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前夫开始粘人了

离婚后前夫开始粘人了

白残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傅求实样样拔尖,权势滔天,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完美老公人选,当然,沈柠除外!其实,两个人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甚至还有了一个孩子。后来,沈柠被迫远走他乡,从傅求实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朝回归,她立志要将傅家搅弄的天翻地覆,报仇雪恨!谁成想,某人居然转了性子,开始黏着她,讨好她……

主角:沈柠,傅求实   更新:2022-07-15 23: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柠,傅求实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前夫开始粘人了》,由网络作家“白残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求实样样拔尖,权势滔天,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完美老公人选,当然,沈柠除外!其实,两个人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甚至还有了一个孩子。后来,沈柠被迫远走他乡,从傅求实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朝回归,她立志要将傅家搅弄的天翻地覆,报仇雪恨!谁成想,某人居然转了性子,开始黏着她,讨好她……

《离婚后前夫开始粘人了》精彩片段

“今天回来一趟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讲。”这条消息发出去后,沈柠等了好一会儿,依旧是石沉大海。

沈柠叹息一声,便起身去厨房,不管他回不回来,她都在这等着。

她,一定要等到他。

门外,忽然传来汽车的声音。

沈柠洗手出来,眼前是傅求实冷清的面容,“求实……”

傅求实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去书房。

“求实,我有事和你讲。”沈柠跟在他身后。

“说。”傅求实停住脚步。

沈柠看着他的背影,鼓足勇气道:“我做好饭了,你先吃点再说吧。”

傅求实转过身,“你又想玩什么花样?!沈清源的医院不是安排好了吗?!”

沈柠着急解释,“不是的,我只是想和你吃顿饭。”

傅求实脱掉外套扔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来到餐桌前,沈柠赶紧转身去厨房。

沈柠端着一碗热汤放在傅求实面前,笑道:“冬瓜排骨汤,你最喜欢喝了。”

傅求实冷眼瞧着沈柠,“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沈柠微微垂下眼眸,声音里都带着颤:“你喝一口吧。”

傅求实看都不看她一眼,欲转身离开。

沈柠拭去眼角的泪,终于张口说出心里的话:“求实,我们离婚吧。”

傅求实停住脚步,然后,一步步走过来,沉声道:“你说什么?”

“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我会履行协议,净身出户,放弃思行的抚养权……”

她顿了顿,“但是沈叔叔的治疗要照旧,还有,请你放过念丰哥,那件事不怪他,都是我的错。”

傅求实眼神一利,“沈柠,你为了陆念丰,竟然可以不要孩子!那个奸夫在你心中就那么重要吗?!”

“念丰哥不是奸夫,那天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醒来后就那样了。”

“你们赤身裸体的躺在一起,你告诉我,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觉得,我会信?!”

又是这样,沈柠无力的皱紧眉头,“就当我对不起你吧。”

说完这句,沈柠转身去卧室,拉着一个行李箱出来,嫁到傅家一年多,她的东西也只够装满一个箱子,和嫁过来时一样。

“怪不得要我回来,原来,早就收拾好行礼了!”傅求实的声音里充满怒意。

沈柠闭口不言,拉着箱子侧身避开傅求实。

——砰

箱子忽然被踢翻,衣物散落一地……

“你做什么?”沈柠手腕一疼,再抬眼,是他暴怒的脸,她挣扎着,“傅求实,你放手!”

傅求实充耳不闻,直接将她甩到沙发上,贴着她的面颊,低声道:“想走,可没这么容易!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傅求实冷笑,“你答应离婚,不就是想要我撤回调令麽,可惜,如意算盘打错了!陆念丰早就被调走了。”

沈柠猛地抓住傅求实的衣袖,苦苦哀求:“求实,算我求你,你放过念丰哥……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只要你放过念丰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傅求实俯下身子,伸手拨开沈柠的乌发,冷笑道:“只要你答应永远不见思行,我就想办法把调令撤回!”

“永远不见思行?”沈柠低喃,泪一滴滴落下来,她已经放弃了思行的抚养权,还要永远不见她……这和没生过这个孩子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傅求实这么狠!

沈柠心如刀割,最后只能机械的点头,道:“只要你放过念丰哥,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沈柠!”傅求实一把掐住沈柠的脖子,怒极道:“还说你们没关系?为了他,你连孩子都可以不要?!”

“他是我的哥哥,是我唯一的亲人……”

“他是你哪门子的哥哥?!你们有血缘关系吗?!哼,什么兄妹情意,不过是男女奸情!”

“我们清清白白,你不可以这么说!”沈柠一把推开傅求实,可人还没站稳就被傅求实扑倒在地……


沈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小心的摸摸床的另一侧,傅求实不在……她长出一口气,眼泪溢出来,顺着眼角滑到耳朵里,凉凉的……

屋子里一片狼藉,沈柠随意套上件衣服,脚一沾地便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她艰难的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去开门,门却从外面锁上了。

“求实,求实,你放我出去!沈叔叔还在医院呢。”沈柠拍打着门,着急的哭出来,这是独栋别墅,傅家老宅离这还有几百米的距离,只要没人靠近这栋别墅,她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沈柠叫的嗓子都哑了,依然没有一点回应,整整三天,沈柠都被关在这栋别墅里……

第四天那扇门终于打开,眼前是一张保养得宜的脸,沈柠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低声道:“妈妈”。

“妈妈?”万芳芳一脸诧异的看着沈柠,冷笑道:“沈柠,你扪心自问一下,你配叫我妈妈吗?!当初要不是你勾引求实,你能嫁入傅家吗?!可是你不知道珍惜,竟然和你那个什么哥哥出轨。”

“妈妈,我没有!”

“你没有!”万芳芳一巴掌甩过来,“啪”的一声,沈柠捂住脸,耳朵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们在酒店鬼混了一晚上,让求实捉奸在床,当别人都是傻子吗?!你还有脸说你没有?!”万芳芳指着沈柠的鼻子骂。

沈柠低下头,大颗的泪滚落下来,她无法辩驳,可是她也不知道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耳边又响起万芳芳尖利的声音,“离婚协议都签了,赶紧滚吧,有多远滚多远!别脏了这屋子。”

沈柠哽咽一声,俯身拉起行李箱,万芳芳一脚踩住,“你是净身出户,我要检查下这箱子里有没有我们傅家的东西。”

一旁的佣人闻声上前,打开箱子直接倒扣在地上,一件件衣服扔出来,扔得满地都是……

沈柠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样的羞辱,她在傅家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早已麻木了。

佣人检查完,便一脸谄媚的看着万芳芳,万芳芳满意的点点头。

沈柠蹲下来,捡起一件件衣服,折好放在箱子里,头顶响起万芳芳的声音,“沈柠,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你生于低贱归于低贱,滚吧!”

沈柠拉着箱子走出别墅,外面下着雨,沈柠仰起头,冷冰冰的雨点打在脸上,

她看向傅家老宅,那里有她的女儿,可是她再也见不到了,她要是能哭一声就好了,也算是给妈妈送行,以后就没妈了。

傅家的院子很大,沈柠拉着行李箱走在雨中,还没走出傅家大门,傅求实的车便过来了。

“谁放她出来的?!”傅求实跳下车,一脸怒火的看着沈柠。

万芳芳道:“求实,她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了,思行也不要,你还关着她干嘛?!赶紧让她走,别在这恶心我们!”

沈柠拉着行李箱快步向前,她也想赶紧走,免得节外生枝。

傅求实攥住她的手腕,低声道:“你想清楚了,永远不见思行?!”

沈柠点头,“你要放过念丰哥。”

“好!好!好!”傅求实重重点头,连说了三个好,“走,去民政局办手续!现在就去!”傅求实一声低吼!

车子疾驰在雨幕中,沈柠看着怒气冲冲的傅求实,小心翼翼的道:“我想先去医院看看沈叔叔,可以吗?”

“去了民政局,你想看谁就看谁。”

沈柠垂下眼眸,是啊,去民政局办了手续,她想看谁都是她自己的事了。

民政局出来,沈柠跟在傅求实身后,轻声道:“求实。”

傅求实转过身,冷眼瞧着沈柠,“陆念丰已经调走了,他去的地方不安稳,愿他自求多福。他要是能平安回来,我自然不会为难他。”

“傅求实!”沈柠的声音骤然提高,怒气冲冲的看着傅求实,傅求实冷笑道:“调令已经下来了,岂是说撤就撤!你以为你是谁啊?!”

车子疾驰而去,沈柠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可是她没有时间疼,沈叔叔还在医院住着呢,她已经好几天没见他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雨天路滑,见不到一个出租车,附近也没有地铁和公交车,沈柠只好拖着行李箱,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深秋的雨水打在身上,冷的她直打哆嗦……

雨越下越大,一辆辆车子疾驰而过,溅起一片片水花,沈柠狼狈的躲向一边,人还没站稳,又见一辆黑色的车子驶过来。沈柠下意识的挡住脸,而那辆车子却放慢速度缓缓过来。

沈柠心下一动,跑上前拦住车子,一人探出头,“姑娘,当心点”。

“对不起先生,你能带我去徐城人民医院吗?我叔叔在医院里,我打不到车。”沈柠牙齿打着颤,整个人抖的不成样,脸上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那人回头看向后座的人,“江总。”

后座上的人戴着墨镜,微微点下头。

车子驶向人民医院,沈柠望着窗外的雨幕出神,不知道沈叔叔怎么样了,她实在不敢想。

VIP病房里,惨白的病床上空落落的,沈柠张着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旁边的护士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我,”眼泪一滴滴落下来,沈柠木然的道:“我找沈清源。”

“沈清源啊,他昨晚已经去世了,你来晚了。”

沈柠身子一挺,顺着洁白的墙壁缓缓滑下去,“哎,这位女士,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护士急忙扶住沈柠……

沈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病床前是大学好友徐娟,“柠柠,沈叔叔已经走了,你别太伤心了,想想沈叔叔的后事怎么办吧,他现在还在医院的停尸房呢。”

沈柠坐起身,轻声道:“我要去看看沈叔叔”。

阴森冰冷的空间里,沈清源安静的躺在那里,沈柠缓缓伸出手,摸摸沈清源肿胀的脸,一遍遍低喃,“沈叔叔,沈叔叔。”

可是她的沈叔叔再也听不到了,那个把她养大,为她梳头发的老人走了。他收养过那么多孩子,可是他走的时候,没有一个孩子在他身边。

“沈叔叔,对不起。”沈柠握住沈清源冰冷的手,轻轻摩挲着,希望能有一点热气。

旁边的老人缓缓走过来,咳嗽一声道:“小姑娘,别太伤心了,年纪大了都要到那边去的。给,这是遗物。”

老人递上一张纸,沈柠接过来,上面潦草的写着一行字:柠柠,念丰,叔叔走了,你们要好好的,不要哭。

“不要哭!”沈柠忽然双手敷脸,泣不成声……

“柠柠,你别哭了,想想怎么办沈叔叔的后事吧。沈叔叔真是可怜,我听医生说,他的治疗前几天就停了,连止疼针都没打,疼的嗓子都喊哑了,骨癌晚期啊,那得有多疼啊!”

“你说什么?”沈柠回头看向徐娟,徐娟又道:“我说沈叔叔的治疗前几天就停了,是活活疼死的。”

沈柠缓缓垂下头,脑袋耷拉着,一丝鲜活气也没有,“不会的。”她轻声道。

“什么不会的?”

“不会的,他答应过我的,离婚协议上写的明明白白,只要我签字,沈叔叔的治疗一切照旧。”

“哎呀,什么一切照旧!”徐娟着急的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道:“我听说是傅少让停的,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

沈柠沉默片刻,道:“我们离婚了。”

“什么?你们离婚了?!你前些日子不是不愿意离婚吗?”徐娟满眼疑惑的看着沈柠。

沈柠睡下眼眸,良久道:“离了,我就看不到孩子了。”

“是啊,凭着傅家的家世,你肯定带不走孩子啊,你怎么这么傻就愿意离婚啊?!”

沈柠垂着头不讲话,她现在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还有沈叔叔的后事要操办呢,她一毕业就嫁给傅求实,没有经历过什么,都不知道如何操办后事……

沈清源的遗体火化后,沈柠就把骨灰寄存起来了。买墓地太贵,她现在一无所有,只能先委屈沈清源。

从此,在这世上,她只有陆念丰一个亲人了,她要去找他,不管他在哪里,她都要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