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殷时渊,我愿以身咒你永世孤独

殷时渊,我愿以身咒你永世孤独

花舞语君无邪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龙姬羽,我来接你出葬魔渊了……”见他抱起一具白骨……下属颤抖开口:“魔尊,娘娘被您当灵源采取精元…取胎做引…”“您又屠了她妖精界全族…心生绝望…以身为祭…自尽了”“五百年前娘娘还救过你,她不欠您什么您就放过她吧!”“龙姬羽!本尊真不该娶你这蛇蝎妇!”

主角:花舞语君无邪   更新:2022-09-13 0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舞语君无邪的其他类型小说《殷时渊,我愿以身咒你永世孤独》,由网络作家“花舞语君无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龙姬羽,我来接你出葬魔渊了……”见他抱起一具白骨……下属颤抖开口:“魔尊,娘娘被您当灵源采取精元…取胎做引…”“您又屠了她妖精界全族…心生绝望…以身为祭…自尽了”“五百年前娘娘还救过你,她不欠您什么您就放过她吧!”“龙姬羽!本尊真不该娶你这蛇蝎妇!”

《殷时渊,我愿以身咒你永世孤独》精彩片段

龙姬羽死了?

殷时渊一时之间不敢相信,她怎么会死了呢?

“魔尊,你没事吧?”司徒雨关切地上前,搀扶着殷时渊。

她看着生机全无的龙姬羽,心中快意无比,死了,你终于死了!魔尊从此就属于我一人了!

“死了,你怎么可以死……”殷时渊缓缓站起来,走到龙姬羽的尸体身边。

他想要去探个究竟,可是心中又害怕这是真的,终是不敢去看。

司徒雨见状,心头嫉妒,龙姬羽,你都死了,还在给我添堵!

“魔尊,姬羽妹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本源都破碎了,这是连轮回都入不了啊。”司徒雨看似遗憾地说着。

殷时渊一怔,本源破碎,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了,从此世间再无龙姬羽这人了。

她,真的死了……

殷时渊看着龙姬羽的尸体,久久无言。

“你为何杀了妖皇妖后。”

良久,殷时渊才沙哑着声音开口。

司徒雨面色微变,旋即就恢复正常,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殷时渊,说道:“魔尊,臣妾这不是为了魔界着想吗,这妖皇妖后要是不死,我魔界就一日不安啊。”

殷时渊眸光一冷,转头看了司徒雨一眼。

司徒雨被殷时渊冰冷的眼神给震慑到了,这是她第一次从殷时渊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目光。

“你先下去吧。”殷时渊知道司徒雨是什么想法,他一直都知道司徒雨不喜欢龙姬羽,但是因为司徒雨救过自己的命,他一直都对她很是放纵。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殷时渊看着司徒雨的面容,没由来的就是一阵厌恶。

“魔尊……”司徒雨上前拉着殷时渊的手。

殷时渊侧过身,看着司徒雨,淡声说道:“本尊让你先下去。”

司徒雨面色一滞,不敢再多说什么,委屈地下去了。

殷时渊在龙姬羽的尸体面前又站了一会儿,才面无表情地离开。

走之前,他喊来了魔尊使者溪风,吩咐道:“将魔后的尸体与妖皇妖后一起葬了吧。”

溪风眼睛一缩,就恢复了平静,眼底的哀伤一闪而逝。

将龙姬羽的尸体抱起,还有妖皇妖后的头颅,溪风将其葬在了桃山之巅。

溪风在龙姬羽的墓前驻足了一夜。

他本不是魔族,千年前,溪风本为一人族落魄书生,因与邻村富家小姐相恋,被富商暗害,是曾经在人界游玩的龙姬羽出手救了他。

而后才因为机缘巧合,成为了尚未成为魔尊的殷时渊的手下。

五百年前,龙姬羽嫁给魔尊殷时渊成为魔后,溪风心情激动,他没有想到能够再见到龙姬羽。

不过,龙姬羽并未记起溪风,那件事只是举手之劳,龙姬羽并没有放在心上。

溪风也知道自己身份悬殊,从未跟龙姬羽说过以前的事。

没想到桃山五百年过去,曾经的救命恩人,就剩下一座空坟了。

“魔后,千年前你救我一命,今日,溪风就报答你。”

溪风喃喃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就在她暗自落泪的时候,桃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哎呀,语儿妹妹,这是怎么了?”一道媚音在空荡的桃山响彻,殷时渊的另一个妃子,雨妃司徒雨带着快意,放肆大笑。

一听到司徒雨阴阳怪气的声音,龙姬羽立刻收起了眼泪,

“你来干什么。”她冷冷对司徒雨说道。

“当然是来看看妹妹的身体了,毕竟,魔尊可是说了,半年后,要让姐姐来取你本源呢,可得把你身体养好咯。”

司徒雨娇笑着,继续说道:“来人,把那些蕴养本源之物给魔后拿上来。”

司徒雨一副关心,大献殷勤的样子看的龙姬羽直皱眉。

她又如何不知,司徒雨所有的动作都是做给殷时渊看的,无非就是要彰显取走她本源的愧疚,以及对她的关爱罢了!

“可以蕴养本源之物,我受不了,雨妃还是拿回去吧。”看都没看那些散发着阵阵波动的盒子,龙姬羽直接拒绝了她的殷勤。

“那可不行,要是让妹妹因本源流失而有损精元,那可就耽误了魔尊的修炼了呢,你现在可是上好的‘灵源’啊!”

司徒雨鼻尖一动,那股熟悉的糜烂味道飘进她的鼻子里,她脸色一黑,尖声说着,将“灵源”二字咬的尤其重。

龙姬羽心里一痛,灵源?殷时渊一直把她当作灵源吗?

虽然早就知道,但从司徒雨嘴里说出来,还是难受的厉害。

“滚!”她怒吼着。

“半年之后,我会再来的,到时,你可要好好感受一下,本源被抽取的痛楚!”司徒雨眼里寒光闪烁,扔下一句狠话,得意离去。

龙姬羽心头抽痛,看着司徒雨得意的背影,拳头一阵握紧。

此后的时间,龙姬羽就被困在桃山,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深不可测,好似能择人而噬的葬魔渊发呆。

随着时间的流逝,龙姬羽渐渐感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她开始恶心干呕,食欲不振。

一开始她以为只是伤心过度所致,但是随后肚子里猛地传来一个心跳声,让龙姬羽脸色一阵变换。

惊讶,慌乱,最后统统变成了怜爱。

这个孩子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是,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转眼间,半年时间一晃而过。

殷时渊和司徒雨如期而至。

龙姬羽自殷时渊来了之后,就躲了起来,可是她哪里能够躲过殷时渊的魔识?

庞大的魔识一扫,直接就将龙姬羽给找了出来。

“你想跑?”殷时渊冷眼逼视着龙姬羽,眼中有因她躲藏的愤怒。

“时渊,你不可以,不可以把我的本源给司徒雨!”龙姬羽紧紧捂着自己的肚子,激动地对殷时渊大喊着。

殷时渊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道:“这是你应该赎的罪。”

“动手!”

随着殷时渊一声令下,魔界魔医就伸手去抓龙姬羽。

龙姬羽见状脸色一变,立马运起法力,就要反抗,可是被殷时渊轻轻一挥手给封了身上所有法力,动弹不得。

眼看魔界魔医的手伸来,龙姬羽急地大喊:“殷时渊!你不能把我本源给司徒雨,我有了身孕了!”

殷时渊眼神瞬间一凝,电光一闪,盯着龙姬羽,生冷地说道:“你知道欺瞒本尊是什么下场。”

“我没有,魔医就在这里,一查便知。”龙姬羽生怕殷时渊抽了她本源,立马要求魔医查验。

殷时渊凝眉深深看了她一会儿,就收回了目光,就在龙姬羽以为殷时渊不信她的时候,殷时渊嘴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字:“验。”



龙姬羽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恨意,当着司徒雨的面重重的跪下来,指甲陷入泥土中,却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碰!”

她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

“哈哈!还真是可怜,亲手杀了你父皇母后,你却对我这个仇人磕头下跪。”

龙姬羽眼神中的光芒一点点熄灭,到最后可以说是麻木的状态。

司徒雨一开始还有兴致羞辱龙姬羽,很快就没了什么耐心。

“算了,看一个阶下囚求饶也没什么意思,送他们母子上路吧!”

司徒雨冷淡的吐出这句话,眼神中带着快意,龙姬羽抬起头第一时间想去阻止。

“不要!”

“啊!”

眼看着孩子就要没命,一道魔气快速的从天而落,殷时渊伸手掐住了虬龙的脖子,眼神中带着怒火。

“真是不要命了,竟然敢伤害本尊的子嗣。”

虬龙看到殷时渊出现,瞬间瞳孔进群,控制不住的身体颤抖着。

“魔尊大人!”

“你还知道我是魔尊,竟然敢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

虬龙嗓子里发出呼喝的声音,眼看着殷时渊杀意毕露,连忙开口求饶。

“是雨妃让属下这么做的,魔尊一向宠爱雨妃,属下是迫不得已。”

司徒雨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听见虬龙的话瞬间有些慌乱。

“不是的,魔尊!”

她紧紧的咬着牙关,只有这样才能克制内心的惶恐。

“魔尊,是虬龙胡说八道!”

“是吗?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殷时渊语气轻缓,问出的问题却让她不寒而栗,下一秒钟,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虬龙的脖子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殷时渊一松手,虬龙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没了生息,司徒雨浑身颤抖,察觉到殷时渊走过来,她不断的想要后退。

很快,就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殷时渊的手冷冷的掐着她的脖子,司徒雨有些不敢置信。

“魔尊,你要杀了妾身?”

“之前我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我的命令。”

司徒雨慌张不已,连忙伸手抓住殷时渊的手臂,苦苦哀求。

“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我太爱你了,魔尊你忘了当初在人界的时候,是我救了你!”

她知道,救命之恩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所以顾不上此时会不会被拆穿。

“魔尊,您明明说过,只有我才是配的上站在您身边的人,可是龙姬羽出现之后,这一切全部都变了!”

司徒雨眼眶发红的不断哭诉,想引起殷时渊的同情心。

“魔尊,你负了我!当初我舍命救人,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殷时渊听见这话,眼神当中快速的划过一抹不忍心,最终松开手,用力的甩开对方。

“看着救命之恩的份上,我再饶你一次,只是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的魔妃,你回到司徒家族,以后与我再无关系!”

司徒雨听到这些话,失神地趴在地上,哪怕被人拖下去,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反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