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他心慌了

他心慌了

佚名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我爹破产了。把我闪嫁给富二代。富二代有个白月光,让我抱着钱守活寡。太好了。钱捞够了,我主动退位。一年后他喝醉了给我打电话。「还不结婚是在等我吗?那我吃点亏,咱们复婚吧。」我颇感为难,「我也想去,但我现在在坐月子。」他慌了。我和谢燃结婚了。

主角:苏明月谢燃   更新:2022-11-24 18: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明月谢燃的现代都市小说《他心慌了》,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爹破产了。把我闪嫁给富二代。富二代有个白月光,让我抱着钱守活寡。太好了。钱捞够了,我主动退位。一年后他喝醉了给我打电话。「还不结婚是在等我吗?那我吃点亏,咱们复婚吧。」我颇感为难,「我也想去,但我现在在坐月子。」他慌了。我和谢燃结婚了。

《他心慌了》精彩片段

我爹破产了。

把我闪嫁给富二代。

富二代有个白月光,让我抱着钱守活寡。

太好了。

钱捞够了,我主动退位。

一年后他喝醉了给我打电话。

「还不结婚是在等我吗?那我吃点亏,咱们复婚吧。」

我颇感为难,

「我也想去,但我现在在坐月子。」

他慌了。

我和谢燃结婚了。

没有婚礼,没有彩礼,我就把自己嫁了。

新婚夜,他和朋友喝到半夜才回家。

「回来了。」我屁颠屁颠跑去扶他。

他看见我,眼神微动,下一秒,低头吻我。

我有些抗拒,但没有躲,甚至还主动勾住他的脖子,笑得甜美。

「我爸的钱,你给他转了吗?」

他动作一顿,一把推开我。

「苏明月,你就这么不值钱?」

我愣在那里,心里被刺痛了一下,但也不过一秒,就调整好情绪。

「我觉得我挺值钱的啊,三千万呢,我这一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钱。」

「行啊,那你就抱着你的三千万守一辈子寡吧。」

他没了兴致,扯下领带扔在地上,独自去了浴室。

我叹了一口气,捡起他一路脱掉的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回自己房间睡觉。



我爸开了一个小公司,但公司最近出现了危机。

找到谢燃,是因为我爷爷救过他爷爷的命。

他爷爷提出结婚,我们家欣喜若狂,于是三千万就把我卖了。

在这之前,我隐约听到过关于谢燃的传闻。

在学校时他是校霸,出了社会,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霸总。

身边女人不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嫁过去,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好妻子的本分。」

这是我妈再三嘱咐我的事,我不敢忘。

所以,即便新婚夜,他刚才抱我的时候身上有些浓烈的香水味,我也没多说。

等到 12 点,他没进我的房间,我松了一口气。

在外面吃了的男人,回家应该不会再想加餐了。

我拿出手机,微信里全是大家发来的新婚祝福,我想想刚才的场景,只觉得讽刺。

往下滑,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我还是心里忍不住痛了一下。

「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你绝不是那种只为了钱的女人。」

是肖易。

我的学长,也是我的前男友。

他发的消息篇幅太长,过于幼稚,我没耐心看了,直接删掉,然后拉黑了他。



第二天早上,我做好了早餐等谢燃起来。

他直到早上十点,才懒洋洋地起床。

我站在他身边,替他挤好牙膏,又给他放好洗脸水,安安静静地帮他整理头发。

他有些发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大清早献殷勤,又想要什么?」他语气里都是嘲讽。

没关系,我冲着他甜甜一笑,「要去你爷爷家,你忘了?」

他盯了我一眼,没什么表情,「在讨好老人这方面,你倒是不遗余力。」

「你如果愿意,我也可以讨好你。」

我深呼吸一口气,犹豫着伸出手,帮他扣衬衣的扣子。

他站在那没动,只是垂下眼用余光看着我。

定制衬衣,扣眼有些小,再加上被他这么盯着,我紧张得手抖。

「低一点,有些费力。」我轻声道。

因为紧张,语气里有些撒娇的味道。

他低下头来,把我圈在角落,「你知不知道,大清早对一个男人撒娇,意味着什么?」

「不知道。」我装傻。

他盯着我不说话,温热的气息近在咫尺,很快把我烧灼。

就在我闭上眼的同时,耳边传来一句。

「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快把『我要钱』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被羞辱,血压瞬间升高,但还是强忍了下来。

「那你给吗?」我轻浮地搂住他的腰,「老公。」

他喉结滚动,愣了一会儿神,随后厌恶地推开我,「你还真以为自己是金子做的,碰一下就要给钱?」

「那你碰一下试试。」我依旧笑脸相迎。

「我嫌脏。」

他大概觉得乏了,冷哼一声,推开我,径直走了出去。

看着他出去,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谢燃讨厌我,我很能理解。

听说他以前有个未婚妻,因为我,硬生生被家里人拆散了。

他每天早出晚归,也不踏进我房间一步,也算是做到了让我守活寡。

不过没关系,我想得很开。

爱情和金钱,总要抓住一样。

既然不可能得到爱情,那就拼命搞钱。

哪天他腻了,他家里人妥协了,他们俩的结果大概率也就是离婚。

和谢燃从他爷爷家回来,车子还没停下,我就看到了他前未婚妻——李茜。

她穿着一条白裙子,站在风口,风吹起她的长发。

唇红齿白,我见犹怜。

「李茜。」谢燃看见李茜,眼里有几分慌乱,瞬间甩开被我挽着的手。

小姑娘看看我,又看看谢燃,眼里立马噙满了泪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