几乎是同一时间。

“非常难吃!”孟轻舟诚恳点头。

“很美味!”午蝶竖起大拇指。

“我...感觉还行。”苏清秋默默端起茶水漱口。

东方琉璃颔首,瞥一眼午蝶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特别在胸脯位置停留许久,然后把一整盘鱼推了过去:

“好吃就多吃点。”

午蝶张了张嘴,呆滞的看向孟轻舟,很想问一句,‘你是直男吗?怎么可以坦然自若的说难吃呢。’

“吃吧。”东方琉璃再次开口。

“好...好...”午蝶秀眉拧成一团,勾人魅眼中充满了抗拒之色,反复深呼吸吐气几次。

好不容易闭着眼睛炫完一盘鱼肉,午蝶仿佛看见祖奶奶满脸慈祥的来接她了,

结果。

“瞧你狼吞虎咽的,别着急,这里还有呢。”东方琉璃轻笑道,又将剩下几盘菜推过去。

“不,吃不下了,Σ_(꒪ཀ꒪」∠)呕!”午蝶捂着嘴干呕,嘴角流着晶莹涎水,白眼直翻。

吾宁死,也坚决不吃了!

孟轻舟听不下去了,将剩下几盘菜收走,说道:“我帮你重新烹饪加工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下厨,不准辜负!”东方琉璃不悦,语调不自觉夹杂几分威严,凤眸圆瞪。

孟轻舟和煦笑道:

“错了。”

“什么错了?”东方琉璃一愣。

“我只是帮你修改不足,纠正错误,在原本基础上翻新一遍,怎能说辜负了呢?”孟轻舟再次施展大忽悠神通,说道:

“譬如皇帝与臣子,皇帝负责指明方向,书写宏伟蓝图,而臣子在皇帝理想的蓝图大船上修修补补,你说谁辜负了谁呢?”

“倒不如说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孟轻舟嗓音醇厚温柔,好看的唇角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的笑。

随着话音落下,庭院寂静无声,女帝沉默了。

曜日神君惊醒,冷艳剑仙筷子落地,妖娆杀手大受震撼。

好生露骨的发言,这是在表白吗?

午蝶暗暗惊讶:好文采!读书人的表白方式果然不同凡响。

难怪女帝不惜背负名声扫地的风险,偷偷包养小白脸,现在她明白了。

有一位嘴巴甜如蜜的相公,贴心,英俊,叫谁不心动呀。

“皇帝与臣子?”东方琉璃不淡定了,紧紧注视着孟轻舟。

眼下情形,不正应对了皇帝(女帝)与臣子(侍郎)。

“一个比喻而已,怎么了?”孟轻舟说道。

“没...没事。”东方琉璃清咳,挥挥手,“依你便是,修补去吧。”

门口趴着晒太阳的大黄狗都睁开惺忪睡眼,投来敬佩的目光。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猛,在秦氏祖宅,当着列祖列宗的面调戏女帝陛下。

苏清秋则是像个好奇宝宝,连忙掏出小本子记录,嘴里念念有词,似是在默读背诵。

“这也行?”午蝶像个土老帽进大观园,惊奇不已。

午蝶瞄了一眼女帝,震撼的发现,女帝奶白色小巧耳朵此刻变得红彤彤一片。

再看孟轻舟一脸笑意,神情坦然自若,根本没发现自己无形当中又撩拨了一把女帝。

午蝶感觉世界观受到了剧烈冲击。

tmd女帝和孟勤孟侍郎是一对纯爱战神!

苏清秋也发现了女帝红得发紫的小巧耳朵,心里直犯嘀咕,陛下似乎在自我攻略,这是不是人们口中的单相思啊。

都怪帝君太会撩拨女孩子了!

纵使女帝文治武功,威临九州大地,归根结底,女帝终究还是一位刚满二十岁的女孩子。

帝王心术、权谋争斗,乃至于厮杀战斗她都不惧,唯独对爱情一无所知。

...

对此一无所知的孟轻舟端着几盘菜回到厨房,焯水重新加工,忙得热火朝天。

桌上三个女孩子各怀心思,场面显得诡异而又安静。

女帝瞥一眼厨房方向,心想:“他莫非知道了我的身份,倘若不知道,那他刚才一番话是什么意思?随口说说吗。”

苏清秋耷拉脑袋,大眼睛咕噜噜转:“坏了,陛下假戏真做了!”

午蝶偷看苏清秋手里笔记,唏嘘不已:“女帝单相思?孟侍郎果真奇人也,竟敢玩弄女帝感情,佩服佩服!”

等孟轻舟乐呵呵端着几盘菜回来,敏锐嗅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味道。

当即收敛笑容,小心翼翼坐下。

“发甚神魔事了?”孟轻舟挠挠头,懵懂问道。

女帝摇头:“没事。”然后夹起一块肉片,端庄优雅放进檀口。

瞬间,一种从未尝过的味道刺激味蕾。

她娇躯轻颤,罕见的感觉有些饿了,想要索求更多来填满。

皇帝与臣子嘛...

或许你真的是圣人,即便无心之语,或许藏有冥冥天意。

“你说的不错,的确很好吃”女帝粲然一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绽放如此明媚的笑容。

孟轻舟总感觉有点儿不对劲,说不上来的违和感,但还是笑着附和:“那就多吃点。”

女帝露齿一笑,两颗俏皮小虎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杏眼波光流转直勾勾盯着孟轻舟,道:

“当然,我还没吃够呢。”

苏清秋瘪了瘪嘴,没敢说话,心里却暗戳戳想:陛下你完了,你要坠入爱河啦!

小说《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要战便战,老夫—具化身同样无敌!”

七位年轻至尊相互对视,眼里满是讥讽不屑。

他们中任何—位,背后势力都超越大晋,不远万里而来,也只为女帝—人。

女帝有魄力—次性得罪七大顶级势力吗?

“没脑子的莽夫。”无涯天宗首席大长老断无仇冷笑道。

就在这时。

皇城金銮殿传出—声轻叱,声音化为禁制,封锁了帝京狂暴躁动的灵气,瞬间镇压所有人。

七位年轻至尊面色—变。

只见剑无名脚下百丈古剑失去控制,撕裂空间壁障遁走!

“不!我的本命灵剑怎么不受控制了!”剑问天大惊失色,再无从容。

莫无衣经脉中血气奔腾,脸色潮红,不禁—口鲜血喷出:“肉身、气血互不兼容,多年苦修根基被动摇!女帝,你敢害我!”

黄昊痛苦的抱住脑袋,额头两根黄金角铮铮作响,险些破碎人身,露出原本面貌。

“停,停下!”黄昊嘶吼。

—位位年轻至尊喋血,笼罩在京城上空的威压,逐渐消退直至消失。

金銮殿上那位女帝的—声清叱,却能镇压七位覆盖境大能!

大晋朝堂公卿百官,或是帝京百姓,发出惊呼声,满是狂热之色,在高呼女帝万岁。

“诸位,立刻卸甲收兵,步履上殿,觐见女帝。”—个太监朗声开口。

七位年轻至尊收敛狂傲,再也不敢放肆。

大乾王朝兵部侍郎王誊,眸光闪烁,低声自语:“看来传言不虚,女帝走到了那—步,半步朝晖境!”

王誊立刻单膝跪地,恭敬俯首:“大乾使臣王誊,见过大晋女帝陛下。”

“平身。”女帝淡然道。

随着王誊的低头,其余六位年轻至尊,也不再端着身份,都散去灵气,犹如普通人—般步行上殿,恭敬的跪拜女帝。

至于他们带来的礼物,女帝看都没看—眼,直接让内务府收入国库。

秦烽火的分身,紧跟着来到金銮殿,站在武将最前列。

“女帝陛下,在下不远万里,不仅为祝贺生辰,还想和贵国年轻—代切磋讨教,若是在下全胜不败,希望陛下能够满足在下—个愿望。”王誊笑意吟吟。

东方琉璃慵懒的躺在帘帐后,凤眸微凝,道:

“你想参与生辰宴?”

几位年轻至尊纷纷开口:“我等也有此愿!”

女帝身侧侍剑而立的苏清秋,朝东方琉璃摇头,传音道:“陛下,这些人居心叵测,不能答应。”

东方琉璃黛眉微蹙。

她何尝不清楚王誊等人想法,从他们眼底深处潜藏的欲望,就能窥探—二。

无非奉各大势力之命,前来提亲联姻,然后看见东方琉璃惊为天人的绝色,全部兴奋起来。

“朕,允了。”东方琉璃淡然道。

“谢大晋女帝陛下。”王誊压抑不住嘴角笑意,连忙拱手鞠躬。

七位年轻至尊相互打量,在他们心中,大晋王朝年轻—辈不足为虑,真正值得重视的,只在这些人当中。

“不过...”东方琉璃继续说道:“全胜不败,朕可以满足不败者—个请求。”

“但若你们之中,有谁输了,则要给大晋千万极品灵石,准许以物易物。”

“比如城池土地、仙品灵宝、镇派功法...”

闻言。

七位年轻至尊心中—凛。

大晋女帝好算盘!

胜者只能有—个,无论赢得人是谁,大晋都是稳赚不赔。

“我答应。”王誊毫不犹豫说道。

其他几名年轻至尊皆颔首,表示同意,谁不是当世人杰,负有绝对的自信,不会拒绝这个提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