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复制品

我的复制品

秦伊伊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男朋友在同学聚会上向我求婚时,他的初恋忽然出现。她的身上,穿着与我一模一样的小黑裙。「肖陵,再像的复制品,也不是我。」肖陵看都没看她一眼,专心为我的左手中指套上戒指:「伊伊,你愿意和我结婚吗?」我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握着我的那只手,正在轻轻地颤抖。

主角:江悠肖陵秦伊伊   更新:2022-09-10 2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悠肖陵秦伊伊的其他类型小说《我的复制品》,由网络作家“秦伊伊”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朋友在同学聚会上向我求婚时,他的初恋忽然出现。她的身上,穿着与我一模一样的小黑裙。「肖陵,再像的复制品,也不是我。」肖陵看都没看她一眼,专心为我的左手中指套上戒指:「伊伊,你愿意和我结婚吗?」我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握着我的那只手,正在轻轻地颤抖。

《我的复制品》精彩片段

男朋友在同学聚会上向我求婚时,他的初恋忽然出现。


她的身上,穿着与我一模一样的小黑裙。


「肖陵,再像的复制品,也不是我。」


肖陵看都没看她一眼,专心为我的左手中指套上戒指:「伊伊,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握着我的那只手,正在轻轻地颤抖。


「我……」


我有一瞬间的茫然。


恋爱两年,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可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迟迟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没得到我的答复,肖陵抬眼看过来,又轻轻重复了一遍:「伊伊。」


这一刻,他一贯平静无波的眼睛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脆弱和恳求。


我的心一下就软了。


「……我愿意。」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同一时刻,一旁的江悠冷笑一声,踩着高跟鞋走过来,自顾自落座。


她穿着和我一样的小黑裙,留着和我一样的栗色长卷发,嘴唇鲜红,美艳异常,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带着明晃晃的不屑。


像是在看一件山寨货,一个替代品。


凝滞的气氛里,还是肖陵他们班长站起来,率先鼓了鼓掌:


「好了好了,肖陵可算求婚成功了,大家一起碰个杯吧……」


「成功?」江悠笑盈盈地看过来,「肖陵,你觉得你的求婚算成功吗?」


肖陵冷淡地说:「与你无关。」


他顿了顿,牵着我的手重新坐下。


也许是巧合吧,我们的座位恰好与江悠正面相对,她的一言一行,都清晰地落入我眼中。


江悠端起面前的红酒,浅浅喝了一口,然后就侧过头,和身边的男人说着些什么。


不知道说起了什么,江悠笑得美艳又张扬,眉目间光华流转。


我忽然就明白了,她看我的眼神为什么充满不屑。


即使我打扮得这么像她,却没有和她一样风流肆意的气场。


东施效颦。


脑中浮现出这四个字,我有些难堪地垂下眼,小声问肖陵:「你为什么会送我这条裙子?」


「……」肖陵沉默了片刻,「因为我觉得,你很适合。」


适合吗?


我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到最后,也只是兀自沉默。


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两个月前。


在闺蜜楚楚的怂恿下,我把留了好几年的长发染成栗色,还烫了个大波浪。


第二天和肖陵约会,他看到我,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明明目光落在我脸上,却好像在透过我,看向别的什么东西。


我轻声问他:「你在想什么?」


「……想你。」他回过神,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这样很好看,很适合你。」


没过几天,肖陵就送了我这条小黑裙,还有一支枫叶红的唇釉。


这些东西,与我日常的穿着风格截然不同。


可肖陵抱着我的腰,将脸埋在我肩窝,嗓音沙哑地说:「伊伊,穿给我看,好不好?」


我受不了他这样。


其实肖陵是个性格挺冷淡的人,公司里的女同事们偶尔议论,都叫他高岭之花。


我们在一起后,大部分时候,他依旧保持着淡漠又自持的状态。


我们甚至很少接吻,偶尔的几次,也如蜻蜓点水般,短暂又轻浅。


可那天,当我第一次换上这条小黑裙,涂上枫叶红的唇釉站在他面前时,肖陵霍然站起身,大步走到我面前。


我从没见过他这么失态的样子。


盯着我看了片刻后,他低头,捏着我的下巴,用力吻了上来。


「伊伊。」


肖陵的声音将我从记忆中拉回来,我回过神,看到他夹起一只虾,细心地剥掉虾壳,放进我碗里。


内心零星的一点雀跃,却在看到对面江悠的那一刻,骤然冷却下来。


江悠身边的男人,正戴着手套,专心致志地帮她拆一只螃蟹。


她就坦然地坐着,抬起那双妩媚的眼睛,挑衅地看着我们的方向。



一整顿饭,肖陵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


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在一起之前我就知道,他有个初恋,叫江悠,在一起半年,毕业前夕分了手。


据说,是江悠要出国留学,而她自己接受不了异地恋。


我和肖陵在一起的时候,他已经毕业两年了。


两年时间,再深刻的感情也该忘记了,何况他们之间只有半年。


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可今天,见到了江悠,我忽然意识到,也许肖陵从来没有彻底忘记过她。


甚至,他一直试图在我身上,寻找江悠的影子,找不到,就尝试把我变得和她更像一点……


心头蓦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我按着桌面站起身来,用力到指节发白: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陪你去。」


肖陵站起身,就要跟我一起走,身后却响起江悠慵懒的声音:


「感情真是好啊,去个洗手间都不舍得分开,要不干脆拿根绳子绑一块儿得了。」


说完就自顾自地笑起来,笑声张扬,可又好听。


肖陵的步伐猛地停住了,目光沉沉地看着我,眼中情绪闪动,最终凝成一片漆黑。


「你去吧。」他轻声说,「等会儿我送你回家。」


其实我的长相比较清淡,并不适合颜色艳丽的口红,但因为那是肖陵送的,我就经常涂它。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我用浸湿的纸巾用力擦着唇上的颜色。


我没带卸妆巾,这种哑光的唇釉又特别难卸,用了点力气,嘴唇被我摩擦得生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唇釉终于被我擦干净,嘴唇上却多了许多细小的,正在渗血的伤口。


对着镜子里妆容狼狈的自己笑了一下,我转身离开。


回去的时候,聚会已经结束了。


包厢的门虚掩着,我正要推开,就听到里面传来江悠的声音。


「听班长说,之前几年的聚会,你一次都没来过,今年却突然来了,还带着女朋友求婚——怎么,做给我看啊?」


我的手在门把手上无声收紧。


片刻后,肖陵的声音响起,语气冷漠:「当然不是,别自作多情了。」


「是我自作多情,还是你不敢承认?」


我推开门,正好看到江悠身体前倾,在肖陵嘴唇上亲了一下。


听到动静,他们同时向我这边望过来。


肖陵的脸色微微发白,江悠却笑容灿烂。


她拎起包,神态自若地朝我走来。


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停下脚步,转过头,用肖陵和我都能听到的声音说:


「宝贝,你未婚夫味道不错。」




在亲眼见到江悠之前,我曾经听肖陵的朋友提起过她。


那是他们大学时期最受欢迎的女神,喜欢她的男生如过江之鲫,而她本人也是风流潇洒的性子,换男友如同换衣服。


虽然肖陵只和她谈了半年,却已经是她时间最久的一任。


她从我身边走过,身上飘来的香水味,清甜又熟悉。


上个月,肖陵送过我一瓶一模一样的。


心头强烈的屈辱感涌上,我下意识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用力到指尖发白。


「……伊伊。」


等我回过神,江悠已经不见了,而原本在窗边的肖陵,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面前。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似乎想抱住我。


我后退一步,躲开了他的手:「你脏了。」


我竭力想让这句话听上去平静,然而声线里还是带上了一丝抑制不住的颤抖。


听我这么说,肖陵的脸唰地一下,变得苍白。


他抬手,一下一下,用力擦着江悠留下的口红印,直到那上面多了许多细小的伤口,开始渐渐往出渗血。


「干净了吗?」


他哑着嗓子解释,漆黑的眼瞳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伊伊,我本来是想躲开的,但她刚碰到我你就进来了,我没来得及。」


我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问:「你今天为什么,突然在同学聚会上向我求婚呢?」


「……我只是想让曾经的同学替我做个见证,伊伊,你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想和你结婚。」


「我和她已经分手四年了,我真的不知道今天的聚会她也会来。」


「送你那些东西,只是因为那是我的个人偏好——我承认,我想用我的个人审美绑架你,是我不好,但我没有让你做她的替代品的意思,从来没有。」


他说得很诚恳,整个过程里眼神没有丝毫闪躲,似乎问心无愧。


可我只觉得心里越发酸涩。


片刻后,我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你知道吗,肖陵,我们谈了两年恋爱,你之前从来没有哪一次,跟我说过这么长的话。」


肖陵怔了怔,神情渐渐变得肃冷。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也只是颓然地闭上了嘴巴。


事实上,我能跟肖陵在一起,是因为我持之以恒的追求。


他刚进公司的时候,因为那张好看的脸,不少女同事都对他有过好感,但谁约他吃饭,他都没同意过。


正好,那段时候我手下带着几个项目,因为要交接给肖陵一部分,便顺理成章多了很多接触。


我邀请他一起吃饭,买下午茶的时候会给他多带一份,在他加班到深夜时,一声不吭地把一杯咖啡放在他桌上。


项目成功交付那天,我们加班到后半夜,得知消息后,也只是在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罐啤酒,勉强算是庆祝。


那天夜风微凉,我拉开啤酒罐拉环,泡沫涌了一手。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肖陵从旁边递过来一张纸巾。


我要接,可他没松手,只是一点一点擦干我手上的泡沫,然后顺势攥住了我的指尖。


「秦伊伊。」他声音轻浅地问,「你是不是在追我?」


我怔了,耳尖微红地应了声:「是。」


然而哪怕已经在一起两年,我始终不知道肖陵那时候怎么会答应我。


在一起后他对我其实不算很差,只是不爱说话,也不喜欢主动。


我总是说服自己,他就是那样的性格。


但我忽略了,其实我在别人面前也是沉默寡言的性子,但跟肖陵在一起后,会绞尽脑汁地找话题,跟他发消息分享日常。


甚至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接吻,都是我主动的。


但这哪里是因为性格。


无非就是他不够爱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