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95424741沐星辞宁逸辰

95424741沐星辞宁逸辰

沐星辞宁逸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95424741沐星辞宁逸辰三年前,她主动提分手时确实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可如果不那么做,宁逸辰就会受到牵连。她不得不狠下心。沐星辞张口想解释:“司衍,其实三年前——”话没说完,就被宁逸辰打断:“我刚刚在这可是看了一场好戏,看起来沐小姐缺钱的很,需要帮助吗?”沐星辞她清晰感受到宁逸辰的厌恶…从前那个对对她耐心至极的男人,终究被自己弄丢了。

主角:沐星辞宁逸辰   更新:2022-09-10 23: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星辞宁逸辰的其他类型小说《95424741沐星辞宁逸辰》,由网络作家“沐星辞宁逸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95424741沐星辞宁逸辰三年前,她主动提分手时确实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可如果不那么做,宁逸辰就会受到牵连。她不得不狠下心。沐星辞张口想解释:“司衍,其实三年前——”话没说完,就被宁逸辰打断:“我刚刚在这可是看了一场好戏,看起来沐小姐缺钱的很,需要帮助吗?”沐星辞她清晰感受到宁逸辰的厌恶…从前那个对对她耐心至极的男人,终究被自己弄丢了。

《95424741沐星辞宁逸辰》精彩片段

京市,郊区疗养院门口。


沐星辞拦着疗养院院长的车,在车窗边哀求:“请您多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尽快筹到钱的。”


车内的人一脸不耐:“你已经拖欠了两个月,我们也仁至义尽,如果这周还交不上医疗费,就带着你那植物人的妈走人!”


话音一落,车辆迅速驶开。


沐星辞脚下一滑,朝后摔倒。


她怀中的包也掉下,包里的几个馒头和手机还都滚到了不远处的宾利车轮附近。


沐星辞心头一涩,缓缓弯腰捡起落灰的馒头,撕掉外面沾灰的地方,又弯下腰捡起下一个。


她卡里已经没有钱了,能省一顿是一顿。


在她去捡宾利车边的最后一个馒头时,车门突然打开,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出现在视线内。


沐星辞抬眼望去,却见到三年未见的宁逸辰。


男人眉如利剑,黑色西装显得挺拔而又深沉,眸中却不见半点从前的宁柔笑意,全身上下透露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沐星辞下意识把刚捡起的馒头藏在身后。


三年前分手后,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跟宁逸辰再见的情景,可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


而这时,传来男人清冷的嘲讽:“沐家大小姐不染尘埃,怎么现在混成了这副样子?”


沐星辞脸上的血色倏地退尽:“逸辰,我……”


闻言,宁逸辰脸上冷意更甚:“三年前,沐大小姐不是嫌弃‘逸辰’这个称呼腻歪又恶心?怎么现在就愿意喊出口了?”


沐星辞面色更白:“……对不起。”


三年前,她主动提分手时确实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可如果不那么做,宁逸辰就会受到牵连。


她不得不狠下心。


沐星辞张口想解释:“逸辰,其实三年前——”


话没说完,就被宁逸辰打断:“我刚刚在这可是看了一场好戏,看起来沐小姐缺钱的很,需要帮助吗?”


沐星辞僵住,她清晰感受到宁逸辰的厌恶……她才明白,从前那个对对她耐心至极的男人,终究被自己弄丢了。


一时之间,她手中紧握的馒头像烙铁般烫手。


她刚想起身离开,耳畔却又传来对方一句:“看在从前的情分上,我可以帮你一把。”


沐星辞抬头,诧异的眼眸正好对上宁逸辰似笑非笑的眼:“你不是获得了京大的MBA证书,这个学历来宁家做保姆正合适。”


沐星辞一瞬间心如刀割,短短的一句话,却犹如针扎般难受。


她再也待不下去了。


这时,之前掉落在车门边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屏幕自动弹出一条信息——


【家属尽快续费三十万。】


沐星辞一颤,下意识望向宁逸辰。


两人视线相撞,宁逸辰的眼神满是讥讽和笃定。


“好好想清楚,宁家保姆的酬劳不菲,错过这次,以后就算你跪下来求我,都不会再有第二次!”


沐星辞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沐母,挺直的腰慢慢塌了下来。


最终,她忍着难堪,冲宁逸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谢谢,我愿意做宁家的保姆。”



一旁的宁逸辰扫了她一眼,忽然发话:“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沐大小姐,而是宁家一个不起眼的小保姆。”


沐星辞扭过头,只觉得每看一眼他眼中的冷意,心就像被尖刀绞碎一样。


接着,又听宁逸辰寒凉说:“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说不定会施舍恩德,给你预支工资。”


沐星辞的头埋得很低,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被人挖了个洞,疼得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只能轻声回答:“那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做。”


听见沐星辞服软的话,宁逸辰竟然没有半点预想中的快乐,心里还无端的感到发闷。


他转身大步走进宁家。


沐星辞跟在宁逸辰身后,一路走进大厅。


可大厅里面的情景却让沐星辞惊在门口。


只见门口不远处的地毯上坐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旁的保姆拿着饭碗一口又一口的喂他,少年专注的拿着玩具玩耍,仿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沐星辞认出来,这少年是宁逸辰的弟弟宁阳。


三年前,宁阳还是个阳光开朗的男孩,他现在这是怎么了?


这时,前方突然传来宁逸辰冷如冰渣的话:“三年前分手那晚,宁阳在你家门口不远处被车撞了,如果当初能及时救援,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沐星辞脸色煞白,分手那晚,宁逸辰在门外求了她很久,自己却一直没有出去……


……


夜深。


沐星辞打扫完别墅的最后一个房间,累瘫在地。


即便如此,内心的自责还是压不下去。


从见到宁阳到现在,她已经在脑海里想了千百次如果。


如果当初她开了门,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


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沐星辞抬头,就望见宁逸辰居高临下的冷漠。


她站起身来,却不敢跟他对视,张了张口,好几次想道歉,但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缓了几秒,她才挤出一句:“逸辰……”


却不想,宁逸辰脸色骤冷:“我不想再听到你叫这个名字,否则今天的工资就别想要了。”


沐星辞心里猛地一颤,情绪翻涌,最终选择默不作声。


宁逸辰此刻最见不得她这副样子,冷嘲:“不管是以前的沐大小姐,还是现在的保姆,你这爱钱的性子真是一点都没变。”


随即,他直接将一张支票,施舍般丢在沐星辞脚边:“滚。”



宁氏现在基本稳定下来,需要宁逸辰出面的大事已经不多,就算他不在,也能自如运转下去。


柳南走出沐家,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想了想,翻到手机上的某个号码拨了过去。


将情况说明之后,柳南挂了电话,神色已经十分凝重,再次看了一眼沐家,他驱车离开。


宁逸辰跟着张沐芳来到沐星辞的房间里,看着这个房间,不由自主的皱眉问道:“这是星辞的房间吗?”


张沐芳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轻叹了口气说道:“是的,这就是大小姐的房间,大小姐在家的日子并不好过,董事长和夫人,更喜欢二小姐一点。”


宁逸辰脸色微冷,但也没说什么,跟张沐芳说:“你先下去休息吧,我自己在这个房间坐坐。”


沐星辞的房间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连着衣柜的桌子,一片书柜,便没有其他的了,简单但也很整齐。


沐家出了事,产业被瓜分的差不多,但老宅因为年岁太久,倒是还没出手,里面的东西也没有被搬走,当然,一些值钱的古董,早就被银行的拿去抵押了。


宁逸辰走到沐星辞床上坐下,鼻尖似乎还萦绕着这间房子主人的气息,他想了想,拿出手机发出了一条语音:“星辞,等你回来,我们把沐家重新修整一番,你的房间很小,放不下我的东西。”


发出去之后,宁逸辰也不在乎有没有回应,自顾自的把手机放在了一边,他躺了下去,盖上被子慢慢睡了过去。


另一边,柳南坐在一间纯白的办公室里,看着对面的男人问道:“你确定宁总的情况,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男人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道:“你如果不相信我的专业性,可以另请高明,我没见过你口中的宁总,但根据你的描述,应该是臆想症的一种。”


柳南塌下肩膀,他想不通,宁总不是很讨厌那个女人么?为什么得知她的死讯之后,竟然会出现臆想症这样的状况?


那不是精神病的一种吗?


想到这种可能带来的动荡,柳南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这种病,要怎么治?”他认真的问道。


“要么,心病还须心药医,找到源头,对症下药,要么,就只能住院观察,再定下治疗方案。”


柳南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决定,他动身离开,思考再三,还是回了沐家。


偌大的宅院里,没有丝毫动静,柳南走进去的时候,差点没被自己的脚步声吓到。


张沐芳一脸警惕的走出来,见是他,这才放下心来打了个招呼:“柳先生。”


柳南问道:“宁总呢?”


张沐芳指了指楼上,说道:“吃了饭之后,就呆在大小姐的房间里没出来过。”


柳南说了句知道了,抬脚往楼上走去,有一间房门虚掩着,他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宁逸辰的声音:“星辞,你说,我们的婚期定在几月份比较好?”


柳南浑身汗毛一炸,下意识屏住呼吸往房间里看去,却看到宁逸辰拿着手机说着话,一条条发送消息的提示十分刺耳。


看着宁逸辰自若的背影,柳南知道,事情严重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