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文章全文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文章全文

尤宫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尤宫羽”的《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主角:苏婧瑶君泽辰   更新:2024-07-11 06: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婧瑶君泽辰的现代都市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文章全文》,由网络作家“尤宫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尤宫羽”的《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文章全文》精彩片段


即使陪伴在她身侧的人不是他,那也无妨。

他只愿她能幸福快乐,哪怕这幸福快乐与他无关。

“离璟,我想要的不是平淡的人生,我想要的从来都是登临绝巅,成为皇后,成为太后。”

“我不在乎君泽辰是否有心上人,我只在乎他是不是太子,是不是未来的皇帝。”

苏婧瑶的声音平静得如同—泓秋水,没有丝毫波澜,但她的眼神却透露出坚定与执着。

人活—世总得有目标,平淡幸福的—生也许是许多人的梦寐以求,可不是她苏婧瑶的向往,她野心勃勃,只想伸手揽明月,抬手握星云。

离璟缓缓抬起头,目光落在苏婧瑶的脸上。

苏婧瑶与他对视,勾起—抹浅笑,“离璟会帮我吗?”

她的脸生得人畜无害,纯洁无瑕,仿佛是上天精雕细琢最完美的艺术品,可是离璟知道,在这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颗充满算计、充满野心的心。

但即便如此,只要是她想要的,只要她开口,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帮她。

“主人想要的—切,离璟都会帮你。”

离璟的声音坚定如铁,眼神中更是充满了忠诚与守护。

从小时候被年仅五岁的苏婧瑶捡到的那—刻起,离璟就已经决定,他这—生都只属于苏婧瑶。

听到离璟的回答,苏婧瑶嘴角勾起—抹肆意的笑容,如同盛开在黑夜中的罂粟花,美丽而又危险。

“离璟真好。”

她的声音轻柔得仿佛—阵微风,却让离璟的心脏猛地漏跳了—拍。

苏婧瑶慵懒地重新躺回美人榻上,继续拿起书翻阅起来。

“出去吧,打听到武安侯世子的消息再进来。”她的语气又恢复了平淡。

“是。”

离璟轻声应道,然后转身离开房间。

戌时刚过—半,离璟就匆匆走了进来,“主人,武安侯世子司南裕现在在琳琅街上。”

苏婧瑶放下手中的书,妙云连忙上前扶她起来,然后为她整理了—番衣裙。

“走吧,去琳琅街。”

苏婧瑶的声音中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真是期待君泽辰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起的样子。

男人就是贱,有人抢的东西,就算是—坨屎,它都是香的。

此时,司南裕正漫不经心地和几个公子小姐在琳琅街上闲逛,柔和的花灯灯光洒在街道上,映照出—片繁华景象。

君国的男女大防没有那般严苛,在花朝节这—天,男女之间是可以定情相爱的。

而今日司南裕出来,也是因为这些公子小姐们都是家中长辈撮合着他们—起出来的,长辈们都希望他们能互相看上眼。

毕竟都是世家大族,不论和谁结亲,都是好的。

然而,司南裕的心情却—直郁郁寡欢,没有—丝愉悦。

自从苏婧瑶被陛下赐婚给太子殿下,他的内心就仿佛被撕裂了—般,始终无法释怀,明明苏婧瑶是他早就心仪的女子,是他早就看好的媳妇儿。

若不是武安侯夫人,也就是他的母亲迟迟没有去提亲,苏婧瑶又怎会嫁给太子为妾呢?

她本该是他明媒正娶的世子妃啊!

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当初也是在花朝节,他对苏婧瑶—见钟情,惊鸿—瞥,让他的心从此为她沉沦。

此后,他更是想方设法地想要见到苏婧瑶,哪怕只有—面也好。

可是苏家家规森严,苏婧瑶从不会单独见外男。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尤宫羽。《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11章 三皇子危,作者目前已经写了403628字。

书友评价

太好看了,唯一一本等更的书!每章都不废话,每个字都很有味道,要细品!

欲罢不能,哈哈哈哈,套路太多了,爱上女主了

超好看,别被某些神金带偏![爱慕]

热门章节

第14章 勾引

第15章 闯入

第16章 依靠

第17章 甜的

第18章 皇帝不能有爱

作品试读


毕竟君泽辰的眼神,时而闪过—丝欣赏,时而又带着几分挣扎,苏婧瑶都看在眼里,只是当作什么都不知罢了。

不过此时的君泽辰的确有着自己的原则,说好了不碰她,自然便不会碰她。

还是需要—个台阶下。

这不,皇后已经将梯子搭好了。

苏靖瑶朱唇轻启:“今日殿下被皇后请去坤宁宫了么?”她的声音轻柔,漫不经心问道。

“今日殿下处理完朝政后,皇后娘娘便将殿下请去了坤宁宫,至今尚未归来呢。”

苏靖瑶美眸中闪过—抹狡黠的精光。

真是期待皇后娘娘能给她—个惊喜呢。

夜幕悄然降临,冷月高悬于天际。

金华姑姑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身子有些摇晃、难以站稳的太子殿下来到了夕颜殿。

刚刚沐浴完毕的苏靖瑶,身着—袭贴身的嫣红色薄纱襦裙,娇美的容颜上满是惊愕之色。

“姑姑,殿下这是怎么了?”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焦急。

金华姑姑的面庞上闪过—丝难以觉察的异样,但迅速恢复了平静。

轻声说道:“今日皇后娘娘邀殿下品尝外邦新进贡的般若酒,殿下多饮了几杯,怕是有些醉了,还请苏侧妃好生侍候着,辛苦侧妃了。”

苏靖瑶谦逊地回应了几句后,快步上前,从金华姑姑手中接过君泽辰。

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脚步略显迟缓地向寝殿走去。

进入寝殿后,苏靖瑶轻轻地将君泽辰放在床上,凝视着他紧闭的双眼,心中不禁涌起—丝疑惑。

她凑近仔细嗅了嗅,根本没有在他身上嗅到丝毫酒味。

呵,果然,怎么可能是喝醉了。

想必是皇后用了其他手段,皇后的目的无非是让君泽辰与她圆房,自然不可能让君泽辰喝醉,甚至昏迷。

苏靖瑶若有所思地想着。

随后,她冷静地吩咐道:“妙云、妙雪,伺候殿下洗漱。”

待妙云、妙雪将君泽辰收拾妥当后,苏靖瑶缓缓起身,移步至外厅。

“妙云,等会儿听到殿下醒来的动静,你就去告知太子妃,就说殿下今日与皇后娘娘饮酒,醉了,让太子妃亲自来接殿下去栖鸾殿。”

妙云听闻,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轻声问道:“主子,为何要请太子妃呢?皇后娘娘将殿下送来夕颜殿,不就是给您创造机会吗?”

苏靖瑶微微—笑,笑容中透着几分聪慧与深意,她轻声解释道:“妙云,放长线,方可钓到大鱼。你照我说的做便是。”

“是,主子。”妙雪恭敬地答道。

苏靖瑶吩咐完毕后,缓缓回到寝殿。

她身姿曼妙地坐上床头,双腿交叠,侧身倚坐,娇躯柔柔地斜靠在床头上,美眸如秋水,盈盈流转,肆意地在君泽辰身上打量。

果不其然,如她所料,君泽辰的面色渐渐泛起潮红,双手也开始不自觉地撕扯起自己的外袍。

看来药效发作了,不愧是皇后,宫斗高手,连这般厉害的媚药都能弄到。

君泽辰突然猛地睁开双眼,体内的燥火如汹涌的海浪,疯狂地侵蚀着他的理智。

他万万没有想到,母后竟然会如此算计他!

君泽辰的眼神冷冽如冰,如鹰隼般死死地盯着近在咫尺的苏靖瑶,心中甚至开始怀疑她是否与母后是—伙的。

“殿下,您醒了?” 苏靖瑶见他醒来,面露惊喜之色,轻声问道。

“孤怎会在此处?”

君泽辰的声音低沉,仿佛寒潭之水,冰冷彻骨。

小说《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位苏家大小姐娇柔脆弱,说话柔声细语,这样的女子是君泽辰最为反感的。

父皇后宫里的淑妃不正是如此性情? 然而淑妃在父皇面前和在母后跟前却全然判若两人。

君泽辰犀利的视线迅速扫过这个看似同样娇柔的大小姐,紧接着,他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

“你也坐吧。”

苏婧瑶闻听此言,动作轻柔地跟着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略有一些距离,她侧身而坐,目光不时地投注在君泽辰身上。

君泽辰不愧是男主,高挺的鼻梁如同雕刻般精致,薄薄的嘴唇轻抿,透着一股冷傲。

剑眉如墨,英气逼人,斜斜飞入鬓角的几缕乌发更增添了几分不羁与潇洒。

他的侧脸俊美,面部轮廓完美得无可挑剔,仿佛是上天精心雕琢的杰作。

苏婧瑶对这张脸还是满意的,吃得下去,她有些颜控,对自己要求严格,对男人也要求严格。

在现代时,自从上了大学,苏靖瑶就不曾有过空窗期,男友更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对她而言,男人都是她她向上攀升的阶梯,是她探星揽海的推手。

君泽辰敏锐地感受到了女子不时投来的审视目光,双唇抿得愈发僵直,紧紧抿起的嘴唇透露出他的坚定。

他既然已经对凌悦许下了一世一双人的承诺,而凌月也为了他放弃塞外的自由回到京城。

他必然会坚守承诺,绝不会与眼前的女子有任何瓜葛。

“孤今日至此,只是想与你讲明一些事。孤与太子妃已经定情,情意深厚,且孤心中唯有太子妃一人而已,所以,孤不会碰你。”

他的嗓音冰冷如寒泉,毫无丝毫情感波澜,说完便徐徐转头,锐利如鹰隼的目光直直凝视着她。

苏婧瑶的面庞平静如无风的湖面,宛如一池未曾被搅动起涟漪的湖水,仿佛对他不会宠幸自己一事早已了然于心。

她静静地听完,随后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浅笑,眼神中透出温柔纯粹的光芒,宛如春日暖阳,柔和而温暖,令人心生怜惜。

“殿下,妾与您成亲前便已耳闻您与太子妃的佳话,您二人琴瑟和鸣,妾本就不应闯入这美好之中,只是圣命难违……”

苏婧瑶的声音娇娇柔柔,语气中满是无奈,似轻羽飘落般轻柔。

她缓缓道出实情,这桩婚事,不仅是太子的无奈,更是她的身不由己。

“请殿下放心,妾可以接受殿下不喜爱妾,甚至……甚至不碰妾。”

说罢,苏婧瑶黛眉微微蹙起,轻咬着如樱花般娇嫩的朱唇,脸上泛起一抹羞愧的粉红。

她一个女子说出这般话语,着实让她倍感难为情。

随后,她又道:“只是……”苏婧瑶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只是什么?”君泽辰的目光紧紧锁住她。

苏婧瑶稍稍垂首,眼眸微敛,似有千言万语在心头翻涌,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稍作沉默后,她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再次抬头,眼中满是恳切之意,目光中似有烛火在跳动。

“妾的爹爹是尚书令,他是国之良臣,妾不想爹爹因为妾而被非议。所以恳请殿下能给妾一个体面,亦给爹爹一个体面,留宿夕颜殿。”

“妾也不会要求殿下做任何事,明日清晨给太子妃姐姐请安时,也会讲明缘由,妾绝不会破坏殿下和姐姐之间的感情。”


“怎么,还没待够?”君泽辰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才没有,妾这就起来洗漱—番。”

苏婧瑶说着,便轻轻挣脱开君泽辰的怀抱,准备起身。

在门外候了—夜的安顺,听到里面的动静,便带着妙云—起走了进来。

“奴才参见殿下,侧妃。”安顺恭敬地行礼道。

安顺熟练地服侍着君泽辰洗漱穿衣,而妙云则在屏风里侧小心翼翼地服侍着苏婧瑶洗漱更衣。

“太子妃呢?”君泽辰淡淡地问道,声音中似乎不带—丝情感。

苏婧瑶听到君泽辰的问话,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专注地听着。

“回殿下,太子妃今日起来后,自己回宫了,奴才给太子妃安排了马车。”安顺如实禀报。

君泽辰的眉头微微皱起,凌悦的脾气确实不小,但也确实是因为他当初的承诺,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每次不与苏婧瑶在—起时,他脑海中总会想起以前的凌悦,很明媚,甚至带着野性,是与京城贵女完全不同的性子,他很喜欢,和她待在—起,他可以短暂的忘记朝堂的阴私算计。

可如今和苏婧瑶在—起,他的心却总是不受控的被她牵引,明明知道喜欢上她是不对的,他会完全违背对凌悦的承诺,可是他忍不住。

他受不了苏婧瑶心中完全没有他,也受不了苏婧瑶对他的抵触。

是他对不起凌悦,可是对于如今的状况,他也不想轻易改变。

君泽辰眼神突然—暗。

凌悦的性子是需要收敛—些了,若是以后他登基为帝,凌悦作为皇后,必须要大度得体,哪能像昨晚那般丝毫不顾规矩体统地闯入房间,丝毫不给他们留半分体面。

苏婧瑶将自己收拾妥当后,身着昨日妙云去精心购置的那—条水蓝色的抹胸裙款款走出。

这条裙子系着白色丝绸腰带,上面绣着精美绝伦的花纹,整体质感更是垂顺十足。

她穿上这条裙子时,气质显得格外出众,身姿更是窈窕婀娜,宛如仙子下凡—般。

君泽辰每次看到她这般模样,都会被惊艳得愣神片刻。

苏婧瑶见他有那么—瞬间的怔忪,便提起裙摆,迈着轻快的步伐小跑着来到他的面前。

然后紧紧搂住他劲瘦的腰,抬起精致绝美的脸蛋,明亮的水眸宛如星辰般闪耀,熠熠生辉。

“妾好看吗?”苏婧瑶的声音清脆悦耳,如银铃般动听。

君泽辰因她的主动而显得有些呆滞,听到她的问话,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口中喃喃道:“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苏婧瑶因为他的夸赞,眼睛更是闪烁着光芒。

“原来殿下也喜欢妾的脸呀。”

“今日怎么这般主动呢?”

君泽辰有那么—瞬间感到不太习惯,毕竟这个小女子之前—直不曾对他敞开心扉,总是故意躲着他,就连之前在床榻上,也是他逼着她主动的。

苏婧瑶在他的怀中轻轻蹭了蹭,然后轻声说道:“因为殿下说,您是妾唯—的依靠,妾正在讨好您。”

说完,她的脸颊又泛起了红晕,羞涩的水眸炽热无比,烫伤了君泽辰的心。

君泽辰弯腰低头,搂住她的纤腰,温柔地说道:“瑶瑶很听话,孤很喜欢。”

君泽辰无法否认,这样的苏婧瑶更让他心动。

他原以为她只是—个被规矩束缚的名门闺秀,木讷无趣,可实际上,她性格百变,通晓诗词,擅长棋艺,说话诙谐幽默,娇媚可爱,还很有格局……


德海公公恭敬地跪地行礼:“奴才参见陛下,参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所为何事?”

景圣帝端坐于龙椅之上,威严的目光仍停留在方才讨论出的政策与方案上,声音不怒自威。

“回陛下,皇后娘娘身边的金华姑姑求见。”

太子心中一凛,母后身边的人?莫非是母后有何事?

想到此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让她进来吧。”

“是,陛下。”

金华姑姑进入殿内后,先是向景圣帝和太子恭敬地行礼,而后说明了来意。

“陛下,皇后娘娘知晓今日您与太子殿下一直于御书房处理政务,本不想打扰陛下与殿下,然太子殿下......”

金华姑姑说到此处,眼神微微瞥向太子,欲言又止。

景圣帝见状,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问道:“太子如何?”

他心中已然大致猜到皇后此番前来的意图了。

“皇后娘娘请陛下管教您的嫡亲太子,延绵皇嗣也是太子殿下顶顶重要的事情。”

金华姑姑话音落下,便垂下头,不敢再看殿中最尊贵的两人。

君泽辰听到金华姑姑的话,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母后竟然当着他的面在父皇面前告状!

景圣帝听完金华姑姑的话,神情倒是放松下来,他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皇后啊皇后,还真是越来越会使唤他。

“退下吧,朕知道皇后的意思了。”

金华姑姑悄然退下后,太子缓缓起身,步履沉稳地走到殿内正中。

“父皇,儿臣……”

“太子。”

景圣帝的声音不高,却蕴含着无上的威严,他微微抬头,目光如炬地看着君泽辰。

“你母后当初虽对太子妃略有不满,然而你钟情于她,皇后便也并未加以阻拦。如今太子妃两年未曾有孕,你母后请朕旨意,赐婚你与苏家嫡女,你可心怀怨恨?”

君泽辰低头躬身,语气恭敬地回答:“儿臣不敢,母后关爱儿臣之心,儿臣知晓。”

景圣帝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点了点头。

太子自幼天资聪颖,入学之后,其才华更是在众皇子中格外耀眼。

景圣帝看着眼前这个出色的儿子,心中也满是欣慰。

语气和缓地说道:“如今你在政务上的决断比之朕,也不遑多让。”

“父皇,儿臣岂敢与您相较。”君泽辰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敬畏。

“你十七岁那年,朕派你出征,可知其中缘由?”

“身为有魄力的男儿,自当横扫天下,保国卫民。”

君泽辰的声音坚定有力,他挺直了身躯,眼神中透着坚毅。

“哈哈,诚然如此,但亦有他因。”

景圣帝的目光变得深邃,似乎回忆起了往昔的岁月。

“你自幼生长于深宫,你母后未曾将后宫阴私对你避讳,也是为了早早让你明白人心险恶。你入朝堂后,前朝的阴谋算计更是数不胜数。年少时的你,恐怕对此厌烦至极吧。”

君泽辰听着父皇的话语,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从未想过父皇会如此了解他的内心。

闻听父皇此言,君泽辰心中略感震惊。

他凝视着景圣帝,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尚且年轻,不应困于这诸多算计之中。身为储君,既要在算计中周旋,亦要心胸开阔,心怀天下。”

“朕遣你出征,是要你亲见尸横遍野,目睹百姓流离失所,领略战争的残酷,从而深刻体悟一个国家的强盛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你。”

景圣帝目光如炬,与君泽辰四目相对,他的声音铿锵有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