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海彤战胤免费小说

海彤战胤免费小说

海彤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海彤笑道:“你堂哥有女朋友,我找他做什么?结婚证已经领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是你要替我保密,别让我姐知道真相,免得我姐难过。”沈晓君:“......”她这个好友,真是勇气可嘉。

主角:海彤战胤   更新:2022-12-04 2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海彤战胤的其他类型小说《海彤战胤免费小说》,由网络作家“海彤”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海彤笑道:“你堂哥有女朋友,我找他做什么?结婚证已经领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是你要替我保密,别让我姐知道真相,免得我姐难过。”沈晓君:“......”她这个好友,真是勇气可嘉。

《海彤战胤免费小说》精彩片段

海彤笑道:“你堂哥有女朋友,我找他做什么?结婚证已经领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是你要替我保密,别让我姐知道真相,免得我姐难过。”

沈晓君:“......”

她这个好友,真是勇气可嘉。

“人家小说里的女主都是闪婚个亿万富翁,彤彤,你闪婚的那位也是吗?”

音落,海彤就敲了好友一记,笑道:“咱们店里的小说,你都看了个遍吧,做着白日梦呢,随随便便就能闪婚个亿万富翁,你以为亿万富翁遍地都是?”

沈晓君摸着被好友敲过的地方,觉得她说的也对,幽幽的叹了口气之后,才又问道:“你老公买的房子在哪里?”

“名苑花园。”

“那不错,那里的环境好,交通方便,离咱们店也不算远,你老公在哪家公司上班呀,能在莞城买房,还是名苑花园那种高档小区,他的收入肯定很高,月供多少?需要你帮忙还房贷吗?”

“彤彤,他要是让你帮忙还房贷,你得让他往房产证上加你的名,否则太吃亏了,说句不好听的,万一你们俩感情不好,离婚的话,那房子是他婚前的,你分不到。”

海彤看了好友两眼,说道:“你倒是和我姐想的差不多,房子是他全款买下来的,不用还房贷,我没有花一分钱,不好叫他往房产证上加我的名。”

沈晓君说道:“夫妻感情好的话,倒是无所谓。”

海彤忽然想起,她姐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姐夫婚前买的,房贷也是姐夫在还,就是装修费用全是她姐的钱,但姐夫还没有在房产证上加上姐姐的名字,海彤想到姐夫现在老是指责她姐姐只知道花钱不知道赚钱,心里有了担忧。

改天有机会,她得提醒一下姐姐。

海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关门。

沈晓君家里离店里很近,晚上又有亲戚请吃饭,海彤让她先回家。

关上了书店的门,海彤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走向她那辆电瓶车。

她骑着电瓶车,花了二十几分钟回到了姐姐家楼下,停好了车,她才想起自己搬家了。

仰头看了看姐姐家所在的楼层,看到姐姐家里已经熄了灯,海彤心里有点失落,终究是没有打扰姐姐一家三口,骑着电瓶车离开。

等她回到名苑花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推开家门进去,屋里一片黑,感觉不到半点烟火气息。

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洗了个热水澡,又困又累的海彤倒床便睡。

与此同时的莞城大酒店。

战胤在保镖的簇拥下走出自家公司旗下的大酒店,他刚和大客户谈好了一大笔的生意,客户被安排住在酒店里的总统套房,他想起今天才领证的新婚妻子,决定回家一趟。

“大少爷,是庄园里还是去山顶别墅?”

庄园是战家的老宅,山顶别墅是战胤名下的一栋大别墅,他日常都是自己住在那栋山顶别墅里,偶尔才会回战家老宅陪长辈们吃一顿饭,尽尽孝心。

“去名苑花园。”



战胤上了劳斯莱斯后,低沉地吩咐着,“我新买的那辆东风商务车,记得帮我开过去。”

那是用来骗他老婆的,他老婆叫什么来着?

“对了,你们大少奶奶叫什么?”

战胤懒得去掏结婚证,哦,结婚证被奶奶过目时,奶奶好像还没有还给他吧,反正他身上现在没有结婚证。

保镖:“......大少奶奶姓海,单名彤,今年二十五岁,大少爷可得记牢了。”

他们大少爷记性特别好,但他不想记住的人,却是怎么都记不住。

特别是女性,天天见面的,大少爷可能都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

“嗯,记住了。”

战胤随意地嗯了一声。

保镖从他说话的口吻可以听出来,下一次,他们大少爷肯定还是记不住大少奶奶的名字。

战胤不想分心在海彤身上,靠在车椅上,闭目养神。

莞城大酒店离名苑花园,车程只需要十分钟。

豪车队在名苑花园门口便停下来,由战胤独自开着那辆东风商务车进小区。

记不住新婚妻子的芳名,自己买下的房子,战胤还是记得的。

很快,他回到了自家屋门口,看到门口放着一双很眼熟的拖鞋,那是他的拖鞋吧?

怎么被扔出来的?

肯定是海彤扔的!

战胤眼神森冷,俊脸也绷得紧紧的,他原本对那个救过奶奶的女孩子是心存感激的,但在奶奶老夸她的好,要他娶她时,他就对海彤失去了好感。

觉得海彤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孩子。

虽然最后是答应了奶奶,娶了海彤,却跟奶奶说好了,婚后,他隐藏身份,考察海彤的人品,要是海彤过关了,他才会和海彤成为真正的夫妻,过一辈子。

要是让他发觉海彤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孩子,就休怪他不客气了。

敢算计他战胤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掏出钥匙,战胤开门,却怎么都开不了,意识到是屋里那个女人把门反锁了,他心里的不满更甚。

这是他的房子!

让她入住,她却把他挡在屋外了!

战胤一生气,就抬脚踢门,把门踢得砰砰响。

与此同时还打语音电话给海彤。

有前车之鉴,他给海彤的微信名备注了姓名,还特意加上了“老婆”两个字,否则他一下子想不起海彤是谁,还是会把她自他微信好友里删除的。

在战胤踢门的时候,海彤就被吵醒了。

半夜三更的,谁在拍门?还让不让人睡呀?

海彤起床气有点重,更不要说是被人吵醒的,她掀开被子,穿着睡衣就怒气冲冲地出来。

手机落在房里,战胤打语音电话的时候,她便不知道。

“谁呀,半夜三更的不睡觉,拍我家门干啥?”

海彤开了门,拉开门时,还骂着门口站着的男人,当她看清楚门口的人时,她愣住,看了战胤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忙换了笑脸,讪讪地道:“战先生,是你呀。”

战胤打语音电话,她不接,心里的怒火也堆积得老高了。

此刻,他懒得搭理海彤,黑沉着一张脸,越过了海彤径直进屋。

海彤偷偷地吐了吐舌头。

这就是闪婚的后遗症。

探头出去看了看,还好,战胤刚才拍门拍得那么大声,没有吵醒左邻右舍,

看到门口那双拖鞋,海彤弯下腰去,拿起了那双拖鞋回屋,重新反锁了大门。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见你不在家,以为你今晚不回来,才会把门反锁。”

海彤解释一句。

“家里就我一个女人,为了安全起见,我便拿了你一双拖鞋放在屋门口,那样别人看到咱们家有男人的鞋,知道屋里有男人,不敢做什么。”

她是学过散打,不把小混混放在眼里,不过居家的安全意识,她还是做得很好的。

战胤在沙发上坐下来,那双乌沉沉的眸子,死死地瞪着她,那眼神锐利又冰冷。

十月的夜晚有点清凉,被他这样瞪着,海彤觉得不仅仅是清凉,而是提前进入了冬天的感觉,冷!

“战先生,对不起。”

海彤把他的拖鞋拿过去,放在他的脚边,道歉。

她应该打个电话问问他回不回来的。

良久,战胤冷冷地道:“我是说过让你不用管我,但这是我的家,你把我拒之门外,我很不爽。”

“战先生,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会提前打电话问你回不回来,你不回来,我再把门反锁。”

战胤默了默后,说道:“我出差的话,会提前告诉你,没有告诉你,我就会天天回家,不用打电话,我工作忙,没那么多时间接你无聊的电话。”

海彤哦了一声。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房子是他的。

他是老大。

“战先生要不要吃宵夜?”

海彤想着他忙到现在才回来,应该饿了,好心地问了句。

“我从不吃宵夜,会长胖。”



战胤是很在乎自己的身材的,不允许自己胡吃海喝变成个胖子。

减起肥来太困难。

海彤笑,“战先生的身材很好。”

“那,我先回房睡觉?”

战胤嗯了一声。

“晚安。”

海彤向他说了声晚安,转身就走。

“等等,海,海彤。”

战胤叫住了她。

海彤停下,扭头,问他:“还有事?”

战胤看着她,说道:“以后,别穿着睡衣出来。”

她睡衣底下没有穿内衣,他眼神利,该看不该看的,都看到了。

他们是夫妻,他看就看了,万一是别人呢?

他可不想自己妻子的身体被其他男人看透了。

海彤脸一红,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战胤:“......”

他都没有觉得尴尬,她倒是害羞了。

略坐了片刻,战胤回到自己的主人房里,这套房子是临时买下来的,买的是精装修,只需要拎包入住便行。

不过由于匆忙,他的房间也没有收拾整理好。

让他颇为满意的是海彤很识趣,没有死皮赖脸地要跟他睡在同一间房里。

更没有要求他尽到丈夫的责任。

下半夜,夫妻俩都相安无事。

隔天,海彤像往常那样清晨六点便起来了。

以往,她起来后就要先准备早餐,然后收拾屋子,时间要是充足,还会帮着姐姐晒衣服。

可以说在姐姐家里住了几年,她做着保姆的事情,不过是不想让姐姐太累,但在姐夫的眼里却是应该的,也把她当保姆来使唤。

今天醒来,望着睡了一个晚上还觉得陌生的房间,记忆回到脑海里,海彤嘀咕了一句:“我睡糊涂了,以为还在我姐家里,这是我自己的家,我可以多睡会儿了。”

她又倒回床上继续睡。

可惜,她的生活作息规律,就算她想重新入睡,都睡不着。

肚子又饿了,干脆便起来。

换好衣服,洗刷后,走出房间,看了一眼战胤的房间,房门依旧紧闭,想必还没有起来。

也是,昨晚回来得那么晚,这个点哪能爬起来。

晃进厨房,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海彤沉默片刻,转身出来。

她昨天下单买了很多厨具,但还没有收到货。

早知道她就不网上下单了,直接去大超市里买还快一点。

昨天搬家的时候,她记得小区附近有早餐店。

海彤决定去外面打包两份早餐回来。

不知道战胤喜欢吃什么?

又不好叫醒他问问,海彤只好多买了几样。

她打包有肠粉,蒸饺,油条,豆浆,还有皮蛋瘦肉粥,这些是莞城普通人常吃的早餐。

战胤睡得晚,起得却不晚,在海彤出门买早餐后,他便醒来了。

不习惯有妻子的他,一时间又忘记了海彤的存在,他赤着上身出来,本想倒杯水喝的,海彤就在这个时候开门进来,夫妻俩打了个照面。

下一刻,战胤两手护胸,转身就往房间跑,像极了昨天晚上的海彤。

海彤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心里腹诽着:男人的上身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看看有几块腹肌,他居然双手护胸,哈哈,笑死她了!

好一会儿,战胤再次出现在海彤的面前时,已经是西装革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却又不好说海彤什么。

谁叫他又忘了自己家里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个陌生的女人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他平时住在自己的大别墅里,早上起来的时候,整层二楼只有他一个人,只要他不下楼,家里的佣人都不敢上楼的,他便放肆了点儿,偶尔不穿上衣便从房里出来。

今天也这样,就被那个心机女看到了他的上身。

“战先生,我打包了早餐回来,过来吃早餐吧。”

海彤笑痛了肚子后,倒是没有忘记吃,把她买回来的几样早餐摆放在餐厅的那张桌子上,招呼着那个被她看了上身就像掉了几斤肉的男人过来吃早餐。

战胤沉默了片刻,还是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她买回来的早餐,低冷地问了句:“你不会自己做饭?”

“会呀,我烧的菜还特别好吃。”

“外面买的早餐,特别是路边的那种简易早餐店,不太卫生,以后少吃,自己会烧菜做饭,就自己在家里做着吃,卫生,安全。”

身为战家的当家人,战大少爷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莞城人常吃的普通早餐。

海彤反问他:“你看过你自己家里的厨房吗?比你的脸上还干净,什么都没有,我就算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没有厨具,没有食材,我也烧不出满汉全席来。”

战胤顿时哑口无言。

“你要不要吃?”

海彤问他。

肚子也是饿了,战胤为了不让老婆大人看出他的破绽来,便在餐桌前坐下,淡淡地道:“你都买回来了,我不吃便是浪费,偶尔吃上一次两次,也吃不死人。”

这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呢。

海彤把每一样早餐都分一半给他。

然后坐了下来,一边吃着她那一半早餐一边对他说道:“昨天我搬过来时看到了这情况,就网上下单买了不少厨具,等东西都收到了,以后我买菜做饭,不会再让你吃路边摊的。”

他在大公司上班,在公司里也有点小地位吧,属于白领阶层,讲究一点。

她平时也是习惯自己做吃的,就是在店里才会叫外卖,他讲究一点,她也愿意顺着他。

“我们家里也还缺很多东西,我能不能都按照我的计划去置办?”

战胤抬头看了对面的妻子一眼,又继续吃他的早餐,这些很平常的早餐,味道倒是不错。

“咱们既然领了证,便是夫妻,这是你的家,你想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只要不动我房间就行。”

其他地方,随便她折腾。

“好。”

得到他的允许,海彤决定就按自己想的那样去做。

要在阳台上养些花,买张秋千椅放在那里,闲时坐在秋千椅上看书,赏花。

“对了,昨天奶奶说叫我周末跟你回你家里吃饭,见见长辈。”

战胤淡淡地道:“周末再说吧,我得看看我有没有时间,没时间的话,我叫奶奶带着我爸妈过来,你们见见面,吃顿饭便是。”

海彤没有意见。



吃饱喝足后,战胤掏出了钱包,翻看了下,没有多少现金,他最后抽出了一张银行卡,把那张银行卡放到海彤的面前。

海彤挑着眉看他。

“你要买东西,需要钱,这张银行卡就给你使用,密码是......”

他找来笔纸,把密码写在纸上,再递给海彤。

“以后这张卡里面的钱就给你当家用,我每个月发工资后就往里面打钱,不过你以后买了什么东西都记个帐,我不介意你花多少钱,但我要知道你的钱都花在什么地方。”

刚领证的时候,海彤问过他,夫妻俩需不需要AA制,他拒绝了,既然结婚了,是夫妻,便是一家人,他给她一点钱花花,不在乎。

反正他的钱多到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不知道自己真正有多少的身家,平时公司里忙,他花钱的地方也少,所以,养一个妻子,等于可以帮他花一点钱。

但他也不能当个冤大头,在他心里,海彤就是心机女一般的存在,当然得防着点。

只要她花钱都用在这个小家里,随便她怎么花,他一点意见也没有。

海彤不喜欢战胤这样的态度及行事方式。

她把那张银行卡连同写着密码的纸张一并推还给战胤,她甚至连密码都没有看一眼。

“战先生,这个家不止是你一个人的,我也住在这里,房子是你买的,我住进来,便省去了房租,这个小家的花费,不能再让你一个人全出了,家里要置办的东西所需要花的钱,我出吧。”

“除非是买超过两千元的家件,我会跟你商量一下,你看着给一点儿便行。”

她收入不低,可以应付家庭的日常开支,除非需要花到大钱,否则用不到他出钱。

他出钱,她不是不能接受,主要是他的态度让海彤不爽,好像她会贪图他的那点家用钱似的,还叫她记账,她平时买东西,除了店里的开支会记账,生活上是从来不记帐的。

战胤不是笨蛋,相反,他非常聪明,海彤的推拒让他明白是他的态度伤到了海彤的自尊,他沉默了片刻后,还是把银行卡和写着密码的那张纸推过来,语气也温和了些,说道:“我知道你开着店自己当着老板,能赚多少钱?既然你说这个家是咱们的家,你有份,我也有份,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承担一个家庭的所有开支?拿着吧,你不喜欢记帐,就不记帐了。”

“跟你说的买车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你首付买一辆,以你的收入,供一辆车是不成问题的。”

他没有刻意去调查过她的收入怎么样,但她能在莞城中学门口开一家书店,说明她还是有点能力的,赚到的钱也不会太少,这年头呀,女人和孩子的钱是最好赚的。

“家里离我的店也不远,我骑电瓶车也是可以的,莞城的交通,每天上下班高峰期容易堵车,开着四个轮的车还不如我两个轮的呢。”

战胤一噎。

她说的倒是事实。

他平时上班都是错开了高峰期的。

偶尔有急事在上班高峰期出门,堵得他怀疑人生,恨不得坐着私人飞机出门。

“有车,还是更方便一点的,周末,你还可以开着车,带着你姐和外甥来个短暂的周末游。”

战胤记得奶奶说,这个女人是和姐姐相依为命的,最在乎的人便是她的姐姐和外甥了。

“迟点再说吧,咱们刚结婚,彼此间都不熟悉,就花你那么多钱买一辆车,我浑身不自在,其实,我自己的存款也够买车了,但我更想买房,有了房,才有家,我不是你们男人,男人更喜欢买车。”

男人和女人在买房和买车的选择区别不同,女人一般选择要房,男人一般要车。

“对了,我姐想见你,不过我跟我姐说你最近出差了,迟点再带你回去见我姐。”

战胤嗯了一声。

夫妻俩闲聊过后,海彤便去晒衣服,战胤坐在大厅里,想看看报纸的,这个小家里还没有订报,他找不到报纸,只得摸出手机来刷刷新闻,打发时间了。

“你的衣服,你洗了吗?”

海彤晒完了自己的衣服,随口问了一句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男人。

“我自己会处理。”

他的衣服都是送到干洗店干洗的。

海彤抿抿嘴,不说话了,继续去做她的其他事情。

扫地,拖地,收拾屋子。

战胤看着她的身影在房子里穿梭,做着佣人做的事情,蹙了蹙剑眉,想说什么,想了想后,终究是什么都不说。

他们家,这种事情是佣人做的,但在平常人的家里,很多都是妻子包揽了所有家务事。

好在,在他们住进来之前,他的管家安排了佣人过来打扫卫生,屋子里还是很干净的,她扫了一圈,都没有扫到什么垃圾。

做完了日常会做的事情后,海彤回到自己的房里,略作收拾后,便拿着她的手机袋子出来,对沙发上的男人说道:“战先生,我先去我姐家里看看,然后直接回店里,你今晚大概几点回来,给我发个信息,我给你留门。”

“除了出差,我每天晚上都会回来,要是出差,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海彤嗯了一声。

“海,海彤,这张银行卡你拿着。”

战胤拿着银行卡起身走到海彤面前,再次把卡递给她,并向她道歉:“刚才我说话的口吻不太好,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海彤看了他片刻,觉得他这次真诚了很多,才接过了银行卡,连同那张写着密码的纸张,一并塞进了她的裤兜里。

“我走了。”

“好。”

战胤站在原地,看着海彤出门。

等到屋门关上后,他竟然松了一口气。

丈夫这个角色,他似乎演得不太好。

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战胤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打电话给老宅的管家,等管家接电话后,他低沉地吩咐:“阳叔,等老夫人起来后,你跟老夫人说,这个周末带上几位先生和太太们来名苑花园这里吃饭,老夫人会明白怎么回事的。”



战胤一直看着她挑选,看着她和花店老板讲价,一盆五十元的花,能被她杀去一半的价,还有本事令老板觉得不卖给她就卖不出去的样子,战胤看得新鲜极了。

他大爷买东西是从来不看价钱,也不讲价的。

没想到他老婆是个会杀价的人,看花店老板如同被割了一大块肉的肉疼样,战胤都想笑。

付了钱后,海彤就开始把自己买下来的盆栽花,一盆一盆地往战胤的车上搬去。

战胤一开始还站在旁边看着,后来觉得让一个女孩子搬花,他站在车子旁边显得太刺眼,他便帮着海彤搬花了,搬完了所有花,把他的车子塞得满满当当的。

好在花店老板给了他们一些纸皮铺在座位上,不至于弄脏他的车座。

“还需要买什么吗?”

战胤一边上车一边问着妻子。

“车已经塞满了,放不下其他东西,先不买吧,要经营一个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有空再慢慢购买,布置。”

海彤系上了安全带,又摸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对他说道:“我们先回去,等会儿我得去我姐姐家里一趟。”

战胤默默地把车开动。

“战先生。”

“说。”

“周末,奶奶和你爸妈他们过来,我能不能跟我姐说一声,让我姐和姐夫也过来一起吃顿饭?我的家长就是我姐和姐夫了,咱们领了结婚证,甭管我们有没有感情,既然见家长,也得让双方的家长见见面吧。”

免得路上遇着了都不认识。

海彤在乡下还有爷爷奶奶叔伯们,不过他们都嫌她姐妹俩是女孩儿,在父母都车祸离世后,他们没有一个人肯收留姐妹俩,倒是分走了一部分父母用命换来的赔偿款。

父母留下来的房子,也被爷爷奶奶住着,那里,她基本上是不会回去的了,也不想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

嫌弃姐妹俩是女孩子,在她们父母双亡时不肯收留,在她姐姐嫁人的时候,他们还好意思来索要三十万彩礼,被她姐妹俩狠怼了一顿,姐姐是坚决不让姐夫给他们彩礼钱的。

最后,他们没有要到三十万的彩礼钱,骂骂咧咧地走了,连姐姐的婚礼也不参加。

在海彤的心里,姐姐便是她的家长。

战胤倒是没有拒绝,淡淡地道:“理应如此,你跟你姐说一声吧,就周六过来,跟我爸妈他们见见面。”

“好。”

很快,回到了名苑花园。

车子停在楼下,海彤又像个女汉子似的开始往楼上搬花,战胤却叫来了小区的保安,给了保安们不菲的报酬,请他们帮忙把那些盆栽花搬上楼去。

能花钱解决的事,就花钱解决,没得累着自己。

海彤虽觉他这样做,不会过日子,考虑到彼此还不熟悉,她也不好说他乱花钱,换一种角度来看,则是他体贴她,不想让她那么累,那点钱,花了就花了,倒也算值得。

很快,阳台的一角就被摆满了盆栽花。

战胤去送那些保安出门,海彤站在阳台上看着,阳台太大,就算买了一车的盆栽花回来,也只是占了一角而已,花架还没有组装,她暂时没空,晚上早点回来,再组装吧。

“怎么了?”

“阳台太大,这点花摆不出我想要的效果。”

战胤看了一眼,嗯,的确是,他声音淡冷:“你想要怎样的效果?像个小花园吗?”

海彤点头。

“你要去你姐家里了吧?你先过去,我再去花店买几车盆栽花回来。”

海彤看看时间,问他:“你们上班时间是?”

“我可以晚点去的。”


海彤明白了,他这种高级白领,还是有点特权的。

她掏出那张银行卡递给战胤,叮嘱他:“你要跟老板讲价,杀一半价就差不多了。”

战胤推还银行卡,“我这里还有钱。”

海彤看了他两眼,便也不跟他坚持。

她得去姐姐家里看看,再次叮嘱了战胤买花的时候要讲价,然后拿着电瓶车的车钥匙,匆匆地走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后,她家男人就用手机对着阳台拍了个短视频,然后发给了战家庄园的花园管家辉伯。

辉伯很快就打电话过来。

“大少爷。”

“辉伯,你看了视频吧,把这个阳台布置成一个小花园,你看看需要多少盆花?然后你在花房里挑些便宜的,易开花的,开的花朵繁复又大的那种,给我送到名苑花园B栋八楼808室。”

陪着海彤去买花,战胤发现她就喜欢那种花开得很大朵,花瓣儿繁复的那种,花瓣单一的,她都不喜欢。

“还有,记得开一张收费清单。”

辉伯:“......好。”

“在今天傍晚之前送到。”

“好。”

大少爷吩咐什么,他就做什么。

“搬上楼后放在阳台上就行,其他的不用管了。”

要怎么摆放,由海彤自己摆弄,他都做完了,她未必喜欢。

辉伯又是恭敬地应着。

战胤很快就挂了电话。

不知情的海彤像昨天那样给姐姐和外甥都打包了一份早餐,因为心情好,她还给外甥买了一辆儿童电动摩托车。

“小姨。”

海彤开门进屋,就听到了外甥周阳清脆的叫喊声。

“阳阳,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快来看,小姨给你买了什么。”

“车车。”

周阳才两岁大,会说的话不多,他小跑过来,欢喜地围着电动摩托车打转,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的喜悦。

海灵从洗手间里出来,她刚把夫妻俩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清洗,儿子的衣服她是手洗的。

“彤彤,你又乱花钱了。”

“我给我外甥买的车,怎么是乱花钱了。”

海彤把早餐放下,再抱起外甥,让阳阳坐在电动摩托车上,教着阳阳怎么开车。

周阳很聪明,一教就会,很快就骑着车在大厅里胡冲乱撞。

“姐,我给你和阳阳买了早餐上来。”

“我昨晚调好了闹钟,今早很早就起来准备好了早餐,让你姐夫吃了去上班。”

海灵见儿子玩得欢,脸上也带着笑意,“以后不用买早餐上来了,你现在也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小家,赚的钱要花在你自己的小家里,别老是花到姐姐家里来,那样妹夫会有意见的。”

她不想妹妹成为扶姐魔。


“买点早餐花不了多少钱,姐,我心里有数的。”

海彤收入不低,她会帮扶一下姐姐,但不会把自己所有的收入都搭进来,她还想买房呢。

“阳阳吃过了吗?”

海彤边问着边用手摸了摸周阳的额头,体温正常。

“喝过了奶粉,我还熬着扇骨粥,等粥好了,喂他吃点,饿不着他的。”

海灵照顾儿子非常细心。

“姐,战胤过两天就能回来,这个周六,他爸妈过来,你和我姐夫也在那天去名苑花园一趟,跟他家长辈见见面,你跟姐夫说一声。”

闻言,海灵欢喜地道:“妹夫出差回来了?”

“他说周五晚上就能到家。”

“行,我跟你姐夫说一声。”

妹妹突然间就嫁了人,海灵心里是清楚怎么回事的,妹妹还要撒谎,她没有点破,内心是很担心妹妹所嫁非人。

妹夫真人长什么样,她都没有见到。

对于妹妹见家长,她是非常重视的。

在姐姐家里待了一会儿,海彤就去上班了。

海灵在妹妹走后,喂儿子吃过粥后,便带着儿子出门,一是散步,二是逛街,想给自己买两身新衣服,等妹妹见家长那天,她再穿。

平时她在家里带娃,穿得很随便,都是市场里的地摊货。

想她还是个姑娘家的时候,各方面都很讲究,穿的衣服虽不是大品牌,但也比地摊货上档次好几倍,如今嫁了人,生了娃,没有了工作断了收入来源,以前的存款又都砸在房子的装修上了。

如今,她花钱都是计算着花的,基本上都是花在家庭上,鲜少花在她自己身上。

为了给妹妹的婆家留个好印象,海灵买了两身比较上档次的衣服,也帮丈夫买了一身新的西装及领带。

刚走出服装店,她就接到了丈夫打来的电话。

“喂,老公。”

海灵抱着儿子推着儿童推车,边走边接听电话。

“你又买了什么?一下子花了一千多,这个月的生活费都被你花掉了大半。我告诉你哈,生活费也是AA制的,你今天花掉的一千多就算你的,后面不够用了,你自己想办法。”

海灵的丈夫周洪林也像战胤那样,特意开了一张银行卡给老婆使用,他每个月往里面打一笔钱,当成家用,不过银行卡绑定他的手机号码,海灵每花一笔钱,他都能收到信息。

一家三口的伙食费一天是控制在一百元以内的,周洪林每个月便往家用银行卡里打进三千元,海灵要是省着点花,还能余下几百块钱零用,要是孩子生病要看医生,那三千元还用不到月底呢。

她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上她自己的银行卡了,只得刷了家用卡,没想到刚出服装店就被丈夫打电话来质问了。


“我看到你是在服装店消费的,你买衣服了?还买那么贵的!一下子就花掉一千多元,你能不能省点花?以为我赚钱很容易?”

“我还要还房贷车贷,还要给我爸妈生活费,阳阳还要吃奶粉,尿不湿等等,都是要钱的,你又不赚钱,就靠我一个人,你还不知道节省一点,不知道体谅我。”

海灵停下来,等丈夫指责完了,她解释地道:“彤彤说妹夫周五就能回来,周六两家长辈聚一聚,见个面,吃餐饭,我是彤彤的家长,总要给亲家留个好印象的,我以前的衣服都不合身了,只能重新买两套新的。”

“也给你买了一套新的西装及领带,洪林,这个周末,我们不回你妈家里了吧。”

周洪林听了她的解释后,小声地嘀咕着什么,海灵没有听清楚,问他:“洪林,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见家长也是要穿得好一点,但你也不必买两套呀,有一套就行了,还有,你赶紧减减肥,体重减下来了,你以前的衣服就能穿了,你以前的衣服质量那么好,不能穿了太可惜的。”

“看看你,整天就知道吃吃喝喝,乱花钱,把自己养成了一头猪,真要是猪,年底宰了还能卖不少钱,你是不能卖钱的猪。”

周洪林想到妻子那变得臃肿的身材,话里就充满了嫌弃。

平时过夫妻生活,他要不是特别难受,他都不想碰妻子了。

以前那个精明干练,身材苗条又貌美的海灵不见了!

他真的没想到短短三年的婚姻,就能让妻子变成一个大肥婆!他妈和姐姐说得对,海灵就是吃成这般的,又不会赚钱,整天败家。

“周经理。”

周洪林的小秘书推门而入,那甜美的声音响起,周洪林就赶紧对电话那边的妻子说道:“海灵,我先忙,你赶紧回去做饭,别等我下班回家还没有饭吃,都不知道你一天天在家里做什么。”

抱怨了妻子一句后,周洪淋都不等海灵回话就挂断了通话。

“周经理,这份文件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个名。”

年轻的秘书把一份文件递到周洪林的面前。

周洪林嗯了一声,接过文件看过,确定没问题便在上面签了字,他把文件递还给秘书的时候,还从抽屉里拿出一只长方形的锦盒,他把那只锦盒递给秘书,含情脉脉地看着秘书,说道:“叶子,我昨晚谈完生意后,回家的路上经过周六福,进去给你挑了一条金项链,你看看喜欢不?”

叶佳妮接过了那只锦盒,随即打开了盒子,看到里面的确放着一条金项链,她脸上有了笑容,从盒子里拿出了金项链。

周洪林起身绕出了办公桌,来到她的身后,再从她的手里拿过金项链,体贴地道:“我帮你戴上吧。”

“好。”

周洪林帮她戴上了金项链,又在她的腮边亲了一口,夸赞着:“很漂亮,很适合你。”

叶佳妮站起来,转身就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一下,娇滴滴地道谢:“周经理,谢谢你,这条项链我很喜欢。”

“没人的时候就叫我洪林。”

周洪林拥紧她,算得上英俊的脸上有着渴望,低道在叶佳妮的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叶佳妮立即推开了他,娇嗔着:“你家里还有个娇妻,亦有爱子呢,咱们说好了就是精神上恋爱,不做其他事情的。”


她享受上司的追求,宠爱,上司送的花,送的礼物,她也会照单全收,但顶多就是和上司亲亲嘴儿,最后那道防线,她还守着。

不是她多贞烈,是她在吊着周洪林的胃口。

她想要的,可不是当个见不得光的情人,而是周洪林的太太。

不过周洪林和他的太太相恋多年,还是大学同学,那个叫海灵的以前也是这家公司的财务总监,不过她进公司的时候,海灵已经辞职在家里当家庭主妇了。

叶佳妮没有见过海灵,通过公司的老同事,她知道海灵婚后一年便生了儿子周阳,之后一直在家里带娃,还说海灵生完儿子后,身材变形了,人也胖得像球。

她也不止一次听周洪林抱怨妻子胖得像只猪。

叶佳妮在心里腹诽着,海灵真是个蠢女人,就算嫁了人也要注意保持身材呀,胖成个球样,哪个男人还能喜欢你?

也休怪她勾搭上周经理,是海灵自己不知道维持美好的身材,让周经理对她倒尽了胃口,还整天败家,乱花钱。

海灵要是少花点,周经理的钱就能多花一点在她的身上。

提到海灵,周洪林顿时就嫌弃地道:“她就是猪,我看到她都倒尽胃口,要不是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我早就和她离婚了。”

倒是小姨子身材保养得很好,也比海灵年轻漂亮,姐妹俩明明都是乡下出身,海彤的气质就是比海灵要贵气一点。

当然,以前的海灵也有那股贵气,现在胖成那样,一胖毁所有呀。

海灵不知道丈夫早就和小秘书勾搭成奸,她知道丈夫有个小秘书的,就算在电话里听到了小秘书甜美的声音,她也没有多想,把儿子放回儿童推车上,再推着儿子走。

却因为她没有留意路边,推着车撞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迈巴赫。

儿童推车撞上去,豪车受损的程度很轻,但也刮花了车身,她看清楚那辆车的车标后,就吓坏了。

凑巧的是,车主回来了,看到这一幕,他快步过来。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海灵叠声道歉。

那是个大概三十四五岁的男人,一身黑衣,五官端正,但右脸上有一道刀疤,让他看上去有点吓人,年幼的周阳一看到他,便吓得扭身朝海灵伸出了小手,要妈妈抱。

刀疤男人看了看自己的车子,看到海灵带着个小娃娃,虽然脸色不佳,倒也没有大声骂人,只是沉声说道:“留下你的联系电话,等我的车重新补了漆后,花费多少钱,我再找你报销。”

“先生,对不起。”

刀疤男人默了默后,说道:“事情已经发生,说对不起也于事无补,以后走路小心点,刮花我的车,你要赔偿,万一撞伤你的宝宝,你就是心疼了。”

“是是是,是我的错,我以后会小心的。”

海灵掏出手机来,“先生,你说你的号码,我打给你,你再把我的号码保留,等你的车修好了,花了多少钱,我都会赔偿给你的。”

刀疤男人报了他的号码。

海灵打过去,等响铃后,她才挂断。

“你贵姓?”

“免贵姓海,我叫海灵。”

刀疤男人备注了海灵的姓名后,就大手一挥,“行了,你先走。”

海灵再次道歉,就赶紧推着儿子离开了现场。

这下子回家得被丈夫骂死。



“战先生,怎么了?”

海彤在阳台外面应着他。

战胤啃着那根油条走到阳台上,“你姐的事,你不用过于担心,你姐刮花的车子是我们公司的一位重要客户的车,我昨晚想起来,就跟陆总联系了一下,他说他那车的维修费也就是万把块钱。”

虽说她现在摆弄花草很有精神,战胤还是能看出她的精神状态不如以往,明显是昨晚没有睡好的原因,能让她睡不好的原因,当然是她姐的事。

海彤抬头看他,见他自然地啃着油条,心里想着他在饮食上不挑,倒是个好养活的,嘴里却问他:“你是怎么确定是你们公司客户的车?”

她姐都不知道那辆车的主人姓甚名谁,只知道对方高大威猛,脸上有条刀疤,瞧着挺吓人的,阳阳就很害怕那个人。

“昨天上午陆总去我们公司,是我接待的陆总,当时看到他的车身被刮花了,我问了几句,陆总告诉我说是给一个带娃的女人用婴儿手推车刮花的。”

“昨晚你跟我说起的时候,我想着会不会那样凑巧,便打电话问了陆总,你姐是不是叫海灵?陆总说他要了你姐的电话,等维修费出来了再联系你姐,让你姐赔偿。”

海彤摆好了一盆花后,站直身子,说道:“我姐是叫海灵,这么说,是真的那么凑巧,战先生,陆总真的说维修费只要万把块钱?”

万把块钱姐姐还是能拿出来的。

“我问他,他是这样说的。”

海彤松口气,“那就好,战先生,谢谢你。”

姐妹俩都担心要赔一大笔钱,现在知道维修费就万把块钱,海彤顿觉得外面的太阳都变得特别的明媚。

同时,她又觉得自她闪婚后,虽说夫妻俩在领证前是陌生人,彼此不熟悉,但只要她跟战胤提及的事情,他都会想办法帮她解决,是个能干的厉害人。

也让她生出了一种有了依靠的感觉。

“不用客气。”

见她松口气的样子,战胤的心情也变得愉悦了几分。

“铃铃铃......”

海彤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忙掏出手机接听电话,是姐姐打来的。

“姐,我正想打电话给你,你的事,我昨晚告诉你妹夫了,很凑巧的是,那位车主是战胤公司里的一位客户,战胤帮我们问过了,维修费一万多元,姐,你能拿出来吗?”

海彤因为姐姐这件事都一夜没睡好,海灵这个当事人就更不用说了。

要是以往,她还在工作,收入高,倒是不担心赔偿的事,可现在她就是一个家庭主妇,没有收入来源,丈夫又骂她闯祸精,堵气地说不帮她出那些钱,她比妹妹更加的忧愁。

“一万多元我还是能拿出来的,你平时给我的生活费,你让我存了一半起来不告诉你姐夫,足够赔对方的维修费用了。”

“哦,我打电话给你,也是说这件事的,那位车主今早凌晨两点多给我发的信息,是给我一个账号,让我往那个账号里打九千块钱,我起来看到后就赶紧跟你说,免得你担心。”

“现在看来,那位陆先生没有让我全都赔了。”

维修费一万多,只让她赔九千,余下的不要了,估计就是看在她那个素未谋面的妹夫面子上。

海灵对战胤这个妹夫印象不错。

她出了事,自己的丈夫只知道骂她闯祸精,还说这是她的事,他们夫妻俩AA制的了,他是不可能帮她出这笔钱的,让她自己想办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