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舔狗的拉扯

舔狗的拉扯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这人有个癖好,喜欢做舔狗。没事舔一下,增加生活乐趣。最近在舔一个高冷男,舔了俩月,他爱答不理。

主角:姜延林曼曼   更新:2023-01-06 16: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延林曼曼的其他类型小说《舔狗的拉扯》,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这人有个癖好,喜欢做舔狗。没事舔一下,增加生活乐趣。最近在舔一个高冷男,舔了俩月,他爱答不理。

《舔狗的拉扯》精彩片段

我这人有个癖好,喜欢做舔狗。

没事舔一下,增加生活乐趣。

最近在舔一个高冷男,舔了俩月,他爱答不理。

我很满意。

但我很快找到了新男神。

几天后,高冷男第一次主动找我:你最近很忙?

我正在陪新男神吃饭:是的呢,哥哥,最近工作可忙了,我还在加班。

高冷男:加班?

我:嗯嗯。

高冷男:那你回头看看?

闺蜜骨折,我去某高端私立医院看她。

在病房闲聊时,主治医生恰好进来。

我回头去看,一下愣住。

男人身形高大,一身熨帖白衣,气质清冷,神色疏离。

同闺蜜说注意事项,声音像是一潭清泉,清越低磁。

我站在一旁,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细密的眼睫,以及捏住病历时骨节分明的修长十指。

在他走后,我炸了。

「快把你主治医师的联系方式给我!」

闺蜜神色一动:「你干吗?」

我一本正经:「我朋友圈缺一位高冷男神。」

她白眼翻上天:「舔狗病犯了就直说。」

最后,她还是把微信名片推给了我。

我很快发去好友申请。

他的微信昵称应该是本名,叫姜延。

朋友圈没有设置隐私权限,我随手翻了一下,都是些推送的转发。

医学讲座、疾病研究,或是健康科普。

一看就是工作号。

过了很久,姜延才同意。

我:姜医生你好,我是病人乔灿的朋友,我叫林曼曼。

姜延:嗯。

我:她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

姜延:后天。

我:劳烦你费心了。

姜延:应该。

我卡住了。

他这公事公办的高冷态度,让我不知该如何舔起。

不行,我得先刷存在感。

剩下两天,我打着照顾闺蜜的旗号,几乎住在医院。

妆容精致,衣着光鲜。

闺蜜恨不得立刻把我扫地出门。

事实证明,这方法很有效。

再见到姜延,他眼神在我身上停顿两秒,然后才移开。

我沾沾自喜,回头继续在微信上给姜延发一些无关痛痒的垃圾话。

聊天最后,姜延顿了一会儿。

姜延:林小姐。

我:在的在的。

姜延:医院有呼吸道疾病患者,建议您少喷香水。

我:……


闺蜜出院那天,我很伤心。

闺蜜差点没把我捶死。

「你放弃吧,我跟护士打听了,姜延好像还是个富二代,你根本舔不到。」

我更兴奋了:「舔不到才开心,舔到了就没意思了。」

闺蜜沉默了几秒:「我真是无法理解你。」

我笑笑。

有时我自己也不理解。

闺蜜出院后,我继续「骚扰」姜延。

当然,我非常有舔狗修养,都是挑他不忙的时候。

比如装作咨询:姜医生,我最近颈椎不舒服,请问你什么时候上班啊?

他直接甩了个医院公众号:网上预约。

再比如,在他朋友圈转发的推送下留言:辛苦了、真厉害、学到了之类的。

他通通没回。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单身。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决定亲自去问。

周二下午,我预约了姜延的门诊。

费用很贵,但为了能快乐地舔下去,我忍了。

没多久,护士叫我的名字,把我带进姜延的诊室。

这是我第一次跟姜延独处。

不到两米的距离,我能看清他高挺鼻梁上的痣,根根分明的细密睫毛,以及弧线分明、透着淡粉的唇。

他抬眼望来。

我心口忽然漏跳了一拍。

他示意我坐下,让我说明症状。

在我结结巴巴描述后,他又问了几个问题。

我从来没这样紧张过。

姜延的瞳仁很黑,认真望来时,有种非常专注的温柔。

和他清冷疏离的气质反差极大。

我思维混乱,说了一堆有的没的。

姜延耐心听了许久,最后给出建议:「林小姐,我个人认为你的颈椎问题不算严重,如果还不舒服,可以转去康复科。」

我恍然回神,连连摇头。

走出诊室,我才意识到,我把来意忘了。

转身想回去时,发现姜延已经离开诊室,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低头看手机,已经五点多了。

我竟然耽误到他下班。

我追过去。

「姜医生。」

他回头。

「我有点头晕。」

他眉心微皱:「刚晕?」

「嗯。」

「那先去做个核磁,拿到片子再……」

他话还没说完。

我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我骗了姜延。

我没有颈椎病。

我低血糖。


迷迷糊糊,还有些意识。

我感觉有人把我抱了起来。

怀抱宽厚坚实,充满安全感。

在护士给我扎上吊针没多久,我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

身边站着个人。

我抬头,就看到皱着眉头的姜延。

「如果有低血糖的毛病,就记得按时吃饭。」

他丢下这句话,转身要走。

「姜延。」

这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全名,他顿住,回头看我。

我终于记起此行目的:「你是不是单身?」

姜延眼底透出一丝不耐,微微皱了下眉:「林小姐,如果你没有其他事……」

「你是不是?」我又问了一遍。

姜延顿了两秒:「嗯。」

转身要走,被我拽住。

他再次回头,面上显而易见地不悦。

我像是没看见,仰面望向他,露出一个发自肺腑的真诚笑容。

「那……我可以喜欢你吗?」

说完这句话,我清楚地看到,姜延方才还充满不悦的漆黑瞳仁,震颤了两下。

我犯了舔狗的大忌。

舔狗守则第一条,嘴甜心冷就好,没必要打直球。

姜延之前的生活估计规矩惯了,没见过我这样直白放肆的人。

一句话,就给吓跑了。

离开医院,我陷入深深的后悔。

这下估计连微信列表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犹豫片刻,我试着发去一条消息:你还活在我列表吗?

竟然发出去了。

我赶紧撤回。

姜延回了一串省略号。

姜延:活着。

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