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全本小说阅读

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全本小说阅读

黄瓜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是由作者“黄瓜君”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孟轻舟苏清秋,其中内容简介:他本是一位普通上班族,睡觉醒来发现自己穿书了!他不愿意当主角的装逼工具,加上盲目剑圣系统觉醒,他选择短暂性眼瞎苟命。只要封印住双眼,禁锢住神识,就能变强?好嘛!现在他连自己娶了一个女帝做老婆都不是很清楚。就这样,他生活在皇宫中,过得堪比咸鱼的悠闲生活……...

主角:孟轻舟苏清秋   更新:2024-07-14 19: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轻舟苏清秋的现代都市小说《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全本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黄瓜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是由作者“黄瓜君”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孟轻舟苏清秋,其中内容简介:他本是一位普通上班族,睡觉醒来发现自己穿书了!他不愿意当主角的装逼工具,加上盲目剑圣系统觉醒,他选择短暂性眼瞎苟命。只要封印住双眼,禁锢住神识,就能变强?好嘛!现在他连自己娶了一个女帝做老婆都不是很清楚。就这样,他生活在皇宫中,过得堪比咸鱼的悠闲生活……...

《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全本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首辅,让见过帝君的人通通闭嘴,决不允许消息泄露。”苏清秋红唇微启,传音道。

江沧海双手拢袖,深深地看一眼苏清秋,无声颔首。

待孟轻舟收拾好行李,与苏清秋结伴登上飞行异兽,

随即女帝御辇乘风而起,追逐落日残辉消失在天边。

许久。

江沧海惊叹道:

“帝君不得干政,再者,担心帝君身份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便请帝君改头换面,以另一种身份回归...圣人入朝堂,乱局将起啊。”

“陛下当真好手段!”

为了不引起孟轻舟怀疑,跟随在御辇后面的异兽群,一直绕着京城上空盘旋许久,才缓缓落进皇宫。

坐在飞行异兽背上的孟轻舟,深深呼吸了一口皇宫空气,喃喃自语道:

“不愧是汇聚权力的至高殿堂,空气中都弥漫着金钱奢靡的味道。”

御辇上,默默偷听的苏清秋,闻言撇了撇嘴。

苏清秋忍不住看看了几眼孟轻舟,想说又不敢说,哪儿有啥金钱的味道,咱们就是绕了一圈又跑回来了。

唯一不同的是,御辇停靠在金銮殿,并非推倒重建的太极殿(今朝村)。

今朝村已经被封禁,没有女帝口谕,任何人不能擅闯。

“爱卿,过来。”女帝走下御辇,勾了勾手指。

孟轻舟上前一步:“陛下。”

苏清秋望着一副受气包小媳妇模样的孟轻舟,说不出得意与兴奋,轻笑道:

“爱卿命你改名换姓,在京城,你就叫...孟勤!可听明白了?”

孟轻舟纳闷不解:“为何要改名,臣的名字见不得人吗?”

苏清秋哑然,直接丢下一句话:“不行就是不行,哪有许多为什么!”

只留下孟轻舟独自在风中凌乱。

什么鬼,凭什么要我隐姓埋名?!

还有,女帝语气中怎么还带有一丝撒娇的感觉。

“乱套了,彻底乱套了。”孟轻舟喃喃自语。

金銮殿内并不是富丽堂皇的金色,而是简约大气的黑色!

内部空间极大,进深足有几百米,铸造材料更是举世难寻的万年极品灵玉,普通人来到这里呼吸一口都能延年益寿。

九九八十一根深黑色盘龙柱位列两侧,直通最高处女帝御座。

还有数百名披坚执锐的腾云境巅峰的御林军,如同泥塑木雕,只能从盔缝处看见一双冰冷双眸。

森严,巍峨,威临至高!

御座之下,文武百官手持玉芴排列整齐,早已等候在此。

孟轻舟一袭蟒龙黑衣,黑色绸缎遮目,拄着拐杖轻点地面,发出清脆的笃笃声。

就这么在公卿百官注视下,缓缓穿行而过,站定在最前方,拱手一礼:

“臣,孟勤参见陛下。”

御座被一面朱红色轻纱遮挡,女帝抬手,淡然道:“平身。”

女帝苏清秋淡然道:

“孟爱卿才华高绝,世所罕见!朕决定擢升你为礼部尚书侍郎,可有异议?”

孟轻舟眼皮狂跳不止。

嚯,好大的官!直接一步登天了。

如果说尚书是部长,那么尚书侍郎就相当于副部长,尚书是正二品,尚书侍郎则是正三品。

位于文官队伍最前列的江沧海,看一眼处之泰然地孟轻舟,没有说话。

不错,当今礼部尚书兼任首辅的人,正是江沧海。

江沧海心里跟明镜似的,是为数不多,知道孟轻舟真实身份的人,所以没有丝毫意外,自然不会有异议。

但很少有人见过帝君相貌,在场百官,仅区区两人,一个是江沧海,另一个则是禁卫军统领林戮。

不知情的大臣,疲惫耷拉地眼皮猛然瞪大,纷纷扭头看向孟轻舟,表情像是见了鬼。

一个毫无官身背景,未立寸功的布衣白身,进入朝堂第一天,直接擢升正三品尚书侍郎。

离了个大谱!

更是有人猜测,这个孟轻舟会不会是女帝豢养的面首。

一些年轻力壮的武将眼神闪烁,女帝似乎很喜欢瞎子,传闻帝君就是一个瞎子,现在又来一个...要不,咱们也自毁双目,说不定就被女帝看中了。

心里极度不平衡的百官,一下子被引爆了情绪,全都站出来抗议:

“不可啊,陛下您这是抛弃国家制度于不顾,都像这么干,以后谁还钻研建设国家社稷。”

“孟勤?老夫从未听闻此人,不是名门虎将,也非状元榜眼,无官身背书,无功绩功劳,怎能直接擢升正三品?”

“区区一介草民,纵有泼天才华,赏赐一个七品官身就绰绰有余了。”

“哪里蹦出来的野小子,陛下,你千万别被此人蒙骗了呀!”

......

苏清秋笑意盈盈,斜坐着,单手撑着脸颊,没有阻止群情激奋的臣子。

忤逆圣意,这就是对你的惩罚,当然也是考验...

她眼底深处带有期待,若是孟轻舟能够让群臣心服口服最好。

反之,送他回今朝村,当一个无忧无虑的瞎眼赘婿。

孟轻舟蹙眉转身,面向衮衮诸公,道:

“我本是一介布衣,幸得陛下垂青,不惜千里迢迢招揽我,原以为能站在这金銮殿的上卿国公们,都是人中龙凤...”

“不曾想尽是一群恃才傲物之辈!”

孟轻舟火气很大,言辞非常犀利,等于公卿脸上扇耳光。

他原本就不愿掺和进庙堂,给女帝一个面子,耐住性子勉强进京当官。

孟轻舟都没发火呢,一群跳梁小丑反倒嫌弃上他了。

“狂妄!”

“放肆!”

“有何本事,拿出来让本王瞧瞧!若只是沽誉钓名,休怪本王斩了你。”一位髯须乌黑,身披四爪金龙袍的王爷,冷哼道。

孟轻舟循着声音,‘看’向那位王侯,问道:

“敢问,你是何人?”

“陇上王,正三品,姓欧阳单名一个晟字。”欧阳晟轻蔑一笑。

还是个残废,这种人也想一步登天,和本王平起平坐?

笑话!

孟轻舟眉头一紧,在脑海中搜寻记忆,久久沉吟。

见此情形,欧阳晟露出一副果然不出本王所料的表情,断定孟轻舟没有真本事。

就在欧阳晟展现胜利者微笑时,孟轻舟唇角掀起一抹冷冽地弧度,拐杖重墩地面,使金銮殿的嘈杂声消失不见,这才开口:

“某双眼虽盲,但能看透天机,刚才我测算了一下你的命格,终是窥见一角隐秘。”

欧阳晟双手负于身后,眸子微眯,暗含讥讽似在观看小丑表演。

“欧阳晟,青州陇上郡人士,幼时家贫,从军入伍靠着一沓军功簿,逆天改命成为正三品王侯。”

“都是一些人尽皆知的消息,也好意思说?”欧阳晟笑道。

只有江沧海和禁卫军统领林戮暗暗心惊,相互对视一眼,知晓孟轻舟在做什么。

圣人预言!

孟轻舟没有理会,自顾自继续说道:

“前年中旬,青州有十座县城,近十万人口感染奇毒而死,这桩惊天大祸,最终没能找到源头,便无疾而终。”

说到这里,孟轻舟话语顿了顿,神情阴沉似水,裹挟滔天杀意:

“而事实真相却是,陇上王侯欧阳晟,为突破搬山境,不惜修炼禁忌之法,祭祀毒杀十万人口!泯灭人性,罪不容赦!”

欧阳晟表情微微一变,瞳孔骤然收缩,呵斥道:“你敢污蔑本王!?信不信本王斩了你!”

孟轻舟拄着拐杖,一步步逼近欧阳晟,冷冷说道:

“你是不是也想要证据?”

“那好,我给你证据!”

说罢,孟轻舟张口呢喃,吐出一串拗口别扭的咒语。

下一瞬间,原本风度翩翩陇上王,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嘶吼,瞳眸化为一片乌黑,脊椎骨像是刀片般高高隆起。

群臣大惊失色,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一幕。

“这是一种古老的唤魔咒语!陇上王...怎么堕入魔道了!?”

“礼部侍郎没有胡说,欧阳晟这乱臣贼子,竟然真的是两年前青州大祸的罪魁祸首!”

“十万人口说献祭就献祭了,好狠的心!”

...

...

文武百官见风使舵的本领,可谓炉火纯青,眼见陇上王堕入魔道,板上钉钉是两年前青州大祸的主导者,纷纷跳出来指责。

女帝挥了挥手,肃杀道:“拖下去,凌迟处死!以陇上王的血肉,祭奠青州冤死的十万亡魂。”

“爱卿,继续吧。”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顿时凛然。

孟轻舟笑了,心中暗道:女帝懂我。

“之前质疑我的人,都站出来排好队,我一个个向你们展示。”孟轻舟和煦笑着。

众人面面相觑,半天没人挪步。

“动起来。”苏清秋淡然道。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穿越、玄幻、架空、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黄瓜君。《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41章 行宫夜事,轻舟之怒,作者目前已经写了420292字。

书友评价

希望别烂尾,作者最好把世界观拉大点,不然容易烂尾,而且写不长,感觉质量变低了 ,其实不太要求更的数量 ,但一定要写的好看 。

作者大大有事吗,怎么不更新了

这像传统玄幻文,系统是摆设

热门章节

第40章 原来,我们都误会孟侍郎了!

第41章 我儿王誊有大帝之姿

第42章 三根界灭香,送尔往生

第43章 乾元诈死,剑诛七大至尊!

第44章 朕会满足你任何要求

作品试读


“午蝶不敢背叛我,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对...应该是在魅惑孟轻舟,控制他的思绪心灵...”

赵构挂着牵强的笑容,脸色却愈发阴沉,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但是,刺杀目标就这么毫无防备坐在你面前,周围也没有其他人,你魅惑个卵呢!”

“一刀封喉,提头就走啊!”

赵构心里不安,双眼泛出血丝,如同狂躁的猛兽,死死盯着光幕画面。

画面中。

孟轻舟毫无察觉,他的神识被封禁,感知能力和普通人无异,修士站在面前暴露实力,他都很难判断具体境界,甭说一颗朝晖境大能眼球隔空注视。

“先生,您觉得女帝生辰宴该如何布置呢?”午蝶捧着脸,勾魂夺魄双眸眨呀眨。

孟轻舟淡然道:“简单,不就是公司团建嘛,先昭告天下,寓意普天同庆,然后邀请各行各业的大人物聚个餐。”

“吃完饭,再整点小节目,所有人排队送礼,最后比武大会,诗文歌赋,跳舞唱戏通通来一遍。”

“齐活!”

说着,孟轻舟手掌一抚胸口,从藏在衣服里储物吊坠中取出一份玉简,递给午蝶:

“这是我早就准备好的,按照上面方案布置就行了。”

其实这是孟轻舟刚才偷偷刻录的,覆海境修士,念头一动就能书写百万字。

一份团建聚餐方案,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午蝶拿起玉简,贴在眉心查看,约莫过去半炷香功夫,她发出惊叹声:

“先生大才!”

“邀请函采用鎏金玉帖,雕刻凤凰浴火,光耀九州,寓意女帝陛下注定一统河山,彰显陛下之尊贵。”

“吃饭也不能太随意,分为三六九等,要么有实力,要么地位显赫。”

午蝶微微一顿,搜肠刮肚想赞美词汇,嫣然笑道:

“还有啊,这比武大会也布置的很有讲究,比如列出排名,以抽签方式一对一比试,前十名赐予相应奖励。”

......

午蝶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媚眼也抛了无数个。

但孟轻舟愣是一点反应没有,

她揉了揉干涩眼睛,心里不禁苦楚,这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此人心志如铁,我刚才偷偷用神念,竟然掰不动他的情绪丝线,寻常修士,哪怕境界比我高一些,我都能轻松盘玩他的情绪。”

“可刚才,我仿佛在挝铁柱,反倒将我震伤!?”

午蝶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要么对方修为比她高很多很多。

午蝶乃腾云境巅峰修为,功法、天赋都是一等一的,还修炼的精神一道,能够轻松控制他人情绪,除非是搬山境巅峰,不然她不可能一点都掰不动。

第二、对方心志坚硬如铁,经历过无数磨砺和苦难。

比如远古神话时代,有一类长生种,没有修为没有境界,和普通人一般孱弱。

但它们拥有百万年寿元,见证沧海桑田,皇朝更迭,被岁月长河冲刷,心志早就化为一座顽石。

只是长生种无法修炼,凡人提一把菜刀就能砍死,便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丝毫修为波动都没有,那么,他究竟经历了什么,磨练出一颗钢铁心灵。”午蝶难以想象。

越深入了解这个男人,越发觉得看不透,仿若云遮雾绕,陷入迷宫深处。

忽的。

孟轻舟开口询问:

“你叫雨蝶...对吧?”

午蝶没有多想,说道:“是的。”

孟轻舟眉头微皱,刚才有一瞬间,他的情绪被外力拨动,幸而施法者境界不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说《女帝老婆在上:帝君和宠臣都是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金銮殿百官排着队,蔫头耷脑,眼神躲闪,似乎是心里有鬼,怕被孟轻舟看出来。

最主要原因,还是殿外歇斯底里嘶吼声,太过渗人:

“陛下,臣冤枉啊!孟勤小儿血口喷人,请陛下严查啊!”

不可一世的陇上王,仅仅质疑一声,就被孟轻舟扒出底裤,灵力被女帝封禁,像条死狗似的,马上要凌迟处死。

当官谁屁股底下没点脏东西?

一些人又惊又怕,奈何女帝威望太高,修为臻至月耀境,想提出抗议都不敢。

“谁能想到啊,这个孟勤居然能窥探天机,女帝是想肃清朝政,请来了一柄屠龙宝刀吗。”有大臣后悔不迭。

“俗话说得好,莫当出头鸟,老夫活了半辈子,竟忘了这么简单一个道理。”垂垂老矣地老者,浑浊双眼含泪。

一名长相俊朗地年轻文官,淡然道:

“别太悲观,怎么可能有人能窥探天机,况且我刚才探查了一下这个孟勤,根本毫无灵力波动,就是个凡人!”

“依我之见,女帝想扶持孟勤,又没有好的理由说服群臣百官,就推陇上王出来当替死鬼罢了。”

“不必担忧!”

闻言,正在排队等候的众人默默点头,颇为认同。

是这个道理,看来多虑了。

只是可惜了陇上王,不到四十岁的王侯,给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的孟勤当了替死鬼。

这时,已经轮到俊朗帅气地年轻文官。

年轻文官瞅了一眼排在前面,擦着冷汗直呼逃过一劫地大臣,没有一个人暴雷。

这让年轻文官底气增加了不少,挺首昂胸自信飞扬。

“你叫什么名字?”孟轻舟问道。

“陆北川。”年轻文官淡定道。

孟轻舟嗯了一声,道:“嗯...陆北川,三年前的科举探花,科举舞弊。”

“证据:你爹变卖所有资产,购买了一柄天品灵刀,贿赂当时主考官,但你可能不知道,你爹担心主考官不知道是谁送的礼,就在天品灵刀的刀柄处篆刻了你的名字。”

年轻文官自信飞扬的神采顿时荡然无存,嘴唇刷的失去血色。

啊?

这种隐秘,他怎么会知道?

年轻文官咕咚咽下口水,双腿抖似糠筛,一股寒气从脊椎骨直冲天灵盖。

他心里冒出两个字:完了!

“彻查!情况属实的话,论罪处罚。”东方琉璃冷声道,她对孟轻舟的预言能力十分相信。

若非要做给别人看,她都想提一把大砍刀杵在孟轻舟旁边,孟轻舟只管点名,她负责砍人就完事了。

年轻文官扑通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念念叨叨:

“不行啊,我是全家的希望,我不能有事...”

然而御林军可不跟你废话,禁锢灵力的枷锁一拷,直接拖了出去。

孟轻舟毫无悲悯之心,点完名,继续等候下一位幸运儿。

当然了,他也不能预言所有人的黑历史。

他是凭借对小说剧情的熟知程度,回忆在书中浓墨重笔的配角设定。

比如推出去正在凌迟的陇上王,在小说中期,叛出朝廷投靠乐蜀王赵煜寰,成为赫赫有名的魔道枭雄。

还有坐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的年轻文官,乃是大晋王朝未来的一名大贪官。

至于一些小卡拉米,孟轻舟压根听都没听过。

“你啊,算了,事情不大,换下一个吧。”孟轻舟挥挥手,故作大方的放走一位无名小卒。

这个在小说里名字都没一个的路人甲大臣,临走时还报以感激的眼神。

报复归报复,立威归立威,既然在庙堂混,肯定不能把文武百官全都得罪死了。

该留情面,还是得留情面。

“首辅江沧海。”

轮到江沧海时,孟轻舟眉头一皱,发觉事情不简单,

立时出手如闪电,手掌在江沧海老脸上一阵摸索。

“......”江沧海。

这熟悉的感觉,熟悉的配方...

你对老臣的脸庞,究竟是有多么情有独钟啊!为毛见面时总要撸一下。

“孟卿,过分了。”江沧海几次想要扒拉开他的爪子,却都被锲而不舍追上,无奈黑着脸道。

可渐渐地,

孟轻舟神色凝重,肃然起来。

见此情形,所有人都提起小心脏,不敢置信瞪大了眼睛。

难道,首辅大人也有黑历史吗?

就连姿态慵懒随性的东方琉璃,也吓得坐直了身子,屏住呼吸紧张等待。

江沧海可是大晋王朝的顶梁柱之一,他都有严重问题的话,代表着这个国度彻底没救了,也别想着争霸天下,趁早洗洗睡吧。

“老夫...有什么问题吗?”江沧海被整得都不自信了,绞尽脑汁回忆前半生经历。

慑于孟轻舟还有待商榷的圣人身份,江沧海不得不重视起来。

只不过,江沧海想了半天,当事人都一脸懵逼!难不成老夫在梦游时,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吗?

就见,孟轻舟严肃开口:

“首辅大人,您是否有一位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

百官:???

女帝:?

江沧海:??

“何意?”江沧海满头雾水,疑惑问道。

孟轻舟郑重其事道:

“实不相瞒!我的老家有一位名叫江大海的村长,生辰八字、命格都和你极其相似!”

“不!这都不能说是相似了,简直就像一个人啊!”

“我怀疑他是您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您觉得呢?”

江沧海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憋的剧烈咳嗽。

好家伙!搞半天你说这个。

当然相似了,因为村长江大海是我扮演的!你已经替我摸骨看命两次了!

江沧海气的够呛,但不得不背着良心撒谎:

“那个...确有其事!你说的江大海我知道,是老臣...亲哥哥!我们早已经相认,不劳烦孟卿忧心了。”

闻言,孟轻舟摸了摸鼻子,暗暗诧异。

还真有一个孪生兄弟?

小说剧情里怎么没写?狗作者又偷懒了!

江沧海怨气都快溢出来,默不作声回头看向女帝,那眼神仿佛在说:陛下!瞅瞅你干的好事!

老夫穿开裆裤时候都不撒谎,老了老了,眼看着半截身子埋进棺材里,还要被迫扯谎,这不操蛋吗!

东方琉璃罕见露出心虚神色,挠挠额头,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去看江沧海。

听见首辅亲口承认还有一位孪生兄弟,群臣交头接耳起来,隐约听见有人在讨论,该怎么找到那个江大海,方便他们拍领导马屁,随时可以去慰问慰问首辅大人的亲哥哥。

江沧海闭上眼睛,险些流下两行清泪。

老夫的清誉,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