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丫头看着我怎么要你

丫头看着我怎么要你

黎盈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黎盈盈封汀商的书名叫《丫头看着我怎么要你》,是最新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节选:“小叔,好久不见。”“七年,是很久了。”封汀商的声音夹杂着空调风似有若无的飘进黎盈盈的耳朵里。封汀商又开口:“你怎么会当翻译?”黎盈盈身形一僵:“为了生活。”

主角:黎盈盈封汀商   更新:2022-11-24 18: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盈盈封汀商的现代都市小说《丫头看着我怎么要你》,由网络作家“黎盈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黎盈盈封汀商的书名叫《丫头看着我怎么要你》,是最新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节选:“小叔,好久不见。”“七年,是很久了。”封汀商的声音夹杂着空调风似有若无的飘进黎盈盈的耳朵里。封汀商又开口:“你怎么会当翻译?”黎盈盈身形一僵:“为了生活。”

《丫头看着我怎么要你》精彩片段

“小叔,好久不见。”

“七年,是很久了。”封汀商的声音夹杂着空调风似有若无的飘进黎盈盈的耳朵里。

封汀商又开口:“你怎么会当翻译?”

黎盈盈身形一僵:“为了生活。”

封汀商只是点头,随即用一种熟稔的语气问:“晚上一起吃饭。”

黎盈盈拒绝:“不了,谢谢小叔。”

说完转身离开。

刚走出会议室,黎盈盈就狼狈的冲进洗手间。

站在镜子前,迅速掬了一把冷水泼在脸上。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停的在回想。

刚才自己有没有失态?

有没有展现出自己还对他有留恋的样子?

想到这,黎盈盈缓缓靠上墙壁,忍不住自嘲一笑。

其实严格来说,封汀商不是她的亲小叔,只是大院里的小孩都这么喊,她俏皮也跟着喊。

这一喊就喊到了现在。

黎盈盈不由的翻开手机,打开再也不曾使用过的邮箱。

白色的框架里,静静的躺着一封毫无音讯的邮件:“封汀商,我喜欢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她苦涩的关掉手机,走出卫生间。

这时,男友顾安的电话打了过来:“你在哪?见一面吧!”

“我现在在封氏大厦。”黎盈盈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异样。

“我就在附近,五分钟后停车场见。”

顾安说完就急急挂断了。

黎盈盈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朝着停车场走去。

幸好她现在有了相恋的男友,年少时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终会过去。

停车场。

黎盈盈一下电梯就见不远处的高瘦男人。

对方看到她就立马走了过来,支支吾吾。

黎盈盈率先开口:“有什么事吗。”



等黎盈盈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封汀商车上了。

狭窄的车厢内,一片沉默。

车窗外红霞闪烁。

黎盈盈看着略过的街道,耳边传来封汀商低沉的声音:“你选男人的眼光,真差。”

她转头看着他,目光复杂:“是啊,一如既往。”

譬如七年前的他,譬如现在的顾安。

听到这句话,封汀商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想吃什么?”

黎盈盈收回视线:“到前面地铁口放我下来吧。”

封汀商没说什么,到了地铁口果真将她放下。

黎盈盈刚解开安全带,就被封汀商抓住了手。

他深邃的眸子盯着她:“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黎盈盈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愣了愣的点头:“嗯。”

封汀商这才放开她,黎盈盈打开车门就准备走,谁知他又伸出手来,压在车柄,车门被关上。

因为这个姿势,两人的距离靠得极尽,就像他把她抱在怀里一样。

黎盈盈心一紧,可封汀商就像不知道两人暧昧的姿势一样:“现在。”

黎盈盈没由来的生气,压着脾气打开手机,将黑名单里躺了七年的人拉了出来,然后“嘭”的摔门离开。

封汀商看着她背影,嗓音低沉:“脾气还是那么差。”

这时电话响起,话筒里传来好友李轩的声音:“听说你今天回国了,来我酒吧给你接风洗尘。”

“行。”封汀商挂断电话发动车子离开。

黎盈盈站在地铁口看着渐行渐远的车,拨打了闺蜜的电话,一开口,声音就哑了:“贞贞,我失恋了……”

孤影酒吧。

这个酒吧是闺蜜李贞贞哥哥开的,大家都是大院里一起长大的。

舞池里男女身形晃动,五颜六色的灯光时而明亮,时而幽暗。

黎盈盈坐在吧台边,和闺蜜诉说着今天分手的事情。

听完,李贞贞拍桌而起:“这个渣男算个什么东西,还敢犯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那我们女人岂不是也能犯很多错误。”

黎盈盈默默的坐在一旁。

李贞贞低头看了眼:“怎么这么难过,真喜欢上那个顾安了?”

黎盈盈摩挲着酒杯,嗓音染上一股愁绪:“他回来了。”

闻言,李贞贞表情立马就变了:“是……封小叔吗?”

黎盈盈想起从小大院里的孩子齐齐喊封汀商小叔的画面,点头:“嗯。”

李贞贞跌坐在黎盈盈旁边,担忧的看着她:“你用了七年才平复下来,小盈,咱不能再栽进去了。”

黎盈盈红着眼看着闺蜜:“嗯!不会!”

李贞贞将黎盈盈抱进怀里。

楼上包间里,李贞彬刚转头就看见他妹怀里抱着个女人,立马坐起:“咿,那丫头怎么在哭?”



梯“叮”的一声打开。

封汀商没有回答,直接用外套盖住了黎盈盈的脸。

回到房间后,黎盈盈开始闹,手在他身上乱摸。

封汀商钳住她的手,轻哄:“盈盈,别闹。”

黎盈盈嘴角慢慢撇下来:“不准叫我盈盈,除了我爸妈,谁都不可以叫我盈盈,你也不能。”

封汀商无奈:“好,不叫,那叫你黎盈盈。”

黎盈盈更加难过,整张脸垮下来:“你一定要跟我分得这么清吗?当年要不是你撩拨我,我会喜欢你吗?”

封汀商感到头疼,有些疲惫的抹了一把脸:“我什么时候撩你了。”

“你有,不然为什么每次别人给我写情书,你都要去揍那个人,你还不让我早恋,我伤心的时候,你第一时间就会出现在我身边……”黎盈盈伤心的控诉。

封汀商忍无可忍,直接拎着她的衣领,把她丢到床上,沉声:“以后少做白日梦。”

听到这句话,黎盈盈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流。

封汀商走到门口,发现黎盈盈没了动静,回头就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低咒了句:“祖宗。”

他无奈又回到床边坐下,像长辈一样摸着她的发顶,声音温柔:“哭什么?”

黎盈盈委屈的哭着问:“你当年为什么丢下我?”

封汀商沉默。

黎盈盈抹了两把眼泪,哽咽着说:“我知道,他们都说你是最有出息的人,确实你现在都成大佬了,不再是我的小叔了。”

说完,黎盈盈在床上慢慢的转身向着无人的一边,闭上了眼。

封汀商看着床上鼓起的小山包,沉默的坐了很久才起身:“晚安。”

他回到自己房间,站到阳台上望着远处夜色,眉宇间满是纠结。

而隔壁房间的黎盈盈此时却睁开了眼。

其实她根本就没醉,只是有些事情困扰了自己多年,索性就装醉问个明白。

只可惜,答案却是“白日梦”三个字!

彻底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想到这,黎盈盈的眼眶又红了。

这一夜,她几乎都没睡好。

天空刚泛起鱼肚白,黎盈盈就掀开被子下了床,想起昨晚的事,低头自嘲:“白痴。”

黎盈盈起床来到客厅,客厅里空无一人,清晨的冷风从窗台吹进来,吹起了灰色窗帘的一角。

她一瞥,就瞥见客厅沙发上放着的一个丑不拉几,和客厅整体风格极其不搭的丘比特娃娃,她愣住了。

那是七年前自己亲手做了送给封汀商的礼物。

只是没料到它竟然还在……

黎盈盈的心乱了,连忙打开大门离开。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前脚刚走,封汀商的房门就打开了。

目光沉沉的望着沙发上的丘比特娃娃,不知道在想什么。

黎盈盈回到家,洗漱一番,弄好一切之后,径直去往封氏大厦。

站在大厦门口,黎盈盈有些犹豫。

可到了办公室却听到今天的工作安排是去山庄考察。

闻言,黎盈盈又没由来的有些失望,却又松了一口气。

众人一齐来到今天工作的地方静夜山庄。

这里绿树成阴,泉水淙淙,风景优美。

山庄外建筑豪华气派,不愧是明城最顶级的休闲场所。

黎盈盈有些好奇的四处瞧着。

忽然就听到旁边的同事花痴的议论:“我们今天还能遇到封总吗?他真的好帅。”

其中一个人说:“放弃吧,封总早就名花有主了。”

黎盈盈脚步一顿,心口像是被人挖了个洞,疼得她站都站不稳。

又见那人,指着一个布置得浪漫的场地介绍:“看到这了吗?下个月,封总就会在这里订婚。”



黎盈盈浑浑噩噩的回到公司。

看着办公桌上放着的一杯粥,盖子贴了张便条。

“记得喝。”

字体刚劲有力,黎盈盈一眼认出这是封汀商的字迹,像极了他做事毫不拖泥带水的性格。

黎盈盈看了一眼,坐下不再理会。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封汀商眼神暗了暗。

这时助理说:“封爷,老爷子有请,让您现在就回大院一趟。”

离开前,封汀商目光滑过那碗粥。

大院守卫森严,经过层层关卡,封汀商驶进了自家院子。

面容威严的封老爷子坐在花园,看着远处山峦。

封汀商走过去刚落座,就听老爷子说:“你妈已经把订婚场地看好了,你今晚接邓莎去试礼服。”

封汀商把金丝眼镜摘下,擦拭着镜面:“我没答应过。”

老爷子蹙眉:“不和她结婚,难道你真要孤独终老?”

封汀商将眼镜带上:“我的婚姻不需要别人插手。”

封老爷子气得杵了杵拐杖:“我倒是不想插手,问题是你有喜欢的人吗?带回来过吗?更何况和她订婚对我们两家都有好处,想追邓莎的人那么多,你别不识好歹!”

“既然那么好,您怎么不娶?”

说完,封汀商不顾老爷子的愤怒,起身离开。

一上车他就接到了李轩的电话,对面调侃:“哟,封哥,听说你要订婚了?”

封汀商系安全带的手一顿:“听谁说的。”

李轩讪讪一笑:“听我妹说的。”

封汀商目光一沉。

既然李贞贞知道了,她肯定也知道了。

想到黎盈盈早上的举动,封汀商有些不耐烦的将手机丢到一旁,开车前往公司找黎盈盈,却得知她请假了。

他联系助理:“把翻译部黎盈盈的地址找出来。”

助理一愣,心想封爷突如其来给一个女人去买粥,现在又问地址,这两人关系一定不简单。

他赶紧把地址给封汀商发了过去。

花园小区。

封汀商刚停好车就看到黎盈盈抱着一堆东西从楼梯口走出,径直将它们都丢在了垃圾回收处转身上楼。

封汀商下车经过回收处时,视线一瞥就看到个熟悉的物品。

他用脚尖把盒子踢开,就瞧见里面装的都是自己曾经送给她的礼物。

封汀商瞬间气笑了。

她竟然能准确无误的把这些东西找出来扔掉。

封汀商挽起衣袖,露出手臂上坚实的肌肉线条,然后把盒子拿起,来到了黎盈盈家门口。

屋内。

正在为自己难过的黎盈盈刚擦完眼泪就听到敲门声,心中疑惑。

起身走过去,一打开就看到门外站着的封汀商,愣了愣:“你怎么会在这?”

封汀商看着她红肿的眼,将手里的东西提到她面前:“哭包,解释一下。”

黎盈盈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心脏瞬间被酸涩胀满:“有些垃圾不丢,难道还要留着供起来吗?”

封汀商绕开她进了屋子,看到客厅里随便乱堆的衣服,有些无奈:“你怎么还是这么……邋遢。”

无视黎盈盈愤怒的面容,封汀商用下巴指了指沙发:“收一下。”

黎盈盈现在又难过又气愤,直接把门拉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不惯你可以走。”

封汀商盯着她看了几秒,突然上前,将她堵在墙角:“气什么,因为我要订婚吗?”

闻言,黎盈盈瞬间鼻子泛酸,撇过头:“不是。”

“那你哭什么?”

黎盈盈喉头梗了梗,指甲几乎要掐进了肉里,她哑着嗓子问:“封汀商,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封汀商怔了怔:“小屁孩懂什么?”

黎盈盈呼吸一窒,红着眼看他:“你真的觉得我还小吗?”

封汀商对上她泪眼婆娑的样子,不自觉往后退一了步。

黎盈盈见状,只觉得心灰意冷。

明白他退的不是一步,而是她的整个青春。

黎盈盈自嘲的勾了勾唇:“看,这就是我们的关系,哪怕我朝你走了九十九步,最后一百步你也永远不会让我到达。”

说完,她看着封汀商手里的东西:“十六岁的我会珍惜这些,但现在的我不需要。”

封汀商抿了抿唇,了然的退出了房间。

黎盈盈站在原地,默默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忽然喊了一声:“小叔!”

封汀商脚步一顿,身边一阵风穿过,黎盈盈已经到了他面前,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他瞳孔一缩,正要推开她。

黎盈盈却突然让后退了退,目光决绝:“这样也算得到了,以后……我不会对你再有任何念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