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生吞小说免费阅读

生吞小说免费阅读

知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如果郭浩在的话,那岂不是冯国金也会出现?陈软压根儿不知道我跟冯国金没了联系这件事。完了完了。陈软朝着门口挥了挥手:「这里。」

主角:知乎冯国金   更新:2022-09-10 15: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知乎冯国金的其他类型小说《生吞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知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果郭浩在的话,那岂不是冯国金也会出现?陈软压根儿不知道我跟冯国金没了联系这件事。完了完了。陈软朝着门口挥了挥手:「这里。」

《生吞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然想起,当年快开学的时候,我才从外婆家回来,当时才知道冯国金出国了。


而陈软去了深城旅游。


陈软回来后,我也曾试探性地问过她喜不喜欢冯国金。


陈软坚定地说:「虽然宋大神很帅,但是对我来说,他是高不可攀的,再说我有喜欢的人。」


  「你不喜欢冯国金吗?」


陈软好笑地看着我:「不喜欢啊。」


原来,冯国金只是单相思。


真蠢,跟我一样蠢。


陈软推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饥渴地想着男人。」


我:「……」


我顿了顿:「冯国金回来了。」


陈软手一颤:「你怎么知道?」


  「看到了。」我随口敷衍道。


我不仅看到了,还摸到了。


光是这样一想,脑壳痛。


陈软垂眸,把玩着手机,问了句:「新公司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挺好的,不过 SY 的总裁挺神秘的。」


陈软放下了手里的手机:「怎么啦?」


我如实地告诉了陈软,发现总裁的秘书,除了我其他的人都是男的。


而且,我一周都没有见到他。


要不是公司人挺多的,我都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给人看公司的。


陈软打趣:「有没有一种当老板娘的即视感。」


听到陈软的话,我怎么感觉有点儿?


我翘了翘高跟鞋,转移话题:「新买的漂亮吧?」


陈软瞄了眼:「我靠,6 厘米,你也不怕崴脚?」


其实,我也就是突发奇想地穿一下,谁叫我矮呢?


我的净身高只有 158,以前跟冯国金一起去学校的时候,还被误会是冯国金的妹妹。


身高是硬伤啊!


我瞪了他一眼:「就你乌鸦嘴。」


陈软跟我说,她喊了郭浩过来喝酒。


我愣了愣:「哪个郭浩?」


陈软挑眉:「冯国金兄弟啊。」


  「噌」的一下,我就站了起来。


如果郭浩在的话,那岂不是冯国金也会出现?


陈软压根儿不知道我跟冯国金没了联系这件事。


完了完了。


陈软朝着门口挥了挥手:「这里。」


昏暗的灯光下,我果真看到了郭浩的身影。


我抱着侥幸的心理,打算去厕所躲一躲。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恍然看清楚屋内的格调,黑白相间的风格,显然不是我的口味。


冯国金继续说:「别以为我们定了娃娃亲,你就可以肆意地非礼我。」


我他妈?


要不是我理亏,冯国金那逼,给爷死。


冯国金今年 22 岁,比我大两岁。


我跟冯国金自小就是住对门的邻居关系,后来高中毕业后,他突然出国了。


我们俩的联系少了,但是长辈的联系还在。


据说,他还自己当老板了。


确切的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我抱着被子在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瞥了眼盯着我看的冯国金:「你咋就回国了?即便是好几年不见,你嘴巴怎么那么毒?」


冯国金轻嗤:「谁谁好几年不见了。」


嘿,这人说不得,一说就急。


我起身下床:「吃错药了,火气那么大。


  「即便是娃娃亲,小时候开的玩笑,现在干吗那么当真?」


我有点生气,朝他翻了个白眼,好像谁没有脾气似的。


不等他继续开口,我就出了房间。


才发现,这里的户型跟我家的一模一样,难怪我没有察觉。


我跟冯国金道歉,直接离开。


出了门,我才发现,冯国金住的房子是 606,而我住的是 607。


这下好了,小时候住对门就算了,现在长大了也住对门。


我回到家,寻思着电子门的密码,可是密码是我的生日啊。


那我是怎么打开冯国金家的?


我越想越不对,反正酒也醒了,索性去试试。


我刚伸手,门突然打开了。


没反应过来,刚好摸到了冯国金的裤子。


关键,我还愣在原地了。


冯国金挑眉,一把打掉我的手:「还说不是想要我?」


他的语气里带着丝暧昧,我……



我靠,冯国金你敢摸我屁股。」


脚不行,我用手胡乱地拍打他的脸,他才放开了我。


我赶忙拉着被子将自己紧紧地裹住,躲在了一角,指着门口说:「你给我滚出去。」


冯国金有些好笑地看着我:「王頔,你搞清楚看看这是谁的房间。


  「还有,你刚刚那一脚,我要是断子绝孙了,我们老宋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


我咽了咽口水,好像也有点道理。


  「啪」的一下,屋内的灯光亮了起来。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恍然看清楚屋内的格调,黑白相间的风格,显然不是我的口味。


冯国金继续说:「别以为我们定了娃娃亲,你就可以肆意地非礼我。」


我他妈?


要不是我理亏,冯国金那逼,给爷死。


冯国金今年 22 岁,比我大两岁。


我跟冯国金自小就是住对门的邻居关系,后来高中毕业后,他突然出国了。


我们俩的联系少了,但是长辈的联系还在。


据说,他还自己当老板了。


确切的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我抱着被子在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瞥了眼盯着我看的冯国金:「你咋就回国了?即便是好几年不见,你嘴巴怎么那么毒?」


冯国金轻嗤:「谁谁好几年不见了。」


嘿,这人说不得,一说就急。


我起身下床:「吃错药了,火气那么大。


  「即便是娃娃亲,小时候开的玩笑,现在干吗那么当真?」


我有点生气,朝他翻了个白眼,好像谁没有脾气似的。


不等他继续开口,我就出了房间。


才发现,这里的户型跟我家的一模一样,难怪我没有察觉。


我跟冯国金道歉,直接离开。


出了门,我才发现,冯国金住的房子是 606,而我住的是 607。


这下好了,小时候住对门就算了,现在长大了也住对门。


我回到家,寻思着电子门的密码,可是密码是我的生日啊。


那我是怎么打开冯国金家的?


我越想越不对,反正酒也醒了,索性去试试。


我刚伸手,门突然打开了。


没反应过来,刚好摸到了冯国金的裤子。


关键,我还愣在原地了。


冯国金挑眉,一把打掉我的手:「还说不是想要我?」


他的语气里带着丝暧昧,我……


我想把他的嘴巴给捂上,可惜我不敢。


我强装淡定:「我只是想试一下,怎么打开你家门的。」


冯国金  「啧」了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抱歉,下次试吧,今天挺累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