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从厌恶到喜欢沈延知

从厌恶到喜欢沈延知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和当初校园霸凌我的人在一起了。1晨曦落入房间时,我只是动了动胳膊。腰上箍着的手臂就会将我搂得更紧。

主角:沈延知秦子卿   更新:2022-09-11 00: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延知秦子卿的其他类型小说《从厌恶到喜欢沈延知》,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和当初校园霸凌我的人在一起了。1晨曦落入房间时,我只是动了动胳膊。腰上箍着的手臂就会将我搂得更紧。

《从厌恶到喜欢沈延知》精彩片段

晨曦落入房间时,我只是动了动胳膊。


腰上箍着的手臂就会将我搂得更紧。


沈延知低头吻我的脖颈,低沉的嗓音里混了些刚醒时的哑。


「昨晚睡着了吗?」


我僵了一瞬,而后乖乖地点点头。


换作从前,也许我还会稍作反抗,可他花了三个星期教会了我一个道理。


顺从就好。


放在身侧的手被他牵起,他饶有兴致地穿过我的指缝,跟我十指相扣。


伏在我发间兴味盎然地低笑。


「这次没把给你的戒指丢掉了?」


……


他指的,是我无名指上的钻戒。


之前还有两枚,一枚被我藏进了冰箱,一枚被我丢进了楼下花园的水景里。


两枚戒指带来的后果我暂时不想回忆,而第三枚戒指带来的结果大概是:


我要和他,这个我曾经最最害怕的人。


结婚了。


我喜欢在浴室里洗澡的时间。


因为不用面对他,也不会想起某些可怕的回忆。


可我盯着浴室里盥洗台的半身镜发呆时,朦胧的雾气也掩盖不了我身上某些扎眼的痕迹。


我双眸赤红,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


直到门口响起沈延知慢条斯理的敲门声。


「洗这么久?」


「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


他不是没干过招呼也不打就进浴室的事,我立马关掉花洒,围上了浴巾。


……


早饭依旧整齐地在桌子上被摆好,不过沈延知大概没时间享用了。


电视里播放着早间新闻,他指骨修长,干净利落地打了个领带。


见我一直在盯着他看,他俯身刮了刮我的鼻子。


「喜欢看?下次你给我系?」


我别过脸去。


而他只是毫不在意地低笑了一声。


还偏偏要捡起我喝过的牛奶,挨着我的唇印再喝一口。


……


「乖,等我回来。」


「今晚带你看婚纱。」


沈延知走了。


我愣愣地盯着电视盯了半晌。


然后将他刚刚喝过的玻璃杯扬起,重重地砸向电视。


电视只是震了下,玻璃杯却摔碎在地面上。


巨大的声响引来下人的惊呼。


而我抱着膝盖,坐在位置上哭。


……


沈延知是我曾经的噩梦。


高中时,那个团体里霸凌我霸凌得最凶狠的,就是他。


他高高在上地将我书包里的书全部丢下楼过。


也组织同学孤立我,有他的唆使,那群女生就把我带到厕所里扇我巴掌。


只要有他带头欺负我,就没有人敢帮我。


因为沈延知是某大集团老总的儿子。


我们学校有一栋楼,都是他家捐的。


他带头肆意地嘲笑我,那时候,连欺负我都成了班里的潮流。


听说他那张脸是不少女同学的梦。


可他对我来说,就是折磨得我整夜整夜难以入睡的恶魔。


这样的人。


却又在毕业七年后。


说要娶我。


我总改不了见到沈延知就会发抖的习惯。


哪怕,我已经跟他同床共枕了三个礼拜。


没有人帮我,我妈知道沈延知那样身份的人要娶我,烧高香都来不及。


沈延知好像又换了辆车,这辆车的后座空间很大。


可我不喜欢后座空间大的车。


中间的挡板已经升起,没有人知道我和他在后面会干些什么。


不过今天的沈延知,比平时要安静。


大抵是我一直在抖,车内的温度升得挺高了,我还在抖。


他不顾我的反应,将我搂进怀里。


「卿卿,你就这么害怕?」


男人的低语撩进耳骨,他明知道我这样是因为谁。


「一会带你选婚纱,好不好?」


我一点点克制自己的颤动,却还是讽刺地笑出了声。


谁能想到,曾经一步步将我推进深渊里的人。


此时正温言细语地说要带我选婚纱?



祁辰并不胖,只是个子太高,坐在我后座上,死沉死沉的。


这人说我们顺路,可实际上,我累死累活朝着我家的方向骑了近一半,才得知——


他家在澜月弯。


别墅区,本市出了名的贵,而且,和我家方向正相反。


所以,他是在玩我呢,是吧?


我停下车,喘着粗气在想怎么隐晦地指责他,可这时,祁辰却下了车。


他扫我一眼,然后骑上了我的车。


「上来吧。」


「啊?」


我盯着面前的后车座,指责的话堵在喉咙,再吐不出半句。


可是我们真的不熟啊。


唯一的联系,大概就是上次我弟找人家约架,最后被他在屁股上踹了一脚。


但我磨蹭太久,祁辰已经在催了。


「上车。」


他揉揉眉心,似乎有些不耐。


可能是听过太多有关他的传闻,而他身上校霸的滤镜也太过厚重。


我咬咬牙,还是坐了上去。


我揪着裙角轻声叮嘱,「我可能有点重……」


话还没说完,这人猛地蹬起了自行车。


好好的自行车,被他踩出了缝纫机的感觉,这段路又刚好下坡,我命被吓没了半条。


再回神,才发现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环住了他的腰。


脸一红,我猛地甩开手。


然后……


掉下了车。


屁股摔得生疼。


那晚,祁辰把我送回了家,然后把我的自行车骑走了。


我总算勇敢了一次,轻声问他,「那我明早怎么办?」


总不能走路上学吧。


那么有钱,就不能让司机接或者打车吗。


祁辰跨坐在车上,单脚撑地,挑眉的样子很好看。


「你早上几点出发?」


「6 点 10 分。」


他点点头,「明早我来接你。」


说完,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他骑车走了。


骑走几米远,我还见他双手松开车把,低头点了根烟。


我怔怔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很难想象我一个内向的书呆子,居然和校霸扯上了关系。


正出神,后背蓦地被拍了一下!


「姐!」


是我那冤种弟弟。


他凑到我面前,不怀好意的笑,「可以啊老姐,这才一两天,就搞定校霸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瞪他一眼,「别乱说!作业写了吗你?」


「我可都看见了。」才上初中的小伙子,却已经比我高两厘米了。


他一脸得意,「祁辰刚刚送你回家,还说明早来接你,对不对?」


我无从辩解,心虚地骂了他两句。


第二天早上。


我提前十分钟走到小区门口,却一眼看见了路边的祁辰。


他坐在自行车上,低着头在抽烟。


见我过去,祁辰把烟灭了,「上车。」


我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让我载他了。


刚坐稳,我弟便骑着车从小区里冲了出来,「姐夫!」


声音高亢响亮。


险些把我吓的跌下后座。


我弟疾驰而来,停在了我们面前,


「姐夫,听说你打架可厉害了,我们班有个小混混,总欺负我,你帮我撑个场子呗?」


我头疼极了。


许是从小被家人保护得太好,我弟是那种特中二的活宝性子,再逢叛逆期,不好好学习,整天梦想着「当大哥」。


说话都中二至极。


祁辰扫他一眼,在他车轮上踹了一脚,「毛都没长齐,学人家撑什么场子,赶紧上学去!」


破天荒地,在家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对上祁辰的目光,还是怂了。


撇撇嘴,他灰溜溜地骑车上学。


接下来的路上,祁辰将车骑得飞快,最后在学校路口停了下来。


他下车,点了根烟,朝着学校旁边的冷饮厅走去,「上学吧,我有点事。」


我点点头。


那家冷饮厅,是某个辍学两年的学长开的。


每天一早就开门,里面总是坐着一群混混,我们从来不敢进。


看了一眼祁辰离开的背影,我又匆匆移开目光。


有些人啊。


单单是看上一眼,似乎视线都会发烫。


根本,就不敢直视。


……


原本以为,今天就是一个普通的周三,可我却在不经意间听见一则传言:


祁辰今天去了初中部,并破天荒地教育了一个初中的「小孩子」。


那个曾抱着臂,说他从不欺负小孩的祁辰,真的去了初中部?


还当众教育了两个初中的小男孩。


而且是在今天,我弟早上刚刚求过他去「撑场子「之后。


我真的很难不多想。


可真让我去问祁辰,我又不敢。


破天荒地,今天的数学课我出了神。


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我甚至连他讲到哪一页都不知道。


脑中一闪而过的,全是祁辰的脸。


真是要命。


那节课,向来偏爱我的数学老师罚我站了一节课。


她说,我最近学习态度很不端正。


我想也是。


那节课,我站着听讲,逼着自己将祁辰从脑海中剔除。


直到下课铃响,我才松了一口气,缓缓坐回座位上。


其实,细想想,我和祁辰也没多少交集,那些谈情说爱的事情,我暂时还不想考虑。


我只想好好学习,考上人大。


这是我的目标。


至于祁辰……


我想,我于他而言,可能只是一个没太接触过的,还算有趣的书呆子小姑娘吧。


我这人从不自负,甚至还有些自卑,所以也从不会高估自己在别人心里的位置。


可是。


我想抛开所有纷杂思绪,继续认真学习,却偏有人不肯我如意。


数学老师刚走,我的座位前便站了一人。


抬头。


是陈旭。


据说他昨天被搞得挺惨的,公然在走廊抽烟,情节恶劣,影响严重,不单被请了家长,还被记了处分。


看他这幅样子,估计来者不善。


也对,他那人欺软怕硬,打不过祁辰,估计这些怨气就要往我这里撒了。


我佯装镇定,抬头看他,「有事?」


陈旭冷笑,「装什么,昨天的事不就是你让祁辰弄的吗?」


他一只手按在我桌上,俯着身看我。


「周圆圆,你要是跟我在一起,昨天的事就算了,不然的话……」


他冷笑,一脸的威胁。


他可能觉着自己很帅吧。


也可能,认为自己的锲而不舍显得很深情。


可我只觉着恶心,因为……


从我的角度,刚好能够看见他头发缝隙中夹杂着的头皮屑。


甚至因着他说话时细微的动作,还有头皮屑飘落下来。


落在我书本上。


看得我有点干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