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狱中大枭雄

狱中大枭雄

落叶浮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周毅被仇人陷害,断了双腿,锒铛入狱,虽然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可他并不认输,在狱中也可以大有作为。三年后,周毅强势回归,现身都市中,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凌的穷小子,此刻,他是都市大枭雄,各方大佬都要听他号令,称霸全国的战神是他小弟。昔日受过的屈辱,势必十倍奉还。

主角:周毅,叶倾城   更新:2022-07-16 05: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毅,叶倾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狱中大枭雄》,由网络作家“落叶浮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周毅被仇人陷害,断了双腿,锒铛入狱,虽然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可他并不认输,在狱中也可以大有作为。三年后,周毅强势回归,现身都市中,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凌的穷小子,此刻,他是都市大枭雄,各方大佬都要听他号令,称霸全国的战神是他小弟。昔日受过的屈辱,势必十倍奉还。

《狱中大枭雄》精彩片段

“哥,你这个孬种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你再不回来,咱妈就要死了啊!”

“咱妈为了帮你处理那些烂摊子被他们打的全身瘫痪,在床上躺了三年!可他们还是不想放过咱妈,你再不回来,我就只能去捐献器官给了!哥,我不怕死,我只我怕死了之后没人照顾咱妈。”

“哥,你快回来吧,我撑不住了......”

一间囚牢密室里周毅从噩梦中惊醒。

他大汗淋漓,环顾四周,看着还在熟悉的密室这才松懈下来。

“又是这场梦吗?”

周毅已经连续做了好几天这样的梦,梦里年幼的妹妹周晴满脸血泪乞求他回去,他只要闭上眼就能想象到母亲妹妹在绝望中挣扎的样子。

原本应该是梦,可心悸的感觉不曾消失反而愈发强烈。

难道......

妹妹真的出事了?

周毅迅速动用外界的人脉调查这件事,可得到的却是一叠带血的照片,每张照片上都能看到他母亲和妹妹被欺负的凄惨模样。

母亲和妹妹那绝望的眼神让他发了狂。

啊!!!

周毅双目血红。

三年前他被人利用导致周家破产,母亲生命垂危他四处筹钱被人打断了双腿,陷害进了黑狱。

他拜高人为师,仇恨驱使下这三年他如同机器不敢停歇,将师父所有本事全部学成掌控青龙会,成为青龙会这一任的龙主。

在这方寸之地,他扶持傀儡上位登顶,为幕后枭雄,主掌滔天权势,

周毅被师父限制在这囚牢三年,可现在母亲和妹妹被人欺辱的快要死了,他无法再忍下去了。

他一拳拳砸开了密室的大门,手掌鲜血淋漓,撕开了逃生的出口。

可走出大门之后,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此时门外有十三人,一个个孔武有力,气息沉稳。

他们是师父身边的十三太保,每个人都有一段辉煌的历史,甘愿守护在师父身边效忠。

为首的那位干瘦的汉子是飞刀李勋,手中的一把刀葬了三百七十二条人命。

他把玩着手里的飞刀,脸色阴狠道:“老先生安排,不允许你离开!”

“挡我者死!”

周毅红着眼眸率先冲了上前。

飞刀李勋不屑冷笑,之前交手无数次,周毅从未赢过。

那把飞刀距离周毅脖颈仅不到半寸,周毅非但没躲闪,反而顺势上前凌厉一拳朝着李勋太阳穴砸下。

生死之间,李勋后退半步!

他目光愤怒盯着周毅:“你这个疯子想跟我同归于尽?你不怕死吗!!”

没有回答。

周毅用行动证明他真的不怕死。

家人都快被人逼死,危在旦夕等着他去救。

他怎么能惧怕?

十三位太保,师父麾下的十三位顶尖高手,全都落败。

这些人神色复杂看着周毅离去的背影。

“老先生选了一个不得了的徒弟,他一直隐藏实力,你我皆不如他!”

“希望这小子不要让老先生失望,毕竟他老人家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小子身上了。”

监狱之外,一辆面包车上,一位黄毛看到了周毅之后连忙跟身边的壮汉禀报。

“三爷,那个小子终于出来了!”

三爷姓柳,家里排行老三,他仅有一只独眼。

他曾跟周毅是一个囚牢里的人,当初他在里面蛮横凶残妄想建立秩序,可在挑衅周毅树立威严的时候被周毅弄瞎了一只眼睛。

此事被他视为生平耻辱,他已经在这里蹲守半个月如今终于再次见到周毅。

“老子要亲手拧断他的脖子!”

柳三爷脸色狰狞冲下了车,而十几辆面包车内也同时走下来了一百多位小弟。

“跪地求饶,老子或许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柳三爷语气桀骜,让众人围拢周毅。

“封锁全场,不允许任何一人冲进来打扰龙主。”

政界顶尖大佬姜逸明脸色威严吩咐了一句,旁边紧随着的那些大人物都卑躬屈膝应声。

数十辆军用直升机降落,悍马开道,坦克警戒,军界的大佬方恩山亲自前来。

一百辆劳斯莱斯顶级豪车排着长队停在了监狱门口,里面的人纷纷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这是青龙会的人,被周毅钦定的三大龙首气场强大走在人群最前方,他们每一人都是坐镇一方的大佬。

各方势力所有人加在一起足有数千,占据了整个街道。

柳三爷回头看去直接被吓傻了。

他头脑中一片空白,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但也清楚这里每个人他都招惹不起。

他瑟瑟发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想敢什么。

众人直接朝着柳三爷走过来,单膝跪在地上。

“拜见龙主!”

数千人全部下跪,声势骇人。

“啊?”

柳三爷见所有都对他下跪,他满脸惊恐吓得双腿发软,尿都快被挤出来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

就在此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你挡着我了!”

柳三爷脸色惨白,艰难转过身看向周毅。

“你......你是龙主?!!”

他目光惊骇,心脏都快要被震惊的炸裂了。

柳三爷不知道龙主是什么人物,可如此多大佬都单膝下跪尊敬的人物,绝不是他一个小瘪三能惹得起的。

“周......不,毅哥,求您饶了我,我有眼不识泰山。”

柳三爷已经彻底认清楚了他和周毅的差距,此时满脸悔恨跪在地上语气卑微求饶。

“诛杀!”

周毅低喝一声,柳三爷瞬间人首分离。

解决了柳三爷这个小人物,周毅焦急问道:“王忠,我的家人......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王忠是他师父曾经的管家,为他在外面打理事物。

听到周毅质问,王忠急忙上前开口道:“周龙主,您的母亲重病缠身情况岌岌可危,您的妹妹为了凑齐医药费已经跟人签署器官捐赠的协议,现在那些人已经跑到了您的家里抓您妹妹,他们想要得到您妹妹那颗健康的心脏。”

“什么?”

周毅当听闻这句话后双目血红,怒急攻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混账东西,谁欺我周家无男儿?”

他歇斯底里咆哮,不顾众人,疯狂抢夺了一辆车迅速朝着家里冲了过去。


砰!

残破棚户房的门被踹开,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汉子拽着一位颜值可爱的女孩长发,将她生生从屋子里拖了出来。

他神色狰狞残忍。不顾女孩头发被拽断,膝盖被磨破鲜血直流。

“不要把我女儿带走,求求你们。她还小,她只有十七岁什么都不懂啊!”

一位头发灰白面容枯瘦虚弱的老母亲绝望跪在地上乞求几个中年男子。

她砰砰在地上磕头,眼泪涌出来,声音哽咽卑微。

“你们要心脏就把我的心脏拿过去好了,我女儿她还这么小,你们怎么对我都行啊!”

那个身穿黑色夹克身材魁梧的汉子死死抓着女孩的头发不放,面对跪在地上乞求的老母亲他非但没有怜悯,反而一脚狠狠踹在那老母亲的脸上。

他脚在老母亲的脸上踩了又踩,语气嚣张:“你女儿已经跟我们签了捐献心脏的合同,我们家宋小姐现在要做手术换心脏,你女儿的心脏正好匹配。死了你们这样卑贱的底层人能换取宋小姐的健康是你们的荣幸。”

鲜血染湿了他的皮鞋。

老母亲的头都被踩在了泥土里!!

“妈,你们这群混蛋不要伤害我妈。”

周晴看着母亲被踹倒哭喊着挣扎,情急之下咬在魁梧男子手臂上想要挣脱。

“你这个小贱人想死吗?”

那位身材魁梧的男子疼的大叫,一巴掌扇在了周晴那稚嫩的小脸。

他表情阴狠道:“咱们可是签过捐献器官协议的,现在就是用到你身上器官的时候。”

旁边几个混混闻言兴奋嬉笑道:“宋哥,你说话可要算话啊,这个小妞长得还挺清纯可爱,反正都要去摘除心脏去死了,还不如便宜我们。”

他们上前想要动手动脚。

魁梧男子宋康狞笑一声道:“别那么着急,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赶紧拿麻袋把她打昏装起来带走。”

“那这个老女人怎么办?”

混混指着昏迷的周母询问。

“不过是活在垃圾堆里低贱的废人而已,管她做什么?让你自生自灭去吧。”

宋康不屑在那老母亲的身上吐了一口唾沫。

一行人把周晴装进麻袋带走。

老小区的门外,周毅匆忙下了车不顾一切朝着家里赶去。

而正巧这个时候宋康等人扛着麻袋朝外走了过来。

“嘿嘿,听说这小妞曾经也是金商集团的大小姐呢,我们哥几个好久没开荤了等到了车上之后就动手,不然等她死了可就没机会了。”

几个人有说有笑从周毅的身旁经过。

周毅心里只想着迫切见到家人,可听到金商集团的名字之后顿时浑身一颤,脑海中一片轰鸣。

金商集团是他母亲曾经创立的产业,而这些人抓的女孩难不成就是他妹妹?

周毅睚眦欲裂,迅速拦在了几人面前冷声质问道:“麻袋里装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宋康等人一愣,而后不耐烦斥责道:“少管闲事。”

“我再最后一遍,里面的女孩是谁?”

周毅朝着几人走来,眼眸血丝密布,额头一缕缕青筋绽起。

宋康脸色阴沉:“不知死活的东西也敢管我们的事,你们几个打断他的狗腿。”

几个痞子嚣张上前,手持棍棒想要动手。

周毅声音冷冽:“你们没机会开口了。”

他身影如同猎豹迅猛,一拳砸在最前面那个痞子的喉咙,反手抓起棍棒横扫向第二个痞子的太阳穴,顺势刺穿第三人的腹部。

三人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发出顺势倒地,鲜血汇聚成血泊。

这些动作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宋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吓尿瘫倒在地上。

三个活生生的同伴刚才还跟他有说有笑,可短短几息的时间竟全都死不瞑目。

“你......你到底是谁?”

宋康声音颤抖惊恐质问。

周毅没理他,急忙拆开麻袋当看到了袋子里露出那熟悉苍白的小脸之后,他眼泪再也忍不住涌出眼眶。

“小晴,哥哥回来了。”

周晴昏迷着,那白嫩的小脸上血红的巴掌印格外刺目。

周毅胸腔的怒火如火山般喷发,他轻轻摸着妹妹的小脸低声道:“小晴你先等着,哥替你报仇。”

宋康眼神惊恐,头皮发麻。

这位杀神竟然是女孩的哥哥。

完了!

他心里开始悔恨,如果早知道周晴有这么凶残的哥哥他死也不敢来招惹周晴。

周毅转过头,目光猩红盯着宋康。

“你该死!”

声音冰冷犹如来自地狱,宋康如坠冰窖。

宋康原本站起身来想要逃,可接触到了周毅的目光之后他又吓得腿软瘫倒在地上。

这是如同野兽一样的眼神,冰冷嗜血,没有情感。

他吓得脸色苍白惊恐解释道:“您千万别误会,我和您的妹妹是签了合同的,她五万块钱把自己的器官给卖了,我们的交易是她自愿的。”

说着,急忙拿出了一份文件展示在周毅的面前。

周毅拿起文件没看一眼,揉成一团塞到了宋康的嘴里,险些把他给噎死。

“五万,买我妹妹的器官是吗?”

周毅语气森寒刺骨:“我拿十万,买你一条命!”

宋康吓得肝胆欲裂,他惊恐喊道:“不是我想要这么干的,是天海宋家的宋小姐有心脏病,她看中了您妹妹的器官让我这么做的。”

“那个宋小姐的事我会跟她算清楚,至于你敢欺负我妹妹,下地狱忏悔去吧。”

周毅手掌扼住宋康的喉咙不断用力。

宋康无法呼吸他脸色渐渐发黑不断挣扎,一双眼眸惊恐悔恨,痛苦片刻之后终于惨死。

周毅低头看着几具尸体,打了一通电话:“张狂,帮我给天海宋家的宋小姐送一份特别的礼物,让她准备好棺材。”

之后,他带着昏迷的妹妹离开。

周晴悠悠转醒。

“你们这群坏人不要欺负我妈!”

醒来之后她那苍白可怜的小脸惶恐不安,下意识喊了出来。

周毅心疼的落泪,急忙抱着她安慰道:“妹妹别怕,不过在有人欺负你们了。”

周晴目光看到了眼前熟悉的人影之后,脸色苍白,眼泪汹涌流出来。

“怎么是你?”


周晴挣脱了出来,哭喊着对着周毅拳打脚踢。

“孬种,你为什么还回来?你整整消失了三年杳无音讯,现在回来是想看看妈死没死,想看我是不是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是吗?”

“滚,你给我滚啊!”

她的指甲狠狠划破了周毅的脸,哭的撕心裂肺。

曾经可爱软萌的妹妹对他言听计从,如今对他怨恨打骂驱逐。

周毅心在滴血。

他低下头愧疚道:“妹妹,对不起。”

周晴那双漂亮的眼眸被泪水淹没。

她声音歇斯底里充满了怨恨吼道:“你不配叫我妹妹,我也没有你这个孬种哥哥。三年前妈在医院里躺着的时候我哭瞎了眼,我唯一指望的那个哥哥他不想承担责任抛弃了他妈和他妹妹消失了。从那一刻起我就当他死了,你现在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周毅听到这番话心脏仿佛被`插了一把刀,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三年前他为了凑齐帮母亲治病的钱,给别人下跪求人还钱,受尽屈辱。之后还被打断了双腿扔进黑狱。

三年来他一直活在折磨痛苦中,时时刻刻牵挂着家人,被无数个噩梦惊醒生怕听到噩耗。

“对不起。”

被打断双腿时周毅都没落泪,三年暗无天日他也没落泪,可如今周毅泪水模糊了眼眶。

他抓住周晴的手臂流着泪乞求:“我以前对不起你们,现在我只想回来照顾好你们弥补这三年来的亏欠。你让我回家看一眼妈过的怎么样,小晴,算哥求你了。”

啪!

周晴流着眼泪一巴掌打在了周毅的脸上。

她在三年受到的的屈辱无助岂是周毅一句道歉就能够轻易化解。

为了救母亲她甚至把自己的器官给卖了,那时候周毅在哪里?

周晴哭泣着跑回了家里并且锁上了门。

周毅迈着沉重的步伐上前去敲门。

良久门被打开,周晴那张小脸出现在眼帘,仍然怨恨看着他。

她声音冰冷不近人情:“妈知道你回来了。她让我告诉你她没有你这个儿子,让你滚!”

周毅心如死灰。

他无法相信这个结果,绝望的想哭,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低下头,嘴唇轻微颤抖:“我会离开,妈身体不好这些钱和一张银行卡你替妈收下。”

周毅将手中钱递了过去,可周晴拽过来便全部扔到了臭水沟里。

她眼眸通红咬牙切齿怒骂:“我们不需要施舍,这三年来没有你来尽孝妈过的一样很好。你以为就凭几个臭钱上门我和妈就会选择原谅你?”

“周毅,你去死吧!”

残忍的话从她口中说出,周晴的眼泪再次涌出并且狠狠关上了门。

一扇门,将一家人三颗心隔开。

周毅捂着胸口蹲在门框边上,心痛的无法呼吸。

“你这个死妮子真以为这房子是你家的?信不信我今天就揍死你这个死贱人,也正好让你妈那个半死不活的废人陪你一起去死。”

隔壁的一家住户门被推开,五十多岁的房东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当看到了周毅之后,他冷声问道:“你难道是这一家的亲戚?你来的正好,那两个贱人欠了我一个月的房租你赶紧拿钱来。”

房东抓住了周毅的衣服避免他跑掉。

周毅眼眸充血,捏着拳头手臂青筋鼓起。

若不是今天遇到这一幕,他都不知道这三年来母亲和妹妹遭受多少侮辱和委屈。

他声音低沉嘶哑:“她们欠了你多少钱?”

这个靠近垃圾堆的破屋子房租费是一月一百,可房东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十万块钱,脸上露出贪婪表情。

“拖欠了一个月房租,房租一千块,可拖到了现在你怎么说也得给我拿一万块吧?”

“我给你十万!”

周毅转过身来,猩红的眸子盯着房东。

“十万,买你一件东西。”

贪财的房东听到这话微微一愣,而后狂喜道:“啊?买我的东西?好好好,你买什么东西我都卖。”

他生怕周毅反悔,连忙把地上洒落的十万块钱捡起来死死抱在怀里。

周毅声音森寒。

“你跟我来。”

周毅转身转身领着房东走到了他的住所。

屋内一段凄厉绝望的惨叫声响起,鲜血顺着门框缓缓流出。

等周毅走出那间房子的时候满手血污。

从刚才的逼问中得知的消息让周毅对母亲和妹妹更加愧疚。

这三年来自己家人所受到的欺凌和侮辱让他不敢相信。

周毅扑通一声跪在了那扇门前,嚎啕大哭。

雨夜。

周毅跪在地上任由雨水冲刷身躯,身子未曾动摇半分。

至于那扇冰冷的门从未打开。

周毅可以想象出来三年前母亲和妹妹有多么无助,她们对自己现在有多么残忍,当初她们就有多么绝望。

父亲早就已故,他作为这个家的顶梁柱在家里陷入绝境的时候消失三年,难以想象病危的母亲和年幼的妹妹是怎么度过这三年的。

这三年他拥有的权势足以摧枯拉朽将所有仇人碾死,救家人于水火之中。

但是师父限制他不让援助家人,用意是激发他心中的那口恶气不让其消散,让他拥有惊人毅力支撑到现在拥有如今滔天权势。

周毅数次反抗均以失败而告终。

这也是老人为什么会说虽然给了周毅重生却希望周毅别恨他的原因。

周毅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都任由它们流淌。

雨夜之后,天晴。

周毅在那扇门前重重磕了几个头,额头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妈,妹妹。我会用我的方式获取你们的原谅!”

周毅知道再跪下去也不会得到谅解。

三年前母亲创办的金商集团被打压破产,这一切都和上京周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父亲已故后他们一家孤儿寡母被上京周家的人赶了出来,只因为对方担心自己一家会分周家基业家产。

母亲来到天海市日夜操劳辛辛苦苦建立的金商集团由于自己愚蠢轻信他人陷入危局,再加上内部背叛,外部天海市众多势力明面争抢,上京周家背后推波助澜,庞大的集团顷刻间被瓜分殆尽。

若不是这些人争抢打压,他们一家岂会落到如今凄惨地步?

“昔日的对手,我回来了。”

“你们横行霸道之时,可曾想过天海周家的男儿没死绝?”

“曾经你们这些杂碎联合起来一步步把我家逼上绝路,如今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家破人亡!”

额头溢出的鲜血涌入周毅的眼眶,他的表情分外狰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