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他似火

他似火

臣言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似火》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他似火》小说主要讲述了温言陆曜的故事,同时,温言陆曜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温言陆曜   更新:2023-01-12 18: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言陆曜的其他类型小说《他似火》,由网络作家“臣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似火》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他似火》小说主要讲述了温言陆曜的故事,同时,温言陆曜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他似火》精彩片段

温言第一次见到陆曜是在爷爷的寿宴上。

12月,湘城下了很大的雪,爷爷的寿宴在老宅举办,父亲温山和母亲刘芸在前厅迎接客人,温言在后院堆雪人,她不喜欢热闹,喜静。

雪人快堆好的时候,后院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哥哥温臣西装笔直,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亮嗓门的喊了声:“四哥!车可以停这儿。”

温家老宅独门独院,徽派建筑,除了自家人知道通往后院的路,陌生人是进不来的。

温臣看到妹妹温言在堆雪人,走过拍了下她身上的雪,“多大了?还玩这玩意?”

“谁规定的女人过了25岁就不能堆雪人了?”温言轻瞥了眼前的哥哥一眼,完全没有了在外人前的高冷,“我不止堆雪人,我还打雪仗呢。”

弯身抓了把雪,团成球就要往他身上扔。

温臣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外表看起来冰清玉洁的,但骨子里蔫坏,见时机不对,立刻侧身躲开。

那雪球朝外飞去,正好砸在了刚走到门口的陆曜身上。

陆曜一身戎装,军姿飒爽,板寸头,将近190的身高,天生的衣服架子,男模身材;那雪球偏巧砸在了他领口处,冰凉的雪散开,顺着脖颈向下落,很凉。

“你这妮子!往那扔呢!快跟四哥道歉!”温臣急忙拉着她上前道歉。

温言有点被陆曜身上散发的冰冷气场吓到,虽说在国外也见过不少长得帅的男人,但面前这个男人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气场,着实是上等中的佼佼者。

不过可惜了,是个无趣的军哥哥。

“对不起啊四哥,我……我不是故意的。”虽然不认识这个男人,温言还是跟着温臣叫了四哥。

陆曜平静的目光从面前这个女人身上扫过,在部队常听温臣提起家里这个妹妹,说是在国外留学,性子太野,可今日一瞧,明显不止野,还很会演。

……

后来陆曜才知道,温言会演是因为她的职业——女导演。

比起后院的冷清,前厅热闹的令人烦躁,温言被母亲拉着见了不少的长辈,前几年都是在国外,今年回国要长居,长辈们言语间的话都是围绕有男朋友没?有没有心仪的对象?要是没有就介绍几个认识认识?毕竟岁数也不小了。

母亲刘芸这几年一直担心她这个女儿会在纽约给他们找个欧美女婿,到时候语言不通,生活理念不通,又嫁那么远,再过的不幸福离婚怎么办,毕竟婚姻这事不分家境,再有钱的人家还不照样离婚?

温言想的很开,遇不到宁愿单着。

一圈下来,温言注意到哥哥温臣带来的那个陆曜好像很受欢迎,三爷爷家那个向来势利眼的小奶奶已经带着女儿温岚过去,论辈分,自己还得叫温岚小姑,虽然两人只相差两岁。

嗯,是她比温岚大两岁。

“那是北城军区你陆伯伯家的小儿子,比你哥温臣大三岁,这些年一直在部队里,别看年纪轻轻的,已经是上将级别,”刘芸语调轻缓的介绍着陆家这个小儿子,看到女儿听的还很专注,便试探的问:“言言,你觉得陆家这个小儿子怎么样?”

温言一听,就知道自己妈这是想给自己牵红线,赶紧摆手,“您可别,那种冰块不是我的菜,我下不去口,怕硌牙。”

温臣一听,瞪了她一眼。

瞪她干嘛?

温言顺着哥哥的视线向后扭,刚好与陆曜的目光相撞。

这是?听到了?

应该是听到了,反正腰被自己妈狠拧了下,挺疼。

……

爷爷的寿宴结束,陆曜还没走。

军区司令陆万林的小儿子,堂堂上将级别,自然是温家的座上宾。

这么晚了,瞧着小姑温岚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温言寻思着这俩人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可偏偏爷爷把她叫了去。

叫她干嘛?

温言下了楼,再次与坐在沙发上那尊雕像一样坐姿的陆曜目光撞上,不妙,这次有点烫。

父亲温山说:“言言,陆曜第一次来咱们温家,你带他去逛逛,一会儿你哥温臣来了我们还要谈点事。”

“奥。”心里话却是:第一次来就来呗,让她带着去逛干嘛?那不还有温岚吗?

更别提温岚那委屈的小眼神,搞的就像是自己抢了她未婚夫一样。

陆曜看出温臣这个妹妹对温岚的不屑,不屑到都懒得伪装,出了前厅,他便开口:“我自己逛就好,不用强求自己陪我。”

“……”瞧着外表挺冷,倒是挺善解人意的。

温言浅浅一笑,“没事,不陪你逛,我爸也得让我陪其他人逛,反正都是逛,还不如陪四哥你这样善解人意的男人呢。”

她这话无疑是透露出最近没少被父亲温山逼着陪来温家的客人逛。

也是,陆曜听温臣说过最近来他们家提亲的富二代都快把门槛踏平了,说都是奔着他这妹妹的容貌和家世来的,太过肤浅。

刚才寿宴上也有不少年轻才俊接近她,不过都碰了壁。

几分钟后,走到了后院,临近傍晚,竟出了太阳,温言扫了眼自己堆的雪人,微叹了口气,毕竟湘城很少下雪。

“喜欢雪?”陆曜问。

温言点头:“嗯,挺喜欢的,南方下雪太少,比不上你们北方,你瞧,我上午堆得,现在就开始化了。”

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还不忘征询她的同意,“可以吗?”

“我没那么娇气,二手烟又闻不死。”

陆曜笑了笑,薄唇上扬,鲜少有这么心情好过。

“四哥你笑什么?”温言看他吸了口烟,吐烟圈的姿态十分的迷人,不是装逼那种故作绅士形态,骨子里散发着一种矜贵。

他竟说:“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冰,不会硌到你的牙。”

“……”这是秋后算账呢?


晚上陆曜留宿在温宅,温臣提议斗地主,人不够,拉了不懂牌的温言凑数。

温岚也在,还有几个远房亲戚家的哥哥,五个人一起玩斗地主。

温岚坐的位置挨着陆曜。

温言不喜欢温岚这种小绿茶,直接拉了椅子坐在她对面,一点也不想挨她。

长辈们看到后,都误以为温言是避着陆曜,毕竟白天的宴席散后,都能看出来老爷子是想撮合自己孙女和陆家这个小儿子。

刘芸还低声跟老公温山说:“言言好像不喜欢陆老家这个儿子,跟爸说吧,别硬撮合了,言言什么性格你这个当爸的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哪天脾气上来了,再飞纽约不回来怎么办?”

温山点头,女儿奴的他也不想自己女儿婚姻凑活。

过了会儿,长辈们去了客厅叙话,年轻的在棋牌室斗地主,不懂牌的温言已经连输三场,被哥哥温臣一个劲数落猪队友。

温言性子倔,连输了几场后激发了斗欲,怎么也要赢几把,让温臣刮目相看!

陆曜坐在沙发上,上身军绿色的衬衣领口微敞,袖口挽置小臂,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卷,不再是白天的雕像坐姿,双腿交叠在一起,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目光会不经意间会从对面的温言脸上滑过。

去了趟洗手间,再回来时看到温臣又在数落:“妹妹哎,你让哥哥我赢一把行不行?我现在就怕跟你一伙,再好的牌都得被你给打输。”

往桌子上一瞧,其他几个人手边都压了厚厚的红色钞票,只有温言这边只剩几张。

温言也想赢,可她搞不清楚明明都知道规律了,怎么还是总输?

上家的温岚出了两张7,抽出两个老K准备打出去,一只宽阔的手掌压了下来。“不要拆这张。”

嗓音低沉,从侧后方传来,淡淡的烟草味,温热的气息从脸颊拂过,耳根有点痒,酥酥麻麻的。

陆曜站在她后面,俯身从她手中的牌里抽出两张2,“出这个。”

“谢谢四哥。”从他手指边抽出牌,指尖似有似无的从他手指滑过,有点烫。

温臣惊住了,“靠!都把四哥你给忘了!你可是咱们部队的赌神!赶紧教教我这个蠢妹子吧!我可被她坑惨了,我堂堂的王者硬是被她打成了青铜!”

温言抓了把爆米花往他嘴里塞,“闭嘴吧你!”

陆曜拉了把椅子坐在她身边,身体倾侧着,指了指她手中的牌,像是在发号施令:“继续。”

温言这才回过神,刚出了两张2,其他人手里没大牌,轮到她继续出牌;抽出一张小牌4,刚要打出去,又被身边这个男人给拦住。

眼瞅着他将那些牌凑成连甩了出去,还能这样打?

这一连出去后,对手全傻了眼。

紧接着,又是连对,全是陆曜帮她甩出去的牌,最后手里一张牌不剩,

靠!赢了!

“四哥威武!小弟佩服,妹子!好好跟四哥学着点!”温臣洗着牌,还一个劲的冲她挑眉。

温言嫌弃的瞪了他一眼。

却被在场的人又理解成她不让温臣乱点鸳鸯谱。

总之,没有人再猜测她和陆曜会发生些什么,都将希望寄与了温岚身上。

……

一个小时后,温言赢了个满堂红,拿着钞票谢陆曜,“谢谢四哥,要不回头请你吃饭啊?”

陆曜点头:“好。”

温言本是随口一提,没想过陆曜会真的让她请吃饭,陆家北城大户,又是军区上将,哪里会惦记着这一顿饭?

第二天被家里人安排着继续相亲,刚走到前厅,就看到陆曜从客房处走来,拦住了她的去路,“不是要请我吃饭?”

“……”他竟还真惦记上了。

客厅里的长辈们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的俩人正在谈话,都有点分不清他们的关系,昨个不是还互看对方不顺眼?

再一瞧,温言还真就跟着陆曜走了。

可这白家的儿子都来了,总不能放人鸽子吧?

只能拉来了温岚救场,虽然温岚心里各种不情愿。

白家顶多算是暴发户,哪里能跟陆家比?

出了宅子,坐上陆曜的车后,温言主动道谢:“谢谢四哥帮我解围。”

她不傻,知道自己回国以来相亲的事都被传遍了,半个月见过不下20个豪门子弟的,每次她都是各种摆脸色刁难吓跑对方,都知道她这个温家大小姐刻薄刁蛮,坏名声算是传出去了。

今天也不知道是哪家不怕死的又上门提亲,都准备好战斗了,陆曜却出现让她请吃饭。

温家人不傻,一个个的猴精,看到是陆家人,自然也不敢出来拦。

“你觉得我刚才是帮你解围?”陆曜的面容表情少有的温润:“温言,你很聪明,不要装傻。”

“四哥过奖了,我要真聪明,昨晚斗地主就不会输那么惨了。”温言尽量的接话岔开话题,总觉得在车里跟这个男人单独在一起,自己的体温会升高的太快,“四哥想吃什么?江南菜吃得惯吗?还是川菜?要不火锅?”

知道她是在绕弯子,陆曜直接摊牌:“你应该知道,陆温两家有意撮合我们。”

这个话题还是来了,看来是躲不过了。

温言笑了笑:“我觉得像四哥你这样优秀的男人,应该也不缺女人,只要你愿意,大把名媛任你挑。”

“我是不缺.陆曜看着她,眼神平静如水。但我缺向你这样聪明的女人。”


温言请陆曜去的是湘城当地很有名的江南菜馆,除了菜品美味,环境也是首选。

温言狮子座,骨子里有点小傲娇,温家的掌上明珠,从小被宠着长大,虽没小姐脾气,但对穿衣打扮,以及住宿吃饭的环境有着极高的要求,从不将就,不顺口的绝对不碰。

温臣损她就是矫情难伺候,以后没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她这种完美主义还苛刻的女人,让她干脆一辈子别嫁,省的祸害别人。

这也是为什么温言看到陆曜是军人,就感到可惜的原因。

不是都说军人=糙汉子?

想到军人首先就是:不懂浪漫,也不体贴,多数都是在部队里生活,回家的次数也寥寥。

就算陆曜这个男人再优秀,温言也觉得俩人不合适,因为她一直认为婚姻中可以没有爱情,但必须适合。

糙汉子VS矫情作女?太不适合。

这顿饭最终还是陆曜买的单,他对温言说:“你欠我的留到下次。”

“……”谁说军人糙汉子?这男人不就挺会玩套路的?

回到温家后,陆曜又跟温臣出去了,说是要见以前的战友。

他一走,温言就被家里的长辈围住,问她跟陆曜到底怎么回事?她说吃了顿饭,就问她吃饭的时候都聊了些什么。

知道他们都在惦记着什么,陆家那样的大户,地位财力都是温家这种商家不可比的,人就是这样,有了钱就想有权,陆家正好二者都兼顾。

“没聊什么。”她浅笑着扫了眼二奶奶家那个总给她介绍豪门名贵的儿媳妇,“二婶,还有跟我年龄相仿的吗?下午接着见吧。”

没错,她还是觉得跟陆曜不合适。

那男人虽不是糙汉子,但太过精明,仿佛能看穿人心一样,不好掌控,气场像个王,分分钟就将她震的透不过气,温言着实怕自己会在他身上翻车。

……

下午见的是湘城薛家的长子,刚满30,二婶说他不靠家里,自己在华盛顿开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这次回国也是被家里逼回来相亲的,毕竟老一辈的想法都是:先成家再立业。

听到华盛顿,温言对这个薛家长子有了一丝好感,结婚后说不定还能在那边定居,这样她就能继续自己的事业。

见到本人后,温言有点失望,不知怎么回事,不经意间总会拿这个相亲对象跟陆曜做比较,虽然青铜和王者没有任何可比性。

薛荣凡自认自己无论是学识还是家世都是富二代里的佼佼者,再加上都在美国长居过一段时间,有共同话题,十分自信的向温言约了晚餐。

忽视掉他的样貌,其他方面确实都还挺好,为了不让家里人再撮合自己跟陆曜,温言硬着头皮答应了。

晚餐选在了湘源,这家川菜很有名,中午吃了江南菜有点偏淡,温言想吃点辣的。

湘源的装修很别致,除了大厅,每间包厢都有窗户,还都是打开的,室内一条小的人工河和假山,一边品美食,一边欣赏美景,对他们这种还不熟悉对方,一味尬聊的男女来说,半开放式的环境下吃饭必定首选。

可偏偏,毁就毁在了半开放式。

温言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却遇到了陆曜。

陆曜慵懒倚着墙,指间夹着烟卷,更像是在等她。

“四哥?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吃饭?”

温言的外表是南方女人特有的柔美,肤白貌美,今晚她穿的是黑色修身裙,一字肩的,脚踩着尖头小高跟,爱美的她冬天也是穿丝袜,裙摆只到膝盖处,被肉色丝袜包裹的长腿腿看上去无比诱人……

下午跟他吃饭穿的是长裙,比较随意的打扮,偏文艺范。

跟别人……就是性感撩人?

“战友聚会,温臣选了这家川菜馆。”陆曜吸了口烟,烟味一时间遮住了他身上浓重的酒气,“你喜欢吃川菜?”

“还可以。”她微微一笑,很自然的撩了下耳边的碎发。

举止优雅又迷人,天生就是尤物。

喉咙有点发涩,喝了酒的缘故,陆曜这会儿有点上头,不像白天那样能绷得住,“我也喜欢吃川菜,欠我的那顿饭,现在补上。”


温言没想到陆曜会提这种要求,感觉已经知道她今晚的饭局是相亲。

“薛家那小子已经走了。”陆曜嘴里含着烟卷,目光有点轻佻的打量着她脸上吃惊的表情,“去确认一下?”

……

薛荣凡真的走了,走肯定跟陆曜有关。

空无一人的包厢,菜刚上齐,温言站在门口有点傻眼,突然听到人工河对面的包厢里一道亮嗓门:“喝!谁不喝谁今天就是他妈的孙子!”

温臣?

扭头一看,那背对着窗口的男人,身上穿上的米白色羊绒衫,可不就是自己亲哥!

目测对面得10几人,只有正对着这间包厢窗口的位置上是空的,也就是说自己在这里为了应付薛荣凡努力的谈笑风生时,全被身边这个男人收尽眼底了?

“换一间包厢,重新点菜。”陆曜说出的语气还算温和。

温言却倒抽一口凉气,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竟这般的嫌弃……

换了间包厢,温言重新点菜,服务员看到她时眼神还有点诧异。

能不惊讶?刚跟其他男人在那间点了菜,还没半个小时呢,男人就又换了一个。

“四哥,你喜欢吃什么?”她准备递过去菜谱。

陆曜正在点烟,举止间都透露着矜贵,军绿色上衣敞开,里面是稍微浅点的军绿色背心,就是很常见的军装,但穿在他身上就是显得很好看。

帮她点菜的服务员都有点看入迷了。

陆曜吸了口烟,没有接菜谱,“你点你喜欢吃的。”

温言只能硬着头皮点了几道,服务员临走前,她又加了壶绿茶。

嗯,绿茶解酒。

……

菜上齐后,陆曜并没有动筷子,只喝了几口茶,全程视线都在对面的女人身上,看到她将长卷发扎了起来,很随意的扎法,几缕碎发散在耳际,圆润的耳垂上没有戴任何耳饰,白净的天鹅颈上也没佩戴任何饰品,只有左手无名指上纹了一条颜色很浅的弧线。

那天打牌的时候就注意到了。

察觉到对面的视线,温言拿起纸巾擦了下嘴,放下筷子:“四哥?你不吃点吗?”

“你比菜美味。”陆曜吐了口烟圈,修长的手指弹了下烟灰,给人一种雅痞感。

温言抿动了下唇,在纠结要如何接话。

她这种抿唇的动作,只会让对面的男人注意力全集中在她嘴上,可她还浑然未觉,“四哥你真会夸人。”

“你是我第一个夸的女人。”陆曜紧锁住她的脸,不放过她任何一个眼神变化。

“是吗?那我真幸运。”她始终笑,没有娇羞做作的表情,坦然接受着这个男人的称赞,“湘城有很多名媛长得都很漂亮,要不我哪天组个局?四哥也过来?”

变相的拒绝,潜意识里开始试探这个男人的耐性。

陆曜没让她得逞,“我明天回北城。”

“那么快就要回去了?”明明是件该高兴的事情,她心里怎么有点失落呢?

“军区近期要模拟。”

“奥。”

不太懂军区,温言也就没再问,她也不是那种不懂装懂,好奇还要追着问的女人。

这顿饭吃的并不太久,40多分钟便结束。

温言去买单,这次陆曜给了她请客的机会,却在离开时对她说:“下次我请你。”

额……又开始套路了吗?

陆曜给温臣只发了短信,等于不告而别,他的大衣还在包厢,室外冷风吹,距离停车场还有点距离,温言担心他会感冒,“四哥,要不你还是回去拿大衣吧。”

“不用,正好降火。”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面前女人,丝毫不隐藏自己真实的身体反应:“你可以拒绝让我乘你的车,我今晚喝了不少的酒。”


陆曜是在给她退路。

温言抄在大衣口袋的手攥了下,长长的指甲刮挠着手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的沉默对陆曜来说等于拒绝:“温言你必须明白,我是最适合你的男人。”

“……”适合吗?

陆曜继续道:“我长时间都在部队,一年365天,至少300天都在部队,你只有几十天需要应付我这个老公,其余时间你都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我不跟父母住,他们都很开明,结婚后你也不用硬是逼着自己跟他们搞好关系。”

“我三个哥哥,只有大哥结婚生子,工作的原因,长居南城;二哥是不婚族,三哥搞科研单身。”

他像是汇报工作一样,将家庭人员状况都讲的一清二楚,跟温言之前听的完全不一样。

温家人传的是陆家门第观念太高,大儿子娶了是个女明星,直接被赶出了北城,去了南城定居。

二儿子初恋女友家境平庸,被家人拆散,从此便做不婚族。

三儿子是GAY,所以至今才无女友。

而关于眼前这个四儿子陆曜,也被形容说不定哪天就会为国捐躯……

毕竟军人都是以国为家。

“四哥。”她低头沉思了片刻,“军婚是不能离的,一旦这婚真结了,我的人生将毫无退路。”

谁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婚姻会一直顺畅,时间久了,磨合期一过,万一性格上有太多的不合,再想离婚怎么办?

普通人不合适还能离,但军婚……怎么离?

“我们可以只举办婚礼。”陆曜看着她,“我也讨厌给婚姻带上枷锁。”

“……”意思是不用登记领证?

这个诱惑力真的蛮大的。

回去的途中,温言开着车,陆曜坐在副驾驶上。

鼻息间都是男人身上的烟酒气味,夹杂着他身上浓郁的男性荷尔蒙味,闻得心痒,温言莫名有点口渴,以至于开车的时候还有些心神不宁。

想摇下车窗透口气,但那样做又太明显。

只好在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停下,“你等一下啊四哥,我去买瓶水。”

陆曜已经比她快一步下车,再回来时手里拎的购物袋里分别是矿泉水,橙汁,茉莉清茶,碳酸饮料……

好像每一种都各拿了一瓶。

温言没开口问怎么买那么多,这么明显的套路,要是再问就真就是装傻。

“谢谢四哥。”从里面拿出茉莉清茶,顺口说了句:“可乐我也喝,吃炸鸡必备。”

陆曜拧开矿泉水,喝水时喉结上下滚动,十分的迷人,温言看的有点移不开眼,她才知道,原来男人有时候也可以用性感形容。

看的专注时,与喝完水的陆曜目光相撞,触电一样的感觉,一股电流从心间升起,缓缓朝小腹袭去……

温言很清楚自己这种反应是什么,佯装镇定,才没有立刻避开陆曜的视线。

当陆曜的脸贴近,她才有点发怵。

四目相对,呼吸逐渐相融,唇与唇只离几毫米。

陆曜凝视着她,沉声开口:“留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