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黎汐秦厉寒小说免费

黎汐秦厉寒小说免费

秦厉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黎汐刚走进教室,就见邵南光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朗读。“今天,又看见了秦厉寒,他好像永远都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很想让他高兴起来。”“今天,又有女生向他表白了,但是一如既往的被拒绝,我想我对他的喜欢,不用他知道。”“秦厉寒,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主角:黎汐秦厉寒   更新:2022-11-24 18: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汐秦厉寒的现代都市小说《黎汐秦厉寒小说免费》,由网络作家“秦厉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汐刚走进教室,就见邵南光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朗读。“今天,又看见了秦厉寒,他好像永远都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很想让他高兴起来。”“今天,又有女生向他表白了,但是一如既往的被拒绝,我想我对他的喜欢,不用他知道。”“秦厉寒,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黎汐秦厉寒小说免费》精彩片段

九月的傍晚,雨将下未下,空气中带着令人心烦的燥热。

北武中学高三一班,本该安静的晚自习,一片笑闹。

黎汐刚走进教室,就见邵南光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朗读。

“今天,又看见了秦厉寒,他好像永远都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很想让他高兴起来。”

“今天,又有女生向他表白了,但是一如既往的被拒绝,我想我对他的喜欢,不用他知道。”

“秦厉寒,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邵南光阴阳怪调的语气,响彻在整个教室内,黎汐的脸一瞬血色全无。

又在满教室的笑声里涨得通红。

那是她的日记本……

“还给我。”

在这一刻,她甚至没有勇气,去看一眼教室后排的秦厉寒。

此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湛哥,给个回应啊!”

“是啊,你看人家这么深情!”

黎汐下意识抬起头,隔着整个教室望向靠窗位置的秦厉寒。

却听秦厉寒双手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笑道:“我可不喜欢只会学习的书呆子。”

一句话,就让黎汐的心,如坠冰窖。

“你还给我!”她低着头去够邵南光手上的日记本。

邵南光往旁边一躲,黎汐竟顺着惯力跌倒在地!

样子滑稽,全班一静,霎时哄笑起来!

黎汐浑身僵住。

“真小家子气!不就一个日记本?还你了。”

邵南光手一扬,日记本掉在了黎汐的身边。

黎汐捡起日记本,跑出了教室。

压抑许久的大雨终于下了起来,淅淅沥沥落满了整个校园。

邵南光讪讪回到座位,他刚刚好像看见黎汐眼角闪着泪。

他走到秦厉寒旁边,开口说:“湛哥,她好像快哭了,要不你去看看?”

“不去!你念的日记你负责。”秦厉寒道。

“那她喜欢的不是你吗?我去也没用。”邵南光说。

“真麻烦!”秦厉寒望着窗外的大雨,不耐烦的站起身,扯过一把伞往外走去。

他走后,教室如炸了锅一样,议论纷纷。

等秦厉寒找到黎汐时,就见她浑身湿透地蹲在学校那颗老榕树下面,把头埋在膝盖间,肩膀一抖一抖的。

“喂!你不是在哭吧!”

黎汐听见熟悉声音抬起头,神情一怔,眼眶通红的说:“……没有。”

秦厉寒有些好笑:“好好学习吧,乖乖女!”

他松开手,手中的伞飘落下来,黎汐急忙伸手接住。

等她握稳伞后,就看见秦厉寒冒着雨插着兜离去的背影。

少年高高瘦瘦的样子,带着说不出的潇洒。

……

下了晚自习。

黎汐像往常一样匆匆离校。

赶回家里,远远便看见回家的那条长斜坡上,一个跛着脚的中年妇人正艰难的用整个身子抵着一辆小吃推车往坡上推。

黎汐急忙上前帮忙:“妈,我不是说了,等我回来再收拾。”

时妈妈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慈爱的笑。

用手语打着笔画:妈可以的,你好好学习,不要担心我。

黎汐鼻尖一酸,点点头,奋力将推车往上推。

回到家,洗漱完毕,黎汐拿出习题本,日记本被带了出来。

她微愣。

想起自己回到教室,却安安静静没人上前取笑的情景。

整个班上,只有秦厉寒能做到这件事。

她苦笑一声,打开日记本写下:“今天,秦厉寒知道了我的秘密……”第二天一早,黎汐天还没亮就来到学校。

她总是提前两个小时来自习。

背了一会书,她前往厕所。

可等她洗完手,厕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灯也在下一刻突然熄灭,整个厕所一片漆黑。



黎汐摸黑上前拍门:“外面有人吗?帮我开开门!”

可外面没有任何响应。

黎汐一瞬慌了神,黑暗的环境让她生出了很多恐怖的联想。

她抱紧了自己的胳膊,煞白了脸缩到角落。

在黑暗中不知等了多久。

直到太阳升起,有其他女生来上厕所,黎汐才被放了出来。

她用冷水洗了洗脸,惊吓过度的心才渐渐平复。

回到教室,早自习已经开始。

黎汐下意识往秦厉寒的位置上看了一眼。

像以往一样,他还没来。

黎汐收回目光,拿出书。

后座传来两个同学的对话。

“我也想向秦厉寒一样不来早自习。”

“可以啊,只要你像他家一样捐栋楼哈哈……”

黎汐默默听着,翻书的手一顿,低下头努力背书。

第一节课铃声响起,班主任拿着一叠试卷走进教室。

她脸上盛满了笑容:“这次月考成绩下来了,年级第一还在我们班……”

话还没有说完,教室门突然被人推开。

班主任话一顿。

站在门口的正是秦厉寒。

他甚至嚣张到直接推开前门,而不是从后门进。

黎汐见到班主任脸上的笑意瞬间收了起来。

秦厉寒却笑着道歉:“对不起老班,家里的猫生病,我忙着处理。”

这话引得全班都哄笑起来,大家都觉得他在瞎扯。

可黎汐心里,不知为何却是相信的。

班主任都忍不住笑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摆摆手让秦厉寒回位置。

秦厉寒长腿一迈,擦过黎汐的课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擦肩而过这瞬间,少年身上清新的皂香飘过,黎汐后知后觉微微红了脸。

台上,班主任接着之前的话头说:“年级第一是我们班上的黎汐同学!”

黎汐回过神,听到四周稀稀拉拉的敷衍掌声。

黎汐沉默着,心中些许高兴猝然褪去。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班里人都不待见她。

突然,左侧传来几声响亮的掌声。

黎汐一愣。

转过头,便看见秦厉寒漫不经心的鼓掌姿势。

见秦厉寒如此,班里人纷纷响应,掌声一下热烈起来。

黎汐回过头,只觉心口涨涨的,不知什么滋味。

中午午休。

黎汐拿起英语书,去学校的小树林里背单词。

准备回教室时,突然就看见了秦厉寒的背影。

少年穿着纯白的衬衫,斑驳的阳光透过树缝隙落在他的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光。

黎汐不由自主跟上秦厉寒,想跟他说句谢谢。

跟着跟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学校的围墙边。

秦厉寒猝然转身,靠在墙边,勾唇笑看着黎汐:“跟踪我?”

黎汐僵在原地,脸漫上一层绯红。

她无措开口:“我不是,我是想和你说谢谢。”

秦厉寒挑挑眉没说话。

黎汐踟躇了一会儿,又开口:“要上课了……”

“我来这就是要翻墙出去,怎么?好学生也翘课?”

秦厉寒抱臂看她,漫不经心的笑,眼底却有几分讥讽。

黎汐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抬头,就看着秦厉寒身手利落的翻上墙头。

少年站在墙头,凝视着她,冷淡道:“好学生,离我远一点。”

秦厉寒走后,黎汐回到教室,看着他的座位,心里空落落的。

周末。

黎汐跟着时妈妈一起出门摆摊。

刚把摊子摆好,一道声音就从摊前传来。

“来两份炸土豆!”

黎汐抬头便是一愣。

竟是邵南光,他旁边还站着秦厉寒!



黎汐眸光一颤,还没说话,就又听邵南光惊讶的开口:“那是你妈妈……”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见时妈妈正一瘸一拐的打着手语招呼客人。

旁人异样的眼光黎汐从小受到大,从不觉得如何。

可来自同班同学同情的眼神她却是第一次经历!

黎汐紧了紧手,低下头,闷声开口:“10块。”

邵南光正要扫码。

这时,秦厉寒将他手一拉:“走了。”

他抬脚就走,邵南光赶紧追上去:“哎!湛哥等等我,不吃了吗?”

黎汐这才抬起头,愣愣的望着两人走远的背影。

秦厉寒他,好像又帮她解围了。

一直忙到深夜,母女两才收摊回家。

一到家,时妈妈就跌坐在椅子上。

黎汐一惊:“妈,是不是腿又痛了?你又偷做了很多活?”

时妈妈连忙摇头。

黎汐着急找了找,发现腿伤药都用完了。

多年前的一场车祸,要了姜爸爸的命和时妈妈的一条腿。

肇事者逃逸,好好一个家却被毁得粉碎。

“妈,我出门给你买药,你在家休息一下。”

黎汐匆匆出了门,跑到附近的药店。

买好药,黎汐一转身却震住了!

走进药店门口,就见站着个额头流血的人,正是秦厉寒。

秦厉寒也看到了黎汐,却只是瞥了她一眼,便朝店员冷道:“消毒药水和绷带。”

黎汐能感觉到秦厉寒浑身戾气,她脚步凝滞了一瞬,却没有离开。

等秦厉寒拿着东西准备离开时。

黎汐终于忍不住叫住他:“秦厉寒,你……要不要还是去医院?”

秦厉寒脚步没停,推开店门时才冷声回了句:“少管闲事。”

黎汐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竟追上秦厉寒,挡在他身前。

“我……我帮你处理好吗?”

女孩担忧紧张地的眼神,让秦厉寒一怔。

半响,他冷着脸,妥协的坐到路边石桩上,把装药的袋子递了出去。

黎汐赶紧接过,熟稔的拆开包装,用棉签沾了碘伏帮秦厉寒涂伤口。

伤口很深,像是被什么钝器砸出来的。

黎汐很熟练的处理完伤口,最后她甚至习惯性的鼓起腮帮子朝伤口吹了吹。

这个动作一做,秦厉寒愣住了。

黎汐却毫无察觉,封上纱布后,就又变得尴尬。

她把袋子还给秦厉寒,低着头说了句‘再见’就匆忙跑走了。

秦厉寒攥着袋子,看着女孩瘦弱的背影,不知为何,从家里出来竟第一次不那么难受。

黎汐回到家,帮时妈妈上药揉腿后,又打开日记本写道:

今天居然和秦厉寒偶遇了,这会是缘分吗……

周末转瞬即逝,又到了星期一。

第一节课后,班主任突然领着一个陌生的漂亮女生走进教室。

男生们顿时兴奋不已,小声议论她比校花还漂亮。

而黎汐前排的女生也在说:“你看见她脚上那双鞋了吗?要三万多呢!”

黎汐闻言一愣,她从没想过一双鞋能这么贵!

她忽然想起家里出事那年,时妈妈的脚本来能好,可手术费差三万他们家拿不出来,时妈妈就这样生生忍着,最终成了瘸子。

这一刻,黎汐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班主任拍了拍桌子,等静下来才宣布说:“从今天开始,许芳苓同学就转到我们班,希望大家之间互帮互助!”

许芳苓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

班主任眼神看了一圈后说:“只有秦厉寒旁边有空位了,许同学就坐那吧。”

许芳苓走下讲台,走到了秦厉寒旁边。

黎汐听见她甜美的声音响起:“阿湛,我为你转学过来了,你开不开心?”

“你怎么来了?”秦厉寒问。

“我爸爸的生意以后都转到国内,所以我也跟着从国外回来了。”

他们居然是熟人……

黎汐脑中想法一闪而过,随即上课铃响,物理老师风风火火走了进来:



“翻出上次的卷子……”

一下打断了她所有思绪。

第二节课下课。

黎汐路过楼梯间听见两个男生在讨论秦厉寒,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哎,高三一班那个秦厉寒,曾经打架把头都打破了,还有那么多女生送情书!”

“一个小混混,要不是他爸有钱,他算什么东西……”

黎汐忍不住上前辩解:“那不是跟人打架弄出来的伤。”

两人吓了一跳,见只有黎汐,顿时松了口气。

“你怎么知道?”其中一个男生挤眉弄眼,“难不成他的伤跟你有关系……”

“他不是那种人……”冲动的勇气过后,黎汐后知的感觉到害怕。

另一个男生还嬉笑着上前,惹的黎汐往后急退。

却是脚下一滑,眼见就要从楼梯上跌下!

突然,身后一只冰凉的手握紧了她的手臂,帮她站稳了身。

秦厉寒熟悉的皂香将黎汐包围,让她砰砰的心也突然安定了下来。

秦厉寒松开手,冷着脸冲着那两人道:“有什么话到我面前说。”

“湛哥,不好意思,都是误会哈……”

两人面色难看,立马灰溜溜的走了。

秦厉寒也转身离去,黎汐下意识跟上他的脚步。

这时,秦厉寒却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淡淡开口。

“我是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要故作很了解我。”

说完,秦厉寒就走了。

留黎汐呆呆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高三的日子过的很快,期中考试接踵而至。

黎汐和以往一样认真,第一名的奖学金可以极大程度缓解家里的负担。

只是考完后,她才知道,秦厉寒竟没来考试。

望向那个空位,黎汐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直到从食堂回来,才发现秦厉寒就坐在座位上。

她有些惊喜的上前,踌躇半天,才开口道:“你怎么没来参加期中考试?”

秦厉寒靠在椅背上,笔在指尖转动,无所谓的回道。

“我学不学都一样,反正之后可以出国留学。”

黎汐一怔,呐呐道:“可是……你现在学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

秦厉寒指尖的笔掉落下来,他心中一怔,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

陆陆续续有同学从教室外进来。

黎汐回到自己座位,不知为何,心中隐隐失落。

第二天早自习。

黎汐背着英语单词,突然就看见秦厉寒从门外走进来,擦过她的课桌。

班上一片哗然,这可是秦厉寒第一次参加早自习啊!

黎汐没有回头,可第一次,她背错了英文单词。

秦厉寒从这一天开始,每天都开始早晚自习。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黎汐悄悄给秦厉寒桌上放课堂笔记。

这件事成为了两人的小秘密。

几天后。

学校考虑到高三压力重,办了一场篮球赛。

高三一班的人都去了,秦厉寒作为主力军又投了一个三分球。

球场一片喝彩声。

“秦厉寒,加油!”

许芳苓不知从哪搞了一个小喇叭,就数她的声音最大。

黎汐正望着场内的秦厉寒发呆,许芳苓突然走到她旁边坐了下来。

黎汐有些疑惑的看向她。

许芳苓笑了笑,轻声说:“听说你暗恋秦厉寒?”

黎汐心头一颤,感觉思绪都有一瞬间空白。

许芳苓接着说:“我们两家是世交,我从小就喜欢他,我觉得还是我们比较般配。”

许芳苓自信满满的样子光彩照人。

黎汐目光仿佛都一烫,垂眸避开了她的视线。

此时,篮球场也传来阵阵欢呼,以秦厉寒为主的高三一班大获全胜。



黎汐就听身边的许芳苓跳起来大喊:“秦厉寒!秦厉寒!你太厉害了!”

说着,许芳苓就拿着水朝场内跑去。

黎汐看着许芳苓笑着把水递给秦厉寒,而向来不接受旁人递水的秦厉寒,竟就那么顺手接过仰头喝了!

这一举动,好像证实了许芳苓的话。

黎汐心口一攥,将手中的水瓶默默收起,转身离去。

她没有发现,远处的秦厉寒往这边遥遥望了一眼。

篮球赛结束,大家陆续回到教室。

到了快下晚自习的时候。

黎汐正埋着头做题,许芳苓突然走上讲台。

她笑着大声说:“今天我们班篮球赛赢的这么漂亮,要不大家周末一起出去庆祝一下?”

这一提议得到了同学们的响应。

“好啊!我们都好久没出去玩了!”

“班长,到你出马啦!”

班长也站了出来:“既然大家都想去,那每人先交100块作经费,到时候多退少补。”

黎汐低着头一愣,一百块可是她半个月的生活费。

想起家里辛劳的妈妈,她也舍不得拿钱出去玩。

黎汐攥紧了手心,鼓起勇气对班长说:“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

她话刚一说完,就听见身后的女同学大声嗤笑一声。

“怎么一百块都舍不得出呀?”

班里同学也跟着议论:“就是,真抠门,我们班搞活动她从来没去过。”

那些议论的话让她脸色苍白了瞬,默默坐了下来,头垂的更低。

秦厉寒看着,向来对这些事报以冷眼的他,莫名一股怒火上涌。

他猛地一踢桌腿。

一声巨响!

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了。

黎汐心也一顿,顺着声音看去,就见秦厉寒翘着腿,冷着脸斥道:

“吵死了!我也不去,要交钱吗?”

没人敢再议论,讲台上的许芳苓眼神却霎时变了。

黎汐悄悄瞥了两眼秦厉寒,心酸酸涨涨的。

晚上,她回到家,打开日记本写下:今天,秦厉寒好像又帮了我,他会是故意的吗?我不知道,可我真的好开心……

又过了几天,黎汐做完一整套试卷之后,上到学校的天台透气。

她刚推开天台门,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想让我回哪里?那也算家?”少年的声音透着浓浓的讥讽。

“别拿死威胁我!你以为我会怕?”

秦厉寒恨恨的挂掉电话,他一转身,就看见了黎汐。

黎汐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开口说:“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你打电话的。”

空气一瞬安静。

“怎么又是你?”秦厉寒把手里的烟一按,冷冷开口。

“对不起,我马上离开!”

黎汐慌慌张张往后退了一步,准备转身离开。

下一秒,她却就被秦厉寒拽住了手腕,顺着力道靠在墙上!

秦厉寒另一只手撑在黎汐耳边,俯身朝她袭来。

秦厉寒往里一避。

就好似将黎汐拥在怀里,近到她都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黎汐霎时呼吸一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