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周卿尘画冉精彩阅读

周卿尘画冉精彩阅读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都要死了,妄想一把又如何?画冉不急不慢的在手机上打字,“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拟定好了,等你回来。”打完这行字,画冉果断挂了电话。

主角:周卿尘画冉   更新:2022-09-11 03: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卿尘画冉的其他类型小说《周卿尘画冉精彩阅读》,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要死了,妄想一把又如何?画冉不急不慢的在手机上打字,“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拟定好了,等你回来。”打完这行字,画冉果断挂了电话。

《周卿尘画冉精彩阅读》精彩片段

 “周太太,很遗憾,你怀的是死胎。”


 画冉羸弱的小脸,血色瞬间褪去,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颤巍巍的写下一行字——


 “白医生,我还有怀孕的希望吗?”


 医生翻着病历单,眼眶微红:“周太太,怀孕的机会是有的,可是……你的脑癌细胞扩散了,就算有机会怀孕,你也活不到孩子出生……”


 画冉苍白着脸,咬着唇,手抖得不成样子。


 又写下一行字:“我还有多长时间?”


 妇产科医生同情的看着她,叹了口气:“现在化疗,大概还能熬些日子,保守治疗的话,不到半年,我个人建议,先延长生命,再考虑怀孕的事。”


 画冉摇了摇头,在纸上艰难的写着:“医生,帮我安排清宫手术,结束后再给我打促排卵针吧,我不要化疗,我要怀孕。”


 医生心疼的眼眶全红了,她劝阻道:“周太太,不行的!你吃的抗癌药和促排卵针的成分相排斥,会加速你癌细泡的扩散,半年都不一定熬得过去!”


 画冉忍着泪水,一笔一划的写着:“没关系,我只想要怀孕,这是我临死前唯一的心愿,请帮帮我。”


 “周太太,你这是何必呢?”


 “医生求你了!不管多少钱都没问题,不管受多少苦我都能接受,我只想要一个孩子!”画冉虚弱到连写字的力气都没了。


 医生见她实在可怜,只能同意:“哎,好吧,你跟我来。”


 画冉对医生点头道谢,跟着她去了手术室。


 ……


 夜,浓黑的像是化不开的墨砚,深沉且压抑。


 周家老宅。


 画冉将病历单撕碎冲进马桶,拿冷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那张被病魔折磨不成人样的自己,她苦涩的扯了下嘴角。


 拿出化妆包,对着镜子,给自己画了个淡妆,遮掩住满眼疲惫。


 回到卧室,换上衣柜里最性感的睡衣,她给周卿尘发去消息。


 “卿尘少爷,你今晚回来过夜吗?”


 消息和往常一样,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像极了十年来,她对周卿尘一厢情愿的深情不寿。


 以往周卿尘不回她消息,她会懂事的不再打扰,可今晚画冉不死心,一直不断的发着消息。


 一个小时的短信轰炸后,周卿尘终于有了反应。


 他直接打来电话,语气不耐且烦躁:“画冉,你又想玩什么花样?有事赶紧说!”


 周卿尘工作忙,性子急,向来没什么耐心,画冉偏偏又是个哑巴,说不了话。


 结婚两年里,周卿尘几乎从未拿正眼瞧过她,更不会主动与她说一句话。


 画冉害怕周卿尘没耐心等她,匆忙拿出备用手机,在手机上打字。


 再用语音翻译出来。


 “卿尘少爷,你今晚回家吧,我有事想和你说。”


 语音播放完毕,电话那头响起一阵讥笑声:“聊离婚的事吗?你知道的,除了这个,我与你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


 画冉笑了,精致的小脸笑的绝望,是啊,这两年里,她和周卿尘确实没有任何交流。


 除了离婚……


 讽刺的是,就算他们在床上紧密贴合,做着这世上令人欢愉的事,周卿尘仍旧不忘提醒她离婚的事。


 整整两年里,守着一份无爱的婚姻,画冉忽而觉得累了。


 她流着泪,继续在手机上打字。


 “卿尘少爷,我找你,就是想聊离婚的事……我同意无条件净身出户。”


 周卿尘怔住了,“你又想玩什么鬼把戏?”


 成全他恢复单身,也算鬼把戏吗?


 在他心里,她已经卑劣到这种程度了吗?


 画冉自嘲的笑了笑,微颤的手指,打下一行字——


 “卿尘少爷,我是认真的,我同意离婚!但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我想你陪我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足够怀上孩子了。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得抢在死神来临之前,生下周卿尘的孩子。


 让孩子替她继续守着她爱的男人。


 周卿尘冷笑一声:“拿离婚要挟我陪你?画冉,你在痴心妄想!”


 都要死了,妄想一把又如何?


 画冉不急不慢的在手机上打字,“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拟定好了,等你回来。”


 打完这行字,画冉果断挂了电话。


 她和周卿尘之间的身份地位犹如云泥之别,除了离婚这个筹码外,她没有任何与他谈判的资格。


 画冉不知道周卿尘会不会回来,但她决定等他一整晚。



周楚辞垂眸,扫了眼余瑶大腿上的石膏,嘲弄道:“师妹不是骨折吗?怎么,这么快就恢复好了?身残志坚呐!”


 余瑶丝毫不介意他的嘲讽,她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到周楚辞的白大褂里。


 低声道:“这里是一千万,我要画冉的命!”


 周楚辞推了下眼镜,嗤笑:“师妹,周卿尘的女人就值一千万?你在侮辱她,还是侮辱我?”


 说着,他拿出银行卡,塞回余瑶的手里:“一个亿。”


 “什么?一个亿?!周师哥你疯了吧?!那个贱人的命,值一个亿?”余瑶震惊的喊着。


 她很早就知道周楚辞贪得无厌,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的野心这么大!


 张口就要一个亿,他怎么不去抢?!


 周楚辞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声线幽幽道:“你也可以找别人,我无所谓的。”


 他的意思很明显,不想再给余瑶做事了。


 余瑶气急:“周楚辞,你别太过分了!别忘了,你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都是托了余家的福!


 没有余家,你周楚辞什么都不是!


 劝你认清自己的位置,我余家能捧你上位,也能将你推下神坛!”


 面对气急败坏的余瑶,周楚辞喝着咖啡,淡定道:“说完了吗?”


 余瑶见他这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条余家养的狗而已,竟然敢给她甩脸色!


 不自量力!


 她恢复扯高气扬:“我再问一遍,你帮不帮?”


 周楚辞放下咖啡杯,抬眼看了下余瑶,勾着阴冷的笑:“你可以离开了。”


 余瑶:“……”


 她怒火攻心,指着周楚辞,放着狠话:“姓周的,你一定会后悔!”


 周楚辞挥挥手:“好走不送。”


 余瑶气冲冲离开了,周楚辞站在窗口,拍下了她匆忙离去的身影。


 ……


 画冉回到帝都,已是下午三点。


 出了机场,几个黑衣保镖拦下她的去路。


 画冉皱眉,拿手机打字:“你们想做什么?周卿尘派你们来的?”


 这些人是周卿尘的贴身保镖,画冉认识。


 难道她去魔都打针的事被泄密了?


 “少夫人,我们聊聊吧。”


 盛铭从人群里走出,礼貌的邀请画冉上车。


 ……


 车上。


 画冉坐在后排,盛铭坐在她身侧,两人沉默片刻。


 盛铭率先开口:“小冉,卿尘少爷让我调查你的行踪。”


 在画冉和周卿尘之间,他终是选择了画冉。


 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怜了,他无法做到冷漠待之。


 毕竟曾经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被卿尘少爷伤的太深,他舍不得再让她难过了。


 画冉很意外,盛铭会和她说实话。


 她还以为长大后,他会和卿尘少爷一般,都会变得物是人非,面目可憎。


 她抿唇,打着手语:“铭哥哥,谢谢。”


 盛铭叹了口气:“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连续跑医院?是不是生病了?”


 他昨晚就查到了画冉的行踪,但他并没有立刻上报周卿尘。


 因为他相信画冉,这个深爱卿尘少爷的女孩,不会轻易放开周卿尘的。


 除非……


 她已经没办法再守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婚姻了。


 画冉低着头,眼眶微红,颤抖着手,在手机上打字。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盛铭了。


 盛铭的能力,她是知道的,瞒不住的。


 但她可以求他,让他帮自己保密。


 打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的眼泪落在手背上,冰凉一片。


 盛铭接过手机,看完手机消息,眼圈瞬间湿润不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