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她好甜的重生文推荐

她好甜的重生文推荐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堂堂节意集团的总裁,外面的人都是追捧着他的,他何曾这么给别人穿过鞋子?就算是儿子,都没有过。陶意云居然不愿意……呵!

主角:季渊陶意云   更新:2022-09-11 00: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渊陶意云的其他类型小说《她好甜的重生文推荐》,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堂堂节意集团的总裁,外面的人都是追捧着他的,他何曾这么给别人穿过鞋子?就算是儿子,都没有过。陶意云居然不愿意……呵!

《她好甜的重生文推荐》精彩片段

“这是……”


    陶意云醒来的时候,查看了四周一番,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家里,正疑惑着,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音,她便习惯性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大跳。陶意云最先看见的不是手机里无聊的信息,而是那个大大的日期。


    !!


    她这是回到了两年前?


    季渊在外面敲了好一会儿门,卧室里面都没有反应,他干脆一把推开,进来却看见陶意云竟然对他的进来毫无察觉,还在对着手机发呆。


    “该吃饭了。”季渊出声提醒陶意云。


    他知道她不喜欢他,可是不能让她不吃早餐,饿着对胃不好。


    听到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磁性的声音,陶意云猛地抬起头来。


    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陶意云的心突然就被填满了。


    “季渊——”


    随着陶意云惊讶的声音,季渊莫名其妙就被她抱了个满怀。


    抱着季渊温热的身体,陶意云才感觉到自己鲜活的生命和正在为他快速跳动的心跳。


    季渊没有任何动作,由着她抱。陶意云怕吓到他,正想放开,可是她一动,才发现季渊的身体僵硬得不行。


    陶意云才后知后觉,她干了什么,她居然在激动之下抱了季渊!而且,好像不是很想放开。


    季渊他,似乎在紧张?


    “爸爸……妈妈。”有一个小脑袋从门里探进来,轻声叫着。


    是孩子的声音,陶意云顿时尴尬地放开季渊了。


    “季渊……”


    “去吃饭。”季渊生怕她在儿子面前说出一些伤人的话,陶意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季渊就匆匆忙忙打断了。


    “哦!”


    难得的,陶意云竟然这么乖,季渊又诧异了一把。


    他一低头,看见陶意云居然没有穿鞋子,二话不说就把她抱起来。


    “哎——你干嘛?”季渊突然把陶意云抱起来,陶意云不由得惊呼一声。


    季渊把陶意云抱到床边,才放她下来坐着。


    对于季渊突如其来的举动,陶意云有些慌。


    ……


    就在陶意云各种胡思乱想的时候,季渊却把她的鞋子拿过来,给她穿上。


    陶意云刹那间尴尬。


    天啊!季渊这么暖,她都在想些什么?


    值得庆幸的是,季渊低头在细心地给她穿鞋,并没有发现陶意云的尴尬。


    陶意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努力去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季渊还是和前世一样,小霸道,暖暖的。


    乐乐就在外面看着她,手抓着衣服,隐晦地瞅她一眼。


    让季渊给她穿鞋子,陶意云觉得这样显得自己特别矫情,于是忙说:“我自己来。”


    语气里颇有一些掩饰的意味。


    可惜,季渊听出了不对劲了,却并没有深究,心里有些不好受。


    他堂堂节意集团的总裁,外面的人都是追捧着他的,他何曾这么给别人穿过鞋子?


    就算是儿子,都没有过。陶意云居然不愿意……


    呵!


    季渊在心底嘲讽了一下自己,还是坚持给陶意云穿好鞋子。


    陶意云这会儿明显感觉到季渊情绪低落了,她不知道为什么。



 “吃饭。”季渊站起来冷声说。


    视线却不敢投向陶意云,生怕她的眼里出现冷漠,又怕她拒绝,她很少愿意和他们一起吃饭。


    “哦!”陶意云乖乖地应了一声。


    在平常夫妇的生活,妻子陪老公吃饭不过是很平常的事情,季渊却因为陶意云愿意在家里吃饭而诧异不已了。


    她居然没有冷言相对!


    刚刚给她穿鞋子碰她,也没有翻脸的迹象!


    要是说出去,恐怕会让人耻笑。


    堂堂节意集团的总裁给一个女人穿鞋子,还生怕那个女人有一点不高兴,那些季渊的追捧者,估计会一人一个鸡蛋砸死陶意云。


    季渊诧异地盯着陶意云看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现,他才迈步出去。


    “季渊。”陶意云跟着他出去,路过门旁边的时候,叫住他。


    季渊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才转身,心里却忍不住忐忑地胡思乱想。


    她现在应该是说要马上去医院,然后反悔不在家吃饭了吧?


    心里特别不好受,季渊还是耐心等着陶意云的下文。


    陶意云只是指了一下门,叮嘱说:“记得找人修门。”


    “好。”季渊压根没想到是这样的事情,不过还是低低地应下了。


    心里狠狠地跳动了几下,不受控制地在猜测,她这样子说,是不是代表着她偶尔会回来住?


    季渊还来不及小雀跃一把,就看见陶意云抱起了儿子,语气轻快地对乐乐说:“乐乐,吃饭咯!”


    季瑞乐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才确认了这真的是他的妈妈!


    他的妈妈在抱他!


    简直不可思议。


    季瑞乐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愣愣地看着陶意云。


    季渊也很诧异,她居然抱儿子了!她不是向来不喜欢这个因为算计而来孩子的吗?


    陶意云看出季渊和乐乐的诧异了,无辜地眨眨眼睛。


    她真的不是讨厌孩子啊,只是因为以前陶嘉佳骗她说是季渊故意设计她,才害她怀孕,又被迫嫁给季渊。一切过程她都是不情不愿的,她不过是因为季渊的缘故,对这个不受期待出生的孩子喜欢不起来而已。


    陶意云现在知道了真相,心里也很难过。算算时间,自出生以来,她可是把这个孩子冷落了四年。


    唉,慢慢弥补吧!


    陶意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满心愧疚地抱着乐乐去厨房吃饭了。


    见陶意云迈动步子,季渊忙跟上去,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说:“意儿……让我来抱吧!”


    他叫她亲昵一点儿的称呼,还得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她不高兴了。


    以后,得慢慢让他有底气。


    可以作死的那种底气。


    陶意云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我自己来。”


    乐乐才四岁而已,其实不是很重,不过陶意云向来是娇生惯养的,抱起来也有些吃力。


    季渊不敢再让陶意云放下乐乐,于是沉声对乐乐说:“乐乐,下来。”


    妈妈的怀抱很温暖,乐乐不想下来。


    小孩子犹豫着,纠结着,可是看见季渊严厉的面孔时,立马就怂了,忙从陶意云怀里挣扎着要下来。


    陶意云仍抱着乐乐,按着不让他扭来扭去,一脸委屈地控诉季渊说:“季渊,你不让我抱乐乐!”


    季渊对陶意云的语气感到很奇怪,她以前对他说话都是清清冷冷的……不,她是根本不愿意和他说话。而现在,居然带上了感情色彩和他说话,不是冷冰冰的。


    举动也很奇怪,她抱了他,居然还去抱乐乐,这些于他而言,简直是不敢想象的美好。


    这一大清早的,是她有问题还是他在做梦?


    季渊是怕了,生怕陶意云这些举动是要和他离婚。


    他好不容易才娶到她,离婚?


    怎么可能!


    “他长大了。”


    他的话本没有恶意,陶意云却微微一愣,季渊这是在责备她没有参与到乐乐的成长中去吗?


    季渊想好好和陶意云谈谈,她的举动让他这样担心着,心就更不安定了。


    他迫切地想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季渊为了支开乐乐,放轻声音哄着小孩子,说:“乐乐乖,你先下去吃饭,等一下还要上学。”



 乐乐不动,低着头小声地说:“我想和妈妈在一起。”


 妈妈难得回一次家,等一下肯定就又要走了。


 他舍不得。


 “乐乐。”季渊的声音沉了一些。


 乐乐突然抬头看着他爸爸,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天真地问:“爸爸,你是又要抱抱妈妈吗?”


 陶意云听了乐乐的话,脸马上就微微红了。


 “胡说。”季渊只轻轻地冷斥了一句,毫无威慑力,乐乐就是有些害怕,缩缩脖子不敢再说。


 陶意云为了遮掩自己微红的脸,抱着乐乐就往厨房去。


 季渊本来有些小雀跃的心,很快就沉下去了。


 陶意云到了楼梯,才发现季渊并没有跟上来,扭头不满地叫他:“季渊,不是说要吃饭吗?”


 “哦!”


 季渊忙跟上,然后二话不说就从陶意云手里把乐乐抱过来,手不可避免的和陶意云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接触。


 陶意云愣愣地僵在原地。


 好一会儿,她才红着脸地控诉季渊:“你干嘛!”


 季渊的手上残留这那点感觉,很软。他不自觉地回味一下,听到陶意云的声音,才回过神来,低头解释说:“我抱。”


 “我都说了我可以!”


 妈妈愿意抱他,已经让乐乐受宠若惊了,现在妈妈居然抢着要抱他,乐乐恨不得马上投入陶意云的怀抱。


 不过,要是爸爸妈妈吵架就不好了,没准妈妈又会好久不回一次家,于是乐乐拉拉季渊的衣服,懂事地对他说:“爸爸,我可以自己走。”


 季渊并没有放下乐乐,乐乐又补充了一句:“我长大了。”


 没想到儿子把他说的话塞回给他,季渊沉默了一秒钟,才放下乐乐。


 陶意云又在因为那句父子俩都说过的话难过。


 她到底是得多混账啊!


 必须得好好弥补。


 等一家三口到了厨房,让所有佣人都惊讶了一把。


 太太居然在家吃饭!


 虽然陶意云回家的寥寥几次,季渊每次都会吩咐厨房准备符合她口味的饭菜,可是陶意云几乎没有在家用过餐。


 陶意云可懒得理会这些人的惊讶,也不去找借口掩饰,以后她就要天天在家陪着季渊用餐。


 哼,怎么的?


 餐桌上大都是她喜欢的食物,陶意云侧头向季渊看去,他怎么知道她会在家吃饭呢?


 要不是重生,她估计也是不会在家里吃饭的。


 她偶尔只因为乐乐回一次家,吃饭什么的,根本就是虚谈。


 季渊当然不知道,可是只要她回家,当然得准备好。


 万一……她愿意在家用餐呢?


 虽然生下乐乐以后,她从来都不愿意在家用餐。


 “妈妈,吃这个!”乐乐拿着比他的手长很多的筷子,给陶意云夹菜。


 看上去很滑稽,陶意云却感动了一把。


 她的儿子,简直不要太暖,陶意云忙说:“我自己来。”


 乐乐黑不溜秋的眼睛望着陶意云,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不喜欢吗?”


 陶意云温柔地笑着,说:“喜欢。”


 “让你妈妈自己吃。”季渊冷冷地制止了乐乐要继续给陶意云夹菜。


 “好吧。”乐乐放下筷子,去吃他自己的那份早餐。


 季渊的语气不算好,陶意云皱着眉头说:“季渊,你不许这样对孩子说话。”


 “好。”


 面对陶意云,季渊完全是一副很听话的样子,然后他拿起筷子给陶意云夹菜。


 陶意云却不满,她不能让他那么卑微地爱着她,以后要好好宠着他,以至于让他有底气在她面前作死。


 季渊给陶意云夹菜,陶意云不好,小声说:“我自己来。”


 季渊听到了,放下筷子,不高兴的冷着一张脸。



要是这样还没发现季渊不高兴,陶意云算是白活二十几年了。


她学着妈妈生前哄爸爸的办法,给季渊夹了一些菜,用哄人的语气对他说:“吃吧。”


季渊果然被哄好了,一点冰寒的脸色都没有了,不过深深地看陶意云一眼,不动筷子。


他猜不准她要干什么。


“啊——”季渊不动,陶意云干脆亲自喂他。


随着陶意云的动作,季渊竟然不由自主微微张口了嘴。


等季渊吃下陶意云喂给他的食物,才后知后觉发现他们在干嘛。


“爸爸这么大个人了,羞羞!”小家伙见妈妈亲自喂爸爸,非常不满地说:“我也要妈妈喂!”


“好……”


陶意云话音还未落下,季渊就不满地沉声说:“你都多大了?”


季渊的语气不算温柔,陶意云马上就护犊子似的说:“季渊,你刚刚是怎么跟我说的?”


季渊看了陶意云很久,看到陶意云心里发毛,才低声说:“我知道错了。”


这画面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爸爸说儿子一句,妈妈马上护着,丈夫都听妻子的。


一旁候着的管家看着,老泪不禁湿了眼眶。


先生这么多年的爱,终于有了回报。


小家伙见爸爸被说了,心里其实好不得意,嘚瑟地撇了一眼自家爸爸,然后软软地对陶意云说:“妈妈,我也要你喂……”


“好。”陶意云也不管季渊吃不吃了,要去喂乐乐。


季渊失宠了,也不敢多要求什么,只能沉着脸闷头进餐。


饭后。


因为今天是周一,乐乐要去上学。季渊自然要亲自送乐乐去幼儿园,然后顺路去公司。


他平时不送乐乐去幼儿园,乐乐是司机送去的,但是今天陶意云在家,他得好好表现。


不过季渊又想先送陶意云去医院,再司机送乐乐去上学。


季渊还来不及征求陶意云的意见,她就换好衣服,略略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问季渊:“乐乐在哪里……上学?”


对于自己连乐乐在哪里读书都不知道,陶意云心里是很愧疚的。不过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既然好不容易重生了,以后她就宠着乐乐。


对了,还要哄某个男人。


“你要送他去?”季渊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陶意云。


他是越来越猜不准她的想法了。


明明昨天还是一副不待见乐乐的样子,今天却改变了这么多,不止陪他们用餐,还要送乐乐去上学?


要是以前,陶意云愿意让他送她去医院就已经是季渊不可想象的了。


季渊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幸好理智还在,幽黑的眸子朝陶意云探去。


“好耶好耶!我要妈妈送我去幼儿园!”乐乐背着小书包,兴奋得跳起来。


要是妈妈送他去幼儿园,别的小朋友就不会说他没有妈妈疼了!


乐乐的眸子一直希翼地望着陶意云。


陶意云看着乐乐高兴的样子,心里更愧疚了,她仰起头,笑着对季渊说:“对啊!”


“你……”季渊现在真的很想问个清楚。


这莫名其妙美好的一切,搞得他心里痒痒的。


陶意云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忙打断季渊说:“好啦,快走,等一下乐乐要迟到了。”


季渊深邃的眸子凝了陶意云一会儿,完全没从她笑得明媚的脸上看出些什么花来,才说:“好。”


季渊并没有叫司机开车,他今天亲自开车。


季渊很绅士地给陶意云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陶意云却拉着乐乐,进了后座。末了,还摇下车窗,对季渊解释了一下说:“我想和乐乐在一起。”


所以,你就自己坐前面吧。


所以,我们的季总就变成了这母子俩的司机。


不过,他乐意得很。


陶意云在后座,询问了一些乐乐平时的学校生活。


妈妈难得陪他一次,乐乐是极力在逗陶意云开心。陶意云也是趁机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希望多了解一下自家儿子,所以相比冷清的驾驶座,后座是热闹非凡的说话声。


季渊的心却塞得满满的,比做了上亿的生意还满足。


透过车镜看见他心爱的女人和他们的儿子在嬉闹欢笑,耳边是陶意云轻轻的笑声和乐乐的说话声。


这不就是他一直期待的生活吗?


要是……一直都这样就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