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清绝和亲

清绝和亲

赵纨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毕竟她是那么美丽娇弱,惹人心疼。南妃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端端正正跪好,恭顺又委屈,我见犹怜。

主角:赵纨韩清绝   更新:2022-09-10 18: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纨韩清绝的其他类型小说《清绝和亲》,由网络作家“赵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毕竟她是那么美丽娇弱,惹人心疼。南妃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端端正正跪好,恭顺又委屈,我见犹怜。

《清绝和亲》精彩片段

和亲一年后,她被发现是个假公主。那一晚,她差点被王爷打死。

一、

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

「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

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

毕竟她是那么美丽娇弱,惹人心疼。

南妃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端端正正跪好,恭顺又委屈,我见犹怜。

这是她的撒手锏。每次王爷不高兴的时候,她就这样卖乖弄巧,总能把王爷哄好。

可今天的情况不同。她被人揭穿是假公主。

揭穿她的,是一个新来的平朝降臣。

在今晚的酒宴上,他看到了王爷身边的南妃,认出她并不是一年前平朝送来和亲的华阳公主。

为了向新主子表「忠心」,他向王爷告发。

王爷本来不信,却还是叫来几个从战场俘获的平朝皇族,让他们辨认。

几人都说,这不是华阳公主赵纨,而是赵纨身边的宫女。

王爷转头问南妃:「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南妃无法抵赖,低头默认。

王爷先是错愕,接着暴怒。

他开始解身上的牛皮镶玉腰带。

南妃忽闪着大眼睛,仿佛不懂他要对她做什么。

而我懂。

王爷性情峻厉,治下颇严,曾有将士忤逆他,被他用马鞭活活抽死。

这一年,只因他对南妃温柔以待,她才不知他的冷酷一面。

他把腰带对折,捏在手里,又问了她一遍:「你到底是不是平朝公主?」

她螓首低垂,小声答道:「对不起。」

「嗖——」王爷手中的腰带狠狠抽下来,伴随着破空之声。

本来是正对着南妃的脸打下来,不知怎么的打偏了,腰带挂了一下她的发髻,从她的耳朵上划过去。

牛皮材质,非常硬实,上面又镶着鸽子蛋大小的玉石,伤害可想而知。

南妃蒙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耳侧,满手殷红的血。

还没等她说什么,王爷手中的腰带便抽了第二下。接着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

他是打给在场所有人看的。

让那些平朝的降臣亲眼看着,胆敢欺骗他赫拉王元修,会是怎样的下场。

南妃缩在地上,护着头。腰带砸在她身上,发出钝钝的声响。她一声不吭,不喊痛,也不求饶,倒令人觉得惊奇。她一向八面玲珑的,最会趋利避害,这个时候怎么变成木头了。

直到她的衣服渗出红色,王爷才停手。

「把这奴才,关进马厩。」他叫她奴才。在我们赫拉人眼里,奴才就等同于牲口。平朝人把奴才当公主送给我们,是莫大的羞辱。

几个侍卫上前来,把南妃拖下去。

王爷用腰带指向其中一个平朝皇族,把那人吓得直往后退。

「你,回卞京去,告诉你们皇帝,四十万两白银,二十天内送到赫拉来。不然,赫拉的铁骑,将踏平卞京!」

等所有人退下,王爷叫住了我。

「琪齐,她刚才怎么不求饶呢?」

我也不明白。如果她喊声疼,求饶一下,王爷肯定下不去手了。

他疲惫地捏捏眉心:「你去马厩,看着她。」

「是,王爷。」

跟着王爷那么多年,我最懂他的心思。

他让我「看着」她,便是让我确保人不能死了。

我叫了大夫,去马厩里为南妃上药。

南妃面无血色,虚弱至极,忍着剧痛,还乖巧地对我说:「谢谢姐姐。」



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情形。

一年前,王爷缺银子了,就领兵南下。

赫拉王元修,最喜欢的就是银子。

银子可以向汉人买粮食布匹,向喀喇人买汗血宝马,向胡陀人买刀剑弓弩。

我们赫拉人的数万将士一路所向披靡,打进义雄关,直逼平朝都城卞京。

平朝派使臣求和,王爷说,若要赫拉退兵,平朝必须上贡四十万两白银。

平朝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银,使臣请求:上贡二十万两白银,送一位公主和亲,与赫拉签订三年停战盟约,可否?

王爷在帐子里琢磨了一个时辰,同意了。

他特地强调:「必须是平朝皇帝的亲生女儿。」

在王爷心里,平朝皇帝的亲生女儿才值得上二十万两银子。

平朝很快送来了公主和白银。

我深深地记得,几十辆车驮的白花花的银子,都不及那位公主绚丽夺目。

她从马车上走下来,穿着粉色的宫廷华服,炫目圣洁如草原上的格桑花。

我真不知该怎么形容她的美貌,我偷觑王爷,从他的眼神我可以看出,他觉得二十万两白银和三年停战换这个女人,很值。

她向王爷盈盈一拜:「王爷,若您保证三年不南下用兵,我便从此是您的女人。」

当着平朝使臣和赫拉将士的面,王爷拉过她的手:「好,那你便做本王的女人。」



王爷的女人不多,他觉得养女人费钱,不如拿来养兵。

养好了兵,再南下去平朝抢钱,划算。

华阳公主赵纨来了以后,王爷没有让她做王妃,只封她为南妃,意思就是从南边买来的妃子。

对于这样的怠慢,赵纨毫不介意。

赫拉草原是粗犷贫瘠的,和繁华富庶的南地没法比。赵纨刚来的时候很不适应,却从未流露出半点不快。

她娇弱却不娇气,很会看眼色,恭顺又懂事,把王爷伺候得周到至极。

在我们面前,她也不摆公主架子,总是乖巧伶俐的。

我们所有人,都喜欢她。

只是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想过,若是平朝皇帝的亲女儿,真正的金枝玉叶,怎会如此纡尊降贵,讨好自己家国的仇敌。

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个宫女啊。本来就是伺候主子的奴才。

我跟她说:「不必谢,您自求多福。」

她疲倦地闭上眼,这是我第一次见她显出疲态。以前她总是容光焕发、兢兢业业的。

她轻声说:「姐姐,我来这里,只求能活三年。」



把守义雄关的,是沈靖吟将军,他用兵如神,你们便等着受死吧。」

我一愣。这样的狠话从她嘴里说出,还是头一回。在赫拉这一年,她无论受多少羞辱与委屈,也从未表露出对赫拉人的憎恨。她像一潭温柔而包容的水,王爷那样冷硬的人,都被融化了。

水下,其实涌动着暗流。

我最终说服她进食了。我半开玩笑地说,不管怎样,你得活着,才能看到王爷被沈靖吟将军打败呀。

她若有所思:「姐姐,你说得对。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可能。」

我虽是这么劝她,但我心里知道,她所期待的事不会发生的。我们赫拉人的王爷元修,不会败给任何人。

王爷出征前,亲自去马厩挑马。他在马厩里徘徊许久,仿佛下不了决心挑哪匹宝马。其实王爷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他可能只是想在马厩里多待一会儿,与她离得近一些。

南妃靠在草垛边,一直昏昏沉沉地寐着,直到王爷牵马离开,她也未曾睁眼看他一下。

王爷跟我抱怨:「小猫生起气来,也不好哄呀。」

在他的认知里,南妃不过是一只宠物。她犯了错,他顺手打她、关她,但只要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