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

高质量小说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

初点点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精品霸道总裁《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颜楚筠景寒之,是作者大神“初点点”出品的,简介如下:。众人还以为是颜心,不成想却是周嫂。周嫂是老太太的心腹,十几岁就在老太太身边服侍,现在又养着欢儿。“……老太太,这么深更半夜的,您别生气了。”周嫂扶住她的手,“欢儿乱跑,四少奶奶送了她回去,您快去看看。”老太太冷静了几分:“这是怎么回事?”“先把梨雪、看到死猫的婆子、报信的婆子都关起来,明早再审。”周嫂道。......

主角:颜楚筠景寒之   更新:2024-07-11 04: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楚筠景寒之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由网络作家“初点点”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品霸道总裁《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颜楚筠景寒之,是作者大神“初点点”出品的,简介如下:。众人还以为是颜心,不成想却是周嫂。周嫂是老太太的心腹,十几岁就在老太太身边服侍,现在又养着欢儿。“……老太太,这么深更半夜的,您别生气了。”周嫂扶住她的手,“欢儿乱跑,四少奶奶送了她回去,您快去看看。”老太太冷静了几分:“这是怎么回事?”“先把梨雪、看到死猫的婆子、报信的婆子都关起来,明早再审。”周嫂道。......

《高质量小说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精彩片段

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初点点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这本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现代言情、重生、民国言情、佚名现代言情、重生、民国言情、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重生、民国言情、并且是现代言情、重生、民国言情、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604章 大结局,写了1284338字!

书友评价

好喜欢啊,能不能更快一点啊[加分喷雾]

和 被书名耽误的一本书 少帅 你老婆又跑了超级像!

一章一章每天早晨看更新的内容,好着急啊,剧情有点让人琢磨不透,男主不会失忆了吧,有点狗血,😂

热门章节

第489章 牵她的手

第490章 张南姝的丈夫

第491章 需要孩子

第492章 攻心有一套

第493章 你不想生我的孩子?

作品试读


章清雅带着女佣,最后一个赶到老太太的院子。

老太太正在发脾气。

“……猫夜里出去玩,也是正常的,姆妈。”大老爷姜知衡赔着笑脸。

老太太啐儿子:“你放屁,欢儿从不夜里出去,它怕黑。”

大老爷:“……”

啧,一只怕黑的猫。

估计不能指望它抓老鼠。

老太太一向泼辣,又疼儿子。这会儿,连她的宝贝儿子都挨骂了,其他人更是不敢触霉头。

众人默默站在旁边。

老太太更恼了:“一家子这么多儿孙,全是死人!一只猫都找不到。”

大老爷尴尬:“不是周姐照顾欢儿的吗?周姐人呢?”

“她今儿去看她女儿,正好不在。我身边除了她,简直无人可用。”老太太说。

大老爷看了眼自己妻子章氏。

大太太脸上一阵尴尬,吩咐婆子们:“再去找。”

这时,颜心院子里的婆子,不知怎么到了正院。

她支支吾吾告诉老太太:“傍晚的时候,瞧见了欢儿去咱们院子,四少奶奶抱着欢儿走了。”

老太太大惊失色:“她把我的欢儿抱哪里去了?”

众人错愕。

颜心也太大胆了吧。

“不知道,老太太,我只隐约看到,不真切。”那婆子说。

又道,“梨雪跟了四少奶奶出门,她们可能抱着欢儿去玩了。”

“成何体统!”老太太更怒,“快去找,都给我去找!”

她气得呼吸急促。

大老爷急忙给她顺气:“姆妈,姆妈别急。”

章清雅凑上前:“祖母,您别生气了,四嫂她只是贪玩而已。”

“贪玩也不该偷我的猫!”老太太脸色发紫,“真是个糊涂种子,怎么娶了这种人进门!”

章清雅暗暗笑了笑。

颜心在老太太跟前那点恩情,都要淡了。

章清雅见状,给自己的女佣使了个眼色。

女佣出去。

很快,进来一个粗壮的婆子,是浆洗房的。

婆子一进门就嚷嚷:“我瞧见了一只死猫,吓死我了,在车马房那边。”

又说,“好像还有个人,她打算溜,隐约是四少奶奶。”

老太太差点背过气去。

大老爷又惊又急:“姆妈,姆妈您别动怒,您是上了年纪的人。”

又急声吩咐,“快去堵人,一定要人赃并获!”

老太太喘不上来气:“我的欢儿,我的欢儿……”

众人匆匆忙忙去找。

老太太不顾天黑,非要跟过去。

家里的佣人,点了汽灯,照亮一方天地。

寻到车马房,远远瞧见一男一女正搂抱在一起,预备行不轨之事。

婆子们厉呵:“谁在那里?”

章清雅跟在老太太身后,用很不肯定的语气说:“好像是四嫂。”

又问姜寺峤,“四哥,是不是四嫂?”

姜寺峤神色几变。

家里佣人们上前, 按住那两个人。

“老太太、老爷太太,不是四少奶奶,是四少奶奶房里的佣人梨雪,和车夫。”

婆子半晌上前禀告。

章清雅微怔。

怎么会这样?

老太太顾不上:“欢儿呢?是谁说在这里看到了欢儿?”

佣人将那个粗使婆子带上前。

粗使婆子没瞧见凉亭里的死猫,心里发慌,脑子里嗡嗡的,思绪全乱了:“我、我的确瞧见了,不知跑哪里去了。”

“梨雪在这里,四少奶奶呢?”

章清雅怔怔站着。

这不对!

在这里的,应该有欢儿那只该死的猫。

今天照顾猫的周嫂放假了,家里又只章清雅可以抱欢儿,章清雅就把它偷了出来。

一点毒老鼠的药,掺在欢儿最爱吃的生猪肝里,欢儿就吃下去了。

章清雅先让婆子扔猫的,再让梨雪把颜心扔在这里。

颜心肯定会在这附近等女佣回头来接。

姜家院子很大,又是夜里,到处黑漆漆的。颜心作为新媳妇,她绝不会乱走,只得老老实实等着。

然后,安排人通风报信,直接诬陷颜心抱走了欢儿;又让老太太过来瞧见死猫,和在这里翘首以盼的颜心。

等待的颜心,肯定会左右张望,看上去鬼鬼祟祟。

人赃并获。

如此一来,老太太恨死了颜心,说不定章清雅和姑姑过几天就可以弄死颜心了。

老实说,章清雅一直爱慕姜寺峤的。

她是大太太章氏的侄女,七岁母亲去世,家里只剩下父亲和哥哥们。大太太章氏, 也就是她姑姑,将她接到姜家教养。

她那时候就认识了姜寺峤。

她见过的男人中,没人向姜寺峤那般英俊温柔。

姜寺峤又很爱她。

可惜,她姑姑很讨厌庶子,又说她乃出身高贵,将来得配大人物,不能嫁给阴沟里的耗子。

姜寺峤结婚,章清雅不高兴,和她姑姑闹了。

后来她姑姑告诉她:“这是有个缘故的。我不是要颜心进门,我是要她的命。”

姑姑细细把“缘故”说给她听。

章清雅听了,心中舒服了点。

她也让姜寺峤表态,一定不能和颜心睡,否则不理他。

姜寺峤做到了。

如果颜心乖乖听话,章清雅不会动她,坏了姑姑的计划。

可颜心自作聪明,跑去抱猫争宠,还让猫挠了章清雅。

章清雅是“表姑娘”,可她不是寄人篱下的小可怜。

她娘家的父兄都在北方政z府做事,位高权重,受人尊重,每年都给姜家很多钱,偶然还帮衬姜家结交人脉。

她在姜家,是贵客,比姜家所有少爷少奶奶都尊贵的表小姐。

被猫挠了,丢尽了脸,章清雅面子大损,她不会饶了颜心。

她姑姑让姜寺峤娶颜心,一直都是为了弄死颜心。

被老太太记恨的颜心,活不过三个月,可以让姑姑的计划推进得更快。

章清雅自认为做了件好事。

不成想,既没有看到猫,也没有看到颜心。

“这事不对劲。”章清雅死死捏住手指。

老太太又在盛怒:“我的欢儿呢?你们一个个说得真切,欢儿呢。”

又指了梨雪,“这贱婢在这里做什么?”

梨雪被一个喝醉酒的车夫抱着,扯开了衣衫。

此刻两个人被拿住,梨雪一个劲儿哭:“是四少奶奶,她把我扔在这里,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老太太:“又是她,又是她!”

有人急匆匆走过来。

众人还以为是颜心,不成想却是周嫂。

周嫂是老太太的心腹,十几岁就在老太太身边服侍,现在又养着欢儿。

“……老太太,这么深更半夜的,您别生气了。”周嫂扶住她的手,“欢儿乱跑,四少奶奶送了她回去,您快去看看。”

老太太冷静了几分:“这是怎么回事?”

“先把梨雪、看到死猫的婆子、报信的婆子都关起来,明早再审。”周嫂道。

“周姐,到底怎么回事?”大老爷也问。

大太太一头雾水。

章清雅走到了大太太身边,暗暗拉了拉她的手:“姑姑。”

神色急切。

大太太一瞬间懂了。

“来人,把她们先锁起来。”大太太吩咐自己的人。

锁到她那边去,随时可以由她处置。

不能交给老太太的人。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2060

小说《从强娶娇妻开始沉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颜楚筠站起身,往角落缩了缩。

景寒之气色不错。

小建中汤对症下药,他两个月不间断的头疼,居然在喝了两天药就差不多好了。

他连续喝了四天,确定头疼痊愈,这才上楼。

“我信了你的话,你才是颜家的小神医。”景寒之说,漆黑眸色深邃。

颜楚筠很想趁机说,“颜菀菀没有医术的,我才有”,挑拨离间一番。

然而,她又没把握,她根本不知道景寒之对颜菀菀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她怕弄巧成拙。

她沉吟一瞬,只是道:“我不是奸细。”

“你不是,已经审出来了。”景寒之笑了笑。

“那我可以回家吗?”颜楚筠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急切。

景寒之那深黑色的眸子一紧,有点不悦。

这么想离开他?

“对,你得问过你丈夫、你婆婆,才能来陪我。”他似才想起来,“真麻烦,现在都是民主政z府了,不是提出婚嫁自由?”

颜楚筠死死攥紧手指。

“……若他们不同意呢?”

“那自然叫他们家破人亡。到时候,你自己跪地求我睡你。”他笑了笑。

瞳仁中,似有阴森森的芒。

颜楚筠腿有点发软。

她到底不是真的十七岁,她知晓世事艰险。

军阀掌权,生杀予夺,还不是全凭他心意?

颜楚筠只是不懂,命运到底和她开了什么样子的玩笑。

为何重生了,她从一种苦难掉入另一种险地?

“我治好了你。”颜楚筠身子轻微发抖,“你不能这样无良。”

景寒之觉得好玩。

他上前搂抱了她。

她挣脱不开,偏开脸。

男人带着烟草味的灼热呼吸,喷在她脸侧,烫得她无处可逃。

景寒之轻轻吮吸了下她耳垂。

颜楚筠耳垂最敏感,她浑身颤抖,拼了命想要躲开。

他早已预料,一手托住她后颈,强迫她转过脸,凑近他的唇。

吻上她,淡淡乌药的清香,这是她的气息,令他上瘾。

景寒之像是在路边随意走路,突然见到了一颗价值连城的明珠。

此刻捧在掌心,爱不释手。

他吻着,唇在她面颊游曳,又吻她精致下颌、纤细雪颈。

雪颈太嫩,柔软微凉,景寒之在这一瞬间,恨不能吃了她。

他牙齿,不轻不重在她雪颈摩挲,微微用了点力气,留下一个很清晰的牙印。

松开时,她不知是动情还是生气,雪色面孔发红。

红潮之下,那张脸越发绮靡。

颜楚筠的眼睛很水灵,而饱满的樱桃唇,唇角是天然上翘的。

故而她哪怕面无表情,静静看着他,那双眼水盈盈的,也是似笑非笑,像在勾搭人。

天生的妖精。

景寒之的学识不太够,他只能想到“妖媚天成”这四个字,太适合颜楚筠了。

她丈夫,肯定没日没夜想死在她身上。

景寒之想到这里,心口一窒,竟有点不太高兴。

一想到她回去,夜晚红账内,她衣衫剥落时,另一个男人宽大手掌握住她的细腰,景寒之不由冒火。

“颜楚筠,陪我三个月,你又不亏。”他的呼吸变得粗重,“三个月后,你就是官太太了,你丈夫会发达的。”

颜楚筠的手,死死攥住他的衬衫。

她的颤抖更强烈。

她想要姜寺峤死,而不是用自己的身体去给他换高位。

她是堂堂正正的颜家嫡小姐,不是风尘女。

“我不愿意。”她扬起脸,“我不愿意做官太太,我也不想跟你。少帅,你杀了我。”

这句话说出口,她释然了。

不如死了。

反正已经死了一回,活着到底图什么呢?

她没有快乐过一天。

这世上,除了祖父母,再也无人珍重她。

人活着,得有尊严,她颜楚筠靠医术赚钱、赚体面,她活得很光彩,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娼妓?

“你杀了我吧。”颜楚筠重复,“杀人对于你而言,家常便饭。我活着,我就不愿意跟你。”

景寒之的眸色发紧。

他冷冷一笑,将她推开。

“不识好歹。”他看着她,“一个女人,别太高看自己。”

“是,我低贱。可低贱的人,也不愿意落成娼。”颜楚筠说,“我宁可清清白白去死。”

景寒之顿时感觉很扫兴。

浓艳娇滴的小少妇,的确可爱,似一块香醇的肉,令人垂涎。

但讲起了贞洁烈女、谈起了清白,顿时变得索然无味,比馊饭还要叫人倒胃口。

景寒之什么女人没有?

他随意释放一点善意,那些女人拼了命扑向他。

他犯得着看一个女人在他面前竖贞洁牌坊?

“回去吧。”景寒之道。

他先出去了。

他还没吃到,小点心变成了硬石头,多少有点令人不爽。

他的副官长送颜楚筠回家。

“去颜公馆。”颜楚筠说。

副官长白白净净的,笑呵呵:“好。我认识路。”

这位副官长叫唐白,他是景寒之乳娘的儿子,一直跟在景寒之身边。

景寒之成了督军,副官长唐白就是军政z府的总参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颜楚筠结识了他太太,时常出入他府邸。

唐太太对颜楚筠特别好,是颜楚筠唯一的朋友。

颜楚筠那时候还想,要是自己的药铺实在保不住,她去求唐太太。可惜,尚未来得及,她就被亲儿子气死了。

颜楚筠多看了他两眼。

副官长笑了笑:“颜小姐是哪里人?”

“就是宜城人。”颜楚筠道,又纠正他,“副官长,我是姜家的四少奶奶。”

副官长没反驳,又问她:“四少奶奶,你在广城生活过吗?”

颜楚筠微愣。

颜菀菀和景寒之是在广城结缘的,为什么要也问她去没去过广城?

她没有去过。

祖父送回广城原籍安葬,颜楚筠一直很想去他坟头上柱香。

但她几个月前生了一场病,病得挺严重。病中很多记忆都模模糊糊的,就没有去成。

“没有。”颜楚筠如实回答。

副官长转颐看了眼她,有点失望。

她应该不是少帅要找的那个“阿云”。

少帅自己也说不像,因为颜楚筠肤白胜雪,而少帅视力模糊时候看到的“阿云”,皮肤黝黑。

“四少奶奶,你为什么很喜欢用乌药?”副官长又问。

颜楚筠想到在牢房里,景寒之初次见面就吻她,因为她呼吸里有乌药清香。

“乌药有很多好处。”颜楚筠道,“我没有特别喜欢,只是那天凑巧用了药粉刷牙。”

副官长不再问什么。

颜楚筠在颜公馆东南角门下了车,小跑着敲门。

守门的婆子,是祖母的人,见状微讶。

“孙妈,我……”

婆子拉了她进来,冲她嘘了声:“快进去。”

颜楚筠一低头,快步进了角门。

穿过一小院落,她去了祖母的正院。

祖母跪在佛前。

瞧见她回来,祖母舒了口气,眼中担忧浓郁渐渐化开:“你这孩子!”

“祖母,我……我遇到了一点事。”

“回来就好。”祖母握紧她的手,“姜家来寻你,我说你受了委屈,留在娘家陪我念佛。”

颜楚筠心中感激不已。

她消失了整整四天。

“姜家没有再来?”

“没有。”祖母意味深长,“珠珠儿,这户人家,到底是什么人家?怎么不像你姆妈口中那么好?”

颜楚筠在这个瞬间,很想把什么都告诉祖母。

告诉祖母,她继母是如何哄骗她,又是如何联合姜太太,设计姜寺峤毁了她清誉,威逼她嫁给一个庶子。

但不能。

祖母会气死,老人家身体很不好,多年不管事了。

命运,要自己去争。

颜楚筠要自己去斗。

她要让害过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娶她进门容易。姜家不脱一层皮,她是不会走的。

“姜家,还可以的。”颜楚筠道,“祖母,我能过好,您放心吧。”

我再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仁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