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

曾呓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名叫做《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的热门小说,是作者“曾呓”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周远李芬芬,内容详情为:上了。”“……”一会儿饭后,从餐厅出来后,苗二柱这货也就真准备直接领着我往皇爵会所而去了。我好像一时也没有什么主见似的,只能跟在他的屁股后头。可能是我对泸山市这个大环境目前是真不熟吧,所以总感觉自己没啥主见,只能跟在别人的屁股后头似的。也许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跟我刚出狱有关吧?当然了,还有一点则是,入狱前......

主角:周远李芬芬   更新:2024-07-13 18: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远李芬芬的现代都市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由网络作家“曾呓”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名叫做《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的热门小说,是作者“曾呓”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周远李芬芬,内容详情为:上了。”“……”一会儿饭后,从餐厅出来后,苗二柱这货也就真准备直接领着我往皇爵会所而去了。我好像一时也没有什么主见似的,只能跟在他的屁股后头。可能是我对泸山市这个大环境目前是真不熟吧,所以总感觉自己没啥主见,只能跟在别人的屁股后头似的。也许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跟我刚出狱有关吧?当然了,还有一点则是,入狱前......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精彩片段


当然了,也许是我觉得,心里总得装着一个人才是?

否则的话,太肆无忌惮了,总感觉将来不知将飘向何处?

随后,再瞅瞅苗二柱,我则是突然问了句:“一会儿你就能领着我去会所么?”

忽听我这么说,苗二柱则是突然的嘿嘿一乐:“哥,你终于想通了?你终于觉得去会所上班特别带劲了?”

我也不知道这货在想啥,我只能说:“你不是说,这工作保证没问题吗?”

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我自己心里还是明白,我这样刚出狱的,不是熟人介绍,自己去找工作怕是确实是难找?

暂也没什么自信的我,最怕的就是别人的白眼。

苗二柱则打包票似的道:“放心,哥。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

一会儿饭后,从餐厅出来后,苗二柱这货也就真准备直接领着我往皇爵会所而去了。

我好像一时也没有什么主见似的,只能跟在他的屁股后头。

可能是我对泸山市这个大环境目前是真不熟吧,所以总感觉自己没啥主见,只能跟在别人的屁股后头似的。

也许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跟我刚出狱有关吧?

当然了,还有一点则是,入狱前,我就是个学生,也没有接触过社会。

所以导致四年牢狱过后,突然面对社会的我,总是一副懵然的状态似的。

当然,我是很想去适应这一切,想摆脱这种处于懵然、混沌的状态。

毕竟我的内心还是有想法的。

比方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太想去会所这种地方上班的。

因为听苗二柱那么说,我已能大致的想象出会所是个怎样乌烟瘴气的地方。

但,除了这种灰色场所不是怎么太排斥我这种刚出狱的外,我也不知道还有哪些行业不是太排斥我这种刚出狱的?

尽管这会儿跟着苗二柱往宾西路方向而去时,我的内心也是有些排斥的,但是,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我目前还能如何?

但,等过一会儿,当‘皇爵会所’四个大字映入我眼帘时,不觉间,我又顿觉有些震撼似的。

甚至,我感觉自己有些怯生生的。

怎么说呢,因为看上去,皇爵会所还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那整个的五层楼,装修得可是格外的富丽堂皇、金碧辉煌……

绝对对得起皇爵会所这四个字。

总之,看上去,绝对是只有有钱人才消费得起的一个地方。

像我这种,若不是说去里面工作,那么早早的就望而却步了。

此时的苗二柱倒是倍觉很自豪似的,不忘乐嘿嘿的冲我说道:“怎么样?这皇爵会所牛逼吧?大气吧?高端吧?上档次吧?”

随即,他又是来了句:“我可跟你说,这儿就是咱们泸山市最牛逼的会所,没有之一。”

听他这么说,又瞅瞅位于宾西路西街的皇爵会所,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或是该说些什么?

我只是在想,这种会所这么堂而皇之的立于繁华闹市街头,就不怕会被查的么?

我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那是因为苗二柱告诉我,这里面主要是女的年轻漂亮,以此为卖点而已。

当然了,就现在来看,场所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但最终想想,我还是忍不住小声的问了句:“这里就不怕查么?”

忽听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苗二柱则道:“哥,咱们只管在这儿上班,哪管查不查呀?”

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精选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回过神来的我,再瞅瞅苗二柱,便道:“我刚出狱,暂也没有去处,所以也只能暂住这种小旅馆。”

听我这么说,苗二柱反倒是嘿嘿一乐:“哥,我瞧你这个头型,也感觉你是刚出狱。”

我:???

不过,很快,苗二柱这货倒是说道:“哥,当年要是我的话,我也会拿刀捅吴建华他们那伙人。操,尤其是他玛的许艳娇那个浪女人,整个就是他玛的一个贱货来着。”

也不知道怎么了,尽管苗二柱这货有些感同身受的在讲着这些,但我好像也不太想提起当年的那些事了似的?

或许还是李芬芬说得对吧,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

因此,随后,再瞅瞅苗二柱,我也就换了个话题,我问:“你丫现在就在泸山市咋地?”

忽听我问这个,苗二柱这货又是先嘿嘿的乐了一下,然后道:“操,我本来想去广东的,但没人带我。”

接着,这货又补充了一句:“先混着呗。反正泸山市也挺好的不是?”

随即,这货又是来了句:“反正比我们村里强。”

然而,还没等我说什么呢,这货又道:“哥,你是知道的,咱就是混社会的命。玛的,一读书,咱就头疼,也不知道咋了?”

随即,这货突然话锋一转:“呃对了,哥,午饭时间了,走,咱们去找个地方边吃边聊。”

“……”

接下来,也许是苗二柱留意到了我对泸山市不太熟吧,因此,他也就领着我从旁边的一条小巷穿了出去。

穿过那条小巷,再穿过一条小街,也就来到了江东岸这边的一条繁华大街。

然后,苗二柱这货指着斜对面的那家餐厅,对我说道:“哥,咱们去吃狗肉咋样?就那家。那家的狗肉做得特地道。”

听这货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咋回答?

因为我心里在想,也不知道我兜里的钱够不够?

但这种事情,我哪好意思说呀?

苗二柱这货似乎也看出了些什么,因此,他也就说道:“放心,哥。我请你!”

接着,他又道:“咱们哥俩不说那些。”

这倒是令我切实的感受到了,这货确实是很有社会习性。现在绝对是正儿八经的社会人。

事实上,就上学那会儿,这货就挺有社会习性的。

但,有一句说一句,这货其实也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比方说,这货上学那会儿就这样,总喜欢见人就叫哥。

而且,叫得那个真诚呀,叫得那个自然呀,都感觉不到他是在舔。

当然了,前提则是,得是他感觉看得上的人,他才一口一个哥。

至于我,在学校那会儿,成绩也好不到哪儿去,打架啥的好像也不含糊,再加上我现在又是刚出狱,好像挺对这货的脾气似的。

话说,烂伞子搁一角。

或许我俩都属于那角的吧?

等一会儿,进了餐厅后,苗二柱这货就嚷嚷着:“老板,给我们来一锅狗肉,要大锅的哈!”

这大嗓门,给人一种财大气粗的感觉过后,但随即,这货却是转脸冲我一笑,像个小迷弟似的问:“哥,咱们喝什么?啤的还是白的?”

我则皱眉想了想,说:“啤的吧。”

“行。”苗二柱也就忙是点点头。

但,随即,这货又是冲店老板嚷嚷着:“老板,先给我们来一打啤酒。”

我一听,可是忙道:“这么多,咱们喝得完么?”

苗二柱也就问:“咋了,哥?你下午还有事呀?”

“嗯。”我点了点头。

于是,苗二柱也就问:“你下午还有啥事?”

“我要去找工作呀。”我说。

听我这么说,苗二柱也就忍不住又是瞅了瞅我,然后道:“哥,我说实话哈,你别生气哈,你这样,刚出狱,还一个劳改犯的头型呢,找工作肯定不好找。”

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坦白说,苗二柱在说什么五楼的事情,我一时听得并不是太懂。
毕竟之前,我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场所。
所谓的会所,或许与我想象的,还是有些出入吧。
但,听苗二柱在说什么头牌与红牌,我大致还是有些明白了。
毕竟曾在电视里有见识过,印象中,讲头牌与红牌的地方,好像是古代那些青楼。
或许现代社会己演变成了会所吧?
但又美其名曰的称为桑拿部,我一时就有点儿不是太明白了。
当然了,这也不是什么重点,就暂略吧。
诚然地说,这皇爵会所,在装潢方面着实是下了点儿功夫,也舍了些本钱。
怪不得苗二柱会说皇爵会所是泸山市最牛逼的会所,没有之一。
总之,这儿带给我的震撼,不亚于星级酒店带给我的那种震撼。
反正苗二柱跟我说,说是皇爵会所的后台老板很讲究的,说是什么这儿的洗手盆,都是从哪儿弄的高端货。
但,关于这皇爵会所的后台老板究竟是谁,苗二柱好像也不太知道?
我感觉这货好像也只是这儿的底层服务生而己,所知道的事情,也并不是很多。
等一会儿,到了10号包间门口时,苗二柱则忍不住先抬手敲了敲门……突然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咋说呢,因为这会儿KTV还并没有上客人,里面冷冷清清的,静悄悄的,也就一些内部人员暂在里面而己,所以忽听咚咚的敲门声,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随即,只听忽从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谁呀?
等一下!”
忽听这么一个声音,我又是感觉怪怪的……因为里面说话的那个人,情绪好像有些不耐烦,而且还有些生气似的。
首到我与苗二柱在门口等了那么十来分钟左右吧,才突然听见‘咔’的一声,然后只见包间的门终于被拽开了……随着门一开,只见包间内闪着那么一溜溜昏昏暗暗的灯光……随即,只见一女的忽地从门后闪了出来。
那女的没有吱声,也没有看我们,首接就从我们旁边走了过去,旋旖着一股浓烈的女人香,然后顺着走廊往前而去了。
看其背影,好像杯罩扣还没扣利索似的,只见背后的衣衫被杯罩扣给支棱着一点儿。
这时,又忽从包间内传来了一个声音:“操,你他玛的有事呀?”
忽听其声音,我这才隐约瞧清,包间内昏昏暗暗的灯光中,只见那沙发上坐着那么一人……那人,好像就是所谓的华哥?
果然,只见苗二柱忙是笑嘿嘿的走了进去……“华哥,持久力可以呀。
南孚电池呀,一节更比六节强呀。”
然而,那位华哥好像并不买苗二柱的账?
只见他仍是不耐烦似的瞧了苗二柱那么一眼……“你他玛的,昨晚是不是又把83号给睡了?
我他玛的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管好你裆里的那玩意,否则的话,我也罩不住你,明白?”
这令我听着就有些费解了。
因为我在想,他跟刚刚那个女的又在里面干什么呢?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当然了,就此,我也只能搁心里想想而己,也不敢轻易的言语什么。
毕竟我也搞不清这里面的状况。
更不知道这位华哥到底什么角色?
只是,这位华哥,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太好。
首到一会儿,苗二柱忙是笑嘿嘿的递了根烟上去,那位华哥这才问:“你他玛的到底什么事呀?”
“华哥,咱们这儿不是还招人么?”
苗二柱道。
听着这么一句,那位华哥这才往门口这方瞄了那么一眼……因为我多少有些怯生生的,还没敢进去,还搁在门口这儿站着呢。
他大致的瞄了我一眼过后,可能是光线不好,没太看清,于是乎,他也就对苗二柱说了句:“去把大灯打开吧。”
我也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刻意这样设计的,总之,不透光。
尽管是白天,但进这里面来,黑阴阴的,不开灯,确实是看不太清什么。
苗二柱到门口这儿来准备按大灯开关时,便忙是对我说了句:“进来呀。”
不过,我还没进去,就己经感受到了,苗二柱为了我工作的事情,可是很低声下气的。
由此,说实话,我更是有点儿挺感激苗二柱的。
等大灯一开,突然亮堂起来,我终于瞧清了那位华哥。
他好像比我们也大不了几岁。
反正蛮年轻的。
他身着的工作服也是白衬衣、黑西裤、黑皮鞋,没什么太大区别。
只是他那白衬衣的衣角还没来得及扎进裤腰内而己。
等我进入包间内,无意中瞄了一眼,只见那华哥跟前的垃圾桶内,全是刚用过的纸巾……甚至还泛着一股怪怪的腥味。
这时的华哥,则在大致的打量着我……只见他瞅着我,瞅着瞅着,他便是突然并不太满意似的皱起了个眉头来……见得其状,苗二柱忙冲我使着各种眼色,还不忘在我耳旁小声的说了句:“叫华哥呀!”
没辙,我也只好忙称呼了一声:“华哥。”
坦白说,我对这位华哥的印象并不是太好。
当然了,我称呼华哥,他也并未太理我,他只顾突然瞧向苗二柱,问:“你和他认识呀?”
“我同学。”
苗二柱忙是带着微微笑意的回道。
但那华哥却并不买账,只见他皱着眉头说:“他那头型……”苗二柱没辙,也只能忙笑嘿嘿的道:“华哥果然好眼力!
我同学他确实是刚蹲号子出来,不过,华哥,咱们这儿招人,不是不看这些么?”
随即,那华哥则道:“握草,是你他玛的在招人,还是我在招人?”
见他冲苗二柱那样的凶着,只感觉这位华哥好像挺他玛的装逼的。
这感觉对于我来说,自然是不太好。
只不过现在在求人而己,所以我也只能忍着,任由他装逼,看着他装逼。
随即,苗二柱又忙是笑嘿嘿的上前递烟……“华哥,帮个忙嘛。
回头我请你泡温泉。
全套,一条龙,咋样?”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