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非主流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桃色逢春江德宝桃桃

桃色逢春江德宝桃桃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问莲姨娘:「姨娘,太监和一般的男人有什么不同?」莲姨娘支支吾吾:「就是那个……不能生孩子……」我却眼前一亮,不能生孩子?竟还有这等好事!

主角:江德宝桃桃   更新:2023-01-31 14: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德宝桃桃的其他类型小说《桃色逢春江德宝桃桃》,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问莲姨娘:「姨娘,太监和一般的男人有什么不同?」莲姨娘支支吾吾:「就是那个……不能生孩子……」我却眼前一亮,不能生孩子?竟还有这等好事!

《桃色逢春江德宝桃桃》精彩片段

我问莲姨娘:「姨娘,太监和一般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莲姨娘支支吾吾:「就是那个……不能生孩子……」

我却眼前一亮,不能生孩子?

竟还有这等好事!

我欢欢喜喜嫁给了那个太监。

十六岁那年,我被一顶小轿抬着,送进了小太监江得宝的外宅。

江得宝是大太监魏瑾的干儿子。魏瑾权势滔天,而我贪财好色的县令爹因为上峰要来查账,担心贪墨事发,急需抱个大腿。

听说魏瑾要给自己的干儿子娶妻,平日里花枝招展的四五个庶姐庶妹纷纷闭了房门,生怕自己不幸被选中。

我仔细思考之后,主动去找渣爹答应了这门亲事,唯一的条件是他能放了莲姨娘。

莲姨娘是我亲娘,我迟早要嫁人的,她再不逃离这个家,就快被当家主母磋磨死了。

嫁人之前,我问莲姨娘:「姨娘,太监和一般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就是那个……不能生孩子……」莲姨娘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只是拉着我的手哭哭啼啼,说都是她这个当娘的没用连累了我。

我却眼前一亮,不能生孩子!

竟还有这等好事!

「当初叫你走你不肯,以后你可再也走不掉了。」

在黑暗成长中滋养的情爱破土发芽,既然它得到了对方的认可,那就只能不死不休。

江得宝已经被魏瑾所抛弃,没有再进宫。

周围的居民渐渐知道这里住的太监失势了,本就对官府不满的人群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我每天都得趁江得宝没醒时,把院子中被人丢的臭鸡蛋、烂菜叶给清理干净。出去买东西时,还有嘴碎妇人在身后骂我犯贱,更别提一些男人放肆打量的眼神。

江得宝还在屋里养着伤呢,这些都不能让他知道。于是我总是若无其事地挤出笑脸去给他换药。

但他还是慢慢察觉了,性子开始变得阴沉,目光也一天天地冷了下来,只有看到我时,才会恢复一丝柔和。

后来院中没有被人丢的垃圾了,我还高兴了几天,结果是他们换了新的花样。

我正睡得昏昏沉沉,江得宝用力摇醒了我,「桃桃,快醒醒!」

屋子被人故意放了一把火。

也许那人最初只是想吓一吓我们,但是天干物燥,一点火星都会造成大祸。

火势越来越大,木头劈哩叭啦烧断了直往下掉。江得宝用手护住我的头,一瘸一拐地和我搀扶着逃了出去。

房契、银子、柜底那个箱子……

什么都没能带出来。

其他的也就罢了,可那箱子里珍藏的曾经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江得宝曾经说过他是一个太监,死后也没有人烧纸,让它一起陪葬,下辈子才能做个全乎人。

眼下他怔怔地看着火光,我总觉得他下一刻就会哭出声来。

他这辈子没有指望,就连下辈子的念想也掐断了。

我紧紧抓住他的手,「相公,你还有我!」

我们两个人披头散发,满脸烟灰,就像走在奈何桥上的野鬼。

他看着我,抬起五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掌,伸手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头发,然后把我拥在怀中,低低地笑了。

「是啊桃桃,我还有你……」他喃喃地说。

我们找了间破庙暂且容身。

我将身上唯一值钱的珠钗当了,换了些药和吃食。

我一边嚼着馒头,一边给他换药,「相公你以前在宫里过得提心吊胆,现在可以摆脱那些身份,倒是一件好事。我会做的事情很多,一定会让你过好日子的。」

「傻丫头,这句话该男人说。」

他掀起眼睫,一双黑眸中全是寒意,再不复往日的温和,「桃桃,虽然我不算真正的男人,但我不能让别人再任意欺辱你了。」

我们靠着斑驳的墙壁休息。

柔和的夕阳透过破烂的庙顶轻洒在地上,他的脸上似乎也在散发着恬静的光芒,只是眼角还有淡淡的乌青,他也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

我也是有一次偶然醒来,才发现原来他为了让我多睡一会儿,在半夜里起来偷偷清理院中的垃圾。

他什么都没说,但是我对他的好,他都记着。

我看着他的睡颜甜甜地笑,他对我的好,我也都记着。

后来他去找了三皇子。

有实力争储的就两位,性格懦弱但背景雄厚的大皇子,精明强干但出身不高的三皇子。

魏瑾暗中投靠了大皇子,江得宝就选了三皇子。魏瑾曾吩咐他做过的事,接触的人,虽然不算机密,却也成了他的投名状。

三皇子正在用人之际,自然不会拒绝。

在他的安排下,江得宝借机求了干爹重新回到了宫中,表面上还是魏瑾的人,暗中却为三皇子传递消息。

他看出我的担心,伸出冰凉的指尖摩挲着我耳垂的轮廓,不轻不重,还带了几分狎昵的意味,「是很危险,但是至少桃桃你衣食无忧了。」

这一天江得宝回来得有点晚,身上还沾染了微微的酒味。

「和同僚喝了点酒。呐,给你买的核桃酥。」他大概喝了不止一点酒,献宝似的把手中提着的糕点举了举。


我开开心心地接过来,才咬了小小一口,他就突然凑了上来,就着我手中剩下的核桃酥一口一口地吃掉,直到……他直勾勾地看着我。

四唇相触时,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开来,我甚至感觉有些晕晕乎乎的。

我期期艾艾地问他,「相公,你……你还会动情吗?」

江得宝自然知道我的意思,坦诚地说,「会。」

他马上用行动证明了。

我们两个人的气息因为过分接近的距离而相融,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像一只吃饱喝足的饕餮,难以自抑却又羞愧难当地看着我。

「但是桃桃对不起,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心中又是心疼又是羞涩,赶紧用双手环住他的脖子。

「相公,足够了。」

两年后,争斗落下了帷幕。三皇子坐上了最高的那个位置。

魏瑾见大势已去,只得服毒自尽。在他死之前,还强逼着魏夫人自缢而亡。

江德宝被任为首领太监,又在大皇子余孽刺杀时奋不顾身救了新皇,成了宫中的新贵,接手了魏瑾的职位,统领宫中所有太监。

他的权利越来越大,我们换了更华丽的屋子,金银珠宝堆了一屋子。

但我并没有觉得更快乐,只是有隐隐的不安。

午间廊下,我正在看书,突然觉得脖颈上一凉,一条长臂揽住了我的腰身,「桃桃又在看书?看的什么?」

我嘴唇嚅动了好几下,才吞吞吐吐地说,「《佞幸列传》……」

江德宝的脸色,已不能用「惊愕」二字来形容了。

「我想看看,他们是如何发迹的,最大的依仗是什么,皇上重用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为何会落个凄惨的下场。」

我鼓起勇气,干脆一股脑儿把话全说了出来,「我想知道,如果我是他们,怎样做才能得到善终!」

江德宝若有所思看着我。走廊上很安静,只有风偶尔吹打着珠帘的叮咚声。

「如今我的确已身处漩涡,生死都不由己……但我不是佞幸,新皇他,也不会让我成为佞幸。我唯一可以保证的,就是桃桃一定是会善终的那个人。」

不,我想要好好活着的人是你。我在心底想。

但我最终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江得宝收了手,不再收东西。

却还是有人费尽心思琢磨了半天,听说江总管极为宠爱一位夫人,以为他好这一口,于是又往府里塞了两个美姬。

我看见那两个在下雪天衣着单薄,却还要硬挤出微笑的娇艳美人,气呼呼地问,「贵重礼物现在变成了美人,江大总管还收不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