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夫君总和自己吃醋

夫君总和自己吃醋

久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师寻安穿越到大婚之夜,洞房内的男人却不是她的夫君,她意识到这是一场阴谋,于是,她及时跑出了房间,并且让裴凛昭为自己做主。一场阴谋被化解了,可她知道这并不是结束,接下来的路恐怕会更难走。在这个世界里,她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裴凛昭,她愿意全身心的爱他,努力治好他的病。面对性情大变的师寻安,裴凛昭也曾感到疑惑,可他什么也没问,决定无条件的信任她……

主角:师寻安,裴凛昭   更新:2022-07-16 07: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师寻安,裴凛昭的武侠仙侠小说《夫君总和自己吃醋》,由网络作家“久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师寻安穿越到大婚之夜,洞房内的男人却不是她的夫君,她意识到这是一场阴谋,于是,她及时跑出了房间,并且让裴凛昭为自己做主。一场阴谋被化解了,可她知道这并不是结束,接下来的路恐怕会更难走。在这个世界里,她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裴凛昭,她愿意全身心的爱他,努力治好他的病。面对性情大变的师寻安,裴凛昭也曾感到疑惑,可他什么也没问,决定无条件的信任她……

《夫君总和自己吃醋》精彩片段

 她睁开眼,便看到面前的男人捂着脖子,白皙的指缝间有鲜血汩汩流出,原本俊朗的面容也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

“你敢刺伤我?怎么?怕我把你那些事都说出去,想要杀人灭口啊?”

闻言,师寻安快速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

今日本是和她同名同姓的原主被册封为盛世郡主,和当今五皇子,也就是析王殿下成婚的大日子,原主一直安分的坐在婚房,结果眼前的男人摸进来对她进行侮辱,情急之下,原主用发簪刺了男人的脖子,结果男人没死,反倒把原主吓死了,这才导致穿越。

作为现代著名的心理学医师,师寻安有着过硬的心理素质,即便衣衫被扯得凌乱,她也要化被动为主动。

“我刚才刺中的是你颈动脉,虽然创伤口不大,但是流血会非常多,你再这么用力,刺激伤口,不过两刻钟你就会失血过多而死了。”她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寒冷无比。

这话,让男人的动作一顿。

别的暂且不说,流血很多这一点,男人也注意到了,再加上师寻安那笃定的神色,不由得他不信。

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师寻安真的敢动手伤人!

“你现在就感觉头晕了吧?有些浑身无力了吧?那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因为工作的原因,师寻安给太多的人做过心理暗示,完全具备三言两语就把当事人代入情景的能力。

男人的身体开始摇晃,压着师寻安的力道也明显减轻了。

看准时机,师寻安直接推开男人跳下床,一边整理喜服一边高声喊叫。

这院子是不同寻常的僻静,刚才她和男人争执的时候也在高声呼救,可是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没有人过来,想必也是有心人安排好了。

“小姐,出什么事了吗?”

门外终于传来声音,随后就是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粉红色丫鬟服饰的小姑娘走进来,看清屋里情况之后,叫声振聋发聩。

师寻安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叫不来人了。

不多时,形形色色的人堆了一屋子。

如今已经暮色深沉,很多宾客全都离开了,如果不是听到内院的惨叫,这些人也都告辞了。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这男人是谁?”

“那不是户部尚书家的二公子龚成吗?怎么……快,快把析王殿下叫来。”

“大婚之日发生如此事情,可如何是好啊……”

众人吵吵嚷嚷,师寻安头都大了,直到一抹芙蓉色入眼,有人莲步款款过来作势搀扶她。

是师容怀,师寻安的庶长姐。

“妹妹受惊了,你和龚二公子是怎么回事?他是被你刺伤的吗?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虽然你已经嫁人了,但是情分还是在的……”

师寻安暗地翻了个白眼,这种同父异母的姐姐妹妹,还真是到哪都少不了,光凭直觉,这事恐怕都和师容怀脱不了干系。

“什么情分?姐姐莫要胡说,龚成轻薄于我,其罪当斩,我身为析王妃,又岂会和这样的登徒浪子有什么情分?”

事已至此,她可顾不得原主是什么性格了,想要含沙射影?她的职业素养第一个不答应!

“发生何事?”

突然,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闯入,紧接着,门口闪现一抹红,身姿挺拔,形如神祇的男子迈步走进。

他生的极好,面容仿佛被精心打磨过一般,不过眉心微皱,不知道是在烦心婚事被搅还是别的什么,薄唇拉成平直的线,浑身散发的皇亲贵胄的气质使他有些不好亲近。

此人,便是当今析王殿下——裴凛昭。

来的路上,他已经听人简单说过,现下打量了一下婚房,目光从龚成身上转移到师寻安这里落定。

“王爷,龚成潜入婚房对我图谋不轨,我极力反抗叫喊,竟无人过来,想必是有人故意设计,调走了附近的丫鬟守卫,这分明是想要我声名尽毁,若不是我刺中龚成得以逃脱,后果不敢设想,请王爷明察。”

师寻安上前匆匆说着,因为还没有完全习惯古人的身份,一时间忘了跪拜,但是她站着言之凿凿说话的样子,给她平添了几分底气,好像事实就是如她所说一般。

这时候,如果她指名道姓的说谁是幕后真凶,大家恐怕也都要信服。

闻言,师容怀快速的看向龚成,然而龚成早就被吓傻了,一直瘫在床上。

“龚成。”

裴凛昭突然点名,龚成下意识的抖了一下,随后才像终于反应过来似得,赶紧大叫着让人给他找郎中,他流血太多,快要死了。

“姐姐你看,这样的人,我难道是瞎了眼才会和他有情分?哪里比得上王爷的千万分之一?”师寻安意味深长的看着师容怀。

师寻安是宰相府嫡女,生母和裴凛昭的母妃是手帕交,所以幼时经常入宫,两人的婚事也是早早定下的,只不过原主太过心软,对谁都是极尽好意,惹出了不少烂桃花,现在轮到她收拾烂摊子,那就必然要快刀斩乱麻了。

裴凛昭身有隐疾,但是对师寻安极好,所以面对这样的新婚丈夫,闭着眼睛夸就对了。

只不过这么直白的表达方式,和原主还是太不一样了,以致于师容怀一时间难以招架,顿了一下才面带歉意的开口:“是姐姐言错,姐姐也是一时情急,不知道究竟是……”

“好了。”裴凛昭打断了师容怀毫无意义的话语,吩咐道,“把龚成带下去先治伤,尚书大人不日回京,到时本王定然要找尚书要个说法。”

言下之意,分明连查都不查,就相信一切都是龚成的错。

“额……”

师容怀张了张嘴,想说你难道就不认为也可能是师寻安勾引的?或者他们两个本身就不清白,师寻安是要杀人灭口?

但是话到嘴边,她还是聪明的吞了回去,反正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众人全都退出去,婚房内恢复平静,还带着一些尚未散去的血腥味。

“你刚刚说什么?”


 裴凛昭突然直视师寻安,他比她高出快一个头,这样居高临下的看过来,非常有压迫感,不过师寻安也不是吃素的,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名场面没有见过?

“王爷的隐疾我恐怕有办法治疗。”

话题转的太快,裴凛昭眉毛一挑,眼眸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神色。

刚才师寻安凭借记忆,对裴凛昭的隐疾有了一些了解,如果她没判断错的话,这种病,在古代完全没有医治办法,但是对于现代穿越过来的她而言,并不是无解。

“王爷若是隐疾得治,那自然是全天下最好的王爷,谁,又能比得上呢?”

她上前一步,脸上带着胸有成竹的神色,好像她动动嘴,病就全好了一般。

刚才说的话?

她自然是记得的,本也没错啊,龚成不管从各方面来讲,都不可能比得过裴凛昭啊!

得了那种病,这么多年居然一直掩饰的很好,知道的人屈指可数,其中艰辛与智慧,师寻安想也知道了。

“你,不太一样。”

他没有说“好像”、“似乎”这样的词汇,只是神色有些复杂。

当然不一样了,原主那心慈面软的姿态她说什么也是学不来了,古人那种隐晦的表达方式对她来讲倒是不难,可她早就习惯一针见血了。

“我以前是宰相府嫡女,现在已经是析王妃了,自然不一样。”

师寻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给自己找理由,她当然知道裴凛昭说的不是这个,但她能怎么办?说她是穿越过来的?

那病情简直可以和裴凛昭的隐疾一较高下了。

裴凛昭似乎勾了勾嘴角,但他的动作太小,不等捕捉就已经恢复了冰冷的面容。

闹剧收场,两人也没有什么圆房的兴致,各自睡下。

翌日一早,昨日穿粉红服饰的丫鬟便进来将师寻安叫起,说是要进宫叩谢皇上下旨另二人完婚。

丫鬟名叫小鸾,是师寻安从宰相府带过来的唯一近人,说是情同姐妹也不为过。

她一边梳洗打扮,一边问道:“小鸾,昨日你为何不在房门外?”

小鸾以为她要问责,急忙忙跪下说道:“王妃赎罪,小鸾不是擅离职守,是掌事嬷嬷让奴婢去外面帮忙,可是奴婢去了发现并没有什么大事,奴婢担心王妃,趁掌事嬷嬷不注意赶回来,结果就……”

果然不出所料。

看得出来小鸾是真心紧张,一口一个“奴婢”,师寻安早就同她讲过不必如此的。

“快起来,我不是要怪你。”师寻安将小鸾扶起来,安慰了两句才了事。

入宫不是小事,师寻安今日穿着正服,头上珠翠摇摆,显得整个人华贵但又不失身份,唇间艳红,称得肌肤雪白,一颦一笑尽是绝美。

裴凛昭在门外等着,他的正服和师寻安的是一套,两人走在一起,即便是背影,都给人一种举世无双的般配。

小鸾跟在后面看着看着竟然看痴了,差点扭了脚这才收回心思急忙跟上。

路上,师寻安将小鸾的话告知裴凛昭,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容一直阴沉,直到进了宫才稍稍好转。

谢恩是一个繁琐的过程,好在皇帝有朝事要对裴凛昭说,就让人带着师寻安先去了皇后那里。

皇后雍容优雅,姿态高贵,即便不动声色浑身也散发着一种令人敬畏的气场,师寻安按照礼仪办事,有问有答,倒是也没有做错什么。

“听闻昨日大婚遇见贼人,想必吓坏了吧?本宫让人准备了养心粥,你用一些。”

皇后一摆手,立刻有婢女毕恭毕敬的将粥递过来。

师寻安急忙道谢,但是垂下眼看粥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婢女瞥她的眼神。

婢女放下粥欲走,师寻安急忙出声:“站住。”

“这粥有问题。”

她盯着婢女,刚说完这五个字,就见婢女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她立刻起身站在婢女面前,直视着婢女的眼睛。

那如锥的目光,好像能看到人骨子里去,不消片刻,婢女便低下头去。

“在皇后娘娘面前,你居然敢在粥里动手脚,是想要害我嫁祸给皇后娘娘不成?”

师寻安提高了声调,直接上纲上线,把小婢女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没有,奴婢不敢,没有……”她这一慌乱,就更证明有鬼了。

“啪——”

皇后当即一拍桌子,宣太医过来察验。

粥确实有问题,党参放了多于正常三倍的量,这要是喝下去,轻则心绞痛数日,重则心律不齐,虽然不致命,但也绝对不会让师寻安好过。

“大胆!何人指使你毒害析王妃?”

皇后娘娘即便生气也不失仪态,只不过语调十分冰冷,带着威压。

“奴婢不敢毒害析王妃,是,是奴婢失职,放错了药材,请皇后娘娘恕罪,请析王妃恕罪……”

婢女频频磕头,嘴里胡言乱语的也全都是求饶的话。

“失职?若不是析王妃发现端倪,喝了下去,伤了身子你有几个脑袋够赔?”皇后冷哼一声,摆手让人将这该死的婢女拉了下去。

其实师寻安并不是发现了粥的端倪,她主修心理学,对于医学涉及的不多,党参放多了她绝对是看不出来的,只是方才和婢女对视,直觉告诉她,这个婢女不对,没想到一炸之下还真发现问题。

只是皇后这处理方法,是不是太急了?

出了这样的事,皇后也没心思和师寻安闲聊喝粥了,随便说了几句话就让师寻安离开了。

师寻安下一站要去泽妃寝宫,泽妃乃是裴凛昭的生身母妃,虽然她身体常年抱恙,就算皇儿大婚也没有参加,但她作为儿媳也有儿媳应尽的任务。

更何况她隐隐觉得,裴凛昭的隐疾和泽妃也有关。

师寻安一走,皇后立刻叫了贴身婢女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婢女领命快步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身材颀长,一身华服,面容俊朗的太子殿下,裴令华。

“母后,您找……”

裴令华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皇后打断:“养心粥的配方,是你新写了给母后的吧?”


 “皇儿,你的事情母后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鬼心思用到母后这里来,是不是有点忤逆犯上了?嗯?”

皇后的目光咄咄逼人,裴令华立刻跪下,没有辩解。

“这次的事情,母后压下了,日后,你若是再行此蠢事,莫说他人,母后第一个不会饶你。”

“是儿臣思虑不周,请母后息怒。”

裴令华面色复杂,看皇后只不过是训斥两句,没有别的交代,便起身离开了。

本以为即便是在皇后这里吃坏了,也没人敢怀疑皇后会下毒给不相干的师寻安,没想到计谋直接被识破。

看来师寻安确实不太对劲……

在泽妃寝宫,师寻安毫无意外的吃了闭门羹,就在她纠结是应该死缠烂打还是暂时放弃的时候,一位公公急忙过来行礼。

“拜见析王妃,王妃怎么在这呢?真是让老奴好找,王爷说要回府了,王妃快请和老奴走吧。”

公公语速很急,说着话就已经迈步,问他他除了一句“王爷急着回府”也没有别的话,师寻安只好先跟上。

上了马车,师寻安终于知道为什么急了。

裴凛昭的状态很不对劲。

他一手抓着坐垫木板,一手死死按着太阳穴,手背额头全都青筋暴起,出了很多的汗,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看起来好像在强撑某种疼痛,又好像在隐忍什么,本就没有太多表情的脸如今更是可怕。

师寻安有一瞬间的怔愣,她竟然觉得眼前一幕似曾相似,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与她无关,是原主曾经看到过裴凛昭这样的表现,这说明他要病发了。

“马上回府。”

她一声令下,马车立刻前行。

“别怕,我在这,我不会让别人发现你不对劲的,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可以信任我……”

常年的经验让师寻安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出这些话,不管是处于医生的角度,还是妻子的角度,她都不允许裴凛昭出事。

啪——

裴凛昭突然伸手扣住了师寻安的手,她急忙回握过去。

医生和病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而她往往都能第一时间取得这种信任。

“回府之后……”

他声音几乎破碎,整个人处在一种难以言说的煎熬当中,但是又不得不分出精力对师寻安进行叮嘱。

不等他说完,师寻安已经明白了。

“你放心,我都会处理好的。”

她的话,底气十足,她的眼神,一瞬不瞬,让人看了就会觉得安心。

裴凛昭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人像是突然放松了一般晕了过去。

师寻安急忙检查,确认他的痛苦和晕倒都不是外力造成的,心里的猜测就更加肯定了。

但是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是皇帝吗?皇帝和裴凛昭说了什么让他发病的?

源头才是最难找寻的,正是因为不愿意面对,所以才病痛缠身,但她还是有信心可以治好裴凛昭。

或许是因为他们已经成了夫妻;或许是因为他昨晚无条件的信任;或许是医生救死扶伤的本能;也或许……

到了析王府,师寻安亲自扶着裴凛昭回房,遇人也只说王爷是喝醉了,患这种病的人本来就不应该饮酒,酒量定然很差,而且她记得,成亲当日,裴凛昭也只是喝了三盏,这一说法,倒是很有说服力。

将他安顿好之后,师寻安便带着小鸾在厨房给他煎药。

“王妃对王爷可真好,成婚第二日便亲自煎药,以前在宰相府的时候,您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现在嫁了人果然就不一样了……”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小鸾的话也就多了起来,甚至还敢调笑自家主子了。

不过师寻安左耳朵听右耳朵冒,她一心想的都是这些药其实收效甚微,如果能研制出一些现代的药,或者想办法提取一下成分,那才会对裴凛昭帮助更大,但这些相较而言,确实是她的短板。

她思绪万千,手上一个没注意,不小心被烫了一下,白皙的皮肤立刻红肿一片,惹得小鸾大呼小叫,一会儿嚷着要找郎中,一会儿又要去找药来敷上。

“找点冰块来冷敷一阵就好了,别大惊小怪的。”

这点伤,对于师寻安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但是她这漫不经心的样子,实在让小鸾难以理解:“王妃,从前您哪怕被划到一下都要请郎中的,怎么现在……”

师寻安一脸无语,原主活得可真是太在意了。

“成亲难道真的会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小鸾还兀自绞尽脑汁的解释着。

“你这丫头……”

师寻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将药盛到药碗里,便去了裴凛昭的卧房。

然而走进去之后,赫然发现屋内空无一人——裴凛昭不见了!

“王爷出去了吗?”她立刻叫了门口的守卫来询问,结果没人看到他的身影。

“王爷不见了吗?”守卫大皱眉头的问道。

虽然生活在一个府上,但是这些下人根本不知道裴凛昭有隐疾的事情,师寻安当然不能从自己这给捅出去。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说道:“不,这,回来的路上,王爷说要与我一起去后院赏月,我本以为傍晚再去,没想到王爷这就等不及了,连药都还没喝呢,这可真是……”

她满脸绯红,说着就躲进了屋子,编的借口真烂。

但这也怪不得她,她实在不清楚,裴凛昭发病之后都会做什么,又会去哪里,只能想办法稳住阵脚,她如此一说,最起码不会有人去后院打扰,也不会发现裴凛昭失踪有什么蹊跷。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王爷约王妃今日赏月,感情可真好啊!”

“是啊,王爷从来都不会喝醉,今天入宫,想来也是高兴了,都是为了王妃啊!”

门外的守卫还在窃窃私语,听的师寻安即便在这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可真棒,营造了一副恩爱场景,却连男主人公都找不到。

“王妃,不好了,您快出来看看啊……”

小鸾惊慌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师寻安立刻走出去。

怎么了?裴凛昭被人发现犯病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