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锦绣七零麻辣娇妻撩夫忙

锦绣七零麻辣娇妻撩夫忙

陈年普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辈子,张雅楠识人不清,落得个含恨离世的下场,重回七零年代,她走上了逆袭之路。这辈子,张雅楠智斗养父母,脚踩绿茶姐姐,曾经欺负她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虐渣报仇的同时,也不忘经商致富,与其依靠男人,不如自己成为女强人。奋斗路上,总有一个男人默默守护,为她扫清前路,给她依靠和温暖,终于有一天,她不想再等待,直接拉着靳成远去了民政局……

主角:张雅楠,靳成远   更新:2022-07-16 06: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雅楠,靳成远 的武侠仙侠小说《锦绣七零麻辣娇妻撩夫忙》,由网络作家“陈年普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辈子,张雅楠识人不清,落得个含恨离世的下场,重回七零年代,她走上了逆袭之路。这辈子,张雅楠智斗养父母,脚踩绿茶姐姐,曾经欺负她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虐渣报仇的同时,也不忘经商致富,与其依靠男人,不如自己成为女强人。奋斗路上,总有一个男人默默守护,为她扫清前路,给她依靠和温暖,终于有一天,她不想再等待,直接拉着靳成远去了民政局……

《锦绣七零麻辣娇妻撩夫忙》精彩片段

“快,血库没血了!”

“去找家属,让家属马上验血......”

“血氧持续降低......”

张雅楠耳边是医生和护士焦急的声音,明明是全麻的移植手术,为什么自己还能听到这些......

再然后张雅楠好像飘了起来,所谓的灵魂出窍是什么样的感觉,她不知道。

但是张雅楠却有一种一切都解脱了的舒畅感。

曾经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

“张雅楠,你是姐姐,要让着妹妹......张雅楠,你能不能不要什么都和妹妹抢......”

“你妹身体不好,你把上学的指标让她怎么了?工厂怎么了,那可是国营大厂,是铁饭碗,不是谁回城都能进工厂的。”

“张雅楠,怎么说话呢,你怎么就不想想你和雅林是姐妹,宋荣轩为什么不喜欢你......”

“宋荣轩是我丈夫,现在他和张雅林两人都上了一张床了,你还怪我!”

“张雅楠,雅林现在情况很不好,医生说肾移植能救,你们两个是双胞胎姐妹,刚巧配型又合适,你......”

张雅楠有个和异卵的双胞胎妹妹,明明两人出生差了几分钟而已,但是父母却总是觉得妹妹张雅林处处都比自己好,加上张雅林身体不好,以至于张雅楠总是被父母要求让着妹妹。

好吃的好喝的全给张雅林也就算了,考上大学的是她张雅楠,却被张雅林顶替了。

明明是自己的丈夫,但是却被张雅林不要脸的拐上了床......

张雅林得了肾病,最后自己还被逼着挖掉一颗肾给她......

“抢救无效,死亡时间......”

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张雅楠好像终于不飘着了,脚落地了。

终于她不用事事都要让着、忍着张雅林了,更不用为了张雅林,明明不想做手术,却被逼着捐肾了。

......

咳咳咳,张雅楠嗓子十分的不舒服,本能的咳嗽了几声,之后缓缓的睁开眼睛,侧目看了一圈,下床走到桌子前面,倒了杯水。

喝完之后放下茶缸,张雅楠下意识的要去床上再躺躺,因为腿是软的,然而看到墙上的领袖像,张雅楠突然之间愣住了。

不可思议的再次看了眼房间,之后垂眸盯着自己双手还按着的桌子上,目光停留在刚才自己喝水的陶瓷茶缸上,上面有几个大字: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张雅楠想自己做手术的时间都九十年代了。

眼前这一切怎么看都不是九十年代的东西......

最后张雅楠的目光定格在桌子上的日历上,上面黑色的粗体大字,一九七八年......

七八年?

自己这是重生了?!

再看看时间,三月份,这不是上一世自己去大学报到的时间吗?!

但是在上一世考上大学的人明明是自己,可是却被自己的双胞胎妹妹顶替了。

既然重活一世,张雅楠绝对不会再继续重复上一世的窝囊和委屈了。

放下茶缸就开门要出去,可是拉了拉门,却没有拉开。

雅楠冷笑,自己重生的还真是真实啊,上一世就是奶奶怕自己坏了张雅林的好事儿,给自己喝的水里放了安眠药,让自己睡过去了。

可是饶是这样,奶奶还不放心,把屋门从外面锁上了,她搬了一把小板凳在外面守着。

现在......张雅楠站在屋里转了转,最后把目光停留在窗户上。

跳上窗台的瞬间,想起了什么,张雅楠拉开抽屉,里里外外的翻了一遍,按照上一世的记忆找到一单子,揣进兜里之后跳窗户逃出去了。

本来是要往自己考上的大学燕大去的,要从张雅林手里抢过通知书,不能让她顶替了自己。

但是做事情不能冲动,要讲究方法,思量了一番张雅楠往前一世的婆家去了。

重活一世,日子肯定不能过的像是上一世那么的窝囊,既然要改变,在报仇的同时阻止无耻的妹妹顶替自己上大学的名额。

前一世的婆家住的是四合院,好几户人家住一个院子,张雅楠到的时候,院子里好些人,稳了稳心神,张艳楠径直走到前一世的婆婆梁云面前。

“看看。”

梁云正在洗菜,看到张雅楠楞了一下,之后笑呵呵的开口:“雅楠啊,之前我还和荣轩说叫你来家吃饭呢。”

“看看。”雅楠无视梁云的话,再次把手里的单子往梁云面前递了递。

梁云疑惑的垂眸看了眼,之后在围裙上蹭了蹭手上的水,接过雅楠递过来的单子:“什么啊?”

虽然接过了单子之后梁云又开口了:“你这闺女......你也知道我不识字,就和我说说这上面写的什么啊?”

雅楠冷笑:“张雅林的化验单,显示怀孕了。”

她话音落下的瞬间看到梁云的瞳孔猛然一缩。

同时周围看热闹的大妈们开始窃窃私语了。

梁云脸上难堪极了:“你妹妹不检点有孩子了,你来找我做什么?”

张雅楠见她这么说,一边转身一边说:“那好,我拿着这单子去你儿子宋荣轩的单位。

回城宋荣轩分到了物资局,是吧?这是多少人羡慕到眼红的铁饭碗单位啊。”

“等等!”

听到梁云的声音,张雅楠转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梁云。

“雅楠,你看你和我们荣轩处对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荣轩好了你不是也跟着好吗啊?怎么总是想着破坏荣轩的前程啊?

有什么话咱们屋里说啊。”

张雅楠甩开梁云拉着她的胳膊:“梁姨,现在避着街坊四邻也晚了吧。”

梁云皮笑肉不笑的扫了眼周围看热闹的街坊四邻,跟着张雅楠一起往外走了。

“张家小闺女怀孕了?”

“看梁云这态度,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家荣轩的?”

“那荣轩不是和张家的大闺女在处对象吗?不是说两人下乡在知青点的时候就开始谈对象了吗?”

......

张雅楠和梁云两人转身之后没走多远就听到了身后的议论声。

走远了梁云没好气的问:“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张雅林拿着我的入学通知单去报道了,你去学校把张雅林给搅和了,不能让她得逞。”

“张雅楠,你们家的事儿,我凭什么掺和啊。”

“那我就去宋荣轩的单位闹,同时告诉我爸妈说张雅林有了你们家宋荣轩的孩子,你该知道我爸妈对张雅林的态度,肯定会让宋荣轩和张雅林结婚。

可是呢,张雅林那身体可是没办法把孩子生下来的,你们宋家是三代单传吧,就这么看着宋家在宋荣轩身上断了根儿?”

梁云咬了咬牙,没马上回答。

张雅楠纵然心里着急,但是看起来却气定神闲的很,她扬了扬手里的单子,扬长而去了。


梁云追上张雅楠:“你不能去荣轩的单位闹。”

张雅楠似笑非笑的看着梁云:“姨,那要看你怎么做了。”

宋荣轩是雅楠上一世的丈夫,那个时候就和妹妹狼狈为奸,上一世张雅楠懦弱不知道反抗。

还被婆婆梁云处处刁难,这一世既然要报仇,那就从梁云、宋荣轩还有自己的小白花妹妹开始吧。

也许在别人看来,张雅楠这么威胁梁云没用。

但是上一世雅楠可是和梁云斗了一辈子,她太了解这个大字不认识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梁云了。

梁云骂骂咧咧的嘟囔了一句,然后小跑着往燕大去了。

今天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新生入学,学校里人来人往的不少人。

张雅楠悄悄的跟在梁云身后,找了一个树荫处,默默的观察着梁云。

“哎,你这大妈怎么回事儿?”

梁云没管别人说什么,惦着脚尖往排着人前面看了看,看到张雅林之后,她从人群中挤过去,拽着张雅林把张雅林拉出来。

“孩子呢?孩子还在不在?”

听到梁云这话,周围的人都看向了她们。

张雅林甩开梁云:“说什么呢?你谁啊?”

“哎呦喂,你这是不认识我了,你和我儿子睡觉的时候可不是这态度啊。”梁云冲着张雅林淬了一口口水。

白眼翻的美轮美奂,注意到张雅林手上拿着的录取通知单的时候,梁云大叫:“这是什么?是录取通知书吗?不是你姐张雅楠考上大学了吗?怎么你在这儿?你一个病秧子,和我儿子睡个觉都差点没咽气了,要不是我把我儿子给拉开了,你爹妈明年就该给去你坟头给你烧纸了。”

学校的老师听到嘈杂声走过来试图劝劝。

但是梁云生怕自己的儿子被耽误了,拉着老师说:“这闺女就是个破鞋,这录取通知书是她姐的,不信你们可着打听去。”

不远处树荫下的张雅楠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

“这个时候你不该上前证明那个大妈说的对吗?”

听到这低沉的犹如电台男播音员一样的声音,张雅楠紧张的缩了缩肩膀:“你......你......谁?”

对方笑了笑,在转身离开之际,看了眼还在闹着的梁云。

张雅楠咽了咽口水,盯着远去的背影看了看,迅速的往热闹中心走。

“雅林你来了,你赶紧和大家解释一下,事情不是梁姨说的那样。”

“哎呦,刚才不是不认识我吗?现在叫我梁姨了?”梁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听着自己的白花妹妹叫自己雅林,张雅楠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不就是装茶,谁不会啊!

张雅楠也开启了茶语模式:“怎么了?”

燕大的老师在张雅楠和张雅林身上转了转,之后问:“你们俩真是姐妹啊?到底谁是张雅楠啊?”

张雅楠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张雅林,想说话,但是却又把话咽下去了。

故意表现的讷讷的,这对张雅楠来说手到擒来,上一世这是她本来的性格。

看热闹的人那么多,看出了张雅楠和张雅林两人之间细微的表情变化。

燕大的老师说:“高考语文的作文张雅楠写的是什么?”

张雅林紧张的看向张雅楠。

张雅楠转了转身,背对着众人悄声的和张雅林说自己的语文作文写了什么。

其实现场的老师并不知道张雅楠的作文写了什么,但是张家姐妹的态度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事情怎么回事儿。

一个看着像是上级一样的人抽走张雅林手中的通知书和介绍信。

“这事儿再说!”

燕大老师的态度让张雅楠心里一咯噔,怕最后连自己也上不了学了。

但是想到自己都重生了,再坏还能比上一世的情况坏吗?雅楠在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稳住!

张雅楠迅速的调整情绪,跟在气冲冲的张雅林身后走了。

梁云站在原地有点恍惚,这张雅楠去找自己的时候可不是这态度啊,怎么刚才看起来还是那么胆小啊。

就在梁云讷讷的在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张家姐妹已经走远了。

想着自己的仇人还有一个,张雅楠走到燕大门口,犹豫了一下,往学校传达室去了。

“大爷,我打个电话。”

得到传达室大爷同意之后,张雅楠拨了一个电话:“宋荣轩在你的帮助下,进了物资局,但是他另外一个相好的张雅林却有了他的孩子。”

说完张雅楠就挂了电话。

本来想着回家的,但是一想到回去之后自己那白莲花妹妹哭哭啼啼闹闹哄哄的样子,张雅楠就烦,思量了一下往物资局去了。

宋荣轩,她前世的丈夫,不共戴天的仇人,岂能放过他!

张雅楠刚到物资局,还没进大楼呢,就看到宋荣轩追着一男一女往外走。

那个女的张雅楠认识,就是刚才她在学校门口打电话的人,宋荣轩回城被分配到物资局的关键人物,靳雪妍!

靳雪妍旁边的男的,张雅楠不认识,刚想着看清楚呢,他们走过来了,张雅楠再次躲到了梧桐树后。

“雪妍,你要相信我,我和张雅林没任何关系,而且我早就和张雅楠分手了,我们......”

“你母亲刚去燕大闹了一场,你和张家姐妹纠缠不清,这是事实,雪妍眼瞎一次就算了,你还希望她永久失明啊。”

张雅楠听到这声音,忍不住在心里鼓了鼓掌,这人的嘴真毒。

只是......怎么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熟悉......

张雅楠悄悄的从梧桐树后面探出头,看了一眼。

竟然是自己在燕大遇到的那个男的。

太过震惊了,张雅楠就忘记再躲起来了,于是就被宋荣轩看到了,把她从树后面拉了出来。

“雅楠,你快和雪妍说说,我们是不是早就分了?”

靳雪妍看到张雅楠,脸色也不好看,她问:“张雅楠,怎么就那么窝囊,他和你妹妹在一起,你就不知道?”

“我没有,我没有......”宋荣轩迅速的否认。

张雅楠看了眼站在靳雪妍旁边似笑非笑的男人,再看看宋荣轩,张雅楠想上一辈自己还真是瞎的不轻。

“张雅楠,你倒是说话啊。”靳雪妍不满的白了眼张雅楠,有点瞧不起她的窝囊。

张雅楠默了一会儿开口:“荣轩是不是和雅林在一起,我不知道,但是荣轩之前和我说了说雅琳后背有个瘊子,说老人说过,背上长瘊子的人,是背着瘊子,命苦。”

宋荣轩听到张雅楠这话,气死了:“张雅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原话是你妹妹胸前长了一个瘊子,怪不得比你有福气呢......”


话说了一半,宋荣轩也意识到了什么,他抬手准备抽自己的耳巴子,但是看到张雅楠似笑非笑的样子,气急的窜到张雅楠面前:“你诈我?!”

眼看着宋荣轩的巴掌要落下来了,张雅楠不急不缓拿起包挡了一下,把宋荣轩给甩开了。

没站稳的宋荣轩踉跄着摔倒了。

张雅楠冷笑了一声,注意到旁边装垃圾的推车,张雅楠过去推过来,把宋荣轩卡在推车的车轱辘中间。

宋荣轩鬼哭狼嚎:“张雅楠,你想干什么!”

“就是觉得你太垃圾了。”张雅楠站在垃圾车前面,看着躺在垃圾车下面的宋荣轩,之后转头看向靳雪妍。

“这就是你费劲给他弄到回城指标的人?雪妍,你这眼神要是让咱们知青点的同学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啊。”

靳雪妍被张雅楠这话刺激的双手紧握成拳了:“张雅楠,你也别说我,你眼神也好不到哪儿去。”

张雅楠点了点头:“所以我现在正在改正错误,准备丢掉垃圾,你该不会捡起他这垃圾吧?”

靳雪妍深呼吸:“你放心,这垃圾没人抢。”

之后靳雪妍走到垃圾车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宋荣轩:“物资局你想都不要再想了,以后你就扫厕所吧。”

宋荣轩还想求求靳雪妍,可是这是在物资局门口,已经围观了许多人。

事情解决的出乎意料的好,张雅楠想,报仇的滋味果然让人心旷神怡!

比起上一世窝窝囊囊的活着太痛快了。

回头看了眼躺在垃圾车下面艰难站起来、灰头土脸的宋荣轩,张雅楠冷哼了一声。

上一世的仇人倒霉,雅楠的心情激动,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呵呵。”

张雅楠以前唯唯诺诺的,经常遭人白眼和嘲笑,所以对冷笑声特别在意。

听到这笑声,张雅楠的脚步情不自禁的顿了一下,抬头看着街拐角处的男人。

刚才和靳雪妍在一起的那个男的。

“那个......你......”

“靳成远。”

听到对方自报名字,也姓靳,雅楠想大概是靳雪妍家的亲戚,她冲着对方笑了笑,准备越过他。

“电话是你打的吧?”

“什么?”雅楠楞怔的问。

“从燕大回家刚进门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了宋荣轩的事儿,是你吧?”

张雅楠咽了咽口水,之前在学校门口打电话的时候,她太紧张了,说是让人把话传给靳雪妍,至于接电话的人是谁,雅楠还真没问。

现在......这是被抓了正着?

就尴尬!

特别是这靳成远似笑非笑的神态让雅楠觉得好像被人看穿了一样,重生之后第一次感到有点无所适从。

没再和对方搭腔赶紧走了。

走了两步,雅楠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又回头:“那个......”

“靳成远。”

再次被告知了一遍名字,张雅楠更尴尬了:“你和雪妍是亲戚吧,你能不能和雪妍说说,就算是让宋荣轩去扫厕所,也要等着她和张雅林结婚了再去啊。”

生怕对方拒绝,雅楠讨好的冲着对方笑了笑。

靳成远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转身走了。

张雅楠知道依照靳家的家世,是能做到这一切的,但是就怕靳雪妍心疼宋荣轩了,毕竟张雅楠在知青点和靳雪妍做了三年的同学,知道她多喜欢宋荣轩。

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张家,雅楠还没进院子,就听到张雅林苦苦哭啼啼的声音,还不忘埋怨自己。

张雅楠冷笑了一声,推开门。

张家父母已经回来了,看到张雅楠,气不打一出来,奶奶嫌他们磨叽,拿起扫帚就往张雅楠身上抡。

张雅楠抓住扫帚,冷冷的开口:“你们有这个闲心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宋荣轩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了和雅林的关系,还说了雅林身上的胎记在哪儿,他们要是不结婚,以后雅林还怎么见人。”

“还不都是因为你!”张雅林气的要抓雅楠的头发。

雅楠不费吹灰之力就推开了张雅林,孱弱的张雅林歪倒着靠在院门上。

“张雅楠,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妹?”

看着凶神恶煞的母亲,张雅楠都麻木了:“雅林怀孕了,梁云闹的学校人尽皆知,燕大是上不了,你们还不赶紧的替她想想以后怎么办?

宋荣轩再不济,人家也在物资局上班的,铁饭碗,多少知青回城都在家等着分配工作呢,雅林这身体能做什么?”

张家奶奶一听这话,说;“我去宋家找梁云去。”

张雅楠又开口:“要是找梁云这事儿就黄了,梁云肯定会让雅林把孩子生下来,可是雅林的身体能生孩子吗?

不能啊,所以这事儿就要找宋荣轩,先把结婚证领了,然后再悄悄的把孩子流掉,梁云就是知道了也没办法。”

张家人看着雅楠,都有点诧异,眼前的雅楠和之前的张雅楠差别太大了。

好像她就是吃了安眠药睡了一觉啊,怎么突然看起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雅楠,你和宋荣轩......”张家妈妈试探的问了一句。

雅楠说:“知道雅林喜欢宋荣轩,我就和他分手了,我哪能和雅林抢啊。不然外人会怎么说我们姐妹。”

这话正和张家人的心意,但是却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张雅楠趁着张家人疑惑的时候,继续说:“还有你们要快点,要知道宋荣轩能回城,能进物资局,我们知青点的一女同学起了好大的作用,要是让梁云知道了就没雅林的事儿了。”

张家奶奶觉得雅楠说的有道理,就出去了,在宋荣轩回家的路上等着他,把他拉到了张家。

被张家奶奶拽到张家,听说要和张雅林结婚,宋荣轩一万个不愿意。

张雅楠本来在屋里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呢,但是没想到平时在自己面前吆五喝六的奶奶和父母还有那白莲花妹妹竟然词穷了。

一想到上一世自己竟然被这样的人欺负死了,张雅楠就忍不了。

“宋荣轩,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结婚就是死。”

“你少吓唬人了。”宋荣轩想起张雅楠和靳雪妍两人在他单位门口给他的侮辱,恨得牙痒痒的:“张雅楠,你敢说你是真心为雅林着想,你......”

眼看着张家人因为宋荣轩这话都怀疑的看向了自己,甚至于奶奶和父亲手里已经拿着东西准备打自己了,张雅楠冷笑了一声,缓缓开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