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玄学大佬真千金

玄学大佬真千金

孟清晚傅墨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客厅里,孟婉玉依偎在林夕怀中撒着娇,孟正成也在一旁慈笑,好一幅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直到门口传来脚步声,三人几乎是同时抬头看去,当看到门口那人时,三人身躯猛地一僵,眸中皆是不可置信。

主角:孟清晚傅墨寒   更新:2022-09-10 11: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清晚傅墨寒的其他类型小说《玄学大佬真千金》,由网络作家“孟清晚傅墨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客厅里,孟婉玉依偎在林夕怀中撒着娇,孟正成也在一旁慈笑,好一幅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直到门口传来脚步声,三人几乎是同时抬头看去,当看到门口那人时,三人身躯猛地一僵,眸中皆是不可置信。

《玄学大佬真千金》精彩片段

“婉儿,你不能走!你才是我们从小养大的女儿!”

此时已是深夜,孟家却是灯火通明,只因孟家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孟婉玉竟然不是亲生,而真正的亲生女儿孟清晚却流落至偏远山村。

此刻,孟清晚正在被接回孟家的路上,而孟婉玉则在孟家闹着要离开。

“是我鸠占鹊巢,如今她要回来了,我应该把本该属于她的生活还给她……”孟婉玉星眸中噙满泪水,娇弱的身躯瑟瑟发抖。

母亲林夕心疼的将她搂入怀中,“婉儿,如果不是老太太插手这件事情,我们是不会接她回来的,她一个在山村生活了十几年的村姑,如何当得好我孟家的女儿?”

一直没有说话的孟正成放下手中的报纸,沉声道,“回头叫她不要乱跑,安生待在家里,若是婉儿实在不想见到她,就把她安置到郊区的房子去。”

孟正成一句话,孟婉玉如释重负。

她从小在孟家长大,太知道孟家最注重的是什么了,骨肉亲情又如何?无论是社交礼仪,还是世家人情关系网,她才是孟家从小开始培养的那个人!

最重要的是,孟家需要她和傅家的婚约。

再看父亲和母亲的态度,压根没将那亲生女儿当回事,孟婉玉一颗心完全放了下来,决定以最佳姿态面对那位即将到来的真千金。

……

而此时,孟家大门,一老一少对峙良久。

“你……真的是大小姐?”管家孟良看着身前气质清冷的孟清晚,惊的合不拢嘴。

不是说大小姐在山村生活了十几年,是个不折不扣的村姑吗?可为什么她的外貌气场,都比自小养尊处优的婉玉小姐还要出色?

特别是她的眼神,只是被她扫了一眼,管家就不由自主的卑躬屈膝!这气场……绝不是自小在山村长大的村姑能拥有的!

“管家,看够了吗?”孟清晚似笑非笑,这一笑,管家噤若寒蝉,腰也躬的更低了。

“欢迎大小姐回家,老爷和夫人在客厅,我这就带您进去。”

管家一步一踱,他深知老爷和夫人没有出来迎接孟清晚,是因为孟婉玉在闹脾气,只是不知道,待会老爷和夫人看到大小姐会是什么心情……

毕竟这个真凤凰,可是要比那只假凤凰出色太多。

再说孟家那老太太,执意要将孟清晚接回孟家,因为那是孟家血脉,不能流落在外,若是被她老人家知道大小姐这般出色,孟婉玉的那只假凤凰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客厅里,孟婉玉依偎在林夕怀中撒着娇,孟正成也在一旁慈笑,好一幅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

直到门口传来脚步声,三人几乎是同时抬头看去,当看到门口那人时,三人身躯猛地一僵,眸中皆是不可置信。



孟清晚不过随意的走进客厅,却如明珠生晕,美丽的令人不敢直视,她的出现让客厅的水晶灯都黯淡了下来,似是不敢与她争辉。

她镇定自如的坐在了三人的对面,冷眸淡淡地扫了三人一眼,轻声道,“你们好,我是孟清晚。”

极致悦耳的声线让三人如梦初醒,林夕和孟正成更是讪讪的站了起来,甚至有些紧张,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他们的亲生女儿竟然出落的这般标志。

孟婉玉更是满脸诧异,为了让孟清晚下不来台,她可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但此刻站在孟清晚面前,她却觉得自己像一只山鸡,更别提与之媲美了。

“清晚,快坐,路上可还顺利?”许是骨肉亲情,林夕下意识的想和孟清晚亲近。

“顺利。”孟清晚柔声答。

孟正成也说,“既然回来了,这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嗯。”孟清晚依旧是不冷不热。

“姐姐……”一旁的孟婉玉再也看不下去,她绝不能让孟清晚与这个家庭融合,此刻受到冷落的她朝着孟清晚畏怯的唤了一声,甚至看向孟清晚的双目中还带着惧怕,像是孟清晚随时会吃了她似的。

还未待孟清晚说话,孟正成就马上出来护犊子,“清晚,这是婉玉,是……当初那个和你抱错的孩子。”

“嗯。”孟清晚淡淡的应,当扫到满屋子的行礼时,不由多看了孟婉玉两眼,问道,“你这是要搬走?”

“姐姐,听说你要回来,我前几天就开始收拾行礼,想把这原本属于你的一切都还给你,可是……”孟婉玉声若蚊虫,“可是爸爸和妈妈都不让我离开,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争抢任何属于你的东西。”

从小养在身边的女儿这般委屈,林夕哪能看着?连忙站出来说道,“清晚,婉玉性格温和,自小就待在我们身侧,以后你便把她当亲妹妹。”

“如果姐姐不喜欢我的存在,我可以马上就搬走。”还未待孟清晚说话,孟婉玉又添了一句。

“我几时表露过不喜欢你?”孟清晚满脸的不解。

她回孟家,只是迫不得己,没想争抢任何东西,再说,区区一个孟家,给她塞牙缝都不够。

“可是我感觉姐姐不太喜欢我,对爸爸妈妈的态度也很冷淡,是不是因为姐姐不想让我留在孟家?所以看我不顺眼,甚至迁怒于爸爸和妈妈?”被孟清晚这么一怼,孟婉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但言词之犀利,又直接把孟清晚说成了众矢之的。

林夕和孟正成听了孟婉玉的话,皆是一脸不悦的看着孟清晚,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你想多了。”孟清晚扶额,上下扫视了一眼孟婉玉,喃声道,“你额头平正,少年时期有大富贵,但你眉波打沟,便说明这富贵难以长久,若不是自小养在帝都,这运势应是撑不到现在,所以,恰恰相反,我不是要赶你走,只是想劝你不要离开孟家。”

孟婉玉怔住:我憋了一肚子的招要对你发,结果你来劝我不要走?

林夕汗颜:她在山村做神棍?

孟正成扶额:我这是接了个什么玩意儿回孟家?

其实,算命看相,神鬼之说,大家都听说过,却显少有人真的当回事,就算真的有大能,那也应该是年华衰老,这孟清晚才多大年纪?就在这吧唧吧唧?

孟清晚看着三个人的反应,轻轻挑眉,他们好像不相信自己说的呢?

要知道,这些年有多少人拿上全部身家求见她,只为让她看上一相,算上一卦,方才她免费给孟婉玉看了个相,她竟然还不领情?

本来还打算免费和林夕和孟正成都算一卦当见面礼的呢……

也罢,她来帝都时,孟老头就与她说,“你啊,未入世不知人心,此番前去帝都,少说话少做事,万事只求赶紧找到破解你命格的方法。”

现下想来,孟老头说的在理。



“我带姐姐去吧。”孟婉玉自告奋勇。

自从得知孟清晚要回来,她就一直在想办法怎么把孟清晚比下去,可今日这一番较量,她那憋了半天的招,直接被孟清晚扼杀在摇篮中。

但好在孟清晚自己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她也不用担心孟清晚会抢走她在孟家的地位了。

而孟清晚跟在孟婉玉身后,更是满脸的疑惑。

她会算卦后,第一个算的便是自己,卦象显示:她身怀异能,可通天机,但,不长寿。

玄学中人,常有“五弊三缺”的情况,五弊指的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指:钱,命,权。

而孟清晚犯的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样——她缺命。

因为她不是真正的孟清晚,孟清晚这条命,是不属于她的。

她上辈子生在古武世家,是个修真天才,从小学习顶级修真秘法,把天才炼药师的丹药当糖果吃,却在二十岁生辰那日,被天道所杀!

犹记得那日,天生异象降紫雷,无数修真高能为她齐聚一堂,却依旧无法与天道抗衡!

她失去意识之前,还听到能者大声哀嚎:“天才陨落!大道无情!我修真界当真无路可走了吗!”

也就是孟清晚当时不能说话,不然她非要回一句:“无路可走的,不是修真界,而是我!”

也就是在这种绝境之下,孟清晚活了,以另一种方式。

孟家真正的女儿在生下来后和人抱错,抱错的那对父母却遇到车祸撒手人世,留下一个不到三岁的女童独自饿死家中。

孟清晚在幼小的身躯中睁开双目,小小的身子走出了门外,吃了三天野菜。

直到原身的爷爷,也就是孟老头得到消息,赶了回来,将孟清晚带到了西南。

孟老头是玄学中人,他本无意让孟清晚走这条路,但无奈孟清晚自小便在玄学方面展示出惊人的天赋。

他教别的徒弟风水形法,徒弟们还在拿着罗盘慢慢摸索,在一旁听了几句的孟清晚登高一望,便堪破了玄机。

其他徒弟写符箓玄文,要沐浴焚香请神拜祖,还不一定能成功,孟清晚小手一挥,那便是绝品。

孟老头为之震撼,当时便觉得孟清晚就是为玄学而生!

但震撼之余,又心生不安,孟清晚实在太完美了……

须知,这世上从无完美人物完美事情,所有非同寻常的成就,必然得付出非同寻常的代价。

果不其然,经过推演孟清晚的命格运势,发现孟清晚活不过二十岁,而当时她已经十五岁了。

孟老头悲恸过度,大病一场,反倒是孟清晚一边给他煮药一边安慰他。

“你怕什么?像我这种天才,活在这世上的每一年,都抵别人十年,即便我只活二十岁,也比别人活一百岁要强。”

孟老头嘶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她如此天赋异禀,怎么会没有算过自己?

孟清晚默认了。

孟老头问:“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时间多一些,我们也许就能找到办法。”

孟清晚笑了笑:“那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你亲孙女了,为什么没告诉我?”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孟老头笑着叹口气:“原来你连这个也知道,有时候感觉你真的不像个小孩子……你是不是亲的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年,不是亲生的也胜似亲生的了。”

是的,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孟清晚就已经勘破原身的身世真相。

如果她真的想回孟家,她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但她从未考虑过这件事。

她和孟老头待在小乡村里,日子过得很舒服,对自己的寿命也没什么奢望。

无奈孟老头不答应,他翻遍古籍孤本,试图找个法子来破孟清晚的命格,还每天催促孟清晚想办法。

每每孟清晚说无法可解,孟老头便吹胡子瞪眼,“你不是天才吗?有这么笨的天才吗?什么都没做就认命了?快起来想!老头子我可不想再来一回白发人送黑发人!”

许是他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孟清晚,她当真开始寻求解决之道,可她日日推算,却看不到丝毫转机。

直到一年的某个深夜,孟清晚突然惊醒,心有所感,掐指一算后,发现了一线生机,而这一线生机,隐隐指向北方。

孟老头得知后,二话不说,第二天就要收拾行李带她奔赴北方。

还是孟清晚拦住了他。

“生机微弱,没有具体指向,我还不知道要在外颠簸多久,你年纪大了,就在家里等我消息吧。”

她一个人带着钱带着东西在北方行走,一年后于某个古玩店中鉴赏时,接到了孟家的电话。

电话里说:“请问是孟清晚小姐吗?是这样的,有一件事情您可能需要知道,请您不要激动……”

孟清晚抬眼,望见遥远天际处,有一抹金光,倏然而起。

她那一线生机……正是在孟家!

但见了这孟家的人之后,孟清晚实在是失望,这一家子人坏的坏,蠢的蠢,她难以理解,那一线生机,究竟在何处?




次日一早,孟家人准备用早餐,却久久不见孟清晚的身影,林夕和孟正成的脸色都逐渐难看。

“姐姐应该是在乡下待惯了,我去叫她起床吧。”孟婉玉很是通情达理的说。

孟正成抬手,“罢了,乡下人不注重生活品质,我们自己吃吧。”

“我以后会多提醒姐姐,让她改掉这些乡下人的坏习惯。”孟婉玉一边给孟正成盛粥,一边说。

说着说着,那盛粥的手不动了,且目光呆愣的看着门口。

林夕和孟正成见她一脸呆滞,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只见孟凝一身休闲装,此时正在门口换鞋,看这样子,像是晨练了回来……

几人只觉得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倒是孟清晚礼貌的朝几人道了个早,而后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

“清晚,你爸爸已经给你办好入学手续了,你今日和婉儿一起去学校,婉儿今年读大二,比你早入学一年,你有不懂的可以请教她。”还是林夕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孟清晚听着,也知道林夕和孟正成必然是没查过她的资料,才会让她去读大一……

虽然她读完高二就辍学了,但……

也罢,她朝林夕点了点头,“嗯,其他事情你们都看着安排就行。”

越早安排越好……她想快点找到那一丝机遇,早日改变命格,多活几年。

“还有一事未与你说……”喝下一口豆浆的孟正成目光沉重的盯着孟清晚,“你母亲当时怀着你时,与傅家订了一桩娃娃亲,既然如今你回来了,这桩婚约该是你的还是你的。”

孟清晚皱眉,下意识的问“这傅家很穷?”

“姐姐,在帝都,无论是钱财势力还是人脉,孟家都是当之无二的首家豪门。”孟婉玉连忙说道,“而且呀,和你订了娃娃亲的傅三爷,还是傅家的掌舵人呢!”

“哦?”孟清晚满脸不解,“这么好的夫婿,你为何放着不要?就算我如今回来了,你也顶着孟家小姐的头衔活了这么些年,这婚约不也该是你的么?”

“我……”孟婉玉小脸一红,娇羞道,“姐姐不知,我已经有了心上人,正愁这桩婚约呢,如今姐姐回来了正好。”

“我猜那傅家的掌舵人要么奇丑无比,要么身有残疾。”孟清晚慢条斯理的放下餐具,并未拒绝这门婚事,也没答应。

一顿早餐吃的孟家三个人各怀心思,直到孟清晚跟着孟婉玉去了学校,林夕和孟正成还是一脸纠结。

“老孟,这女儿……真的出乎我所料。”林夕满腹心思。

孟正成自然知道她指的什么,思绪片刻才回道,“她确实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比婉儿还要出色很多,嫁给傅三爷确实可惜了,以她的条件,若是加以培养,定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若是傅三爷还是之前的状况就好了,亲生女儿能嫁给他,我们孟家也能跟着一飞冲天,现如今,傅三爷倒了,傅崇是最有希望的,如今婉儿能拿下傅崇,而我们……将两个女儿都嫁进傅家,孟家的未来,不愁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