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绝品神医归来

绝品神医归来

山谷的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柳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那些老头子,不过是去医学院进修,没想到竟然要他留下做院长!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毅然决然的回到故土,他只想尽快见到年迈的爷爷与乖巧的妹妹。可是回到家后,却发现有爷爷病危,妹妹受欺负,甚至房产都被变卖,家里还欠下了巨额债务!看着受苦受难的家人,夏柳除了仇恨之外,只有深深的自责,如果自己早回来几年,他们也不会受那么多苦……

主角:夏柳,吴清清   更新:2022-07-16 1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柳,吴清清的武侠仙侠小说《绝品神医归来》,由网络作家“山谷的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柳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摆脱了那些老头子,不过是去医学院进修,没想到竟然要他留下做院长!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毅然决然的回到故土,他只想尽快见到年迈的爷爷与乖巧的妹妹。可是回到家后,却发现有爷爷病危,妹妹受欺负,甚至房产都被变卖,家里还欠下了巨额债务!看着受苦受难的家人,夏柳除了仇恨之外,只有深深的自责,如果自己早回来几年,他们也不会受那么多苦……

《绝品神医归来》精彩片段

“夏柳,你给我站住!”

一声高呼,响彻航城街头。

只见,一群黑衣保镖推开熙熙攘攘的人群,拥簇着几位老者,快步走来。

领头老者神情威严,衣着华丽,看似来历极为不凡。

他大步上前,拉住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厉声道:“夏柳,趁现在还不晚,赶紧跟我回去!”

夏柳一把甩开他的手,皱眉回应:“文森特教授,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会回玛俐西圣医学院!”

文森特老脸十分难看,问道:“为什么不回去?”

“你是嫌弃学院给的位置不够高?还是薪资待遇不够好?”

不等夏柳作声,剩下几名老者都快步围上前来,七嘴八舌劝阻。

“夏柳,只要你肯回去,我们可以联名让院长把位置让出来!”

“对!对!年薪给你开到十个亿!你看怎么样?”

周围人听到这话,不免纷纷转头看来,议论纷纷。

“嘶!这群老外,好像是玛俐西圣医学院的教授!”

“不会错的,领头的是精神科金牌讲师文森特,那个外科鬼手席里特,还有乔布森……”

“天哪!他们为什么要求那个年轻人,那叫夏柳的家伙到底什么来历?”

全球顶尖的医学界老教授齐聚一堂,只为拦一个年轻人回去上学?

这未免太匪夷所思!

文森特眉头紧皱,掏出一张金卡,“夏柳,你不是很喜欢钱吗?”

“这张卡里有五十个亿,只要你肯回去,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大夏国在医学界是垫底,你身为医术之巅的圣医师,回到这里就是浪费人生!”

夏柳眉头一拧,伸出一根手指头,冷冷回应:“第一,我去玛俐西圣医学院只是进修,不可能一辈子留在那破地!”

“大夏血!大夏魂!”

“我身为大夏子民,回归大夏国,报效祖国,是我的使命!”

接着,他又伸出第二根手指。

“第二,我研究的那批特效药,前天卖了一千亿!”

“现在钱对于我来说,只是个数字,谁还在乎你那五十个亿?”

他收回手指,冷声低喝:“我现在心情很差,谁也不要惹我!都给我滚开!”

说完,夏柳豁然转身,大步离去。

只留下那群老教授面面相觑,哀叹连连。

夏柳拖着行李箱走了十多分钟,转角进入一条老街,驻足在一座老旧二层楼前。

小楼旁挂着一块木牌匾,上面写着‘夏氏医馆’。

“三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夏柳抬起头,眼神唏嘘,颇为感慨。

他父母去世的早,只跟爷爷和妹妹相依为命。

爷爷就是靠这家中医馆,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并且把他送到玛俐西圣医学院去深造。

这份养育之恩,重如泰山!

当夏柳得知爷爷病重之时,毅然决然放弃圣医师职位,赶回航城。

“放开我!你们不能上去!”

医馆里面忽然传来一声悲痛大喊,还伴随着阵阵打砸声。

“那是夏橙的声音?”

夏柳面色微变,赶紧推门走入。

只见老旧的医馆之中,满满当当,站着十几名花衬衫大汉。

那群大汉满脸横肉,裸露出的臂膀上纹龙画虎,一副凶神恶煞之相。

人群中有个刀疤脸,拉扯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嘿嘿淫笑:“你爷爷那老东西没钱,那你就用肉来还吧!”

旁边几人满脸淫邪,乱糟糟哄笑。

“文哥,你玩完了,让我也刷刷锅。”

“这小妞又嫩又水灵,哥儿几个玩完了还能出去接客。”

“那就定一晚上两千,赚个百八十万的也快!”

夏柳只感觉怒火中烧,厉声高喝:“放开我妹妹!”

众人听后,纷纷转头看来。

刀疤脸文哥双眼一瞪,大步上前,指着夏柳鼻尖破口大骂:“小兔崽子,你谁啊,竟敢骂老子?!”

“你知道我……”

他还没骂完,夏柳迅速伸手捏住他的手指,用力一掰。

‘咔嚓’一声,文哥的手指断裂!

文哥哀嚎后退,跌跌撞撞倒在地上。

“他妈的,你敢打我老大,不想活了!”

“跟我一起上,弄死这个小兔崽子!”

那群花衬衫大汉见此,怒骂连连,蜂拥而上。

夏柳眼睛微眯,五指并拢,矮身冲入人群,左右闪躲间用力击打那群人的身体。

“啊!我的胳膊!”

“卧槽!我腿没知觉了!”

不到一分钟,那群大汉都卧倒在地,不断哀嚎。

夏柳没什么大事,只是咧着嘴,揉了揉肩头。

刚才他用的是古医术的‘打穴’手法,打中穴位就能让人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所以,他只用肩头挨了两拳的代价,就放到了一群人。

“哥,你终于回来了!”

此时,那小姑娘哭哭啼啼,扑到夏柳的怀里。

“没事,别哭了,哥回来了,哥会保护你的。”

夏柳眉头紧皱,替妹妹擦去泪水,问道:“夏橙,这到底怎么回事?”

夏橙抽泣两声,低声回应:“哥,爷爷借了一笔钱,把房子抵押了。”

“现在还不上钱,这群人就要来抢房子……”

“借了一百万?”

夏柳深吸一口气,疑惑追问:“我在国外没找爷爷要过钱,你们也花不到那么多钱,为什么要借这么多钱?”

还不等夏橙回答,那刀疤男晃晃悠悠站起来,举起长纸条怒骂。

“小兔崽子,你看清楚了!”

“这里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你爷爷抵押房子,欠了我们一百万!”

夏柳冷冷瞥了他一眼,抬脚又把他踹翻在地。

“老实点,别骂骂咧咧的,你妈没教你要积点口德?”

说着,他顺手拿起那张纸条,仔细查看。

那张欠条正如刀疤男所说,抵押房产借款一百万,上面还有爷爷的亲笔签名和手印。

夏柳看完后,眉头皱的更紧。

“你,你别猖狂!”

刀疤男忍痛站起来,色厉内茬,“你们家房本还在我们手里,借条也有备份!”

“我们去法院告你,钱还不上,房子还是我们的!”

夏柳面色阴沉,看向夏橙,问道:“房本在他那?”

夏橙轻咬嘴唇,低下头,点了点:“嗯,拿走好几个月了。”

夏柳听后,一脚踹在刀疤男屁股上,将他踹了个狗吃屎。

刀疤男摔了个满嘴血,心里也开始发怵,暗道:“这小子太厉害了,我们不是对手啊!”

夏柳环臂而立,冷声道:“欠钱归欠钱,但你们吓到我妹妹,就要道歉!”

“否则,我就叫你们明白,什么叫血花开满山!”

说着,他眼中寒芒一闪,大有不道歉继续打的意思!

刀疤男吓得身躯微颤,咬牙暗道:“这小子有两把刷子,厉害得紧!”

“好汉不吃眼前亏,等我找人,回头再要他好看!”

他想到这里,赶忙低下头,装作低眉顺眼的模样。

“我道歉,小妹妹,我错了。”

夏柳又看向其余大汉,那群人见大哥道歉,也只能跟着喊。

“我错了!小妹妹,我错了!”

“是我们不对,不该打人。”

夏橙愣了下,连忙摆手:“没,没关系,我原谅你们了。”

“我妹妹肯原谅你们,算你们走运!”

夏柳一把拽起刀疤男,把欠条塞进他的上衣兜。

“想要钱就好好说话,区区一百万,我不是没有。”

“明天上午,拿着我们家的房本,过来取钱。”

刀疤男连连点头,灰溜溜往外跑,那群大汉也赶紧跑出去。

人都走光后,夏柳才皱眉问道:“夏橙,你跟我老实说,爷爷借钱去干什么了?”

夏橙犹犹豫豫,叹了口气:“爷爷是拿钱给你提亲去了!”

“提亲?”

夏柳满脸疑惑,更是不解。

可不等他追问,楼梯上响起一阵脚步声。

“夏橙!夏橙!你快来,你爷爷不行了!”

“你哥还没回来吗?他再不来,可见不到你爷爷最后一面了!”


说话间,楼梯上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面容刻薄的中年人。

这人叫夏建成,是夏柳的表叔。

夏建成人还没下来,又喊一句:“刚才楼下吵吵闹闹,干什么呢?”

“刚才……”

夏橙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

“建成叔,刚才有群人吵着要看病,让我赶出去了。”

此时,夏柳眉头一挑,撒了个谎。

这位表叔平时跟自家关系不算好,为人也极为刻薄,抵房的事情断然不能告诉他。

夏建成看到夏柳,愣了下才笑道:“哟,夏柳你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这是要住在国外,不准备管你爷爷了。”

夏柳心中极为不舒服,冷冷回应:“我爷爷把我带大,我怎么会不管我爷爷?”

“我这就上去看看爷爷。”

说着,他顺着楼梯往上走。

夏建成讪讪一笑,快步跟上来,低声说:“夏柳啊,你爷爷不太行了,有些话要说清楚。”

“上次你爷爷说要给你娶媳妇,从我这拿了五十万,你看怎么还?”

“趁你爷爷还有口气,这事你可得问明白。”

又是借钱娶媳妇?

夏柳眼中满是疑惑,眉头一皱再皱。

“建成叔,你怎么说话的,我爷爷会没事的。”

夏建成见夏柳脸色不对,啧了一声:“生老病死你得看开,借钱还钱,这事也不能马虎。”

“不过你放心,我请了名医来给你爷爷看病,就在上头。”

“请医生我也花了好几千,这钱算叔借你的,回头一并还给我……”

他还在叨叨,夏柳听不下去,几大步走上二楼。

来到二楼后,他转身来到一间屋子前,准备推门而入。

可此时,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恰巧出来,两人撞了个满怀。

“哎呦!”

那白大褂医生满脸愤怒,当即推了一把夏柳。

“你这小子眼睛长屁股上了,看不到人?”

夏柳只得压下怒火,低声道歉:“对不起医生,我想看看我爷爷。”

“原来,你是那老头的孙子。”

白大褂医生一听,满脸不耐挥挥手:“你爷爷是脑瘤,没得治,赶紧进去看看吧!”

“对了,给老头准备墓地,活不一会儿,估计下午就得咽气!”

夏柳面色大怒,一把推开他,高声怒喝:“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我爷爷病的怎么样,我会自己去看,还轮不到你在这说三道四。”

说完,他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白大褂医生满脸惊愕,随后露出怒色,“这狗东西,你……”

他正想指着鼻间开骂,夏建成已经走了过来,赶紧拦住他。

“王医生您消消气,我大侄子学过两年医术,会点东西。”

“年轻人嘛,年轻气盛,又跟他爷爷感情深,肯定接受不了的。”

王医生冷哼一声:“什么年轻气盛,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狗东西上过两年学,就敢质疑我的医术?”

“我可是市一院的脑科专家,整个航城市我都是响当当的名号!”

“今天我把话撂这里,那老头子活不过俩小时,等下就得完蛋!”

说着,他仰起头,满脸傲气。

“呸!你才下午就死!你走开!”

这时,夏橙也走了上来,她狠狠推开王医生,也走了进去。

“哎!这俩小兔崽子,怎么……”

王医生气的脸颊通红,又想指人开骂。

夏建成赶忙拦住他,陪笑道:“王医生别生气,俩小狗崽子不知好歹,我等下进去骂他们!”

随后,他赶紧推门而入,高声喝道:“夏柳!夏橙!你俩……”

“他妈的,你给我闭嘴!”

夏建成话未出口,被夏柳一句低吼怼回去。

只见夏柳双眼通红,一字一句道:“我正在给我爷爷治病,要是因为你们打扰而耽误了病情,我让你们陪葬!”

夏柳像是受伤的孤狼,双眼中带着戾气!

夏建成吓了一跳,缩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王医生倚着门框瞥了一眼,冷笑道:“小犊子东西,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名医?”

“告诉你,你爷爷的脑瘤,谁也治不了!”

“放屁!你也给我闭嘴!”

夏柳狠狠剐了他一眼,冷声道:“我爷爷这根本不是脑瘤!”

“你这庸医,就会害人!”

“你……”

王医生抬起手,怒极反笑:“好!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三脚猫能作出什么花来!”

“不是脑瘤,你倒是治啊!”

夏柳不再搭理他,转头看向病床。

病床之上,躺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须发皆白,面色煞白,呼吸极为缓慢。

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死人。

这就是夏柳的爷爷,夏云天。

夏柳伸手搭脉,诊断片刻,又拿起几张CT图仔细观看。

他眉头紧蹙,低声呢喃:“爷爷这是心脏有问题,血管堵塞导致的流血过慢,按道理说,头部不会有问题。”

王医生侧耳听后,冷冷一笑:“还心脏有问题,什么也不懂!垃圾!”

接着,夏柳伸手摸了摸夏云天的后脑,脸色骤变。

“爷爷后脑凹陷,还有伤口,是被人打过?!”

“心肌梗塞,还被打出脑溢血,双病齐发,这才生命垂危!”

听到这话,王医生面色微变,眼神闪烁两下,“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不对,肯定是他误诊胡说,脑部CT的阴影一定是脑瘤,我不可能看错的!”

而此时,夏柳已经开始医治。

他伸手一翻,在背包里拿出一包银针,疾风留影,插入夏云天的胸膛和头顶。

“银针?中医?”

王医生略微惊异,随后面露不屑笑容:“我还以为他有什么本事,原来就是个傻子!”

“众所周知,中医救不了这种急病!”

“嘿嘿,那老头这样被他折腾,死得更快!”

夏柳却充耳不闻,反手又从背包里拿出个小药箱。

他打开药箱,拿出几颗药,伸手一点夏云天的脖子,将药送到夏云天嘴里。

随后一拍,夏云天立刻将药吞了下去。

此时,夏柳才擦擦额头汗水,长舒一口气。

“小兔崽子,你就这两下子?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王医生满脸戏谑,摇头嘲笑。

夏柳转头看向他,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他也不反驳,只是伸出三根手指,开始倒数。

“三!”

“二!”

“一……”

话音未落,他背后响起一阵咳嗽声。

“咳咳咳!”

只见,夏云天悠悠转醒,低声呢喃:“我这是怎么了?”

“啊!”

王医生目瞪口呆,满脸不可置信,大喊道:“怎么回事,就这两下给治好了?”

“嘶!这小子到底用的什么办法?!”

夏柳眯眼看向他,哂笑道:“你一个庸医,我就算告诉你,你也听不懂!”

王医生脸色涨红,想要骂人却又底气不足,只能悻悻收手。

“瞎猫碰上死耗子!”

好半响后,他才憋出这么一句,然后气冲冲转身离去。

“夏柳,记得问你爷爷钱的事。”

夏建成见此,赶忙叮嘱一句,转身也追上去。

送走这俩瘟神,夏柳暗松了一口气,刚想转身问爷爷到底怎么回事。

可就在此时,楼下却忽然传来一声喝骂。

“夏云天,你这个老东西,给我滚出来!”


“夏云天,你再不出来,我可要叫人砸了!”

叫嚣的话音刚落,紧接着就是一顿哐哐砸门声。

夏橙吓了一跳:“那些人不会又回来了吧?”

她吓得身躯剧烈颤抖,缩到夏柳的怀里不敢动。

夏云天似是想到什么,浑浊双眼内露出无奈,刚想起身。

“爷爷你不用起来,我下去看看。”

夏柳眉头微皱,立刻起身往下走去。

“夏柳,你……咳咳……”

夏云天想要起身,可无奈身子太虚,立刻被一阵咳嗽声打断。

他终究是没拦住夏柳,只能满脸焦急看他走出房门去。

而此时,老旧巷子路口,正站着一群衣着光鲜,气势汹汹的人。

人群之前是一个满身珠宝首饰,风韵犹存的贵妇,

她满脸的鄙夷,伸手指向医馆,“给我砸……”

可她话还出口,一道黑影急匆匆走出医馆,迎面就撞过来。

“夫人小心!”

贵妇身旁的保镖眉头微皱,闪身来到她身边,一把将那道人影推开。

砰!

“哎呦!”

王医生刚到楼下,就被推了个狗吃屎,立刻大怒:“好狗不挡道,你们什么人!”

“看到我竟然也不让路,知不知道我是谁?”

王医生满腹怒火刚好有发泄口,指着那个保镖就破口大骂。

恰好此时夏柳也走下来了楼。

“嘘——”

他顺手拉住夏橙,眼睛微眯,看向那群人,“夏橙,你先别出声,先看看再说。”

夏橙乖巧点点头,嘴角露出一抹轻笑。

小时候,每当哥哥露出这种眯眼的表情,就是要祸害人。

她心中偷笑:“那群人要遭殃了。”

兄妹两人靠在楼梯间,向楼下看去。

只见王医生十分嚣张,骂了足足有一分多钟,还不肯罢休。

一道冷喝声当即响起。

“一个小医生,出门也敢这么嚣张。”

什么叫一个小医生?我可是市医院的!

王医生满脸愤慨,扭头就看到,那个贵妇正姿态高傲,满是不屑的看向他。

王医生顿时就被气笑了。

“我看你这打扮应该也不是什么穷人,难不成连我的名号都没听过?”

“就算是市医院的各个院长,见到我也得客气三分!”

然而,也贵妇并未动容,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落下。

“我是航城市吴家二夫人,乔碧云!”

“哼,一个三流医生,也敢在我面前嚣张?”

贵妇神色骤冷,听的王医生双腿一抖。

“吴、吴家二夫人?怎么可能!”

“你别想唬我,吴家二夫人怎么可能在这破巷子里出现!”

就算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听得多了。

整个航城市中,吴家可是鼎鼎有名,是最有钱有势的十大家族之一。

财资雄厚,人脉广大!

平时多少人想见一面都不行,怎么可能来这种破地方?

想到这,王医生咽了咽口水,嘴硬道:“你要是乔碧云,那我就是航城市首富了!”

只见乔碧云上下打量他一番,二话不说,厌恶挥挥手:“给我打烂他的嘴!”

话音刚落,三五个保镖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砸拳声裹挟着惨叫声落下,听的周围邻居更加不敢出门。

看到这里,夏建成慌了,赶紧上前阻止。

“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打出人命了!”

奈何,任凭他嗓子喊哑,也没人搭理。

惊吓之余,夏建成只能拉救兵,扯着嗓子就喊:“侄子,大侄子!”

夏橙有点懵,抬头看向夏柳,小声问道:“哥,现在怎么办?”

“再让他们打一会儿!”

夏柳眉头微挑,轻笑说了一句,继续冷眼相观。

这狗屁庸医就算被打死,他也不会眨下眼。

直到那王医生被打的直哼哼,眼见就要被打晕过去,夏柳这才拽拽衣领,走了出去。

“表叔,这是干嘛?”

保镖们下意识的停手,就连乔碧云也朝这边看过来。

四周一片寂静。

夏建成见状,赶紧道:“愣着干嘛?快叫岳母!”

说完,竟是连乔碧云也跟着怔了瞬。

突然冒出个岳母,夏柳也是摸不着头脑。

双方静站在原地,暗暗打量着彼此。

“你还不知道吧?这位吴夫人,就是你爷爷给你提的亲家!”

夏建成又扭头看向乔碧云,满脸堆笑:“大家早晚都是亲家,千万别伤了和气!”

乔碧云神色微变,挥挥手:“先停手!”

那群黑衣保镖这才停手。

其中,最为震惊的,当属滚在地上哀嚎的王医生。

他满脸不可置信,爬起来扯了扯夏建成的黑色办公包:“你那侄子,真是吴家的女婿?”

“你少说两句吧!”

夏建成就甩开他的手,丢下一记“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接着,他赶紧转头,就跟乔碧云客套赔笑。

得到回应,王医生心头一咯噔,从头凉到脚。

吴家?竟然真的是鼎鼎有名的吴家!

完了,这下完了……

顾不得其他,王医生连忙爬起身,跪着爬到夏柳面前。

“夏柳,我好歹也是来给你爷爷看病的人,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帮我求求情吧!”

“刚才冲撞你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

“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计较!”

一个小医生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跟吴家女婿作对。

夏柳不为所动,只垂眼瞥了他一下,半点回应都不打算给。

“我求你了,求求你!”

王医生急的要哭,反手就给自己两个巴掌。

“你真的很吵!”

半响过后,夏柳才说出一句话。

这几个字入耳,王医生像是被一盆冷水泼下,手脚拔凉。

乔碧云越听越烦躁,抬手就道:“扔出去!”

“是!”

保镖立马上前,抬着王医生就朝远处走去,只听到一句又一句的哭喊声渐行渐远。

“我错了!夏柳少爷,我错了!”

“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起初挑衅的有多嚣张,这会就有多后悔。

夏建成端着讨好的姿态杵着,此时也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夏柳身上,仿佛下一刻就能在他身上烫出个洞来。

“你就是夏柳?”

“哼,长的倒是不错……可惜是个穷鬼!”

“现在没有外人了,我就直说,我们吴家不承认这门亲事,拿着你的钱,有多远滚多远!”

保镖顺势扔下一皮箱钱,十分沉重。

皮箱盖被打开,乔碧云就道:“你爷爷的给的聘金,我们吴家一分也没动。”

说着,又十分嫌弃的挥了挥空气,“脏死了!”

“祖孙三代都是个穷鬼,拿这种东西上门,也好意思说是聘金。”

“跟你夏家做亲家这事传出去,我们吴家颜面无光!”

一旁,夏橙气的直咬牙。

可偏偏吴家那样的大家族,确实看不上他们这种穷苦人家。

倒是夏柳在懵了片刻后,很快就平静下来。

皮箱是他爷爷年轻时用过的,很有故事,里面的钱更是他爷爷想尽办法筹到的。

只是没想到,爷爷省吃俭用还没钱看病,就是为了给他提亲。

什么狗屁亲事!

他本来就不知道,现在也不想知道!

夏柳平静蹲下身,不紧不慢的扣好箱子。

“我本来就没打算结婚,这婚事……”

他动了动唇,正要应下。

“不行!这婚事不能作废!”

可苍老混浊的声音率先响起,众人纷纷抬眼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