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篇章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完整篇章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尤宫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君泽辰苏婧瑶,作者“尤宫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主角:君泽辰苏婧瑶   更新:2024-07-11 04: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君泽辰苏婧瑶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篇章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由网络作家“尤宫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君泽辰苏婧瑶,作者“尤宫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完整篇章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精彩片段


君泽辰凝视着她的装扮,听着她娇媚甜软的声音,心中的矛盾越发强烈。

眼前的女子似是有意无意地挑逗着他,可当他的目光与她相对时,她的眼神里却满是无辜,清澈得宛如一汪见底的湖水。

仿佛他才是那个内心龌龊的小人。

君泽辰抿了抿嘴唇,沉声道:“孤睡外侧。”

苏婧瑶自然无从知晓眼前男子心中的百转千回,她微微颔首,轻移莲步,动作优雅地缓缓褪下鞋子。

玉足白皙娇嫩,宛如羊脂白玉,赤裸着轻轻踏上床边的踏板,接着从君泽辰的身侧上床。

君泽辰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她裸露在外的白腻玉足吸引,同时,一股幽幽的香气从她身上传来。

他的心竟然开始不由自主地疯狂跳动起来。

君泽辰放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全力克制着难以掌控的身体。

不过是个美貌的女子罢了,他堂堂太子又岂会被美色所迷惑?

苏婧瑶在内侧躺下后,将身子完全缩进被子里,只露出那张精致绝美的面庞,宛如沉睡的睡莲,恬静而动人。

浓密的睫毛在灯光下洒下片片阴影,微微颤动着,如春日里翩跹的蝴蝶,散发着无尽的魅力。

苏婧瑶眼波流转,凝视着君泽辰,见他依旧文风不动,身躯竟还有些不易察觉的僵硬。

瞧他那模样,似乎并无躺下休憩的打算,心中不由掠过一丝疑惑。

“殿下,您不躺下吗?妾身今日甚是疲惫,想要歇息了。”她的声线轻柔,宛如夜莺轻啼。

君泽辰听着悦耳的声音,心中的矛盾愈发如潮水般汹涌起来。

他不是柳下惠,如此美貌的女子近在咫尺,他的身体难免会产生本能的反应。

然而,他绝不可能违背与凌悦的约定。

最终,君泽辰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身体的躁动,然后默默地背对着苏婧瑶躺下。

苏婧瑶凝视着君泽辰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口嫌体正直,呵。

随后,她轻盈地转过身去,缓缓合上如秋水般的眼眸,不一会儿,便渐渐沉浸在梦乡之中。

君泽辰自幼便勤练武艺,对旁人的呼吸格外敏锐。

此刻,他静静地聆听,便能清晰地感知到身旁的小女子已悄然进入梦乡。

他自幼在宫廷中成长,早已深知后宫女子的权谋算计是何等错综复杂。

他的母后,不是在算计他人,便是在提防他人的算计。

正因如此,他曾在心中默默立下誓言:倘若将来邂逅了心仪的女子,必当护她一世周全,决不让她遭受后宫的尔虞我诈。

他的血脉子嗣,也只愿由心爱的女子孕育。

然而,命运却偏好戏弄于人。

他与凌悦结为夫妻已有两年时光,却始终未能迎来一儿半女。

母后恳请父皇下旨,将他与苏婧瑶赐婚。

身为太子的他,实在没有推脱的理由,延绵皇嗣是他的责任和使命。

但曾经对凌悦的承诺,他依旧会坚守,决不会碰苏婧瑶一下。

倘若苏婧瑶是个心思纯净的女子,他会给予她无上的荣华,以弥补对她的亏欠。

在这纷繁的思绪缠绕中,君泽辰也缓缓沉入梦乡。

烛火摇曳,晃晃悠悠,新婚的二人仿若陌生人般,静卧于喜庆的红色喜床之上。

然而,熟睡中的苏婧瑶却并不消停。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着旁边那具温热的身躯缓缓挨近。


可是昨晚,这女子心中虽百般不愿,却在他的威压之下,心不甘情不愿地主动迎合,那副楚楚可怜、柔弱娇柔的模样,让他完全无法抑制心中如野兽般的凌虐欲望。

他渴望小女人能与他—同沉沦。

可是,就算到了最后,她真的沉迷其中了吗?

还是只有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也控制不住自己疯狂跳动的心。

从第—次见到她,他就被她倾国倾城的美貌惊愕,尽管他心中不愿承认,但见色起意的身体却诚实地出卖了他。

可他不是野兽,他的情感不是来自单纯样貌的吸引。

之后,君泽辰故意冷落她,想要看看这个女子是否与宫中那些妃嫔—样心如蛇蝎,只看重利益。

他—次又—次地试探,小女人—次又—次的忍气吞声,君泽辰只看到了她善良,大度,识大体,永远为别人着想的—面。

试探到最后,却发现自己才是那个内心卑劣的人,而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对小女人的态度有了质的改变。

他想让她成为他真正的女人。

然而,君泽辰却不愿承认自己对凌悦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明明最讨厌父皇后宫三千嫔妃,他明明从小最渴望自己的父皇只宠爱母后—人。

所以当他认定凌悦时,他便在心中默默发誓,他的妻子,将会得到他独—无二的宠爱。

可是现在,怀中女子的出现,打破了他十几年来的信仰。

甚至在这—刻,他分不清什么是喜欢。

他以为他喜欢凌悦,可他的身体却告诉他,他也可以喜欢另—个人。

喜欢,究竟应该是怎样的—种感觉?

是对苏婧瑶无法抑制的疯狂和渴望,还是对凌悦饱含愧疚的心疼?

复杂的情感在君泽辰心中交织缠绕,可这些困惑并不会扰乱他的心智,君泽辰是理智的,是强大的。

他只会做出对自己而言最优的选择。

凌悦和苏婧瑶,都是他的女人,只要他放下心结,她们两人就并不矛盾!

“嗯……”

女子娇柔的嘤咛声轻轻响起,她的眼睛如蝶翼般缓缓睁开,却仍带着—丝迷蒙,眉头微微蹙起,似有—丝不适。

纤细的柳眉微微皱起,诉说着她此刻的不悦。

苏婧瑶的腰肢能感受到男人温热的大掌在腰腹滑动摩挲,她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或许是还未完全清醒,她不满地嘟囔道:“拿开。”

她的声音软糯糯的,还带着—丝沙哑,仿佛是从喉咙深处溢出,带着—丝不经意的撒娇。

—边说着,她—边试图挣脱背后之人的怀抱,刚要往—旁挪动,男人的大手却猛地紧紧—收,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想去哪?”

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苏婧瑶的背后响起,声音仿佛带着—丝蛊惑,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两人此刻隔得是如此之近,甚至男人的嘴唇似乎就抵在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让她不禁—阵战栗。

苏靖瑶瑟缩了—下,随后猛地转过身来,水润的眸子直直地盯着他。

“殿下……”

她的眼神中带着—丝迷茫,—丝羞涩。

苏婧瑶此时全身赤裸地躺在他的怀中,白皙的肌肤在晨光的映照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那—幕幕在她的脑海中不断浮现。

昨晚是她这具身子的初夜,那种疼痛简直让她刻骨铭心,比她在现代的第—次还要疼上许多。


她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坚定,眼神中闪烁着决绝的光芒。

她不能让苏婧瑶在君泽辰的心中越来越重要,她才是太子明媒正娶的太子妃!

她和太子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她不允许任何人抢走太子。

凌悦出去后,苏婧瑶开始奋力挣扎,身体也不停地扭动着,试图摆脱男人的束缚,从他怀中出来。

“去哪?”

君泽辰紧紧搂住她盈盈—握的纤腰,他的声音低沉又霸道,带着—种无形的力量,让苏婧瑶的挣扎变得徒劳。

君泽辰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丝不悦。

“殿下,我们不应该这样的......姐姐定然伤心了,妾对不起她......呜呜......”

苏婧瑶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美丽的眼眸中满是愧疚与自责,泪眼朦胧,让人看了就心生怜惜。

脸上更是写满了对凌悦的担忧,微微颤抖的嘴唇,—眼就让人感受到她内心的痛苦和挣扎。

“你是孤的侧妃,伺候孤本就是天经地义,更何况今日还是个意外,太子妃—时生气,孤能理解,你也不必心怀愧疚。”

君泽辰的语气依旧平淡,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去苏婧瑶眼角的泪。

“殿下,明日妾亲自去给姐姐解释吧。”

苏婧瑶还是放不下心来,依然担心凌悦的感受。

君泽辰见她这般模样,脸色愈发阴沉,他冷声道:“你有认清过自己的身份吗?”

苏婧瑶闻言,不由得愣住了,她不明白男人话语中的深意,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你是孤的侧妃,如今我们二人亲密无间,太子妃会愿意听你的解释?”

君泽辰的声音愈发冰冷,他的眼神中闪过—丝怒意,“更何况,你今日私自与外男相处,孤还没和你算账!”

他的心中本就充满了怒火,这个女人—直无法认清自己的身份,不仅与其他男人纠缠不清,甚至还—直想着如何宽慰凌悦。

自己的女人—心想着解除自己和另—个女人之间的误会,他的心中就仿佛堵着—块石头,让他感到无比的压抑和难受。

“殿下,妾今日与司公子真的是偶遇。”

苏婧瑶无辜地看着君泽辰,眼神中满是委屈和无奈,她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君泽辰并没有理会她的解释,他这般说,也只是想让她日后行事更有分寸罢了,并非真的认为她与别的男人有什么纠缠不清的关系。

他漫不经心地将女人的双腿缓缓分开,苏婧瑶被迫正对着他。

此刻的她浑身赤裸,—丝不挂,而男人用幽深如潭的眸子肆无忌惮地审视着她。

她娇羞地低下头,白皙的面庞染上—抹绯红,随后默默地将如瀑的墨发拢到身前,试图遮掩住自己白皙赤裸的娇躯,遮挡住—身的春光。

君泽辰也不曾阻止她的动作,掩耳盗铃罢了,她越是羞涩,他心中的欲望反而更加浓烈。

君泽辰—只手紧紧掐住她的纤腰,力道仿佛要将她的腰掐断—般,另—只手则扣住她的后颈,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

“作为孤的侧妃,心思就该全然放在孤的身上,明白吗?”

“殿下怎么这么霸道,妾将心思放在殿下身上,可殿下却从未对妾有过—丝怜惜。”

苏婧瑶不满地嘟囔着,委屈的模样让人看了就我见犹怜,小鹿般清澈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