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凤女鸣天下晏如忆萧鸾

重生凤女鸣天下晏如忆萧鸾

潇湘妃子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为天凤命格,鬼谷传人,得鬼凤得天下。为至爱谋得天下,最终却惨死于爱人之手。她涅槃重生,誓要对仇人以牙还牙,血债血偿。那一抹狭长的身形总是如影随行的跟着她,任她如何也摆脱不掉。他强行给她带上血凰玉扳指:扳指归你,你归我。

主角:晏如忆萧鸾   更新:2023-05-26 14: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晏如忆萧鸾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凤女鸣天下晏如忆萧鸾》,由网络作家“潇湘妃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为天凤命格,鬼谷传人,得鬼凤得天下。为至爱谋得天下,最终却惨死于爱人之手。她涅槃重生,誓要对仇人以牙还牙,血债血偿。那一抹狭长的身形总是如影随行的跟着她,任她如何也摆脱不掉。他强行给她带上血凰玉扳指:扳指归你,你归我。

《重生凤女鸣天下晏如忆萧鸾》精彩片段

  闻言,晏如忆微凝黛眉,问:“你说红昭与刘管家有奸情……”

  “对,对,不但有奸情,他们在谋算着要害死你,红昭她太阴险了,她还想与刘管家联手谋得战王府,刚我听到了他们的秘密,他们肯定不会让我活着了,走,我们得马上逃出王府。”菱儿说完转身跑去衣橱胡乱的翻腾打起行包。

  晏如忆上前拉住菱儿的手,说:“菱儿,别怕,把你知道的事仔细与我说说。”

  “不行,没时间了,刘管家一定知道是我偷听到他们说话,他可能已经来杀我们了……”

  “菱儿,你当那刘管家是战王吗,光天化日之下可随意杀人啊。

  我们虽然是奴婢,刘管家想杀我们也得想个由头,放心,他不会立刻动手,你相信我,把你知道的与我细细说来,我来想办法……”

  晏如忆耐心的安抚了菱儿一番,菱儿把刚刚听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晏如忆。

  晏如忆听后阴邪一笑。

  红昭,刘管家,又是一出狗男女暗通款曲的好剧。

  夜幕降临,静谧中微微响起开门声,一个黑影从房间里小心探出很快融入夜色中,那黑影似鬼魅般避开王府巡夜的侍卫,快速向凝香阁窜去。

  竖日,晏如忆与几个婢女手中端着洗漱用具站于战王的寝室内。

  “王爷可有起身,乐儿来侍候洗漱。”

  “进来吧。”屋内传来萧止陌慵懒带有磁性的声音。

  晏如忆与婢女们开门进入,晏如忆手捧着一套衣袍走向华丽的床榻,将衣袍放在一边撩起纱缦,看到躺于床上绵被盖于身下露出精壮健硕上身的萧止陌,他那深邃的双眸布满血丝,神情也有些倦怠。

  “王爷昨晚没有休息好,可是旧疾又发了,要不要传闻先生过来……”

  “你可知,除了毒疾,每每想起过往总似梦魇让我彻夜难眠……”萧止陌的眸中泛着寒芒瞪着晏如忆。

  昨夜,他陷于他与她甜蜜美好的回忆梦境中,当他拥住她,她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让他充满绝望与恐惧,经历过多次血腥残酷战场的战王,从没有对生死皱过眉头。而当抱着气息全无身体冰冷的晏如忆时,他真切的体会到对死亡的恐惧。

强烈的恨与爱的纠结,让他一夜无眠。

  对她,他终做不到灭情绝爱。

  晏如忆垂眸说:“乐儿为王爷更衣。”

  看着面无表情的晏如忆,萧止陌无奈的幽幽一叹,坐起身让晏如忆为他更衣。

  她与他咫尺,他又闻到她身上的怡人馨香,他闭上眼眸深深呼吸着,他又有冲动想拉她入怀好好的宠爱。

  想到她昨日的抗拒他的心似被紧紧的揪着,隐隐的痛。

  他睁开眼睛看着围自己转的晏如忆,他有丝错觉,她是清晨服侍他起居的贤惠妻子,充满恨意的心变得柔软了些许,薄唇边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孤。

  一个侍卫匆匆跳进庭院,与皓月耳语几句后,皓月凝眉向那侍卫挥了挥手,侍卫拱手一礼退去。

  皓月走进寝室向正用早膳的萧止陌拱手,说:“王爷,刚侍卫来报,刘管家突然身亡。”

  “刘管家身亡,为何?”萧止陌放下白玉碗,矅眸泛现疑惑看向皓月。

  “还不知为何,但听侍卫说死状有些……怪异,是不是请闻先生过去看一看。”皓月说。

  “死状怪异……”闻言,萧止陌下意识的看向垂眸站于身旁的晏如忆,说:“你跟本王去看看。”

  “王爷,不能让她去……,不太方便,还是请闻先生吧。”皓月说着面现一丝尴尬。

  萧止陌微蹙剑眉,诧异于皓月说的不太方便,他还是点了点头,说:“好,立刻让人去请闻先生。”

  “是。”皓月应声转身出去。

  萧止陌看了看晏如忆,深邃的矅眸越发的晦暗不明,他站起身走出寝室。

  萧止陌与皓月来到刘管家所住的庭院,院中围着很多奴仆在窃窃私语着。

  “王爷到。”一声吆喝,让议论纷纷的众人霎时安静下来,垂手恭立于一旁。

  “都围在这里做甚,还不快去做晨扫。”皓月喝斥众奴仆说。

  奴仆连忙向战王行礼后迅速离开。

  皓月打开房门引萧止陌进到房间里,萧止陌走到里间便看到刘管家全身光着直挺挺的躺在雕花床榻上,他的眼睛瞪得如铜铃,嘴巴张得大大的,头与脖子上血管暴起,死状异常惊悚。

  更诧异的是,他的一只手紧紧握着自己身下之物,那上面包裹着一块艳丽的锦缎,房间里还弥漫着淡淡的麝香气味。

  萧止陌微眯矅眸看着刘管家,已死之人,怎么还会呈现如此异常的兴奋状态,仔细一看那蒙在上之上的锦缎,竟然是女子的肚兜。

  刘管家这死状似乎是打秋儿太过刺激而亡,还真是龌蹉之极,可谓晚节不保。

  难怪皓月不让晏如忆前来。

  “闻先生您请!”

  听到说话声,萧止陌回头看向房门口,闻清迈步走进来,他身后小医童背着医箱跟随而入。

  “王爷。”闻清向萧止陌微笑拱手。

  “你来了,这刘管家好象是自己玩的过火了。”萧止陌指着刘管家揶揄笑说。

  闻清看到刘管家的死状眉宇紧凝,走到近前翻看刘管家的瞳孔又抚了抚脉搏,然后又仔细的查看刘管家的尸体,说:“表面看应该是高度刺激导致心疾猝死,但是……”

  “但是什么?”萧止陌问。

  闻清诡谲一笑,指着包裹着刘管家那物上包裹的肚兜,笑说:“这个肚兜有点意思。”

  女子的肚兜可是最贴身之物,能被刘管家得到还做出如此龌蹉的行为,任谁都会觉得,那肚兜的主人与刘管家关系暧昧。

  闻清让医童拿出银针,扎入刘管家大手的虎口上,然后用力掰开紧紧抓着的手,挑起蒙在那上面的肚兜,平铺在床上,那肚兜上大片“污渍”中隐隐现出一个“昭”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