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推荐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

全集小说推荐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

墨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墨墨”,主要人物有顾明浩林安安,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蛋50个】【奖励二:D省哈市昭县青石镇镇长秘书之位】【奖励三:当下时局重要机密一份。】林安安被一系列叮叮叮的奖励声砸的满脸惊喜,嘴都咧到了耳朵上了。这个奖励也太牛B了!嗯,白富美的美梦不是梦!全家人看着林安安傻愣愣的笑着,以为她是听到他们的夸赞声才高兴成这样。林奶奶也被感染的笑了起来:“......

主角:顾明浩林安安   更新:2024-07-11 2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明浩林安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推荐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由网络作家“墨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墨墨”,主要人物有顾明浩林安安,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蛋50个】【奖励二:D省哈市昭县青石镇镇长秘书之位】【奖励三:当下时局重要机密一份。】林安安被一系列叮叮叮的奖励声砸的满脸惊喜,嘴都咧到了耳朵上了。这个奖励也太牛B了!嗯,白富美的美梦不是梦!全家人看着林安安傻愣愣的笑着,以为她是听到他们的夸赞声才高兴成这样。林奶奶也被感染的笑了起来:“......

《全集小说推荐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精彩片段


几人移步到客厅的当中,林安安系统高兴的美女音响了起来。

【叮!恭喜宿主完美完成任务,奖励统计中…】

【叮!奖励发放!】

【奖励一:颜值:88+2,身材:64+2,健康;78+2,EQ:93+2,生存技能:40+5,EQ:93+2,IQ:115+2,现金:73.7元+100元,物资:白面二十斤,大米:二十斤,玉米面五十斤,猪肉十斤,老母鸡五只,鸡蛋50个】

【奖励二:D省哈市昭县青石镇镇长秘书之位】

【奖励三:当下时局重要机密一份。】

林安安被一系列叮叮叮的奖励声砸的满脸惊喜,嘴都咧到了耳朵上了。

这个奖励也太牛B了!

嗯,白富美的美梦不是梦!

全家人看着林安安傻愣愣的笑着,以为她是听到他们的夸赞声才高兴成这样。

林奶奶也被感染的笑了起来:“呵呵,你这个傻丫头,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林安安兴奋地说道:“高兴,十分高兴。”

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叮!宿主是否现在接收当下时局重要机密?】

接收!接收!接收!

林安安着急默念道。

想到前世,林爷爷这个时候一直处于中立状态,没站队,他早先跟的那位将军对他失望透顶,感觉林爷爷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明哲保身。

林爷爷先是被那位将军的对家打压到停职,最后没一年时间,林家又被有心人举报为走资派、有海外关系,直接被下放到各地的农场和农村,林爷爷直接和林安安兄妹四人以及其他的堂兄弟堂姐妹们断了关系,家中小辈才没被下放。

那位将军最后都没有出手相救,直到78年初春才平反回京,可是那时候林爷爷林奶奶永远留在了那个农场里。

想想,现在林爷爷刚被停职,再有不到一年,全家的大难就要来了。

原书中,林安安是个小炮灰,有关林家的描述也是少之又少,所以她还真不知道林爷爷早年跟的哪位将军,那位将军跟的那个首长是胜还是败,这些全不知道。

现在这个‘时局重要机密’显然是个及时雨,有了这个,林家绝不会走前世的路。

再说,作者本就写的架空的平行空间,她也不担心篡改历史。

忽然脑子里多了一些东西,是京城当下时局三年内的一些的走势,上面说的很是详细,一些关键人,尤其是和林家有关的人。

有了这些东西,林安安更加确定,这个世界和她前世所在的时间毫无关系。

她迫不及待的问林爷爷:“爷爷,你当初是给郭首长郭伯伯当警卫员吗?”

林爷爷诧异了一下,他们这会儿说她的事儿,她倒反问起他的事儿了。

不过想到现在的局势,叹了一口气说道:“安安怎么想起问这些了?”

“爷爷,你就说嘛。”林安安语气娇糯的说道。

“是郭老将军,哎,可惜,爷爷……”林老爷子感觉愧对老将军的栽培,可是他满满一大家子啊。

赌不起啊!

林安安搜索了一下脑子里的名字。

郭启明,四大将军之一,在京城跺一跺脚,也会震上两三震,可是他也是中药世家的贵公子,在抗战前,他家有四五家药厂以及几十家药铺,现在被有些人以此作为把柄带走检查,郭家原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在港城,那些人更是像是抓到了天大的把柄似得,一个劲儿的审了又审,打压的很凶,可是经过漫长的两年多,这位老将军反败为胜了。

原因很简单,他支持的那位首长胜出了,也是这位老将军坚定不移的信念胜出了!

郭老将军的家里在抗战期间前后给抗战红军捐了几十次药材、粮食以及大量金钱。

在抗日战争过程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最后虽遭小人陷害,但功劳在那儿,战绩在那儿,不是什么牛鬼蛇神小人可以泯灭了的。

林爷爷虽然知道郭家的壮举,可是他不敢赌。

不是林爷爷不知恩情,是一家近二十多口人的性命把他栓的死死的。

林安安想着怎么和林爷爷等人说这些,可是她毕竟才十八岁啊,刚高中毕业,什么事儿都不懂的小丫头。


半个小时后。

“安、安宝,预警里有没有说,我们应该怎么避过这场灾难?”林爷爷沙哑的问道。

这个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他保持中立就是为了保住一家老小,哪想到那些人还是不放过他!

林安安叹了口气,说道:“爷爷,您不能继续这样了,您得紧跟郭老将军,抱紧这条大腿,郭家虽然在这两三年会比较艰难,但是最终会柳暗花明,我们这个时候全家鼎力支持他以及他上面的那一位,就是雪中送炭,并且这条大腿能够给我们遮风挡雨!”

林爷爷心下动荡,既高兴又紧张的问:“郭家没事儿?他上面的那位……?”

林安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这声肯定说明了一切。

林爷爷闻言,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好,好,好,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爷爷也放心了。”

这下,他们林家保住了,他也不用对不起老首长了!

一家之主,总是要顾虑太多,上怕对不起恩人,下怕对不起子孙后代。

其他人也轻松了不少,整个客厅的空气也不再那么沉甸甸的。

林安安也笑了,“爷爷,待会儿我给你写几个名字,您连同您的一些亲信和我大伯、我爸把那些人悄悄的处理了,那些人都是对方的卧底,有的还深得老将军的信任。”

林爷爷一惊,“处理了?安宝,你的处理了是指……?”说着比了一个摸脖杀。

林安安被老爷子搞得‘噗嗤’一下笑了,客厅里的气氛轻松了起来。

“爷爷,您可真逗。”

林爷爷懵逼,难道不是这意思?

“呵呵,爷爷,您想咔嚓了,郭老将军也不同意啊,万一到时候以为您叛变了呢。”

林安安笑着说完又说道:“我给您名字的时候会给您一些证据,你到时候暗地里悄悄一调查就知道了,到时候您想办法见见郭老将军,告诉他这些,看他怎么说,您还得说,早就发现了,可是那些人狐狸尾巴藏的太好,只有远离他、停职,无权无职的时候,那些人对您才没有防范,这样郭老将军对您的疙瘩也消除干净了,有些话虽然您感觉没必要说出来,对方也能猜到,但说出来,可以一笑泯恩仇,如果见不到郭老将军,那您就联系郭老将军的得力下属。”

众人连连点头,都觉得这个主意好。

林安安笑了一下又说道:“如果这件事儿成了,您再让各个亲信暗地里使使劲,到时候郭家从纪委那儿出来也会顺利的多,现在我们先暗地里照顾一下郭家的那些小辈,郭老将军夫妻和他的儿子儿媳们都被带走了,家里剩下的一些半大孩子,正是需要人的时候。”

说起这个林爷爷就难过的哽咽了起来,那么大的年纪此时无比悔恨。

他前两天偷偷的去看过那些孩子,远远的看到老首长的孙子孙女被人欺负,衣服也好长时间没洗了,几个小家伙灰头土脸的,一看就没少受罪。

可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偷偷给几个包子。

郭家虽然现在还在调查,家也没Fen,但是家里剩下的孩子,最大的才十二、三岁,小的也就三岁。

几个小萝卜头住在家里,饭也不会做,能不受罪?

平时都是骄傲的红三代,现在遭此大难,心理和生活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想到早年间老首长对他的照顾、提拔,甚至在长征雪地里把仅剩的口粮分给他们两口子,可是他现在却如此窝囊!

【叮!触发任务:帮助爷爷完成心愿:保护战斗英雄郭启明的孙子孙女,保护他们不受苦难,做到雪中送炭,收获感激之情。接受,奖励京都二进四合院一套,拒接,扣除颜值5点,IQ 5点,另根据收获的感激程度奖励神秘大礼包哦。】

我去!

这都能行?

好艰巨的任务啊!


就在两人各怀目的的谈话中,火车进站了。


“小同志啊,你看我也是第一次来这京都,人生地不熟的,不知你能不能带着我。”黑鹰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

林安安心里暗喜,进了部队,总比她一个人对付容易些,虽然有跆拳道黑段加身,可林安安却不会自以为是的觉得她天下无敌,能在不伤自己的情况下制服这个国家警方十年都逮不住的敌特分子。

“大叔,可以的呀,您儿子和我对象可是战友呢,说不定还认识,我们一起,也有个照应不是?”林安安笑的可爱纯真,显得很高兴能和他一起去部队。

她还不会傻的去问,你儿子怎么不来接你什么的,问的多了,万一引起这个敌特的警惕就不好了。

就让他觉得她傻傻的就可以!

“嗯,是,谢谢你,小同志。”黑鹰眯眼和蔼的笑着,任谁看都不会觉得这个和蔼的男人是个阴险狡诈的敌特。

林安安也着实想不通,这些敌特图个什么,都是华国子民,既然两军交战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胜败早已分出了,他们为什么还是来祸害这些普通的百姓呢?

泄愤吗?不甘吗?

林安安心里冷斥,起身开始穿羽绒服,她回来时带了两个很小的行李包,一个装着她的换洗衣服,另一个布兜里装了她做实验带的十个鸡蛋。

余光发现黑鹰笑眯眯的盯着她看,她不动神色的打开布兜,拿出鸡蛋看了看,摸了摸,高兴的说道:“还好没冻坏。”

“你这丫头倒实在,看对象还带着鸡蛋。”黑鹰看到袋子里装在小篮子里的十多个鸡蛋,心里嘲讽,父亲都被调离京都了,那个对象肯定得黄,还巴巴的带着几个鸡蛋来找人家结婚!!

“部队训练任务重,家里也没别的,只能带几个鸡蛋给他补补。”林安安一脸幸福的说道。

“嗯,是应该补补,走吧,火车停了,咱们往出走吧。”

车厢里其他两个人早早拿着行李去门口排队下车了,黑鹰说着从床下抽出两个大大的军绿色手提行李袋,看到林安安在看他,笑道:“我也给孩子带了些家乡特产,等到了部队,你带些给你对象。”

“不用,不用,咱们也赶紧下车吧。”说着提起自己的两个不大的行李袋,率先出了车厢。

出了车厢门,林安安的一颗心也提着,她也真是佩服自己,在敌特面前能如此淡定的聊家常,颇有卧底的潜力。

两人前后下了车后,林安安很快找到了到部队附近的公交车站牌,终于等来了车后,看着车上乌压压挤得满满的人,而车门打开后,下车的人零星几个,上车的人却疯狂的往上拥挤着,看的她心里直发颤,久久不敢上前。

别说挤不上去,就是挤上去也会被压成柿饼!

可是,她还没反应过来,黑鹰就巧妙的把她推到了车门前,并把她推上了车,紧接着他自己也跳上了车。

黑鹰上车后,又挤上来一个年轻小后生后,车门就关了,三人挤在车门口,不过对比车上的空间,车门口显然宽敞了很多,至少不用被压成柿饼。

这个黑鹰看来对华京很熟悉,她可没告诉他坐哪辆车,而坐的这辆班车,也只是到顾明浩他们部队驻扎地方附近的一个叫秦家桃树村的地方,离他们部队还有四里多路程。

车上闹哄哄的,汽油、柴油味、臭汗味熏的脑子疼,一路上林安安紧闭着嘴,唯恐吃一肚子柴油!



“你小姨夫人比较内向,不爱说话,又有留学这个背景,你现在的职位能少接触就少接触吧,免得……”


“小姨夫留过学?”林安安一声惊呼把董美智吓了一跳,心沉了沉,以为林安安也在乎,哪想到紧接着林安安又说道:“小姨怎能这么说?我会在乎那些东西?再说,现在的留学生多了不起啊?哪个不是真才实学的人才?国家需要发展,小姨夫若有一身本领,迟早会有用武之地的,而小姨你更不用顾及我这里,我们两家以后就是亲人,要像亲人一样往来,不必顾及其他。”

不得不说情商这玩意儿真不错,随着系统奖励的提升,一些话会自动的说出口,董美智真的被感动了。

“安安,你、、、”

随着去年上面一系列的变动,很多人在总理耳根前拿她丈夫留学这件事说事儿,她不想总理为难,更不想失去丈夫,所以才主动离开了总理。

师父打了一挂,未来情势更加严峻,师父入山闭关了,他们一家四口本打算找个小地方安静的度过这段时间,没想到本闭关的师父找上门,让她今后跟着林安安,誓死效忠,并且林安安可以庇护他们一家,安全度过未来这纷飞动荡的十多年。

她,只是没想到要效忠的人如此暖心!

董美智抹去眼泪,“好,当亲戚的走动!”

她董美智除了师父和丈夫儿女,又有亲人了,而且还是如此暖心的小棉袄!

现在,她不光是把林安安当做她应效忠的人,更是当做亲人一般对待!

董美智走后,林安安又看了看几个孩子,说了几句话才回屋子准备睡觉,可正要脱衣服,屋子的玻璃被轻轻敲了两下,紧接着顾明浩的声音响起,“安安,睡了没,给你的衣服忘记给你了。”

顾明浩自从林安安答应他结婚后,整个人都处于兴奋当中,以至于刚才忘记把忙活了一天的礼物送给小姑娘。

摸了摸手里的兔皮大衣,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林安安穿上后欢喜的模样。

衣服?林安安疑惑了一下,出了屋子把门打开。

顾明浩把手里的衣服递给林安安,“穿上看看,大小合适不合适,不合适我明天让人重新弄。”

话虽这样说的,可是这衣服是他量过林安安衣服的尺码,岂能不合适?

他只是想看她穿上他送的衣服的模样。

林安安一脸高兴的接过衣服,“谢谢明浩哥!”说着把手里军绿色的大衣展开。

衣服外面看是女士的军大衣,林安安摸着手感不对,翻开里面看了看,黑色的细棉里子,捏了捏里面,毛茸茸的感觉,一脸惊喜的说道:“里面是……皮毛?什么皮子的?”

看到林安安高兴的样子,顾明浩深邃的凤眸闪过笑意,“肚子后背处是两块貂皮,其他的地方是兔皮。”

“哇,这么大一件衣服,得多少皮子啊,明浩哥,你哪儿弄来的?这些东西现在可不好弄。”同时也感动顾明浩的细心,懂得把这些藏在大衣里,否则真给她一件貂皮大衣,她也不敢穿出去。

“一个长辈是打猎的,过去藏了不少好东西,这个衣服也是我拜托他们帮忙做的,你喜欢就好。”

顾明浩说的轻描淡写,却不知远处半山坡上的顾三爷此时此刻还躺在炕上骂着,“那个小白眼狼,亏他小时候俺喂了他那么多肉,现在有了小媳妇,不说带来见见俺这个老头子,到学会来挂搜他三爷爷俺的东西了,哼!别让俺再逮着他,否则非剥了他的皮!”

旁边老婆子伸出脚踹了他一脚,“快行了吧,娃子好不容易有了对象,要你几个皮子咋了?又不是给了外人,至于你没完没了的叨叨个没完吗?”

顾三爷怕闪着老伴,生生挨了一脚,只是嘴里还骂道:“你个老婆子,那是皮子的事儿吗?东西都给人了,俺老头子还没见个人影呢,他小子懂个啥,不得俺给他掌掌眼,是不是个过日子的?”

顾三奶奶叹了口气,“哎,石头是个命苦的,终于能找个对象,咱们可得好好帮衬帮衬,石头回来的事儿,你可别出去说,让那一家子知道了,又给娃子找事儿!”

‘石头’是顾明浩小时候的小名,大名就是顾石头,直到当兵以后,他的老连长才给他取了现在的名字。

“知道知道,俺有那么傻吗?赶紧睡吧!”



马家宝偷偷看了看林安安的脸色,见她没有不悦,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炕上疑惑的李为民说道:“小舅,这位安同志可是咱公社吴书记的秘书呢,这位是公社里开着大汽车的司机。”


“啥?吴书记的秘书?!”李为民蹭的在炕上站了起来,因屋顶低矮,头直接撞上了塑料纸钉的屋顶,屋里马上尘土飞扬,弄得李为民满脸通红。

看着满是飞尘的屋子,李为民黑囧着脸,急忙的下了地,“对、对不起,俺,俺不知道您是吴书记的秘书,真是……失礼了!”

李为民憋了半天,才在脑子里搜出了‘失礼了’这个显得有文化的词。

林安安看着这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的囧态,压制住心里的笑意,“不必客气,您坐吧,我过来主要是了解下你们生产队的情况和生产队员的情况。”

李为民一听不安的点了点头,“哎,好,好,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俺一定如实回答。”

这时李为民的老婆端了两碗水进来了,“两位同志炕上坐,来,喝水。”说着把碗放在炕中间的小炕桌上,然后回头对着马家宝说道:“家宝,你自个儿去灶房端去。”

马家宝摇了摇头说道:“俺不喝。”

林安安忙活了一上午早渴了,也不介意碗干净不干净了,端起一碗几口就喝完了。

白糖水,很甜。

喝了水后,林安安问了一些村里的情况后,又说道:”你可以带我在村里走走看吗?“

她必须得了解一下这个村里各方面的条件,人和地利才能顺利嘛!

其实李桂兰在这个村里孵小鸡,已经算一利了,如果再有一块合适的地,村里人大事儿上明理团结就可以了。

不大的村,林安安、司机和李为民、马家宝四人走了一个多小时,林安安才和他们告别。

公社初步打算建两个鸡棚,林安安在心里初步定了她第一天上班走访的那个红旗大队第一分队和李桂兰村所在的这个杨树大队第四分队。

首先是因为红旗大队连着几年被评为‘第一生产队’,其次就是,那里还有个她未完成的任务呢!!

一个多小时后回到了镇上,这会儿真是单位饭堂也没饭了,国营饭店也过了饭点了,林安安只好拉着司机到家里吃饭,可是司机把她送到门口后,开车走了。

回了家,有孙雅婷,林安安只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吃上了热气腾腾的手擀面。

“哇,孙姐,这小面真好吃!”和她前世吃的地道的重庆小面很像,甚至比那还好吃!

更劲道一些!

“你喜欢就好,对了,安安,今天我出门买菜,碰到了旁边的邻居,问我是谁,我就说是你的远房表亲,过来投奔你了。”

“哦,好,那表姐?表姑?”她忙的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查的可严了,又不能出租房给别人住,突然多出两人,肯定有人查。

疏忽了!

“我小姨呢?你让她抽空帮你去街道办或者有关部门办理在这儿暂住的手续。”

董美智懂得很多,能力又强,这些方面从来不用她操心,所以她也没想过……

匆匆吃了个饭,林安安又赶到公社里,和吴传达商量盖鸡棚的地址。

能尽快动工,就尽快动工!


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墨墨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这本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现代言情、穿越、霸总、佚名现代言情、穿越、霸总、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穿越、霸总、并且是现代言情、穿越、霸总、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602章 ,全家大团圆,写了896942字!

书友评价

很好看,妹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大结局了

好看,就是更新有点慢,一次可以更多几章吗?

是我看过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部作品[赞][赞][赞]

热门章节

第594章 成功研究出局域网

第595章 不亲和的帅哥麻醉师

第596章 母不嫌儿丑

第597章 回家,催乳汤

第598章 这个突破,堪比发射一架火箭

作品试读


第二天一早。

林安安跑到慕晓涵家告诉她工作的事儿,小丫头抱着她又哭又跳了好一会儿。

“安姐,你是我慕晓涵这辈子的恩人,以后有事儿,只管喊一声,保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呵呵,好,我可等着啊。”

两人聊了片刻,林安安又去了六号军区大院,林爷爷林奶奶的住所的大院。

“爷,奶。”林安安用钥匙直接打开门,看着老两口坐在客厅沙发上。

“安宝来了?奶还正想着找你哥把你载过来呢。”林奶奶笑的慈祥,不过林安安发现林奶奶笑的有点牵强,眼眶也红红的。

“什么事儿啊?”说着一屁股挨着林奶奶坐下。

看到茶几上的火车票,高兴的说道:“火车票买上啦?”说着拿起来看着。

八张卧铺票,正好是两个车厢,还有一张是站票。

看来林爷爷没少费心思,“谢谢爷爷。”

林爷爷抿嘴笑了下,“傻丫头,和爷爷还客气。”

林安安看他情绪不高,问道:“爷爷怎么了?是担心安安?”

林爷爷还没说话,林奶奶就开始抹泪,“安宝啊,你从来没离开过爷奶和你爸妈,突然去那么远,还带着那么多孩子……”说着说着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会照顾几个孩子呢,照顾孩子有多不容易,她可是深有体会,更何况还要上班。

人生地不熟的……

林奶奶越想哭的越厉害,可是如果她跟着一去,那些人一定会关注,郭家几个孩子的去向也可能暴露,如果那样郭家会更加艰难。

林安安轻轻的抱着林奶奶,泪点低的她也不自主的开始哭,边哭边安慰道:“奶奶,放心吧,兴国他们长大了,懂事儿了,再说我也不是自己在那边,我妈的小妹,我的小姨,他们一家会和我住在一起,帮着我照看兴国他们。”

说着坐起身,泪眼婆娑的注视着林奶奶。

这件事儿不会是秘密,还不如她说出来,想看看,系统给的这个她妈纪如云小妹的身份是个什么 效果。

只见林奶奶一听,哭声就小了,“是啊,真没想到你妈的小妹突然找到了,听说她丈夫要调到你去的那个县里,如果你小姨他们和你们住一起,奶也放心了。”

这个解释?

她不得不感慨系统的强大!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纪如云在家最小,哪有什么丢了的妹妹,突然冒出个丢失的妹妹,这些人还毫不怀疑!

系统大大,万岁!

“嗯嗯,放心吧,您以后有什么事儿给我写信或发电报。”说着想到了什么,看着眼眶红红的林爷爷问道:“爷爷,那些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

这些日子走在街上,明显感觉到气氛的压抑、紧张,大街上人少的可怜,偶遇一个人,脸上都没个笑脸,可见事情的严峻。

“差不多了,就是郭家人不好见,上面又发现郭家几个孩子不见了,这几天那些人到处查,并且监控着和郭家相近的亲戚朋友,老首长怕是暂时见不到了,爷爷也不知道首长的意思,不敢乱做决定。”

林安安听闻,眉头紧锁,细细查看着手中的那份机密资料。

嗨,真是粗心大意!

“爷爷,纪检部是不是有个叫文启明的?”

“不清楚,怎么了?”林爷爷想了想,没听过姓文的。

“这个人,郭爷爷以前救过他的命,您去找他,让他给您开后门,说想给郭爷爷送点换洗衣服,看看他老人家好不好,只要不是什么出格的事儿,他顾念到救命之恩,是会帮您的。”

三人又围绕这件事说了半个小时,林安安想到现在这个社会,写信或发电报都不方便,就把接下来的该做的事儿,具体时间限制都告诉了林爷爷。

“爷爷,事情很紧迫,所以时间一定要把握好,如有出错,恐怕生变!”林安安慎重的交代道。

林爷爷听的心中一紧,连忙点头,“放心,爷爷就是倾尽所有也要办好。”

关乎到林家所有人的命运,谁都不敢有丝毫大意。

事情谈妥后,林奶奶起身回了屋子,没一会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包着东西的小小手帕。

“安宝,这个你拿着,去了那了,该打点的打点,吃好些,不要苦了自己。”林奶奶把手帕小包直接塞到林安安手中。

林安安捏着厚厚的一塌,知道是钱票什么的,转而塞回林奶奶手里,笑嘻嘻的说道:“奶,我有钱呢,您和爷爷月月给,年年给,爸妈给的也多,您不知道我多有钱呢!小富婆呢!”

“那能有多少钱,你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那地方又穷又冷,去了就受罪,更何况还有几个孩子……”说着又哽咽了起来。

林安安赶紧把包钱的手帕拿过来,“我要,我要还不行吗,您别哭了,我保证去了吃的白白胖胖,长的高高壮壮。”

林奶奶被说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个死丫头,就知道逗你奶,快回去吧,这几天不要乱跑了,街上也不太平。”

家里还有些小的,林奶奶就没留她吃饭。

“好嘞,小的这就跪安!”说着拿起手中的票和布包摇了摇,笑着出了门,“爷爷奶奶再见哈!”

小说《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承安挂了电话后,回到办公室坐在座位上,看着手里的任命书,想着下一步的路。


各个养鸡场已经初具规模了,这一个月里,养鸡场的事务该怎么做她已经全部交给相关的管理人员了,她算是可以功成身退了。

市里昨天又打电话了,问她什么时候可以上任,她想起当时吴传达的便秘的表情,就有些想笑。

不过,无论是她想不想去,还是吴传达舍不得放她走,她都得走了。

这时,吴传达领着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小林,这是苏永春同志,你和他交接一下手里的工作,明天就得去市里报到了。”

“嗯,好。”林承安点点头说道,心里对吴传达也有些不舍。

这一年,这个领导对她可以说非常好,有时候她做事儿不是那么成熟,考虑也不周全,他会提点她,包容她,才让她能够顺利的走到现在,并且干出了一番事业,在县里甚至市里挂了名号。

看着要出门的吴传达,林承安叫了声‘吴叔叔’,然后说道:“晚上去我家吃个饭吧,下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吴传达被叫的愣了一下,心里的不舍之情又疯狂的冒了出来,轻点头,‘嗯’了一声,就出了门。

有能力的人,迟早要飞走,这个小镇怎能留住?他不是早就预料到的吗?

苏永春看着吴书记和这个秘书关系这么好,心里隐隐羡慕,他看到领导还是有些腿软。

林承安最近主要负责养鸡场的事务,她把事情详细的和苏永春说了一遍,又把一些资料交给他后,已经四点多了。

这个新的苏秘书,她不太喜欢,有点懦弱,一个大男人说话嗡声嗡气的,反应也不太灵活,不过,这些都不关她的事儿了,只要吴传达用的顺手就行。

“好啦,差不多就这些,如果以后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电报,电话号和地址,我到了地方后会告诉吴书记,你问他要就可以。”

“好,谢谢林同志,我好好捋一捋。”苏永春翻着一尺高的资料语调不高的说道,他感觉晕晕乎乎的,林承安说的事儿太多了,他感觉一句没记住,可是又不好意思多问。

林承安点点头,“好,那我先走了,以后你有什么不懂得,可以多问问吴书记,他人很好。”

苏永春点点头,目送林承安出了门.

他叔叔说这吴传达正在起步上升的阶段,跟着他,以后差不了,所以才把他从县里弄到这个小镇上,可是他却不喜欢这里。

什么都没有县里方便不说,事儿还多。。。。。。

林承安找吴传达的时候,他正在忙,留下家里的地址后就回了家。

快到家门的时候,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从系统仓库拿出二斤鲜猪肉、二斤羊肉和十颗鸡蛋,一是最近因为准备去市里了,家里没囤肉的。二是外面的情势越发严峻,她家现在也生活节俭了很多,一般家里最多放一二斤的肉。

“孙姐,晚上你多做几个菜,吴书记会过来吃饭,但不要做太多,四个菜就好,另外,咱们明天就得去哈市了,晚上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落下的东西。”

孙雅婷清雅的面庞上闪过诧异,随即点头道:“好。”

林承安不知道她原来过的什么生活,想来也不用怎么干活,可是来到她家里后,天天洗衣做饭打扫家,生活并没有改变她那份优雅的气质,不过人多了一丝烟火气,少了一份距离感。

她自恋的想,sunyat应该很喜欢这里,或者喜欢和她在一起。



黑鹰站在岗哨室里,一个劲的道谢,“谢谢你啊,小同志,不过看到你和你对象感情这么好,大叔也为你高兴。”


只是说话间两只手紧紧抓着行李袋,俨然没有在林安安一个人面前轻松。

现在每个队里几乎都有他们的人,他这次的任务就是让各军区里的人配合他,在每个军区里埋上炸药离开后,由军区里面的暗哨在同一时间引爆。

本来来部队看望儿子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儿,现在被他弄得……

使用林安安这颗棋子,是他鲁莽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人还没来,化名秦常驻的黑鹰整个人神情紧绷,脸上温和的笑容也没了。

顾明浩本想夺下黑鹰手里装炸药的行李包,可是这个人太警觉了,硬抢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可他怕伤了林安安。

这些人一般都随身带着枪、刀!

低头看着林安安说道:“咱们先回吧,大叔的儿子没出任务的话,一会儿就来了,你坐了几天车,肯定累了。”

林安安此时心里也紧张,看着拥挤的岗哨室,她觉得这里如果发生斗争,不利于伸展,于是顺从的说道:“嗯,好,我感觉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然后转头看着黑鹰,抱歉的说道:“大叔,您在这儿等您儿子的,我先回去休息了。”

黑鹰知道没理由再留着林安安,可是放走林安安,万一‘秦爱军’没在或有点什么事儿,这次行动一定不会成功,即使,他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可心里还是不甘心。

想到妻子传来孙子快要出生的消息,黑眸里闪过悲哀。

这就是他选择的道路,想停止都停止不了,否则远在海湾的家人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小同志,你能不能再等等?我这里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心里没底!”黑鹰‘良善’的面孔满是不好意思,如果不是林安安说,顾明浩怎么看,都看不出这个男人是他们追踪了好几年的黑鹰!

林安安给了他一个宽慰的笑,“那我留下来再陪大叔等会儿,休息也不差这么一会儿,不过,这里好闷啊,咱们出来透透气吧。”

岗哨室没有坐的地方,三人拥挤的站在里面,谁都不舒服。

“哎,好,谢谢小同志了。”黑鹰仿佛为了打消顾明浩的戒心,大方的拉开一个行李包的拉链,拿出最上面的一个油纸包,“小同志,今天太麻烦你了,这我我自己腌制的腊肉,你一定要收下!”

林安安笑着推拒,“那不行,我这只是举手之劳,怎能要你这么金贵的东西。”

“什么金贵不金贵的,都是家里自己做的,拿着吧。”说着向前一步,塞到林安安手里。

林安安看推拒不了,笑着说道:“那谢谢大叔了。”

“不谢,不谢,那我们出去等吧,爱军没事儿的话应该快来了。”说着拉上行李包拉链就要出岗哨室,俨然一个迫不及待想要早点见到儿子的父亲。

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他一个心都吊着,慌的很!

“大叔,东西提着沉的,您放在这儿,等您儿子来了帮您提,他们当兵的,力气大着呢!”林安安说道。

“不重,不重,他训练了一天了,累的,我提着就好。”说着闪身出了岗哨室。

顾明浩点点林安安的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也出了岗哨室。

不过,他非常惊讶林安安的表现,明知道对方是一个特务,还能和他谈笑风生,他手下的兵也没几个能有这种应变能力的!



林安安心情高兴的推着自行车朝着政z府大门走去,正是下班的时候,楼道、院里有来来回回的人走动。

见人就笑着点头,连门房大爷也被荣幸赞美了一句,“呀,王大爷今天好精神啊!人这一精神就显得年轻!”

“嘿,小姑娘嘴甜的,天冷,路上小心。”

林安安笑着点点头,口音重,听懂一半,猜一半,总之,是好话!

“咦,顾明浩,你怎么来了?”

林安安推着车高兴的走到了一手插兜一手提着一大包东西,站的笔直的男人跟前,没心没肺的她早忘了早上还不搭理人家呢~

顾明浩看着高兴的林安安,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接你。”

说着接过林安安手里的自行车,又把手里的布包挂在把上,“上来。”说完大长腿一迈,跨上自行车,回头看着林安安。

林安安笑呵呵的跳上车后座,右手抓着他的棉袄,“你今天去哪儿了,我中午回去,小姨说你早上就出去了。”

顾明浩看门口人多,都看着他们,在众人看戏的目光下,大长腿一蹬,车‘嗖’的跑远了。

直到走远了,他才回道:“你不是受不z了这边的天气吗?我去给你弄了件皮草,那样数九最冷的时候也不会冷。”

“哦,太好啦,谢谢明浩哥!不过,你去哪儿弄的?这边你有认识的人?”

顾明浩沉了好长时间才回道:“我老家是青石镇下面一个大队都,这边还有一些长辈。”

林安安一愣,诧异道:“你老家是这边的???”

都怪原小说中,作者大大恶吐男主大人原有家人如何如何坏,怎样去部队逼他交钱,从而连他老家具体地址都没交代,哎,这弄的,她竟然都不知道他从小长大的家竟然在这青石镇……

长辈?指的他的父母?还是爷奶?他回去看他们了?

“你今天回你老家了?看你爸妈他们了?有没有被……”

她感觉说错话了,虽然不想看他被欺负,可毕竟顾明浩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他的家人,他问的多了也不好!

顾明浩听到林安安提及爹妈,瞬间浑身一紧,没出一分钟,紧张的生生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安安知道他的爹妈、弟弟妹妹是那样的人,还会嫁给他吗?

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避他如蛇蝎?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车停了,林安安看了看,疑惑的问道:“怎么来饭店了?”

“吃饭,我下午和你小姨说过,不回去吃了。”

林安安会心一笑,这个冰块是要请她吃饭?

两人前后进了饭店,顾明浩对着林安安说了句‘’直接跟窗口的服务员说道:“嫂子,我点的菜上吧。”

窗口的大姐调侃了一下顾明浩,伸出头看了看林安安,最后说道:“明浩,小对象长的不错哦,嫂子这就让上菜。”

卖饭的大姐是顾明浩参军前偶尔认识的一个兄弟的老婆,所以顾明浩今天早早弄了肉,让饭店给做。

顾明浩这会儿心慌意乱,哪里顾得上王嫂子的调侃?

站在窗口边等饭,边想着要不要说,不说吧,安安迟早要知道,迟不如早,也可能安安已经听说过一些,可是,说吧,他真有些面对,第一次勇敢的把一个人放在心里,想要和她过一辈子,组成家庭,他不想因为那些不重要的人失去她……

“明浩?明浩?想什么呢,赶紧上菜了。”卖饭的王嫂子喊了几声,看到沉着脸不知想什么的顾明浩说道。

“哦,哦,谢谢嫂子。”

说着接过一大盘小鸡炖蘑菇和一盘红烧肉就要走,结果被王嫂子一把抓住胳膊,“明浩,这么好的对象,你这样冷着脸可是要把小姑娘吓跑了了啊,多笑笑,说点好听的,知道没?别不说话知道不?”

顾明浩点了点头,走向林安安坐着的位子。



李桂兰李大娘在医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又输了一次液,林安安才和司机开车一起把李桂兰和她的儿子儿媳一起送回家,期间她因为忙着考察适合盖鸡棚的大队,没时间在医院守着,只给他们留了饭钱和粮票。


“大娘,今天好些了吗?”在车上时,林安安问道。

李桂兰虽然还没有全恢复,不过精神头好了不少,“好多了,好多了。”李桂兰坐在吉普车后座连连说道。

病好了,心情也随着好了,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

林安安半侧着身,笑着说道:“好了就好,那个感冒药,您回去后再吃上三天,别不舍得吃,身体好了,比啥都重要,是不?”

“哎,哎,回去就吃。”李桂兰高兴的说着。

人都老了,特别怕死,更何况她最亲的大孙子还没娶媳妇呢。

这次她真的以为她过不去这个坎儿了,自己在夜里偷偷哭了好几回,没想到遇到贵人了!

李桂兰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拉扯着儿子儿媳们好好孵小鸡!

【叮!触发任务:帮助李桂兰就医,使她以及她的家人为科学养鸡尽心尽力的任务完成!】

【叮!奖励发放到系统仓库里,可以随时取用!】

林安安听到系统声音,看着李大娘笑眼弯弯,“那大娘,咱说说孵小鸡的事儿?这个活绝对对您没坏处,您听听?”

李桂兰治病前就应了,这会更不会推辞,“哎,同志,你说吧,看让俺老婆子咋干,俺老婆子别的本事儿没有,这孵小鸡可是家传绝学,咱们全县也是独门手艺!……”

李桂兰一顿‘乌拉乌拉’说着,司机边开车边给林安安翻译着。

林安安也是劲头十足,一点都感觉不到这破吉普车里冷了,转过身给他们三人讲道:“咱公社目前准备先养个几千只鸡,以后可能上万只,所以这次刚开始您需要先孵四五千只小鸡崽。”

“啥?四五千只?”

“五千只?!!!”

李桂兰和她的三儿子吓得惊呼道,儿媳也惊的眼睛瞪得贼大。

五千只什么概念???

他们一年到头,家里见不到一百块钱,一千这个数字在他们眼里就是顶了天了,可是现在林安安说五千只,还是暂时的,以后更多!!!

五千,一万这个概念,他们从出生就没接触过,数数都不会数到那么大的数字!

他们的表情太夸张了,把林安安着实吓了一跳,“孵小不了?”

如果李桂兰孵不了那么多小鸡,那可真是件麻烦事儿,她还得重新找人。

李桂兰不好意思的说道:“五千只确实太多了,俺没一次孵过那么多鸡崽儿。”

“那你一次性能孵化多少只鸡崽?”

“俺一次性最多孵化过三百只,俺爹在的时候,一次性最多孵化过五百个。”李桂兰用手比划了比划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林安安安抚的笑了笑说道:“大娘,孵化多少只,方法都是一样的,对吧?我相信您可以的!如果您孵化成功了以后,并教会了您的儿子儿媳或者孙子,他们以后就会有这门手艺了,我们的‘科学养鸡场’需要这样的人才!”

她前世在电视里见过那种孵小鸡的机器,她相信,既然李桂兰知道这个原理,那么能孵三百只小鸡崽,就可以孵三千只小鸡崽!

“同志,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您这次孵小鸡,不仅孵出来的每只小鸡崽有钱赚,您的儿子儿媳或者孙子,只要学会了,以后就有长期饭票了,能领工资了!”

林安安说的通俗易懂,把李桂兰激动的眼睛都笑没了,“领工资?那不成了有工作的工人了么?”

工人多吃香啊,有钱有票,好娶媳妇!

“对,可以进鸡场当工人!”林安安承诺道。

反正这方面吴传达半放手给她了,这点小权利她还是有的,再说,‘科学养鸡场’有这种人才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