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药王医婿

药王医婿

范小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今年二十四岁的姜洋,是著名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可是这样一位优秀的人才却没有进入到大医院工作,反而被发配到了一个偏远的卫生站。在同事眼里看来,他是一个才疏学浅的实习生,在岳母一家看来,他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上门赘婿。殊不知属于姜洋的真实身份令人咂舌,谁能想到他竟然是药王传人?

主角:姜洋,陆依然   更新:2022-07-16 10: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洋,陆依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药王医婿》,由网络作家“范小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年二十四岁的姜洋,是著名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可是这样一位优秀的人才却没有进入到大医院工作,反而被发配到了一个偏远的卫生站。在同事眼里看来,他是一个才疏学浅的实习生,在岳母一家看来,他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上门赘婿。殊不知属于姜洋的真实身份令人咂舌,谁能想到他竟然是药王传人?

《药王医婿》精彩片段

“躺好,把裤子脱了。”

姜洋推开社区卫生站主任办公室的门,便听到这样的声音。

五十多岁的吴主任正一脸猥琐的笑着,床上半躺着的是卫生站的王姐。

“啊!”

一声尖叫。

风韵犹存的王姐惊讶的盯着姜洋,慌张提起了裤子。

吴主任勃然大怒:“姜洋!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嘿嘿,吴主任,您让我送资料来了,诺。”姜洋把文件放在桌上,丝毫没有走的意思。

“还不滚?找死吗?”

“吴主任,有病人来了,大客户。”

“妈的!”吴主任不耐烦整理着皮带,狠狠瞪了一眼姜洋,“待会再收拾你。”

来看病的是本地有名的房地产商,指名道姓要让孙神医来看。

吴主任陪着笑容,说道:“我们孙院长还没来,您可以先在贵宾休息室先休息。”

富商脸色痛苦,两个手下将他搀扶到休息室。

没多久,七十多岁的老院长孙海荣来了。

作为最近在江州市民间广为流传的神医,孙院长医术高超,妙手回春,许多达官贵人排队来找他看病。

“院长,您来了。”吴主任上前赔着笑容。

两鬓有些斑白但精神抖擞的院长神色淡然的说:“让病人去我办公室。”

“是。”

“姜洋,你过来打下手。”

“是,额?”吴主任狐疑的盯着这个来了卫生站不到半年的实习生。

为孙老院长每次看病,都让这小子来打下手。

“好嘞。”姜洋笑了笑。

办公室内,老院长问了富商一些状况,随后让他在外等待。

趁着这个时候,现年七十二岁的老院长孙海荣亲自给姜洋倒上一杯茶,随后笑了笑:

“嘿嘿,小姜洋啊,你看看,他这个病,该怎么治?”

如果是吴主任或者外面的医生看到这一幕,恐怕得震惊的哑口无言。

今年二十四岁的姜洋是国内最高医学学府高材生,半年前被“发配”到江州市西北郊最偏远的卫生站。

面色俊朗,清爽的短发显得十分阳光,姜洋闪动着黑曜石般的眼眸说道:

“体虚而已,我调服药剂,坚持服用一周即可。”

“好,好,嘿嘿,”老院长笑了笑,“姜洋,我这神医的名头,可全靠你了。”

“好说,好说,还是那句话,替我保密。”姜洋麻溜的开好诊单,递给了他。

“一定,一定!”

富商和孙院长一起出来的时候,前者一阵感激,一路相送。

吴主任也跟在后面谄媚。

等富商走后,吴主任立刻冲到姜洋跟前,指着他恶狠狠的道:“小子,你TMD是找死吗?屡次坏我好事!”

“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滚蛋?!”

姜洋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丝毫不理会吴主任的愤怒。

“你……”他一拳头正欲砸来。

就在此时,孙院长回来了,幽幽的的声音传来。

“吴主任,如果以后你再对姜洋不敬,就调去药品柜工作吧。”

啊?!

吴主任愣了愣,惊住了,呆呆的看着孙海荣。

“院长,您这……”

“姜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副主任了,直属我管辖。”

轰!

吴主任脑瓜子一翁,万分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一个才来半年的毛头小子,居然爬到了与他平起平坐!

这简直是荒谬!

卫生站的众多工作人员也都是震惊的看着姜洋。

眼前这个高材生,前途无量啊。

于是,几名护士小姐姐,甚至是医师王姐也都充满暧昧的看着姜洋。

但这些,姜洋丝毫不理会,他哼着小曲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吴主任看着他的背影,紧握着拳头,狠狠的道:“姜洋!你给老子等着!”

姜洋悠闲的来到菜市场,买了排骨和一些蔬菜,骑着共享单车回到家中。

怡景江南小区三栋七零一。

严格来说这不是他的房子,是他老婆陆依然的房子。

姜洋先将排骨焯水后炖上,给陆依然打了个电话。

响铃五声后电话直接被挂断,只回复了两个字:开会。

姜洋想了想,回复道:“等你回来吃饭,今天炖了你最爱吃的山药排骨。”

短信没有再回复。

姜洋并没有觉得什么,哼着小曲,悠闲的做饭。

自从毕业后,他从京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被破离职,就来到江州,遵从母亲遗嘱入赘江州陆家。

岳父是江州医药局的官员,岳母是一名高校领导。

他的妻子,二十七岁的陆依然则是江州中心医院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留美博士。

陆家如此优渥的条件,如果不是陆老太爷坚持让陆依然嫁给姜洋,陆家坚决不会让一个无身份,无背景在卫生站当药品销售员的姜洋入赘。

晚上十点,陆依然回到家中。

她身材高挑气质清冷,皮肤白净吹弹可破,那张绝美的脸颊让无数追求者都为之疯狂。

只是此刻有些疲惫的她,换了拖鞋,将整个身躯都扔在沙发上,深深的舒缓着呼吸。

“老婆,你回来啦?”

姜洋穿着围裙,面带微笑,将一碗排骨山药汤端了出来。

“累坏了吧,来,排骨汤,快尝尝。”

陆依然的脸色忽然变了,微微皱眉,目光看着姜洋有着一股嫌弃的神色。

“不吃了。”她语气清冷的说。

姜洋点点头:“好,那我给你热着,你饿的时候再说。”

陆依然的俏脸微微动怒:“姜洋!”

“好歹你也是个大男人!”

“成天不求上进,每天无所事事,你就心安理得?”

“我嫁给你两年,不求你赚多少钱养家,但你奋斗到现在,依然在个药店打工。”

“你就打算一辈子这样混下去吗?你打算一辈子受我父母白眼?”

顿了顿,陆依然清冷的道:“中心医院最近有个实习医生的机会,你不是医学院毕业的吗?”

“你还有点斗志的话,至少去大医院见见世面,好过在这里混吃等死。”

姜洋微微一笑,抬起头来:“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他调侃着:“你就不怕我这个半吊子,去了中心医院技术不精,丢了你面子啊?”

陆依然怒视着他:“你敢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就死定了!”

姜洋笑而不语。

“你好好考虑清楚吧。”

陆依然走进主卧,洗浴的声音开始传来。

姜洋将饭菜收拾好,看了会电视,也走进了次卧。

第二天一大早,陆依然就去上班了。

姜洋看到桌上喝的只剩下残渣的一碗排骨山药汤,会心一笑。

上午做好饭,他便骑车来到医院,还没到门口,便遇见了一起车祸。

司机被撞成重伤,满脸是血,围观人很多。

幸好在医院附近,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喊道:“让一让,让一让。”

手里提着保温盒的姜洋只看了一眼便微微皱眉,拦在担架前。

“等一等。”

“你干什么?”医护人员奇怪的问。

姜洋毫不废话的说:“让他躺着,任何微小的颠簸,现在都能要他的命。”

“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让开!不要拦路!”医护人员愤怒的说。

姜洋声音大了点说:“把他放下!”

话音刚落,只见病人开始口吐鲜血,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

“啊?这……”这医护人员也是吓坏了,赶紧把担架放下来。

姜洋快速道:“消毒刀片,胶管有没有!”

“什么?”

“快点!”姜洋严肃的喝了一声。

这年轻的医护人员赶紧点头:“啊,有,有。”

姜洋动作熟练的戴上医用手套,拿起刀片,在病人的左胸口某处按压一下,随后直接划开皮肤。

“哎?!”

“你干什么呢?!”

“我们医生马上就来!”

姜洋并不理会,伤口划开后,将管口插了进去,并将一端折叠剪出两个口子,放在葡萄糖瓶中。

“咕噜噜。”

瓶中开始产生气泡。

病人的呼吸也开始平稳下来。

姜洋将手套一扔,淡淡的道:“好了,等你们医生来吧。”

那医护人员都懵逼了,呆呆的看着姜洋。

医生来了,医生来了!

“陆主任,快来看看病人!”

正在急诊室值班的陆依然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当陆依然小跑过来时,周围人的目光立刻看了过来。

她身材高挑,气质不凡,皮肤白暂,吹弹可破;即使戴着口罩,也能感受到那张绝美的脸颊,让无数人为之倾倒。

尤其是那双大长腿,吸引了无数目光。

“哇,这美女医生好漂亮啊,跟电影明星一样。”

“这么年轻就是医生吗?年轻有为啊。”

此刻陆依然蹲下来,展示了完美身材。

她拿出听诊器检查病人状况,面色凝重的看到了这个奇怪的装置,愣了愣,忽然又是眼前一亮。

这简易的呼吸装置,以极快的速度解决了病人胸腔积气,呼吸不顺的问题,再晚一两分钟就真的太危险了。

“这是谁做的?”她惊喜的问。

实习医生呆呆的道:“刚才一位路人,朝那边走了。”

陆依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忽然身体一征。

那人的背影,好像……姜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姜洋?”

陆依然心中升起了疑惑,不过救治病人要紧,她赶紧指挥把病人送去病房。

忙了一阵子,陆依然清闲下来,她深深呼吸一口,捏了捏手腕,旁边的护士说道:

“陆主任,您家人送饭来了,放在三楼前台那里。”

对了,昨天姜洋说给自己送鸡汤。

难不成,难道姜洋真的来过?

门口那个救治病人的路人,真的是他?

陆依然道了声谢,便去拿了鸡汤,的确是姜洋的手艺。

他真的来过。

那个路人医生真的是他?

陆依然眉头微皱,有些愤怒,又有些奇怪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她准备去查一下门口的监控,看看到底是不是姜洋。

不过此时,一位中年男子敲门走了进来,笑着道:“陆主任,不忙吧?”

此人是急诊科行政主任,陈延年,今年四十二岁,离异。

最近一直对陆依然“关爱有加”,令她有些反感。

“挺忙的,什么事?”陆依然淡淡的道。

陈主任摸了摸有些秃顶的脑袋,眉头一挑,坏笑一声说:“也没什么,只是最近听说你为了韩夫人那台手术,操了不少心,依旧没什么进展。”

一提起这个,陆依然便秀眉微蹙。

江州政要韩夫人身患重疾,求助中心医院,陈主任将这台手术交给了陆依然。

并且在院里立下规矩:如果陆依然团队救不了韩夫人,整个急诊科都要受罚。

当然,这算是陈延年追求陆依然不顺的公报私仇。

陆依然脸色清冷:“劳烦陈主任过问,我自己会处理。”

陈延年幽幽一笑,他身体靠近了一些:“陆依然,其实只要你开口,以我的地位,是可以为你破例的,要知道,这整个医院的资源……”

“不必了。”他还没说完,陆依然断然拒绝道,“我还有事,请你离开!”

“哼!”

陈延年的脸色暗淡下来。

“很好,还有三天就是韩夫人的手术了,希望你不要让整个急诊科失望!”

陈延年走后,陆依然轻柔着额头。

这台手术不好做啊,她近倚靠自己的团队想要完成,难度很大。

但院内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资源可以利用,就算是有,碍于陈延年也都不敢去帮陆依然。

况且她一个留美博士回来空降副主任,本就动了很多资深医生的蛋糕了。

这场手术,也是为自己正名,在医院的立足之战。

必须要好好准备,如果院内资源没有,就只有寻求外部的帮助了。

陆依然思考着,下班的时候,她去了一趟保卫科,找了个借口查看了下门口的监控。

看完之后,陆依然面无表情的回到家中。

“老婆,今天这么早回来啦?”

穿着围裙,为她开门的姜洋正拿着锅铲,笑呵呵的看着她。

活脱脱一副家庭男主妇的样子。

“今天做了小龙虾,你喜欢吃的,一会儿就好,先去休息下吧。”姜洋温柔的说。

看着一脸无事,毫无斗志的姜洋,陆依然心中的怒气便难以遏制。

“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她怒道。

“什么?”姜洋有些不解。

陆依然双手环抱:“今天中午你去了医院吧?”

“门口有位病人,你搭建了简易的呼吸器,才挽救了他的性命!是不是?”

“你不是说你不会医术吗?居然能搭建这种呼吸器?”

“你到底还有多少东西瞒着我?”

陆依然愤怒的盯着他。

姜洋面色平静,哪知噗嗤一笑说道:“还是被你发现了呀老婆,是的,在医院救人那就是我。”

他刚说完,之前很激动的陆依然却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陆依然微微皱眉,狐疑的看着姜洋:“真的是你?”

“是呀。”姜洋手里拿着锅铲,比划了一下。

陆依然立刻脸色清冷了起来:“呵呵,我真是糊涂了,居然对你抱有这种幻想!”

“我只是在医院门口看到了一个跟你相似的人而已,随口一问你居然就承认了!”

“呵呵,”陆依然眼神充满鄙夷,“姜洋,你还要点脸吗?”

“为了讨好我,什么话都能说?”

姜洋愣了愣,苦笑一声:“老婆,其实我……”

“算了,算了,当我没问。”

陆依然看着她拿着锅铲,围着围裙,表情十分木讷,哪有半点医术高手的样子?

看来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陆依然心中苦笑一声,暗道自己真的是疯了。

只是因为身影相似,居然把那位医术高人,当成了姜洋。

一个胸无大志,只会做菜的废物,哪里会有这样的本事。

陆依然不耐烦的摆摆手,准备回房。

“小龙虾快好了,你不吃点吗?”

“不吃了。”陆依然淡淡的道。

“我做了你爱吃的十三香口味的,还有蒜蓉蒸虾,冷了就不好吃了。”

陆依然脚步顿了顿,微微皱眉,随后还是回过身,坐到了餐桌上。

第二天一早,姜洋做好早饭,便去了卫生院上班。

他刚走进大门,便看见两个护士小姐姐,一脸媚笑的看着自己。

“姜哥,早上好啊。”

“你吃了吗?我给你带了豆浆和包子哟。”

两人围拢上来,那一大对凶器隔着衣服就往姜洋身上蹭着。

医务处的王姐板着脸走来:“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都去做好自己的事!”

护士小姐姐朝姜洋吐了吐舌头离开了。

随后王姐咧开嘴一笑,挑眉看着姜洋:“姜副主任,我还有几个问题像向你请教。”

“去我办公室一起探讨下?”

风韵犹存的王姐极力展现自己的身材,可惜姜洋丝毫不感兴趣。

“不好意思王姐,我还得去送药呢。”

姜洋直接跑了。

“哼,小子,总有一天老娘得把你吃了!”王姐正YY着,忽然门口来了一位戴墨镜的的高挑女子。

“你好,请问孙神医在吗?”

王姐看了看:“我们院长还没来。”

墨镜女子说:“没关系,我可以等。”

于是她走了进来,在大厅坐了下来。

取下眼镜,那高冷绝美的脸颊,赫然正是陆依然!


骑着单车,前往老人院送药的姜洋,正悠闲的赏着护城河边风景。

江州市内多河流,这条护城河磅礴大气,与西边高高的古城墙遥望。

姜洋看着看着不由得心中有感,他停了下来,瞭望着护城河与巍峨的城墙。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伸出双手,缓缓挥动着,动作十分慢,却渐渐有了些章法。

随后,姜洋动作加快,目光如黑曜石般闪亮。

一套拳法,逐渐形成。

当姜洋行云流水打完的时候,从后方传来了一个掌声。

“啪啪啪。”

“好!”

“打的好!”

姜洋回头一看,只见是一位正在锻炼身体的老人。

老人一脸兴奋的望着姜洋:“嘿嘿,小子,你这拳法的打的不错啊。”

“给你个机会,拜在我门下。”

“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老人居高临下的说着。

姜洋都给整笑了:“大爷,你哪位啊?”

“我?嘿嘿,我的名字说出来吓死你。”

“那你倒是说啊大爷。”

“你小孩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老者嘿嘿一笑,“就你刚才那套拳法,还有点意思,你再打一遍。”

姜洋笑了笑:“大爷,是不是想学啊你,我教你啊。”

于是便又打了一遍,老者顺着学了一遍,不太像。

姜洋手把手的放慢动作,再次重复,老者这次打的有模有样。

“恩,有点意思。”

“你有资格做我的关门大弟子了。”

他拍了拍姜洋的肩膀说。

就在这时,旁边养老院来了护工,朝这边跑来:“哎?我说你,吃药了你跑什么跑?”

这老者顿时慌了起来。

姜洋也是气笑了:“大爷,你可赶紧回去吧。”

老者神秘一笑:“小子,今日你我结缘,日后你便晓得这时你的福分了……哎哟,别揪我耳朵,我回去,我回去还不行吗?”

护工搀扶着老者回了养老院。

姜洋在一旁看的无奈摇头。

他收拾好东西,把药品送了过去,也是回去了。

此刻的卫生院内。

陆依然坐在大厅里专心致志的等着。

城南卫生院院长,孙海荣,最近今年声名鹊起。

他医治了无数疑难杂症,妙手回春,称之为民间神医。

对于他的大名,陆依然自然也是知晓,为了这次手术能够成功,她必须来试试。

上午十点多,孙海荣院长来了。

陆依然顿时站了起来,态度十分诚恳的看着他。

孙院长了解了情况后,便面无表情的说:“让病人去病房等着。”

顿了顿,“对了,姜洋呢?”

护士说:“姜副主任外出送药去了。”

孙院长微微皱眉:“以后这种事,你们去做就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是,院长。”

几位小姐姐也是恭敬的说。

此时陆依然走了过来,十分诚恳的道:“孙神医,晚辈陆依然,是中心医院的医生,有要事请教孙神医。”

原来不是看病啊。

孙院长放松了下来,笑了笑:“进来谈。”

“谢谢。”

陆依然落座后,开门见山的说了关于韩夫人手术的事情,以及遇到的困难。

孙院长听完后,淡定的抚摸着胡须,心里却将姜洋给骂了个遍。

这小子,关键时刻不在场。

“孙院长,您觉得……怎么样?”陆依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恩。”孙院长回过神来,淡淡的说,“此事……不妥。”

陆依然也没觉得此行很容易,她并不气馁。

“孙院长,我知道让您帮忙是晚辈失了礼,但这次韩夫人的病情很特殊。”

“手术的重任,以我的团队目前难以完成。”

“而且,我不能借助医院里的资源,孙神医,如果这次您能帮助我的话,晚辈感激不尽!”

即使陆依然态度再诚恳,孙院长还是没有答应。

“请回吧。”

陆依然叹息一声,点点头:“打扰了。”

她站起身,刚走出门,便听到屋内孙神医的话响起。

“姜洋,你小子跑哪儿去了?”

“现在才回来!”

姜洋?

陆依然身体一征,下意识的回过头来。

果然看到了一个身材有些清瘦的身影,他留着清爽的短发,模样有些帅气,脸上挂着标志性的阳光笑容。

此人,不是姜洋又是谁?!

“姜洋?”

“你,怎么在这儿?”陆依然皱眉问道。

此时姜洋刚回来,准备向院长复命的他一眼就看到了陆依然。

他心思就快,立刻就猜到了陆依然是来找“孙神医”的。

也不用藏着掖着,姜洋笑了笑:“我就在这里上班。”

陆依然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他拿着药品篮,穿着护工服,俨然一副卫生站最底层员工的装扮。

原来是在这里上班。

陆依然的脸色冷了冷:“你不是说在药店打工吗?”

姜洋笑了笑:“偶尔去那边兼职。”

看着名义上的丈夫如此不求上进,她更是恼怒不已起来。

正看着两人的孙院长,眼珠子一转便明白了个大概。

他幽幽一笑,咳嗽一声说道:“姜洋副主任,你过来一下。”

“院里有个重要任务交给你。”

恩?

姜洋?

副主任?

陆依然微微皱眉,看着他,这什么情况?

这小子什么时候成副主任了?

姜洋应了一声,笑着说:“依然,你先在这里等一下。”

随后便走了过去。

陆依然心中有些不解,皱眉看着他。

姜洋过去没多久,又回来了,开门见山的道:“依然,你来这里是找孙院长的吧?”

“跟你有关系吗?”陆依然淡淡的说。

“我是说……”姜洋笑着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可以跟我说。”

“呵呵,真是笑话!”陆依然冷冷的道,“你能有什么办法?你以为一个小小卫生站的副主任,就能有什么作用了吗?”

“姜洋,我发现你真的是好高骛远,永远不求上进!”

陆依然越说越气。

姜洋淡淡一笑:“我只是告诉你,身为你的丈夫,你可以把你的困难分享给我,我来解决。”

“闭嘴!”

陆依然脸色微红,红唇轻咬。

周围几个护士小姐姐都是好奇的看了过来。

姜洋居然和这位大美女好像认识,还发生了争吵。

八卦心立刻吊足了胃口。

姜洋幽幽一笑:“依然,如果我能劝说孙神医帮你呢?”

陆依然清冷一笑,好像听了个天大的笑话。

“我先前以为你只是愚蠢,没想到你还自大。”

“你知道我找孙神医帮什么忙吗?你有那个本事吗?”

顿了顿,陆依然冷笑道:“就算之前在医院门口救人的是你,那又如何?”

“你请的了孙神医?”

姜洋嘿嘿一笑:“如果我真请的了,那你答应我这个月都搬进你房里睡,你看如何?”

陆依然脸色微红,气愤的说:“你别痴人说梦!你要是真的能说动孙神医,那我就……”

就在此时,孙院长走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

“你等一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