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现代都市 > 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精品文

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精品文

潇湘舟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燕宸秦韵,由作者“潇湘舟子”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一种厚重的历史气息。见燕宸盯着那个笔洗看,楚明勋有点得意的说道:“小友好眼力,这个笔洗,是唐代流传下来的稀世珍品,用和田玉雕刻而成……”看得出来,他对这个笔洗的确很钟爱。燕宸笑了笑说道:“我能看看吗?”楚明勋爽朗的一笑,说道:“除了相送,只管拿去看就是。”燕宸走了过去,左手抓起那个笔洗,问道:“这个笔洗,老爷子得到多久......

主角:燕宸秦韵   更新:2024-06-11 20: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燕宸秦韵的现代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精品文》,由网络作家“潇湘舟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燕宸秦韵,由作者“潇湘舟子”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一种厚重的历史气息。见燕宸盯着那个笔洗看,楚明勋有点得意的说道:“小友好眼力,这个笔洗,是唐代流传下来的稀世珍品,用和田玉雕刻而成……”看得出来,他对这个笔洗的确很钟爱。燕宸笑了笑说道:“我能看看吗?”楚明勋爽朗的一笑,说道:“除了相送,只管拿去看就是。”燕宸走了过去,左手抓起那个笔洗,问道:“这个笔洗,老爷子得到多久......

《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精品文》精彩片段


楚明勋似乎也无奈了,说道:“那好吧,前几天我让人订了一辆X7,昨天才送来,等会你开走吧。”

燕宸松了一口气,说道:“谢谢老爷子。”

“不要谢我,真要说感谢,我还要感谢你。我清楚得很,要不是你,我早已经去见老战友了。老谢都没办法了,是你楞把我从阎王那里拉回来的,我不能亏了你。”

很快,几辆车开进一座宽阔的庭院。

这座庭院依湖而建,占地足足有十来亩,里面的房子都是两层仿古建筑,显得十分优雅。

进入庭院中,随处可见有佣人在忙碌。

要不在修剪花草,要不就是喂食池塘里的鱼……

见到老爷子的座驾回来,纷纷躬身站立。

这种气势,燕宸是第一次见到,的确刷新了他对豪门的新认识。

几辆车停好后,燕宸下了车,不禁惊叹:这要是没人带路,只怕转一圈都不知道该怎么出去了。

“那是我起居的房子,要不先去看看。”

楚明勋指着前面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说道。

燕宸跟着他进了那座楼房,见里面的摆设都是一些古色古香的家具,他驱动灵识眼一看,不禁暗暗惊讶。

这些家具,大多是古董,博古架上的瓷器、茶海上的摆件,都透着一种厚重的历史气息。

他不懂古董,但他的灵识眼有辨别的能力,这么粗略一看,就知道这屋子里的物件,价值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不过,看了一圈后,他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楚雯也跟了进来,说道:“爷爷喜欢古玩字画,前朝家具,这些东西,都是他花费大半辈子收集来的。”

燕宸说道:“看得出来,这些东西耗费了老爷子不少心血。”

楚明勋回到家中,看到这些自己收集的古董,显得有些兴奋,闻言说道:“我书房里还有不少物件,你要是喜欢,也可以去看看。”

燕宸说道:“自然是要去看看。”

他知道楚明勋的身体出问题,不单纯是心脏的问题,还有别的原因。

他之所以要来他家中,就是为了查清楚真相。

“爷爷好偏心哦,平时我进书房都会挨骂,今天怎么这么大方了。”

楚雯翘着嘴,好像受了委屈一般。

楚明勋说道:“好,今天也准许你进去看看。”

进了书房,燕宸再次感觉到自己左手腕上的手串动了一下,好像是收紧了一些,并变得冰凉彻骨!

燕宸立即驱动灵识眼将房中所有角落都扫视了一遍,最终目光锁定在一个笔洗上。

这个笔洗偏黄,显得十分温润,雕工精细,透着一种厚重的历史气息。

见燕宸盯着那个笔洗看,楚明勋有点得意的说道:“小友好眼力,这个笔洗,是唐代流传下来的稀世珍品,用和田玉雕刻而成……”

看得出来,他对这个笔洗的确很钟爱。

燕宸笑了笑说道:“我能看看吗?”

楚明勋爽朗的一笑,说道:“除了相送,只管拿去看就是。”

燕宸走了过去,左手抓起那个笔洗,问道:“这个笔洗,老爷子得到多久了?”

“半年多了吧。”

楚明勋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出来。

“是不是在得到这个笔洗之后,老爷子便感觉到浑身乏力,头脑昏沉,精神萎靡?”

燕宸平静的说着,同时看向自己的手腕,心中暗暗一惊。

手腕上的手串在微微颤动,同时,笔洗上被牵引出一缕黑气,缓缓向他的手串飘去。

不过,这缕黑气只有他能看到。


他也清楚这位大院长的想法,秦春雷要是在他医院出了事,他这个院长肯定日子不好过。

“当然能醒过来。”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他还是回答了一声。

随即,他把手机揣兜里,向病房内走去。

秦俪与安自然又开启了扯嗓子号丧的操作,整个病房中,只听到他们两人那光打雷不下雨的哭声。

燕宸皱了皱眉,说道:“秦董事长没事,你们号什么?”

安自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恨不得咬上他一口,没好气的说道:“没事……没事怎么没有醒来,你不是说半个小时内一定会醒的吗?”

燕宸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说道:“秦董事长早已经醒了,不过我给他催了眠,让他能够更好的恢复。”

说着来到病床前,伸出右手拇指,在秦春雷左耳根下按了一下,说道:“秦董事长,醒来了。”

他的声音并不高,却好像隐含一种魔力,秦春雷应声缓缓睁开双眼,好像是熟睡醒来,看到房中这么多人,微微愣了一下。

“你们……怎么都来了?”

他转动双眼,看了大家一眼,问道。

秦俪哽咽着说道:“爸,你开始又昏迷了,刚刚才把你救醒……”

燕宸轻轻舒了一口气,缓缓后退,向病房外走去。

秦春雷看了他一眼,见他要离开,并没有说什么。

来到走廊中,陈中原惊喜的问道:“秦董事长真醒了?”

燕宸点了点头说道:“当然。”

陈中原看向燕宸的双眼中,明显出现崇拜的神情。

燕宸第一次将秦春雷救醒时,陈中原心中的确怀疑他是捡了江南峰的便宜。

第二次,江南峰再次让他失望,而燕宸却再一次让秦春雷醒了过来。

这一次,他不再怀疑,确定燕宸的医术的确非凡,绝非巧合。

“燕先生,你的医术这么好,有没有想过来医院上班?”

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期待,看着燕宸问道。

燕宸淡然一笑,说道:“怎么,陈院长想要我来你们医院?”

陈中原露出微笑,说道:“只要你愿意来,我就在医院增设一个中医针灸科,聘任你来任科室主治医师。至于待遇吗,暂时与副主任医师同级……”

燕宸说道:“条件确实很优厚,不过,估计我要让陈院长失望了。”

陈中原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你已经有了高就?”

“什么高就不高就,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不喜欢被约束。再说了,你这可是湘州最好的医院之一,我不敢高攀。”

燕宸显得很平静,这些话,显然不是临时想出来的,早已经经过了他的深思熟虑。

自己一身医武传承,所学博大精深,怎么可能甘心待在医院自缚手脚,成为给医院赚钱的机器?

陈中原露出失望的神情,不甘心的说道:“燕先生,你也知道,我院在湘州,乃至全楚南省,都是首屈一指的!燕先生如果肯屈就,我院定会给你最优厚的条件……”

燕宸笑了笑,说道:“多谢陈院长抬爱,不过我的确暂时没有去医院上班的打算,让你失望了。”

燕宸虽然说得委婉,但态度很明确。陈中原知道再劝也没有用了,舒了一口气说道:“这么说真是遗憾。如果燕先生以后有进医院求职的想法,随时可以来找我。我中心医院的大门,始终为燕先生敞开。”

两人在交谈的时候,完全忽视了江南峰的存在。

见燕宸拒绝,陈中原失望之余,猛然想起江南峰还在走廊中,赶紧四下看去,却早已经不见了他和那个女助手的人影。

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李凤娥努力装着没事的样子,但她眼中的担忧,怎么瞒得过燕宸的眼睛?

“妈,怎么回事,张婶来做什么?”

听到燕宸问自己,李凤娥转头看了一眼在刮土豆皮的燕小芸,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轻轻摇了摇头,拎着菜向厨房中走去。

燕宸越发觉得怀疑,将目光看向父亲,在他的脸上也看到了一种无奈与担忧。

“爸,究竟怎么回事?”

燕怀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妈为了给我治病,问张婶的哥哥先后借了9万多……”

燕宸知道张婶的哥哥,叫张健,原本也是住在城中村的,早几年就在城里的一个小区买了楼房,搬出去了。

他依旧有些不解的问道:“那张婶来做什么?”

“张健有个儿子,叫张辉华,你应该还记得吧?”

燕宸点了点头,说道:“认识,他怎么了?”

“这个人好赌成性,又喜欢酗酒,喝醉了就打老婆,他原来的老婆受不了就跑了。这次我们家借了他家这么多钱,张婶来说媒,说只要小芸嫁过去,欠的钱就不用还了,还给我们十万……”

燕怀山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一双手微微颤抖。

燕宸知道,张辉华住这里时,就是很有名的混混。

不等燕怀山说完,燕宸便断然说道:“怎么可能!”

“我们当然不答应,可这张家一直紧逼,我们要是不答应,就要我们马上还钱。”

燕怀山又长叹了一声。

燕宸的脸色显得有点阴沉,燕小芸是他的妹妹,是他最看重的人,怎么可能让她去跳张家的火坑?

“爸,你放心,有我在,小芸不可能嫁给张辉华。”

他说得很坚定,燕怀山忽然露出希望的神情,看着他说道:“你那个朋友……不是很有钱吗,要不……找他再借点,把张家的钱先还了?”

燕宸看了一眼一直默不作声的燕小芸,坚定的说道:“爸,这事你不要管了,我来处理。”

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但自己已经接受过洛琦的一次帮助,不能有点什么事就去找他吧。

当时是因为洛琦的弟弟洛彬与自己同监室,他突然在半夜犯了绞肠痧,疼得死去活来。

紧急情况下,他给扎了两针,止住了洛彬的疼痛。

从那次以后,洛彬便称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并在洛琦探监时,将这件事和他说了。说等燕宸出去后,一定要他哥哥代他报答。

洛琦在探监时和他说了,让他出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他。所以他在去医院的路上,用罗军的手机给他打一个电话。

没想到,他立即说要去医院见他,而且很准时的赶到了。

今天他给付了3万8千多,真要说报恩,早已经报过了。如果自己再去找他,就有点挟恩图报的意思。

人可以没钱,但不能不要脸。

虽然说他来处理,可究竟怎么处理,心中并没有想好。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燕小芸嫁给张辉华。

中饭后,心中沉闷的燕宸去了车站路。

罗军的父亲在这里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罗军高中毕业后,就一直跟着父亲罗北城学修车。

见到燕宸突然来了,罗军丢掉手里的板子就冲了出来。

燕宸叫了一声罗叔叔,罗北城抬头看了一眼,起身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是宸子啊,出来了?”

罗军一脸谄媚的笑,凑了过去说道:“爸,宸子是我兄弟,今天自由了,你不能准我半天假?”

“你不是浪了一上午了?你看看这都多少车等着修,你真想把我这把老骨头累死才放手?宸子出来了,你们以后不有的是时间在一起玩啊?”

罗北城显得有些无奈的指着那几辆拆开的车说道。

燕宸轻轻在罗军的肩膀上一拍,轻声说道:“你去修车吧,叔叔一个人修车,确实挺累的。我随便走走,你不用管我。”

罗军一脸愧疚,无奈的轻声说道:“晚上等我,我叫几个兄弟为你接风洗尘。”

燕宸笑了笑,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昭陵江边的沿江风光带。

走得有点累了,随便找了一处台阶坐下,看着波光粼粼的江水,陷入沉思。

“听说了吗,秦家家主秦春雷突然病危了,现在还躺在市中心医院,秦家乱成了一锅粥。秦家二小姐秦韵下了求医书,说只要有人能治好她的父亲,她不惜下嫁!”

“这可真稀奇,都什么年代了,还卖身救父?”

“就是……为了秦春雷的病,全国各地最有名的专家都来了不少人了,都没有办法让他醒过来。这民间招医生,能行吗?”

“也不见得不行,不是有句话,叫高手在民间吗?”

燕宸无意听到两个从自己身边路过的中年人的对话,但他并没有怎么在意。

什么秦家二小姐下嫁,他也没兴趣,现在他需要的是钱。

晚上罗军果然打车去接了燕宸,两人来到昭陵江畔的夜宵一条街,随便找了一家坐下,罗军拿过菜单一通乱点,最后要了两瓶啤酒。

白天的时候,罗军说要叫上几个兄弟的,可到了这里才发现,除了他们两人,所谓的兄弟一个人也没来。

燕宸也不问,但罗军觉得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些家伙真的不够义气,我请他们吃夜宵,一个个都找借口,真气人。”

燕宸淡然一笑,他知道那些人是为什么不愿意来。

现在的他,穷得叮当响,又是刚从监狱里出来,谁愿意来他身边沾一身晦气?

“没事,不来就不来,有你一个兄弟就够了。”

他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能同患难,如何成兄弟?

“好,兄弟一辈子。”

罗军打开啤酒,与燕宸一碰,仰头“咕咚”喝了一大口,显得豪迈非常。

随即又显得有些愧疚的说道:“宸子,本来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应该要帮帮你的。可我爸妈非要急着买房子,家里钱全花光了,还在银行贷了十几万……我……”

燕宸轻声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们家也不容易,你没必要内疚。我相信,我们兄弟以后会好起来的。”

罗军露出笑脸,说道:“对,会好起来的。”

话音刚落,一声冷笑忽然响起:“死胖子,还真是冤家路窄!”


病房的门关上,燕宸又去将窗户上的百叶窗放了下来,然后长舒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秦春雷。

他的双眼中闪烁幽蓝光芒,他驱动了燕门传承灵识眼。

灵识眼,能由自己的意念控制,看穿十米内任何自己想要看穿的目标。

他将秦春雷翻了过来,让他趴着。

取出三枚金针,又快又准的扎进其“肺俞”、“心俞”、“神堂”三处穴位,七寸的金针,进穴足足近五寸。

三股肉眼不可见的白色气流循着金针入体,心脏延伸而出的主动脉中阻滞的血流,忽然流畅了起来,心跳也逐渐变得有力。

三枚金针扎完,燕宸反手在针尾一扫,金针微微颤动,原本已经处于深度昏迷的秦春雷,双手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燕宸当然注意到了,他那原本有点紧张的神情顿时松弛下来,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

病房外,秦韵等人在焦急等待着。

秦嘉紧紧抓着她的手臂,显得十分紧张。

“二姐,你说……他能救活咱爸吗?”

秦韵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想要安慰,自己心中却也十分纷乱,不知道该怎么说。

秦俪一声冷笑说道:“就凭那个土鳖,怎么可能?无非是装神弄鬼,乱搞一气……”

秦韵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自从父亲生病后,秦俪一直以秦家长女的身份,在秦氏集团指手画脚,上蹿下跳,引起集团中不少元老背后议论纷纷。

她这么做,是想在她们的父亲去世后,名正言顺的接掌秦氏集团。

秦韵当然不会甘心就这么把秦氏交给她,因为秦俪从来都是对那个比自己小五岁的男人安自然言听计从。

一旦让她执掌了秦氏集团,安家的人肯定会趁机占据集团要位,大肆中饱私囊。

这样一来,自己父亲打拼一辈子辛苦建立的秦氏集团,必定会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甚至土崩瓦解。

所以在她的心中,非常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出现奇迹,这样的话,秦氏所有的危机就不会出现。

江南峰也没有离去,他也想看看,那个敢顶撞他的年轻人,等一下灰头土脸出来时,还怎么和自己神气。

陈中原的心中,则是十分矛盾,既希望出现奇迹,又害怕出现奇迹。

出现奇迹,自己院长的位置就能保住,但会因此得罪江南峰,也就是得罪了江家。

以江家在湘州的地位,以后自己恐怕在工作中要遇到不少阻力。

站在外面的人,各怀心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走廊中显得十分沉寂。

十几分钟过去,江南峰身边的那个女人忍不住说道:“装神弄鬼,真以为自己是国手,还把所有人都赶了出来!”

安自然说道:“就是,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不会是在折腾咱爸吧?”

一边说着,一边向病房门走去,伸手就要去推门。

门忽然开了,燕宸出现在门口,安自然伸出的手僵住。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燕宸身上。

但他的神情还是和开始一样平静淡然,看不出有任何情绪变化。

“是不是咱爸没了?我就说不能相信这个土鳖,让我们错过了和咱爸最后告别的机会,我……”

秦俪咬牙切齿的说着,说到后面,嘴巴一咧,嚎哭起来,哭得那叫一个惨,上气不接下气,就是眼中没有泪水。

秦韵紧紧盯着燕宸,心中十分紧张。

忽然,燕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清澈的双眼中,闪烁一点亮光。

秦韵心中一喜,失声问道:“成功了?”

燕宸轻轻点头,转头看向还在嚎叫的秦俪,讥讽的说道:“这位大姐,要不要来点辣椒水?”

秦俪一愣,看着他不解的问道:“什么辣椒水?”

“你这样干嚎也不见流眼泪,演技不行啊。”

燕宸笑了笑,戏谑的说道。

“你……”

秦俪气恼,但她就说出一个字,里面忽然传来一个略显虚弱的声音:“嚎什么嚎,我还没死呢!”

声音不大,但带着一丝威严。

走廊中所有人都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病房内。

燕宸缓缓让开门,淡然说道:“秦董事长刚醒,不能过多打扰,你们进去后,尽量少说话。”

秦韵深深的看了燕宸一眼,眼神十分复杂。感激、意外,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担忧。

燕宸知道她担忧什么,哪个女人不想嫁一个自己喜欢的如意郎君,谁愿意将自己的终生幸福托付给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他看着秦韵进入病房的背影,心神恍惚,要说自己不想娶她为妻,那是骗鬼的话,可自己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

想到这里,哑然一笑,笑意中,带着一丝自嘲与失落。


能够攀上苏家,秦家的发展当然就会更顺利,更快速。

所以他很理解秦春雷的想法。

下楼后,秦春雷让管家给燕宸的账号内转去200万。

燕宸没有拒绝,这笔钱,早晚要收的,早点收了,心安理得,而且,他现在无行缺钱。

秦韵说要送他回去,他淡然看了一眼秦春雷,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是。”

秦韵愣了一下,见燕宸已经出门,立即喊道:“等一下。”

随即,她快步上楼,很快拿着一个资料袋下来。

“这是小芸的入学资料,我已经和学校谈好了,她随时可以入校。”

来到燕宸面前,她递出手中的资料袋。

燕宸有点惊讶的接了过来,扫了一眼,看到上面的几个大字,更加吃惊。

“昭林国际学校?!”

他抬头看向秦韵,失声问道。

“怎么了?这学校不好吗?”

秦韵有点意外的问道。

“这怎么会不好,这是贵族学校,在湘州应该是排在前三的学校了吧。”

燕宸有些不敢相信,惊喜的问道。

“是的,第二。我已经和学校谈好了,你让小芸带着这些资料去,就能办理入校手续,学费全免。”

秦韵显得很平淡的说道。

燕宸确实激动,他一直想要让燕小芸复学,今天收到这200万诊金,他第一件事想的就是去她原来的学校,把学费补上,让她重新回去上学。

没想到秦韵这几天已经把这件事给办妥,而且学费全免。这个学校的学费可不低,一般的家庭根本承担不起。

“谢谢,也代小芸谢谢你。”

燕宸是真心的感激,这是他的一大心病,总算是解决了。

离开碧水湾小区,燕宸准备再去买几副药。

秦春雷还得继续喝药,虽然他很不喜欢秦春雷的态度,但自己既然已经答应秦韵,而且已经收了秦家200万,那么就要将他治好。

市中心医院就在碧水湾小区不远处,沿着碧湖路往前,不到一千米。

当初秦春雷第一个疗程的药,就是在医院门口的一家药房买的。

来到医院门口,正准备横跨马路去对面的药房买药,“嘎吱”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起,他感觉到腿上传来一股冲击力,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车门打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焦急的下车,快速来到他面前,弯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车上有病人……”

燕宸哭笑不得,刚才自己明明是绿灯才走的,可这女孩愣是撞了上来。还好他反应快,顺势往前扑倒,才不至于被她撞伤。

女孩很清秀,戴着近视眼镜,显得很知性。她穿着低胸碎花长裙,这一弯腰,风光乍现。

虽然不如水蜜桃的汹涌,也不如秦韵的澎湃,但在这种角度看上去,风光独好。

女孩没有注意到他那如同x光的目光,焦急的伸手去拉他:“你没事吧,这里就是医院,要不去检查一下……”

燕宸这才将目光收回,哭笑不得的说道:“再急也要看路啊,这样会出人命的。”

随即一骨碌爬了起来,说道:“我没事。”

忽然看到女孩的双眼中泪水涌动,愣了一下说道:“我也没说什么,你哭什么?”

女孩不及回答,车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赶紧取出手机接通。

随即她带着哭腔说道:“爸,我已经把爷爷送到中心医院门口了,可是我不小心碰到一个人……马上就到?那好,我在这里等着……”

挂掉电话,她焦急的看向医院门口,不到一分钟,只见急诊大楼门口呼啦啦跑出几个白大褂,推着一张移动病床,飞速向这边跑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