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程岁宁周温宴夏穗

程岁宁周温宴夏穗

程岁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程岁宁和周温宴结婚四年,相敬如宾了四年。在情人节这天,周温宴一身酒气的晚归,揪开领带靠甜文在床头,一脸平静的说:“程岁宁,离婚吧。”程岁宁给他拿睡衣的手顿了顿,“为什么?”

主角:程岁宁周温宴夏穗   更新:2022-11-24 19: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岁宁周温宴夏穗的现代都市小说《程岁宁周温宴夏穗》,由网络作家“程岁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岁宁和周温宴结婚四年,相敬如宾了四年。在情人节这天,周温宴一身酒气的晚归,揪开领带靠甜文在床头,一脸平静的说:“程岁宁,离婚吧。”程岁宁给他拿睡衣的手顿了顿,“为什么?”

《程岁宁周温宴夏穗》精彩片段

程岁宁手攥拳抵着他胸膛,声音都带上了颤:“放开!周温宴你要干什么?”

男人只是扯掉领带,将她双手按在头顶:“我干什么,你看不出来吗?”

他低下头就要去吻她。

程岁宁用力挣扎着,转头头避开他的唇。

周温宴眼神一暗,大手死死钳着她下颚:“躲什么?我们还没离婚,这是你该尽的义务!”

程岁宁一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一刻,她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好陌生,一点都找不到自己曾经深爱的模样!

对于程岁宁的想法,周温宴毫无察觉。

怒气下,他一把扯开女人的衣服。

衣帛撕裂声刺耳,程岁宁一下子回过神来:“不行!你不能!周温宴我不愿意!你快放——”

可已经被怒气冲昏头脑的周温宴哪里容得下一切反抗行为。

他直接捂住她的嘴,动作毫不留情。

之后的一切在程岁宁的记忆中几乎成为了一场噩梦。

她呆滞的躺在沙发上,放弃了挣扎,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般承受着一切。

只有眼泪,无声的从眼尾滑落,没入鬓角……

然而,陷入疯魔的周温宴却完全没有看见!

一场折磨在死寂间结束。

周温宴的理智也终于缓缓归拢,看着狼狈不堪,双目紧闭的程岁宁,他狠狠一震,心中隐隐透出一丝慌乱。

他僵硬着起身退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而此时,原本闭目的女人缓缓睁开眼,通红的眼里一片死寂。

程岁宁看了周温宴一眼。

这一眼,让他呼吸一滞:“我……”

然而,程岁宁只是问:“够了吗?”

一瞬间,周温宴大脑一片空白。

地上到处散乱的衣服,鼻翼间一直萦绕不散的糜绯之味,无一不在提醒着自己刚刚做过什么。

第一次体验到不知所措的他,选择了落荒而逃。

关门声响起,程岁宁身体微不可查的一颤。

半响,才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套回到身上。

这全程,她都没有一丝表情。

最后,程岁宁呆滞的目光落到茶几上,最为醒目的计分挂板。

她默然拿起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上面已经越来越低的分数,添上最后一笔。

刹那,所有分数,全部清零。

呆呆看着计分板上自己亲手留下的一笔一划,程岁宁在原地坐了很久,才操着发麻僵硬的腿,一步一步走向书房。

电脑前。

她一下一下敲写了一份离婚协议,从标题,到结尾的日期,没有半分停顿。

然后,将它打印出来,签上名字,塞进信箱,寄了出去。

做完这些,程岁宁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全部装在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

直到第二天天明。

程岁宁拖着行李站在客厅,疲惫的看着承载了她整整四年所有欢乐或悲伤的房子。

周温宴没有回来,她磨磨蹭蹭给彼此最后的时间也耗尽。

程岁宁攥紧了手,指间却突然被咯了一下。

她垂眸,视线落到自己的无名指上——

那枚婚戒,她戴了四年,这是第一次摘下,也是最后一次戴上!

程岁宁压着微微颤抖的手指,将戒指与钥匙一起,放在了茶几上。

然后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犹豫。



另一边,恒晟律所。

周温宴慌张逃离后,便在办公室里坐了整整一夜。

太阳升起,晨光透过窗户打在他的脸上,将他满是血丝的眼下青黑照得更加明显。

仅仅一个晚上没刮的胡子疯狂长出,让周温宴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颓废。

一直抓在手中的手机屏幕暗了又被他按亮,露出上面程岁宁的电话号码。

反反复复,他却一直没有勇气按下去那个拨出键。

这时,玻璃门被人推开,周温宴像是被突然惊醒,皱眉抬眼看过去。

“谁让你进来的?”

沙哑的声音一出,周温宴本人跟门口的夏穗都愣了一下。

夏穗忽略掉男人的不悦,语气关切的走近两步:“师哥,你看着好憔悴,是整晚没睡吗?”

周温宴收回视线,又低头看着手机出神,没有回应她。

夏穗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手悄悄攥紧又松开。

她装作没有察觉的担忧问:“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也许说出来大家还能一起帮忙解决呢。”

周温宴心情非常不好,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呆着。

“出去。”

夏穗表情一僵,不甘心的还要再开口。

椅子上的周温宴却突然不耐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外走。

“师哥!你去哪里?”

夏穗的话在身后响着。

然而周温宴头都没回,直接出了门。

一路疾驰回到家。

他站在门口,看着眼前这扇门忽然有些胆怯。

想到昨晚自己做的一切,还有程岁宁那一双死寂的眼,周温宴竟然有些怕。

踟躇了很久,他才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然而屋内,一片寂静。

不安席卷上心头,周温宴快步走进:“程岁宁?!”

可惜,无人回应。

他呼吸无端有些发窒,客厅,厨房,卧室,书房……

周温宴一间一间的找过去,却都不见程岁宁的身影,甚至就连她的东西都跟着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敢相信和慌乱同时袭上心头,他心中那个叫嚣的念头也越来越清晰。

程岁宁……走了!

想到这个可能,周温宴只觉得心脏像被人紧捏着般喘不过气。

他顾不上其他,慌忙给程母打去了电话。

但电话那头只传来程母茫然的话语:“岁宁?她没在家啊?你找她有事?”

周温宴不知道该怎么把自己做过的那些事说出来,只能谎说:“没,只是找她有些事。”

然后就仓促挂断了电话。

之后,他又给林萧打去了电话。

这是周温宴唯二能想到的人,只可惜,接通之后也只传来她一句:“不清楚。”

然后,被挂断。

周温宴突然有些空落感。

也是直至这时他才发觉,原来自己对程岁宁已经这么不了解,甚至连她离开家能去哪儿都不知道!

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就在周温宴打算出门开车去找人的时候。

电话倏然响起,是周母打来的。

他皱了下眉,最后还是选择接起:“妈,什么事?”

电话那头,周母的声音带着掩不住的喜悦:“儿子,你终于解放了!”

闻言,周温宴有些不解,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不可抑制的恐慌。

他咽了咽喉咙:“你在说什么?”

周母语气兴奋:“说你啊!程岁宁她把离婚协议寄到我这儿来了,你快回来签字吧,省得她什么时候又反悔,缠着你不放!”

听筒里他妈的声音清晰传来,可落在周温宴耳朵里却是一阵嗡响!

程岁宁要和自己离婚,甚至直接将协议寄给了他妈!

周温宴说不出此刻自己心里是生气居多,还是慌乱更多!

他匆忙挂断电话,开车赶回周家。

冲进门,周温宴没管周母在耳边的唠叨,一双眼死死盯着她递过来的离婚协议。

其上,程岁宁娟秀的字迹是那么明显,也是那么刺眼!

周温宴手不断收紧,也终于听清了周母的催促:“儿子你还等什么呢?赶紧签字啊!”

他抬头看向周母,喉咙发涩:“我不会签。”

周母一愣。

就听见周温宴说:“我不会和程岁宁离婚,也没想过!妈,我的妻子,只会是程岁宁!”

说完,他便抓着那离婚协议书大步出了门。

这天之后,周温宴就开始不断寻找程岁宁的下落,甚至一有时间便守在程家门口,等着她出现。

然而,程岁宁从来没有出现过,像是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周温宴的世界里!

转眼,三年。

周温宴所在的律所已经一举成为了北京龙头律师团队,他在律师界的地位也水涨船高,也引得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但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举起带着婚戒的左手:“抱歉,我已婚。”

这天,北京法院。

周温宴作为离婚案的原告律师刚进法庭,忽然听身后新来的助理说:“周律,听说被告的律师是从国外请的华侨,听说好像是……姓程!”

程?程岁宁?

周温宴脑海中倏然涌上这个名字,但转瞬就化作了自嘲。

自己真是疯了,她躲了自己三年,怎么可能会回来!

想到这儿,他深吸了口气敛起情绪就往原告席上走。

就在这时,助理的声音再度响起:“周律你看,就是那位!”

周温宴下意识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骤然僵住。

只见被告席上,一个女人身着合体西装,言笑晏晏,与他记忆中的那人……一模一样!



看见程岁宁的那一瞬,周温宴的第一反应是——

他在做梦吗?

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只有在梦里的时候,他才能见到这张思念入骨的脸。

可现在……

明媚的阳光从走廊的窗户照射进来,打在女人温柔的侧脸上,鼻翼侧留下一小块阴影。

周温宴漆黑的眼眸牢牢地锁着她,好久都不能回神。

许是察觉到这道炙热的视线,程岁宁侧眸看来。

四目相对,只见她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没激起半分波澜。

就好像她早知道今天会和他见面。

没有回避,没有怔楞,程岁宁的神情平静得像是无风吹过的水面。

周温宴呼吸一滞,想抬起的脚倏地千斤重,再也抬不起来。

这一眼的对视似乎维持了好几分钟,可事实上也就只有几秒。

他有太多的话想要质问她。

但周温宴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出声。

程岁宁已经淡淡地收回了目光。

那冷漠的眼神……仿佛他们从不相识!

周温宴心头狠狠一刺。

耳边倏地传来助理的声音:“周律,要开庭了。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什么。”周温宴扯回思绪,眉心拧了拧,“准备吧。”

半小时后。

审判长:“本次案件判决如下……故原告人控诉不成立,被告人无罪。”

旁听的助理瞠目结舌——

周温宴竟然输了?!

不,值得惊讶的也不是这件事。

而是这场官司里,周温宴很明显不在状态。

他从前分明上了法庭就心无旁骛,今天为什么会这样?

助理还没想明白,就看见自家大律师追着对方律师跑出了法庭。

一桩离婚案而已……周律应该不至于恼羞成怒找人理论吧?

法庭外,人来人往的走廊里突然响起凌厉的一声。

“程岁宁!”

闻声,女人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面色冷淡。

又是那种平静淡凉还夹带着几分厌恶的眼神!

周温宴看得怒从心起。

他深深皱起眉,一把抓过她的手臂扯到身前:“这三年你去哪了?!”

程岁宁毫无畏惧地回看着他,而后用力地挣开他的手,嗓音发凉:“这和你有关系吗,周先生?”

周先生。

一句疏离的称呼,像是将两人之间过往所有的感情全都划掉。

周温宴浑身一怔,眸色越发冷沉:“怎么和我没关系?程岁宁,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是夫妻!”

“你以为留下一份离婚协议书消失就算离婚了?!”

程岁宁眉心微蹙,眸底情绪复杂难辨。

她还没开口,身后忽然传来道低沉男声:“小宁。”

两人同时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高定西装的男人。

他走到程岁宁身边,十分自然而熟稔地抬手搂住了她的肩,而后对周温宴礼貌一笑。

“这位就是周律师吧,果然是年轻有为。”

周温宴却根本没心思去想他这句话是真的夸赞还是反讽。

他脸色骤然阴厉,语气森寒:“程岁宁,他是谁?”

“还不明显吗?”程岁宁眨了眨眼,直接伸手挽住了身侧男人的手臂,“他是我男朋友,谢骆。”



话落,周遭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和剑拔弩张。

周温宴眼底划过一抹不可置信,但更多的还是愤怒。

“程岁宁,我们还没离婚!”

“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程岁宁语气淡然,“虽然我不明白三年前你为什么不签离婚协议书,但对于我来说,从离开那一刻开始,我和你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如果不是要办离婚手续,我根本就不想见到你。”

她毫无起伏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

周温宴瞳孔陡然紧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心脏倏地一阵剧痛,像是被人生生撕裂开,又踩在脚下碾碎。

“你三年前要和我离婚,就是为了他?”他语气冰冷,黑眸中似乎闪着血腥的光芒,“程岁宁,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签字的。”

程岁宁眉心紧蹙:“周温宴,先背叛这段婚姻的人是你,不是我。”

“你不签字没关系,我们法庭上见。夫妻双方没有感情且分居两年以上,这很好判,我相信我会赢的——就像今天一样。”

说完,程岁宁再没看周温宴一眼,转身抬步便走。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像一把刀狠狠刺痛耳膜。

周温宴紧紧盯着她决绝离开的背影,胸腔不断起伏。

他先背叛了这段婚姻?

他什么时候背叛了?!

还没回过神,周温宴的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下。

谢骆竟还没走。

他朝周温宴淡淡一笑,可那笑意分明没有抵达眼底:“周律,我理解像您这种行业顶尖存在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骄傲。但不属于自己的人或东西,就没必要紧握着不放了吧?”

周温宴脸色瞬冷:“你是在教我做事情吗?”

“不敢,只是个善意的提醒罢了。”谢骆笑笑,“我还要和小宁一起去吃晚饭,就不打扰周律了。”

言罢,他也跟着离开,向程岁宁追去。

两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但周温宴仍站在原地,冷峭的眉宇仿佛结了层冰霜。

一直在拐角等着的助理这时才敢出来。

他走近,正要开口,却见周温宴神情冷漠,眼底布满血丝,不由得一怔。

虽然他还没跟周温宴多久,但从未见过这样的周律。

说难过吧,算不上,更不是绝望,可他身上笼罩下来的那层阴沉黯然,让助理都有些颓丧。

他不禁放轻语气:“周律,我们……现在走吗?”

周温宴沉默了片刻才点头:“送我回家。”

华庭小区。

推开门,扑面而来满室的孤冷与寂寥。

周温宴看着这个他和程岁宁住了四年、后来又只剩下自己的房子,心底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凄凉。

他以前从没觉得这个家有多温馨,直到程岁宁的离开,他开始日渐一日的想念。

人真是奇怪,拥有的时候不知宝贵,失去才想珍惜。

可已经失去的东西,连找都找不回来,又要怎么珍惜?

是夜。

周温宴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身边满是空了的酒罐。

手机倏地振动。

他睁开朦胧的眼去看,是助理发来的消息:“周律,程律师的号码找到了。”

后面紧跟着一串数字。

周温宴没回复他,直接拨出了电话。

耳边很快就传来女人疏淡的声音:“你好,我是程岁宁。”

周温宴呼吸一滞,声音涩哑。

“程岁宁,你到底……为什么要和我离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